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谢选骏文集
·7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4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5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8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2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谢选骏: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誰讓郵輪14確診搭機返美?華郵揭露幕後決策過程》(編譯馮克芸 2020年02月23日)报道:
   
   美國政府本月17日在鑽石公主號郵輪乘客隔離期滿前,安排兩架包機把美籍乘客接回國,由於包機違反先前約定,載了14名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反應乘客,引發爭議。華盛頓郵報21日揭露美國政府當時決策過程,顯示處理防疫危機需有微妙的醫學及政治判斷。

   
   華郵還原當時決策過程指出,美方原本規定,確診案例不得搭乘返國包機,但當328名美國乘客接受了各種檢查且下了郵輪,登上前往羽田機場的巴士時,美方接獲日方通知,說是那之前兩天檢測的結果出爐,巴士上有14人新冠病毒陽性反應。
   
   旅客在巴士苦等 官員在華府激辯——根據當時的乘客說,他們在巴士上等了兩個多小時,不知道為何等在那裡,也不知道到底巴士將開往何方,還有乘客因為想上廁所而哭了起來。最後那些巴士終於抵達羽田機場,乘客再度等待。一名美國高官後來透露,此時遠在美國華盛頓的高層官員正電召相關機構官員,針對確診案例激辯。
   
   國務院及一名川普政府衛生高官希望所有乘客按原訂計畫返美,包括那14名確診案例,但CDC官員不同意,理由是,儘管那14人沒有出現症狀,但還是可能傳播病毒。
   
   「把老太太從巴士叫下來 最糟的惡夢」——參與此決定的一位匿名高官說,那是「最糟糕的惡夢」。他說,若不讓確診乘客返國,就會是把一些老太太從巴士上叫下來,讓她們留在日本,「那也會非常糟。」
   
   官員S:已告知乘客 不會讓確診者一起撤——官員激辯期間,CDC首席副主任舒克特(Anne Schuchat)持反對意見,她說,美國政府原本告訴乘客,不會讓確診或出現症狀的乘客一起撤離郵輪,且她擔心感染管控問題。同樣以電話提供意見的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長佛契(Anthony Fauci),也贊成舒克特的看法。
   
   官員K:照顧病患 我們有經驗豐富的能手——但衛生及人類服務部負責整備及回應的助理部長凱德雷(Robert Kadlec)贊成讓確診者同機回美,凱德雷目前是美國新冠工作小組成員,他認為,官員們已做了準備,可以處理乘客在長途飛行期間出現症狀的情況,且兩架波音747包機上,有18個座位以3公尺高的塑膠牆與四周隔開,機上還有傳染病醫師。凱德雷說:「我們覺得我們在評估及照顧這些病患上,有一些經驗豐富的能手。」紐時報導,美方事前建議乘客在機上全程戴N95口罩,包機上不供應任何餐點飲料。
   
   國務院意見最終勝出:14確診者上機——華郵說,國務院的意見最終勝出,國務院醫療服務局負責醫藥作業的高級官員華特斯博士(William Walters)通知羽田機場現場,指示讓14名確診乘客上機。
   
   CDC官員火大:新聞稿別提我們有建議——CDC官員不高興,要求在發布新聞稿時,不要提到他們。國務院在那兩架包機從日本飛往美國的途中,正式宣布機上有14名乘客確診。CDC首席副主任舒克特後來以CDC的名義發出電郵說:「CDC的確權衡過此事,且明確建議不讓確診案例登機。」「新聞稿中不應提到我們有提供建議,因為那必會引來我們到底給了什麼建議的問題。」
   
   官員M:各種不同觀點 都有提出討論——紐約時報報導,CDC疫苗暨呼吸道部門主任梅森尼爾(Nancy Messonnier)在被問到此事時,要記者轉問國務院的華特斯。華特斯說,把確診病患帶回家,是「正確的決定」。他強調那些確診案例皆無症狀,且在包機上與其他未受感染者分區就座。梅森尼爾說,上述決定是「當場決定」,「各種不同的觀點都有提出來討論」,「我們是一個通力合作的美國政府」。她還說,美國各部門在因應新冠疫情上,「合作無間」。不過,梅森尼爾也說,鑽石公主號乘客曾在船上與受感染的病例接觸,「他們被視為具有高度感染風險」,她還說,美國目前雖無社區傳播,但展望未來,很可能出現社區傳播。
   
   紐時在美東時間22日中午統計,兩架美國包機載回的乘客中,已有18人住院。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狀況報告,美國22日的新冠肺炎確診案例一夕暴增,從前一天的15例,增加為35例。
   
   谢选骏指出: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这是第一。第二呢?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不是川普乱搞,下面的喽罗如何敢于这样胡作非为!
   
   《美国接回被感染邮轮乘客后,特朗普何以大发雷霆》(2020-2-24 新京报)报道: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当地时间2月21日,美国从“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撤离美国公民。
   
   撤离当天,美国相关工作人员没有按照最初计划,将已经感染的14名乘客留在日本,而是将他们和其他美国籍乘客一同带回了美国。得知这一消息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大发雷霆。
   
   全世界都知道,在遇上突发事件后,美国政府习惯于将国民带回家,即使人没了骨灰也要回家。为什么这次特朗普会大发雷霆?
   
   特朗普事后得知,大发雷霆其来有因——从事件本身来讲,美国原计划让已经感染的美国人留在日本,先把没有感染的人接回国。但是这14个美国人被检测出呈阳性后,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症状。于是,负责具体执行任务的国务院官员和美国卫生部的一名高级官员,认为这些人也在撤离计划之中,应该被接回美国,只需要在飞机上进行区域隔离即可。
   
   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官员认为,虽然这些人员没有症状,但是依然能够传染新冠病毒,他们不应该与没有感染的人员同机被接回美国。显然,这个想法被美国国务院和卫生部的官员给否定了。特朗普恼火的是,他竟然是事后得知,认为这个决定由他来做出,而不是其他人。他在得知这一变动后,向他的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等多位高级官员抱怨,并多次致电白宫高级官员,表示此事应该事先通报他,由他来做决定,他不同意现已做出的决定。
   
   在他看来,相关部门和官员没有跟他汇报,就接回了已经检测呈阳性的14个美国人,并在知道存在传染风险情况下,依然让他们与未感染者同机返回美国,这是不能接受的。
   
   特朗普有不让美国人回家的“前科”——特朗普不愿让在外的美国人“回家”,曾有先例。他在埃博拉病毒暴发蔓延时期,就有不让美国病人回家的“前科”。关键是,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非洲肆虐,特朗普那时还不是美国总统,也没有担任任何公职,还是一名普通公民。
   
   当时,作为一名关心国事而又颇有知名度的超级富豪,他呼吁美国关闭边境,不应该允许在国外治疗患者时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美国医生回国接受治疗。
   
   特朗普当时说:“美国必须立即停止所有来自埃博拉感染病例国家的航班,否则瘟疫将在我们的国境内开始蔓延。动作要快!”这类言论一出,当时就惹来不少非议。在此意义上看,特朗普的这次发怒,也算是坚持了自己“一贯的立场”。
   
   一码归一码,要分开看——媒体对特朗普的言论众说纷纭,但话说回来,对于他的立场还是要一码归一码,分开看。美国国务院和卫生部官员在美国疾控中心官员告知危险的情况下,依然决定让感染者和未感染者同机撤离,且不跟白宫报告,特朗普大发雷霆其来有自。特朗普认为不提前告诉他,由他来做这个决定,重点还不是行政程序性问题,而是“会损害他的政府对于后果的把控”。
   
   就目前情形来看,对于新冠病毒,还未研发出特效疫苗。美国纵然医疗科技发达,不过对于这一新生病毒也知之甚少,防护手段也相对缺乏。因此,一旦稍有不慎,病毒对外传播,目前在美国还未启动高级别的防疫响应的情况下,存在快速、大面积传播蔓延的可能性。如果在全国疫情蔓延开来,到了那个时候,舆论的矛头或许就会纷纷指向特朗普政府,说他们管控不严、施策不当了。
   
   特朗普还会担心,如果疫情突然扩散,会影响到他的连任选举之路。今年是特朗普任期的最后一年,他可不想因为疫情防控不当的问题捅了篓子,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他肯定想着今年能平稳度过,然后再接再厉,赢得选举。
   
   如此想来,虽然特朗普及其政府不让已感染者同机回国,无疑有着种种“总统层面”的考量。这在人性化层面或许不太能自恰,但在“总统层面”能。
   
   谢选骏指出:北京的猪头们正为特朗普掩盖一个“甩锅下属”的惯用伎俩,这也是北京当局经常使用的!
   
   《美国带走14个确诊者背后:国务院大战疾控中心》(观察者网 2020-02-23)报道:
   
   2月17日,美国开始从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上撤侨。可选择撤离的美国公民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之中有14人在病毒检测中呈阳性。飞机还没起飞,人还在大巴上,是带他们一起走?还是把他们留在日本治疗?
   
   当时,外界只知道最后这14人随大部队上了飞机,但具体细节并没有被揭露。
   
   不过,当地时间21日,美国《华盛顿邮报》详细描述了在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系列细节。原来,美国国务院和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当时就这14人该不该上飞机博弈了一回,最终,CDC落败,所有申请撤离的美国公民,包括检测呈阳性的14人,都上了飞机。
   
   12日开始酝酿撤侨——报道称,美国撤侨的决定其实很早就开始酝酿了。早些时候,邮轮上的情况越来越糟,病毒传播超过预期,200多名确诊乘客是超过80岁的老人。
   
   2月12日,美国官员在一次闭门听证会上向国会议员通报了情况。田纳西州共和党议员菲尔·罗(Phli Roe)是一名医生,他援引自己的同行朋友,也是船上的乘客称,“船上的情况正在恶化”。也就是这一次听证会,“打破了平衡”,推动了撤侨的计划。那一周的周五(14日),美国所有的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都同意从“钻石公主号”上撤人。
   
   随后,美国国务院通过美国驻东京大使馆向美国公民发出紧急通知:想要离开的美国人,必须在东京当地时间周六(15日)上午10点前通知美国大使馆。
   
   东京时间周一(17)凌晨,共有328名美国人下船。据两名乘客说,他们登上巴士,然后被迫在港口等了两个多小时。同时,他们看不见外面,因为窗户都被遮住了。
   
   “我们不理解为什么一直坐在车里,”一名乘客说道,“也没人来告诉我们要干嘛。”没想到,巴士到达机场后,乘客们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原因就是美国国务院和CDC当时正在为带不带那14人而争吵。“没人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有14人检测呈阳性)。”一位参与撤侨决定的美国官员说。
   
   美国国务院不顾CDC建议——当时,美国国务院和特朗普政府的一名高级卫生官员希望撤侨任务继续,因为被感染的乘客“没有症状”,而且可以被隔离在飞机上的塑料隔离区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