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谢选骏文集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病毒来袭促成新的世界秩序
·共产党是共和党的前车之鉴
·俄罗斯是欧洲病毒的传媒
·一带一路沦为疫带疫路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全球化不是一个选择题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现代罪己诏
·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谢选骏: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动物世界的一夫一妻制让科学家费解》(2013年8月3日)报道:
   
   金狮狨是一种生活在巴西的灵长目动物,体重约一磅(约合0.45千克),它们遵循着一种令人吃惊的单一配偶制生活。通常情况下,一只雄性金狮狨和一只母狨配对后,它们会一直生活在一起,只与对方交配,还一起抚养幼兽。

   
   在哺乳动物中,有9%的动物过着这种严格的单一配偶制生活,这让生物学家困惑。因为从表面上看,对雄性哺乳动物来说,更好的进化战略是花时间寻找其他可与交配的雌性动物。
   
   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迪特尔·卢卡斯(Dieter Lukas)周一(7月29日——编注)在电话新闻发布会中说,“单一配偶是个问题。为什么雄性动物会只与一只雌性动物厮守呢?”
   
   单一配偶制的进化,催生了很多不同的观点。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基特·奥佩(Kit Opie)在采访中说,“过去40年里提出了各种假设,但是辩论一直没有结果。”奥佩和卢卡斯本周一分别发表了对单一配偶制进行大规模研究的论文,各自希望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场辩论。但是,他们的结论却截然相反,这意味着关于单一配偶制的辩论将会继续下去。
   
   卢卡斯博士与剑桥大学的蒂姆·克拉顿-布罗克(Tim Clutton-Brock)一起在《科学》(Science)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他们对2545个哺乳动物物种进行了研究,从大约1.7亿年前它们共同的祖先开始,追踪它们的交配进化史。
   
   他们发现,哺乳动物在进化过程中出现了61次从独居向单一配偶制生活的转变。随后,他们搜寻了这些哺乳动物存在的共同之处。最后得出结论,当雌性动物不能彼此和谐相处,开始生活在不重叠的区域中时,单一配偶制就会进化而成。由于雌性这样生活时彼此相距较远,一只雄性动物不能阻止其他雄性动物与雌性交配。这样,与某一只雌性动物厮守便成了一种更好的战略。一旦雄性动物开始这样做,他们有时也会进化出抚养幼兽的能力。
   
   奥佩博士及其同事则在其研究中考察了230个灵长目物种,因为灵长目里的单一配偶制比例尤其高。他们的结论倾向于另一种假说:杀子的威胁推动了向单一配偶制的进化。奥佩博士说,“我们发现的是灵长目动物向单一配偶制进化的一条非常干净的路径。”许多哺乳动物的雄性有时会杀掉其他雄性的年轻后代。科学家提出,他们这样做是因为哺乳期雌性不会排卵。通过杀死雌性的后代,雄性就有机会让雌性生下自己的后代。
   
   奥佩博士及其同事的文章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The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上。他们在文中提出,在许多灵长目物种中,雄性对杀子威胁的回应,就是在雌性生产后继续与其在一起。奥佩博士还对自己的团队与卢卡斯博士的团队结论不一致提出了可能的解释。一种可能性是,灵长目向单一配偶制进化背后的驱动力不同于其他哺乳动物。奥佩博士还指出,他的团队使用了更强大的统计工具,也就是“贝叶斯概率”来重构单一配偶制的进化。“他们没有采用最新的方法,有点可惜,”奥佩博士说。
   
   不过,没有参加这两项研究的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的雅各布斯·博姆斯马(Jacobus Boomsma)表示,卢卡斯博士的论文更胜一筹。“在我看来,它非常有道理,”他说。美国田纳西大学(University of Tennessee)的进化生物学家谢尔盖·加夫里拉什(Sergey Gavrilets)也更青睐卢卡斯的结论。但他也指出,两项研究都没有检验科学家提出的所有解释,比如单一配偶制在降低性传播疾病风险方面的好处,还有雌性选择与反复带给其食物的雄性交配的可能性。“还不清楚这些情景起到了什么作用,”加夫里拉什博士说。
   
   谢选骏指出:科学家们一叶障目,才会觉得“动物世界的一夫一妻制”让他们费解——原因很简单,一夫一妻制与否,大致取决于育种的需要。这是由种族延续的压力一手促成的。
   
   《哪种动物最遵守一夫一妻制?》(新浪科技 2020-01-22 )报道: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交配方面,动物面临的障碍比人类少得多。动物不会感到嫉妒,也不会一连数月、甚至数年只和一位配偶交配。有些物种的行为更为极端,就连母子交配都是常事。大多数动物都不会遵循一夫一妻制。只有少数物种一生只有一位伴侣,甚至有极少数几乎达到了人类的程度。但其中究竟哪种动物将一夫一妻制贯彻得最好呢?来看看几位专家的观点吧。
   
   凯伦·贝尔斯(Karen Bales),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心理学教授,研究一夫一妻制物种的生理学、神经学和社会联系的发展——说起一夫一妻制,我想到的不是基因或交配层面,而是所谓的社会性一夫一妻制。社会性一夫一妻制有时可以与遗传性一夫一妻制和谐共存,有时则不然。会相互配对的动物之间会形成强大的、选择性的情感依恋,若对方不在身边,就会感到十分难过。这些动物的配偶可以帮助对方应对压力,还会努力赶走自己的情敌。当然,人类的恋爱关系中也存在这样的行为,但动物间的配对极其强大有力。我研究过的猴子都表现出了上述所有行为,有些还特别可爱。例如,两只成年猴子会挨着坐在一起、把自己的尾巴绕在对方身上。并且大部分时候都是父亲带孩子,这在一夫一妻制的哺乳动物中很常见。有很多假说试图解释这种现象,而我相信的说法是,雄性对自己的雌性配偶感情很深,没有时间和其它雌性动物交配,因此自然就会花更多精力确保自己和配偶所生的子女能存活下去、顺利长大,所以一夫一妻制中的雄性动物往往都是好爸爸。
   
   戴维·巴拉什(David Barash),华盛顿大学心理学荣誉教授,《走出伊甸园:一夫一妻制的惊人后果》一书作者——除了人类之外,天生就能维持一夫一妻制的动物极少。在DNA技术的帮助下,我们如今了解到,就算是天鹅和老鹰这样此前被视作一夫一妻制典范的动物,偶尔也会“出轨”。我最喜欢的一夫一妻制生物是一种寄生在淡水鱼体内的扁虫。这是一种“奇异双生虫”(Diplozoon paradoxum),雄性和雌性扁虫在青春期相遇后,便会将身体融为一体,从此永远对彼此“忠贞不二”,就连死亡都无法将它们分开。似乎遵循一夫一妻制的哺乳动物包括加利福尼亚小鼠,几种狐狸、一两种小长尾猴、马达加斯加大鼠、以及宽尾狐猴。值得强调的是,每当我们认为某种动物会终身践行一夫一妻制,最后都发现,只是我们研究的时间不够长而已。事实上,这些动物的“一夫一妻制”并不完全靠谱。这一点应该不足为奇,因为生物系统本就各有千秋,无论是雄性还是雌性,多找几位性伴侣总是对自己有益的。如果能确保不被自己的“官方”配偶发现,那就更爽了。
   
   丹尼尔·J·克鲁格(Daniel J. Kruger),密歇根大学进化心理学教授——许多动物都比人类更遵守一夫一妻制。有不少甚至算得上“真正的一夫一妻制”。某种生物的多配制(与单配制、即一夫一妻制相反)程度越高,雄性与雌性的生理和行为差异就越大。两性异形是交配竞争的一种功能。多配制程度越高,雄性繁殖成功率的差异就越大,雄性的交配竞争也更激烈。在多配制动物中,夸张的体型、浮夸的装饰、打架的装备等等,都需要雄性投入大量能量,只为了增加交配的成功率。而个体的能量和资源是有限的,因此必须在对交配竞争的投资、和对照料子女及配偶的投资中做出选择。而遵循多配制的物种往往选择前一种。因此,某种物种越遵循一夫一妻制,雌性和雄性的生理和行为就越相似。帝企鹅就是个很好的例子。雌性帝企鹅在耗用大量能量、产下一枚蛋之后,便会回到海中,一连觅食两个月。雄性则要在寒冬中负责照料蛋。由于没有食物,它们只能互相依偎着取暖,体重也会显著变轻。雄性和雌性都为后代做出了大量生理投资,并且两种性别的外表十分相似,很难辨认雌雄。事实上,企鹅自己也无法通过外貌认出对方,而是通过一种独特的舞步来辨认自己的伴侣。当然,帝企鹅的一夫一妻制只是阶段性的。它们在每个繁殖周期里都会忠于自己的配偶,但在下一次繁殖季到来时,往往就会找一位新的对象。澳洲鲣鸟是最贯彻一夫一妻制的鸟类之一,它们和几种近亲(如蒙面鲣鸟、纳斯卡鲣鸟等)似乎都会忠于自己的伴侣。澳洲鲣鸟一次只产一枚卵,需要父母双方进行长期看护和照顾,因此任何“第三者”都会遭到被绿的一方的报复。这取决于如何定义一夫一妻制。这种制度最重要的特征是什么呢?忠诚?资源共享?是否会分手、找一位新的伴侣?科学家一般不会说“最XX”这种话,但我们的确会严格区分“性一夫一妻制”和“社会性一夫一妻制”。前者指是否在性方面忠于伴侣,后者则指是否有一位与你共度时间最长、共享资源、共同抚养子女的伴侣。只有少数遵循社会性一夫一妻制的动物同时也会遵循性一夫一妻制。根据近期研究,城市土狼就属于此类,另外还有少数几种动物。这两种一夫一妻制在哺乳动物中都极其罕见,只有约9%的物种会遵循社会性一夫一妻制。
   
   一个有趣的事实:亲子鉴定和犯罪调查采用的DNA测试技术其实源自科学家的“恶趣味”,他们想知道一夫一妻制的鸟类是否会有“私生子”。为此,科学家分析了鸟巢中小鸟的DNA,借此判断它们的父亲是不是帮着搭巢、喂养幼鸟的那只雄鸟。结果发现,大多数遵循社会性一夫一妻制的鸟类都未遵循性一夫一妻制。约11%的幼鸟都并非巢中雄鸟的后代,不过种类不同,这一比例也有所不同。
   
   部分种类的鸭子和鹅会在求偶后形成配对关系,此后一生中都只与对方交配。与对方分离后,它们甚至还会表现出“悲伤”和“哀悼”的行为。除此之外,还有其它物种也会形成长期配对关系。鸟类是已知一夫一妻制程度最高的物种,哺乳动物中的一夫一妻制比例只有3%至5%,鸟类则将近75%。话虽这么说,很多所谓的“一夫一妻制”其实只能维持一个繁殖季。到了下一个繁殖季,它们就会与另一位异性结成配对关系。
   
   谢选骏指出:为何“到了下一个繁殖季,它们就会与另一位异性结成配对关系”呢?因为幼鸟已经独立,不再需要双亲的照料了。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超越一夫一妻制也是出于育种的需要——因为不同的雌雄结合,会产生不同的后代,这种多样性有助于拓宽后代的适应能力。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