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谢选骏文集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谢选骏: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东亚病夫”是怎么来的:中国人的自我丑化》(光明网 2020-02-19)报道:
   
   长期以来,我们以为“东亚病夫”是西方人刻意用来侮辱中国人体质的词,以至于在各种场合力图雪耻。从《精武门》等影视剧,到奥运会收获颇丰的金牌,我们使劲证明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不过,“东亚病夫”真是西方人造出来耻笑中国人的吗?


   
   台湾政治大学副教授杨瑞松认为,“东亚病夫”乃是中国人“ 自我东方化”的结果。后殖民理论认为,西方人出于偏见和某种需要,塑造出一个模糊地、含混的“神秘东方”,将中国、日本、朝鲜等国家混在一块儿,然后肆意扭曲。所谓“自我东方化”,就是我们认同西方的看法,从西方那里借来概念,然后加工加料,自我丑化。
   
   1896年10月17日,上海英文报纸《字林西报》转载伦敦某报一篇文章,次月被梁启超任主笔的《时务报》转译成中文,标题为《中国实情》。文中首次提到“夫中国——东方之病夫也”,但不是谈中国人身体素质不行,而是谈清朝官场腐败导致军事改革和政治改革失败。作者虽然说中国是“东方之病夫”,但本意不是侮辱中国,而是希望“北京执政之臣,若果以除旧弊、布新猷为急务,势虽汲汲,犹未晚也”。原来老外眼中的“病夫”是隐喻,意指中国的政治不行。其实 “东亚病夫” 的英文原意是指政权而不是人民。
   
   在西方,“病夫”是形容一个国家欲振乏力的惯用语,最初是指奥斯曼帝国曾经那么辉煌,到了近代却腐朽不堪。甲午战争令全世界很惊讶:大清帝国竟然斗不过小日本,而且一败涂地!于是西方人将原本形容土耳其的“欧洲病夫”(Sick man of Europe)套用到中国身上,改成“东亚病夫”(Sick man of East Asia)。后来“病夫”这个词在中国很流行,但谈得最多的并不是西方人,而是中国人自己。
   
   严复、梁启超经常用“病夫”来形容中国:政治不民主,甘于为奴,改革速度缓慢,官场积习太重,致使国家变成“东亚病夫”。严复曾提到鸦片和缠足影响身体健康,但他并未用“病夫”来形容国人的体质。后来严复引介社会达尔文主义,梁启超深受影响。1902年,梁启超发表《新民说》,首次用“病夫”来形容国人的身体。他认为一个国家要强大,首先人种要好,而中国男子手无缚鸡之力,以文弱为美,还吸食鸦片,“其人皆为病夫,其国安得不为病国也”。
   
   梁启超可能是首位将“病夫”与国人体质相勾连之人。鉴于他在中国舆论界的影响力,“病夫”从专指无力振兴的国家,逐渐指向身体孱弱的国民。谭嗣同曾言:“且观中国人之体貌,亦有劫象焉。试以拟诸西人,则见其萎靡,见其猥鄙,见其粗俗,见其野悍。或瘠而黄,或肥而弛,或萎而伛偻,其光明秀伟有威仪者,千万不得一二。”国人体质成为突出的问题,推动了清末的天足运动和鸦片禁政。当时中国人编了很多故事,说西方人如何耻笑我们的身体,然后说西方人卖鸦片给我们,还骂我们是东亚病夫,这是“二次侮辱”。其实,与其说是西方人攻击我们,不如说是中国人自我刺激。
   
   尽管当时中国破败不堪,被西方人瞧不起,但中国人总觉得有识之士会了解中国的潜力。我们认为拿破仑曾经说过:中国是一头沉睡着的狮子,一旦被惊醒,世界将为之震动。奇怪的是,这句话似乎找不着出处。后来,杨瑞松查阅了英国《泰晤士报》的原始文献资料库,仅发现1936年有一条拿破仑与中国沉睡论相关的文献,但文中并未提及狮子。澳大利亚学者费约翰在《唤醒中国:国民革命中的政治、文化与阶级》一书中也做了地毯式考察,发现所谓的拿破仑中国沉睡论并无确切文献证据,该说法可能是建立在19世纪一则谣传之上。
   
   当时西方舆论界常说中国是睡着的巨人,但不是说中国醒来后会多厉害,而是说中国昏睡不醒,停滞不前。清末外交大臣曾纪泽用英文写了一篇很漂亮的文章叫《中国先睡后醒论》,似乎在回应西方的批评,认为中国终究会醒来。不过,他没说中国现在是睡狮,醒来后是雄狮。在“睡狮”这个民族意象的建构过程中,担任重要角色的人仍然是梁启超。1899年,他在《清议报》发表《动物谈》一文,将中国形容为一个状似狮子的机器怪物,说它就是曾纪泽所说的睡狮。梁启超可能记错了,硬生生将“睡狮”这个说法归于曾纪泽名下。梁启超并不是欣喜于中国的潜力,而是担心中国再不醒来就将万劫不复。甲午战争后,各项改革在进行,但梁启超非常悲观,觉得国家并无起色。在他笔下,“睡狮”其实是负面形象,跟今天的“睡狮”含义不同。
   
   有趣的是,“睡狮”曾经牵涉满汉斗争。清末有人就用“睡狮”来形容汉人,说汉人本是雄狮,只是被异族奴役后睡着了。“睡狮”的说法现在很受中国人欢迎,但起初很多知识分子并不喜欢它。胡适宁愿把中国比作“睡美人”,清醒之后倾国倾城。胡适认为,中国文化应以软实力令世界倾心。然而,对于近代中国人来说,“睡狮”很对备受欺凌者的胃口。
   
   谢选骏指出:梁启超是等人开口闭口中国中国的,其实不过是满洲人的奴隶——不仅梁启超等人是满洲人的奴隶,就是毛泽东、邓小平这些共奴,青少年时代也都是拖着猪尾巴的的满奴,否则他们长大之后也不会向俄国人摇尾乞怜的。就像胡适,也是如此的洋奴——所以他才伪造了美国的博士学位,在中国招摇撞骗,却让毛泽东等人眼馋的,急忙发起了批判运动。
(2020/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