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港澳台为何不同于共产党中国——先有隋炀帝,后来唐太宗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谢选骏: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男子出狱 30余网红公司想签他》(2020年4月19日 网易新闻)报道: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4年多前,手被铐着的周某面对镜头时说的话,点燃了网络。在他入狱服刑后,他竟俨然成为一个传说。


   
   4月18日,周某出狱。关于他出狱的消息,半个多月前就有网友发声、媒体报道了。出狱这天,除了他的家人,还有网红经纪公司等来到了现场,200万签约、综合开发、直播提成、保时捷和玛萨拉蒂跑车的轰鸣声,让现场周某的亲属们有些困惑。
   
   不过,大家都没有见到周某。监狱方面说,考虑到疫情防控,周某已经于当天早上6点半由户籍地司法所接回。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男子出狱 30余网红公司想签他——关于周某的传说:“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点燃网络!
   
   柳州监狱监管区在距离社冲乡镇大约一公里外的地方。镇上的小酒店店主告诉记者,这里经常会有刑满释放人员的家属朋友来居住。和乡镇更近的是监狱办公区。“最近来我们这里问他的,有好几拨了。”4月17日下午,广西柳州监狱大厅里,一位负责接待的警员告诉记者道。警员提到的“他”,是面对镜头说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男子周某。2015年入狱后,按照判决,他将于2020年4月18日出狱。
   
   自从说过“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这句话后,周某引发了网友关注,尽管只是在荧屏上一晃而过,入狱服刑后,周某却俨然成为一个传说。网上,有以他名字命名的贴吧,有属于他的微博、抖音话题,有他的表情包和各种p的海报,有他头像的T恤……
   
   前述民警说,最近来问这位周某的,除了媒体,更多的是做直播和拍抖音的人。记者注意到,一公里外的监管区门口,工作人员也对来询问接人事宜的陌生人格外警觉。对于周某的信息,警员表示不便多说,“说了就是泄密。”
   
   周某4月18日出狱的信息被官方确认后,记者注意到,贴吧、微博上,不少网友在键盘上敲出字,有倒计时的,也有彼此呼唤着要到现场接周某出狱的。
   
   没接到周某——兄长:以前每次出狱都是我接的他——上午8点,记者来到柳州监狱监管区门口时,停车场里,已经有广西南宁、广东的外地号牌车辆停在里面。南宁车牌的车里,坐着四五个年轻男子,驾驶座上的男子告诉记者,他是周某的堂哥,“他的亲哥在后面,待会就要到。”他打了个哈欠,“我们来早了。”不多会,另外两辆南宁的车开到了监管区停车场,有大约六七个人从车上下来。“周某的哥哥、朋友到了。”堂哥介绍。下车后,周某的其中一名兄长拎着新买的衣服,和其他亲友一起径直走向监管区门口。不过,他们并没有接到周某。和门口的狱警沟通后,他们退回了停车场路口;很快,狱警也将警戒线的牌子从监管区门口移到了停车场路口。“监狱说,今天的释放人员已经在早上6点半全部送走了。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啊。”周某的一个哥哥蹲在路边,和其他亲友商量着。他们的聊天中提到,周某被户籍地南宁市兴宁区五塘镇司法所的接回去了。这让亲友们有些惘然,接着各自开始打电话确认。“考虑到疫情防控,最近的释放人员都是这样操作的,由户籍地司法所直接接回当地。”监狱一名民警解释,“他已经不在监狱里了,你们快回去吧。”
   
   周某的家人又等了半个多小时,其中一名兄长和其他亲友先行回老家,“到老家看是不是真回去了。”留下另一名兄长和堂哥,“我们希望等到相关部门的正式确认电话,再回老家。”这位兄长说,前面几次弟弟出狱都是他接的,“不能说这次见不到人吧?”
   
   豪车狱外等候——30多家网红、直播公司想签他——一起等候的,还有来自各地的网红经纪公司、直播平台的人。上午8点过,周某的亲友刚到,便有一名男子靠近询问。“早上6点半已经送走了。”他不时走向周某的两个蹲在路边的兄长,“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我们希望能够和他签约,200万,价格还可以谈。”这名男子告诉记者,他是四川成都的一家文化传媒公司,“做网红经纪公司的,主要是影视文化方面。”他们前一天到的柳州,“还有两路同事,一路在南宁,另一路在网上传的另一所他服刑的监狱那里;希望和他签约后综合开发。”
   
   与周某兄长同来的,其实还有两名南宁当地的网红直播公司人员。他们也满怀希望,想与周某签约,进行直播的策划操作。周某的一名兄长与他们聊得很亲近,一度坐上车私聊。“周某很听他这个哥哥的话。”一名公司人员告诉记者。焦急等待的间隙里,通往监狱监管区的路上响起了轰鸣声。一辆玛萨拉蒂和一辆保时捷敞篷跑车开了进来,车上七八个年轻人注意到周某的兄长后,很快走了过去,用广西话聊起来。“我们是柳州本地的。”在两辆跑车前方,其中一名男子告诉记者,他们是当地的一个跑车俱乐部,同时也在做网红孵化。“我们希望与周某合作。”他们强调,考虑到周某“不可能打工”,他们提出的是“合作”,“做直播,扭转他的思想,当做老板来做。”“我们要改造他。”另一名成员说道。他认为周某在监狱里改造得还不够,“要不然怎么进去4次了呢?”
   
   对于传媒商业公司甚至跑车的蜂拥而至,周某的一个兄长表示已经不陌生了。他说,目前为止已经有30多家类似的公司接触过他们家属,甚至还有人开着法拉利、布加迪等跑车到他们村去的,200万、300万的签约价都有人提过,还有一些令他困惑的名词,例如“直播提成”。他直言:“说实话,我们也搞不懂。”
   
   引发争论——网友:有前科的人做直播合适吗——“200万签约,我们做过评估的。”来自四川成都的文化传媒公司工作人员说道。他注意到,此前网上有人模仿周某的脸做直播,“也挣了钱。”但周某做直播也有一些风险,“考虑到周某的实际情况,直播也有可能面临封杀。”记者注意到,网上有人发帖希望能找到周某;一些网友判断,周某出狱后肯定会做直播——这个话题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一个曾因为抢劫、盗窃入狱的人,做直播合适吗?也有网友认为,即使是有前科的人,也有重新开始的权利。甚至有人为周某直播出主意:直播带货卖电动车,或者发出正能量的声音,“不要再违法了。”只是,还有一个问题纠缠着大家:直播也是打工,周某会去吗?
   
   周某其人:兄长称他有头脑,没遇到好人引导——上午10点过,监狱监管区一名工作人员拎着包经过停车场,看到周某的兄长后,很清楚地就说出了周某的信息,“他进来好多次啦。”得知现场等待的还有商业公司的人,他笑了,和他们喊话:“怎么包装都没有用的,不用包装了——听我的没错。”对弟弟周某,这名兄长说,家里一共6个孩子,“弟弟只上到三年级,下半学期都没有上完。”不过,在他看来,弟弟是很有头脑的人。“他以前捉蛇、捉青蛙卖,能比别人多出几倍。”他表示,监狱里有图书室,周某会去看书。家人常来看周某,“他精神状态很好,头发短了,胡子还在。”据兄长称,周某知道自己在网上很“红”,“他懂的。”令他有些惋惜的是,弟弟走上社会后,“没有遇到好人引导他走上正途。”他表示,弟弟虽然回家少,但是每次身上有钱了,回家都要给父母买东西,“很记挂家里的。”
   
   中午11时,接到家里的电话,得知周某确已被接回后,周某的兄长和堂哥也开车离开监狱。记者了解到,周某户籍地的司法所表示,周某出狱后将被重点关注,司法所将为刑满释放人员提供帮教,帮助其更好融入社会。
   
   谢选骏指出:人们都说1980年代是一个自由主义的黄金时代,六四屠杀结束了一切。但是,像上述这样的“反主流”、“非政府”事态,在1980年代最开放的时候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何况1980年代还夹杂着“严打”、“反自由化”的反动逆流——邓小平死亡(1997年)时代比毛泽东死亡(1976年)时代的“社会进步”,还远远比不上“邓小平死前到现在2020年的“社会进步”,由此可见,毛邓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别说“饥荒文革的毛匪时代”了,“六四屠杀的邓匪时代”也回不去了。
(2020/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