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谢选骏文集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谢选骏: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和1989年六四屠杀相比,2019年开始的武汉瘟疫多多少少体现了一点“历史进步”——“政府”一个月里面就承认了多一半的死亡数字。而六四屠杀都过去了三十年了,“政府”承认的死者,还是那么百分之三——即一万多人的死难者里面的三百多人!
   
   《武汉官方大幅修订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统计标准仍受质疑》(BBC 2020年4月17日)报道:

   
   中国武汉周五(4月17日)宣布新核增1290例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例,这意味着这座城市在疫情中的死亡数字被上调了近50%。武汉官方同时还将确诊病例数上调325例。武汉虽然已恢复对外交通,但住宅小区仍实行封闭式管理。官方解释称,这是由于疫情早期有患者在家中病亡,救治高峰期医院超负荷运转,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
   
   武汉市的此次修改被认为是回应中国民间愈发强烈的要求公布真实数字的压力。美国、英国、法国等多国亦多次对中国的疫情情况提出质疑,但中国称,中国在疫情信息发布上始终抱着“公正、透明、负责任的态度。”武汉是中国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当地从1月23日开始宣布“封城”长达11周,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对外交通已经恢复。
   
   死亡人数上调近50%——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在周五(4月17日)发布通报称,截至周四(4月16日)晚,武汉的确诊病例核增325例,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核增1290例,这让武汉全市的累计确诊人数上升至50333人,死亡人数则猛然上升至3869人。
   
   武汉官方在通报中解释称,数字的变动是当局通过成立专门的调查组,对当地对所有涉疫地点的数据“进行全采集”,包括发热门诊、方舱医院、隔离点、社区、养老机构等,“逐人排查核对”得出。武汉汉口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在进行消毒工作。官方还解释称,数字的上升一方面是由于疫情早期病人激增,医院收治能力不足,有些患者没有入院治疗便在家病亡,另一方面是在救治高峰期,医务人员忙于救治,“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但否认有“瞒报”。
   
   不过,武汉官方并未说明新增的“确诊病例的死亡病例”是指生前并未确诊、死后重新纳入确诊范围的病例,还是去世前便已确诊,但当时未计算进入死亡数字的病例。武汉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并未回应BBC的咨询请求。“深圳大学特聘教授”丁学良是研究SARS(即“非典”/“沙士”)时期中国应急体制的公共政策专家。他对BBC说,虽然当局上调了病例数字,但并未说明统计的起始时间,也未详细说明统计的计算指标,这让外界“无法判断数据意味着什么”。“国际上很多国家也为这个头疼。在疫情全面爆发之前,一些地方就有很多人因呼吸道感染死亡,可能就算在特别严重的流感的范畴里,”丁学良说。“所以开始的时间至关重要。”武汉是中国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当地从1月23日开始宣布“封城”长达11周。“因为新冠感染的相当一部分人是老年人,他们本身就可能有很多疾病,也会产生并发症。比如美国,任何人只要和新冠沾上边去世了,都会被算进去。武汉是怎么算的,还需要进一步解释,”他补充道。武汉是中国疫情最初的爆发地,也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死亡的人数占据中国死亡人数的近8成。根据官方最新数据统计,中国在此次新冠疫情中的死亡人数将上升至4632人。
   
   数字疑云——在官方发布修订数字之前,有关武汉的真实死亡与感染人数是多少、是否与官方数字存在较大差异,一直是中国互联网讨论的热点。很多武汉当地人称,在疫情爆发初期,有许多新冠肺炎疑似患者没有送医便在家去世,还有患者送医后也未获得确诊,只能被算作因“普通肺炎”或“病毒性肺炎”去世。
   
   有中国网友自发在多个平台建立“未被记录的Ta们”项目。号召武汉当地人通过问卷的形式,收集未被官方数字所涵盖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名单,让亡者不被遗忘。截至周四(4月16日),该项目已收集了172人的信息,他们的官方死因包括“流感”、“肺部感染”或“病毒性肺炎”等。“据我所了解的情况,真实的死亡数字比公布的要高得多,很多人的死亡原因写得都不是这个,”武汉市民王军(化名)对BBC说。他的父亲在今年2月因新冠肺炎去世,但在近期领取骨灰盒时被告知需要父亲所在单位工作人员的陪同才能领取。
   
   中国媒体财新网报道称,武汉一位三甲医院急诊科医生曾透露,在疫情期间,尤其是1月下旬至2月上旬的20天里,由于核酸检测不足,其医院同期有几乎与新冠肺炎确诊死亡病例数量相当的疑似病例去世,以至于在家中死亡及其他非新冠死亡病人的具体数字,只有街道及民政部门掌握。
   
   今年2月,另一家中国媒体《财经》杂志也曾刊发调查报道《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报道称,武汉某定点医院上报需要确诊的疑似病患需要从科室、到医院、到区再到市里层层上报。该医院医生表示,如果没有确诊就去世,不会被计算为确诊死亡人数,只能算“肺部感染死亡”。另一名定点医院科室主任则表示,该医院门诊在当时一天有近120名发热病人,其中大约80名有肺部感染,但只有5名可能最终被收住院。但这篇报道的网络版本已在该杂志官网下架,社交媒体和门户网站的转载版也纷纷被删除。来自中国其他地区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已全部撤离武汉。值得注意的是,从今年1月到3月,中国国家卫健委发布了七版确诊标准。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本·考林(Ben Cowling)对BBC说,武汉最初的检测非常细致地聚焦在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重症肺炎病例上,华南海鲜市场曾被认为是新冠肺炎的起源地。多家中国媒体曾报道,在武汉疫情爆发早期判断病人是否确诊时,武汉市卫健委曾提供两个不同版本的指南。相比于提交给国家卫建委专家组的绿色指南,武汉的地方医院接到的白色指南对于病患的上报标准更加严苛。
   
   其中,有“华南市场暴露史”或“类似病人接触史”是必要条件。有一线医生表示,这导致初期上报的病例数量相当稀少,“按照这样的标准,几乎没有病人能报上去。”本·考林教授与同事的研究估计,如果在整个爆发期间使用第五版病例的定义,他估计到2月20日将有23.2万例确诊病例,该数字是中国当时汇报数字的近3倍。
   
   武汉解封:湿货市场老板说“今年是个荒年”——不过,也有医生认为,尽管死亡人数可能更高,但不会有数量级上的差异。“不可能有很多,因为那是很短的一段时间”,王行环医生在4月12日对记者说,他是此次疫情期间临时修建的雷神山医院院长。他强调,他不是在为政府说话。
   
   国际压力——除了国内民众的质疑,中国政府显然也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多次批评中国隐瞒疫情。在周三(4月15日)被问及为何美国感染人数如此之高时,他再次指责其他国家在死亡率方面撒谎。“有人真的相信其中一些国家的数字吗?”他点名中国。马克龙提出质疑后不到一天,中国宣布低估了武汉新冠肺炎死亡数字,新的数字比原有数字多一半。
   
   此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一直警告白宫,中国少报了新冠病毒的感染数。该机构认为,根据美国的抗击病毒预测模型计算,中国的数字不可靠,但其并未提供更加准确的数字。《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情报机构认为,由于武汉和中国其他地方的中层官僚一直在感染率、检测和死亡计数方面隐瞒实情,中国政府“自己也不知道该病毒的规模,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盲目”。根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美国的新冠确诊人数已超过66万人,死亡人数接近29000人,死亡率约4%。根据中国公布修正后的官方数据,中国整体的死亡率约为5.5%,武汉约为7.6%。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周四(4月16日)对《金融时报》表示,他尊重中国,但也不要幼稚地以为中国很厉害,处理疫情处理得更好,因为“显然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英国外相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又译蓝韬文)说,外界必须就新冠肺炎爆发的原因向中国提出一些“困难的问题”,也必须深究为什么不能早些预防。
   
   中国政府对这种指责多次表示反对。外交部发言人称,中国始终秉持公开、透明、负责任的态度,每天都向世界公布疫情数据。“现在还有500多位外国记者在中国常驻报道,世界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不存在任何问题。”
   
   谢选骏指出:“深圳大学特聘教授”丁学良只知中国而不知美国,结果完全闭着眼睛说胡话——“比如美国,任何人只要和新冠沾上边去世了,都会被算进去。”显然他一点都不懂美国。在美国,情况正好相反——可以说,“在美国,任何人只要没有被确诊为新冠而去世,都不会被算进去,更不会做尸检。”但是,这不算中国式的瞒报,不算中国式的掩盖疫情。
   
   《世界报:冠状疫情,为什么孩子很少中招?》(综合新闻 2020年4月16日)报道:
   
   标注日期4月17日的法国世界报在头版关注为什么少年儿童在这场大瘟疫中很少中招,即便中招,绝大多数也是轻症。该文试图找到答案。但这款病毒还没被认识清楚,所以只有一些假设。 世界报的文章暗示,总统马克龙宣布5月11日解除隔离,从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开始,大概与这款病毒对少年儿童威胁很小有关。不过该文警告说,孩子们并未完全幸免,统计数据显示,少儿中招率约为总病例的1%。
   
   这篇由Pascale Santi 和 Faustine Vincent 联合撰写的文章例举了少儿冠状病毒的几个死亡病例,指出,这些年轻患者的死亡引发震惊和担忧。在法国,最年轻的死亡病例只有10岁。但据法国卫生总局局长所罗门4月7日说,这名孩童之前有严重的并发症。但在3月24日死亡的16岁少女病例,据她家人说,她没有其他疾病。
   
   该文引述法国卫生安全局的数据说,截止到4月7日,110名14岁以下孩子检测阳性病例住院,其中32人被送深度抢救。这个数字不到总病例的1%。而15-44岁的病例则占比7%。在美国,美国疾控中心4月2日的数据显示,18岁以下的确诊病例为总数的1.7%。该文说,即便少年儿童感染了冠状病毒,也只有轻微症状,比如眼皮下垂,短暂面部神经麻痹,手脚有皮肤病变。
   
   那么,孩童症状很轻的原因是什么?世界报说,目前冠状病毒还没有被认识清楚,现在只有一些假设。罗伯特-科恩医生假设认为,孩子能更好控制自己的免疫反应,比如对于天花,麻疹,腮腺炎等传染病,孩子的抵抗力就优于成年人。
   
   还有一个解释:孩子比成年人多接种一些疫苗,这让他们的免疫系统处于不断增强之中。另一个推测是,孩子们比成年人更经常被一些无害的冠状病毒感染,他们体内产生了免疫抗体,这使他们能抵抗冠状肺炎病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