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谢选骏文集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谢选骏: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方方日记:政府请收起傲慢向人民感恩,向人民谢罪》(RFI 2020-03-07)报道:
   
   武汉当局发动感恩教育运动,要求教育武汉民众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但这一消息引发武汉民众的悲愤。一位名为周社的网友在方方日记后留言说,武汉人民经历了这么大的劫难,付出这么大的牺牲,惊魂未定,政府不想着如何救治病患、加强服务、安抚人心,那么急着要他们去感恩,真是不懂公仆们的思维逻辑。你就是要表忠心,把工作真正做好不是最好的尽忠尽职吗?难道偏好武汉大妈在高楼上扯着喉咙喊“假的!假的!”那一口?

   
   方方3月7日日记中说,今天频繁地出现在人们聊天中的一个词,叫“感恩”。武汉的领导要求人民向党和国家感恩。真是奇怪的思路。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它的存在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公务员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相反。不明白领导们天天学习,怎么学反了向?武大教授冯天瑜先生说:“在谢恩问题上,切勿颠倒人民与当权者的关系。把当权者视作恩主,要求人民跪伏谢恩的论者,请听听马克思1875年的言说:马克思痛恶拉萨尔的国家至上论,指出‘需要人民对国家进行极严厉的教育’(《哥达纲领批判》)。”武汉乃至湖北,哪一届领导人都会尊重冯先生,他所讲的这番话,新来的领导,如有文化,应该会听进去吧?
   
   方方日记说,是的,疫情到今天,基本得到控制,这真的是需要感恩的。但是,站出来的感恩者应该是政府。政府首先要向武汉几千个死者家属感恩,他们在亲人枉遭横祸,连送终和办丧事机会都没有的情况下,强忍悲痛,克制自己,几乎无人吵闹;政府要向躺在医院里苦苦与死神抗争的五千多重症病人感恩,是他们的顽强坚持,让死亡名单数字增长很慢;政府要向本地所有的医护人员和外援的四万多白衣天使感恩,是他们冒着危险,从死神手上夺回一个个生命;政府要向在封城期间,奔波在各条路上的建设者、劳动者和志愿者们感恩,因为有了他们,这座城市才能正常运转;政府最要感恩的是九百万困守在家、足不出户的武汉人民,没有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努力配合,疫情控制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事至如今,对于上述的奉献者,对于武汉人民,用怎么样美好的词汇去形容都不过分。政府,请你们收起傲慢,谦卑地向你们的主人——以百万而计的武汉人民感恩。
   
   据方方日记说,接下来,政府还要尽快向人民谢罪。现在,是最应该反思和追责的时候。一个理智的有良知的并能顺应民意安抚民心的政府,在疫情向好的此时,急需做的一件事,即迅速成立追责小组,立即详细复盘疫情始末,查明是谁误了时间,是谁决定不将疫情真相告知民众,是谁为了面子上的光鲜,欺上瞒下,是谁把人民的生死置于政治正确之后,是多少个人,多少双手,导致了这场灾难。谁的责任由谁来担,尽快给人民一个交代。同时,政府还应敦促相关部门的官员,比方,主政的官员,宣传部门的主要官员,媒体的一把手,卫生部门的主要官员,医护人员死亡巨多的医院官员等,立即进行自查自究,误导民众的,导致伤亡的,先自行引咎辞职吧。是否有刑责,由法律过问。不过,以我的印象,中国大多官员少有反思自己的事,更不谈引咎辞职。如此这般,民众至少是可以写一份敦促书,敦促那些视政治如命根,视民生若草芥的官员引咎辞职吧?这些手上带着血的人,怎么还可以在湖北或武汉人民面前指手画脚呢?做个假设:如果真有十到二十个官员自行引咎辞职,说明这一代官员们,多少还有点良心。
   
   方方日记里说,今天的傍晚,一个著名作家给我发了一个短信,他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谁能想到次生灾害会落到汉语上?”感恩这个美好的词语,它的未来会满身污秽吗?而今天,它会成为敏感词吗?
   
   谢选骏指出:不论是神秘的角度还是从科学的角度,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因为所谓的“武汉”是“武昌”和“汉阳”、“汉口”的统称,而内涵相似。
   
   网文《汉江》报道:
   
   汉江,亦称汉水,又名襄河,古称沔miǎn水,是长江最长的支流。汉水位处长江中游左岸,发源于中国陕西省秦岭南麓的沮水,干流自西向东流经陕南和鄂西北,于武汉汉口注入长江。长1577千米,流域面积15.9万平方千米。
   
   汉族的族称追根溯源即来自汉水。秦惠文王置汉中郡,名字取自汉水。后刘邦受项羽封于巴、蜀、汉中,都于汉中郡南郑,因称汉王,统一天下后亦以“汉”为国号。汉朝前后400余年,经济、文化和疆域都有重大发展,原称华夏的中原居民称为汉人,汉人从此成为中国主体民族的通称。
   
   名称——汉江、汉水之名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先秦时代。《书·禹贡》中就有“嶓冢(嶓冢山)导漾(漾水河),东流为汉”。《诗·小雅·四月》中有“滔滔江汉,南国之纪”,将汉江与长江并称为南方的两条大河。
   
   沔水之称,亦可追溯至《书·禹贡》:“浮于潜,逾于沔”。《史记》记载:“于是自殽以东……大川祠二……水曰济,曰淮。……自华以西……名川四……水曰河……沔……湫渊……江水。”《水经》中只称“沔水”,不称“汉”;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两种称呼都有使用,“互相通称”。但也有把沔水看成是汉水的上游段的,如东晋梅赜所献尚书伪孔传称“汉上曰沔”、“东南流为沔水,至汉中东流为汉水”。
   
   襄江、襄河,特指汉江襄阳段或襄阳以下。《明史》记载:“襄阳倚……汉水在城北,亦曰襄江。”《读史方舆纪要》记载:“襄河者,汉水自襄阳来也。”
   
   流域范围——汉江流域之北为黄河流域,以秦岭、外方山、伏牛山为分水岭;东北为淮河流域,以伏牛山、桐柏山为分水岭;西南隔大巴山、荆山与嘉陵江、沮漳河为邻;东南为江汉平原,与长江无明显的天然分水岭。
   
   流域面积达15.9万平方千米,从西北至东南长约820千米,涉及陕西、湖北、甘肃、四川、重庆、河南等6省的21地、79县。流域内总人口达3955万人(2006年),其中湖北、陕西、河南分别占53.76%、21.14%和24.53%。
   
   水系特征——汉江支流丹江——干流全长1577千米,总落差1964米。上中游以丹江口为界,中下游以钟祥为界。上游长约925千米,流域面积约9.52万平方千米,盆地与峡谷相间,河深水急;中游长约270千米,流域面积约4.68万平方千米,流经丘陵河谷盆地,河床不稳定,时冲时淤;下游长约382千米,流域面积约1.7万平方千米,多曲流、洲滩,两岸筑有堤防。襄阳以下,河槽上宽下窄,河道逐渐收拢,再加上可能的长江洪水顶托,遇大水时水流难以宣泄,深受洪灾威胁。
   
   流域水系呈叶脉状,支流大多较短小,左右岸分布不均衡。流域面积在0.5万-1.0万平方千米的支流有旬河、夹河、唐河(唐白河支流)、南河、汉北河;流域面积在1.0万平方千米以上的支流有堵河、丹江、唐白河。其中,唐白河流域面积居首,丹江长度第一,堵河水量最大。
   
   水文要素——降水、蒸发——降水以降雨、降雪为主,鲜有冰雹、积雪。流域内年均降水量约873毫米,下游地区可达1100毫米以上,上中游地区约700-900毫米。时间分配不均匀,连续最大4个月降水(下游约为4-7月,上游约为7-10月)占年降水的55%-65%。年均水面蒸发量约为700-1100毫米,空间上西少东多,时间上1或12月最少。
   
   径流——流域内1956-1998年平均年径流量为566亿立方米。年际变化大,如皇庄水文站钟祥最枯年径流量(182亿立方米,1999年)约为最丰年径流量(1060亿立方米,1964年)的六分之一。年内变化大,主汛期(7-10月)径流量占年径流量的65%,约为枯水期(11月-次年6月)的2倍;最大月径流量约为最小月的10倍。
   
   泥沙——汉江与长江汇合口卫星图(2005年)。汉水与长江水清浊分明。汉江本是长江中游的主要产沙区,为湖北省内输沙模数最大的地区,干流年均含沙量为0.5-2.0千克每立方米。7、8、9月的来沙量占全年的80%以上。丹江口水库建成后,泥沙淤积库内不出,中下游沙情大幅改善,黄家港水文站丹江口年均输沙量减至建库前的1.2%,皇庄年均输沙量减至建库前的16.5%。
   
   水质——汉江干流水质总体较好:数据表明,水质达Ⅱ类以上河段占评价河长的78%;Ⅲ类河段占13.82%,多在中下游地区;Ⅳ类河段占7.78%,主要在上游的汉中、安康地区。支流中,丹江水质较好,所有测站全年水质均达到Ⅱ类,唐白河水质较差。
   
   地形地势——汉江流域地势西高东低。西部为秦巴山地,海拔1000-3000米;中部为南襄盆地,海拔100-300米;东部为江汉平原,平均海拔20-40米。干流总落差1964米,河口处海拔18米。流域内山地占55%,主要是西部的中低山区;丘陵占21%,多分布于南襄盆地和江汉平原的边缘地带;平原占23%,主要为南襄盆地、江汉平原和汉江河谷;湖泊1%,基本分布于江汉平原。
   
   自然灾害——水灾——汉江流域早在公元前就有关于洪水的记载。平均约一百年就可能发生一次特大洪水。1416年以来,特大洪水的记述更多,1583年至今发生7次特大洪水。1822年-1949年,汉江干流堤防发生溃决的有76年,平均2年不到溃决一次。
   
   1583年(万历十一年),汉江满溢,覆没金州城。
   
   1832年、1852年、1867年、1921年、1935年,汉江均发生特大洪灾。
   
   1954年,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水,汉江洪水与长江洪水遭遇,潜江市汉江右岸堤坝溃决,造成45.3万人受灾。
   
   1983年,汉江全流域大暴雨,安康市城区遭受灭顶之灾,直接损失达8亿元;下游局部地区受灾,受灾人口接近9万。
   
   1990年,汉江上游发生百年一遇特大洪水,汉中平川段100万人受灾。
   
   旱灾——汉江流域的旱灾多为轻旱。上游多夏旱,商洛、安康、汉中等地区平均受旱率在20%上下;中下游多伏旱,襄阳为重旱灾害多发区,极端干旱机遇最大的则数十堰。
   
   水土流失——汉江全流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水土流失,水土流失面积约为6.26万平方千米,其中以汉江干流沿岸、丹江中上游和汉江源头区最为严重。
   
   地震——汉江流域大部分处于弱震区,很少发生较强地震。只有汉中-安康一个中强地震带;788年(贞元四年)安康曾发生6.5级大地震。
   
   丹江口水库1967年蓄水后,产生诱发地震,十几年内大小地震500余次。最大地震发生在1973年,震级4.7级。1980年后,库区地震数量减少,强度降低,趋于平稳。
   
   水能开发——汉江流域水力资源全流域理论总蕴藏量1083.16万千瓦,其中技术可开发量装机容量约820万千瓦,经济可开发量装机容量约780万千瓦。水力资源集中于上游,占全流域的60%以上;干流占水力资源总量的47.1%,支流52.9%;中小型电站占62.4%,大型电站占37.6%。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