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谢选骏文集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谢选骏: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情人节佳音:科学家找到治疗失恋痛苦好办法——“忘情水”》(BBC 2020年2月13日)报道:
   
   加拿大蒙特利尔一名研究人员称,他找到了一种方法,通过心理治疗和beta受体阻断剂药物来“编辑”人的记忆,消除分手失恋的情感创伤。阿兰·布鲁内博士(Dr Alain Brunet)花了15年时间研究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对参加过战争或者经历过恐怖袭击的人,以及罪案受害者等进行研究。他的研究很大部分集中在他所说的“再固化疗法”的发展上。这是一种革新性的治疗方法,能够帮助消除创伤记忆当中的情感伤痛。


   他工作当中的一个重心是一种不起眼的药物“普萘洛尔(Propranolol)”——这是一种乙型交感神经阻断剂,多年以来一直被用于高血压和偏头痛等一般疾病的治疗,但是目前的研究显示,它还有更广泛的用途。
   
   这种记忆再固化治疗方法,是要在心理治疗前一小时左右服用普萘洛尔,然后病人在治疗中会被要求将自己的创伤经历详细地写下来,再大声读出来。“很多时候当你回想一段记忆,如果有新的东西可以学,那这段记忆就会解锁,然后你就可以去更新它,然后它会重新储存,”这名加拿大临床心理医生向BBC表示。
   
   这个记忆再固化的过程会打开一扇窗户,让你有机会找到那段记忆当中情绪高度强烈的部分,并以它为目标。“我们正在利用记忆如何形成,以及它是如何被解锁、更新然后重新储存等这些来自神经科学的最新知识治疗病人,”布鲁内医生说。
   
   他的工作经常令人联想起那部科幻电影《无痛失恋》(Eternal Sunshine of a Spotless Mind,另译《暖暖内含光》/《王牌冤家》),故事里的一对情侣各自将对彼此的回忆清洗掉。不过布鲁内医生指出,再固化治疗之后的记忆并不会消失,只是不再令人伤心。
   
   电影《无痛失恋》中,凯特·温斯莱特(Kate Winslet,琦·温斯莉)和金·凯瑞(Jim Carrey,占·基利)饰演的一对情侣各自将关于对方的记忆清洗掉。
   
   在人的记忆当中,那些核心事实部分是储存在大脑的海马体中,而记忆当中有感情色彩的部分则是储存在杏仁核体当中。“想象一下,你在用老式方法拍摄一部电影,你的影像和声音分别是在两条不同的轨道上,”他说。
   
   当一个人回忆自己的创伤经历时,是会再次重历两条轨道的。普萘洛尔帮助锁定其中一条——就是记忆当中的情感部分——抑制它的再固化,压制它的痛楚。在这种药物作用下,记忆将会以一种感情色彩相对不强烈的新版本重新“储存”在大脑里。
   
   他的研究显示,大约70%的病人在几次再固化治疗之后会找到解脱。在研究这种疗法时,布鲁内医生与其他PTSD研究人士合作,其中包括哈佛大学的PTSD专家罗杰·皮特曼博士(Dr Roger Pitman)。
   
   在巴黎和尼斯发生致命恐怖袭击之后,他在法国开展了一个项目,培训大约200名医生运用这种疗法,帮助受害者、证人以及前线工作人员心理康复。
   
   至目前为止,法国有超过400人在这个项目中接受过这种治疗。布鲁内博士发现,借助普萘洛尔药物的作用,可以影响记忆的再固化。
   
   在治疗创伤后压力症取得一些成功之后,布鲁内医生说,他想要扩展这种治疗运用的范围。
   
   2015年,他与自己之前在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一个学生米歇尔·洛纳甘(Michelle Lonergan)一起,将目标转向那些在爱情中受伤和被背叛的人。“你去看看古希腊的悲剧,它们是讲什么的?主要就是背叛,”他说,“它真的是位于人类体验的核心部分。”他指出,一次恶劣的分手也可能令人非常痛苦,而人们感受到的情感冲击可能与经历过其他重大创伤的人类似。
   
   他们召集来参与研究的病人并不只是受到轻微情伤的人。当中有出轨的案例,有一些人则是忽然被自己以为很爱自己的伴侣抛弃。布鲁内医生说,他们很难应对,是那种怎么都“翻不过这一页,迈不过这一关”的人。“这些都是人们一直对他们讲的无济于事的话,但是朋友们知道问题所在。”布鲁内博士希望,同样的疗治可以用于治疗成瘾症和恐惧症。
   
   这些病人就像是《土拨鼠之日》(Groundhog Day,香港译为《偷天情缘》、台湾译《今天暂时停止》)电影中的经历——那是1993年的一部电影,比尔·莫瑞(Bill Murray 又译:标·梅利)饰演的角色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度过2月2日那一天——这些病人也一样,只不过是终日沉迷在脑中回忆那些令他们痛苦的背叛。
   
   他和洛纳甘博士发现的一点是,很多这些受情伤的人和PTSD病人一样,在记忆再固化治疗之后就得到解脱,有些甚至在治疗一次之后就有好转。
   
   在5次治疗之后,他们再大声读出自己被背叛的回忆时,他们感觉,“就像在读一本小说一样,完全像是别人写的故事。”“这种治疗是模拟普通记忆的运作方式,我们会逐渐忘记然后翻过这一页,”他说。他位于蒙特利尔的实验室,目前正召集了大约60人进行一种新的记忆再固化治疗研究,他们都是在爱情关系中被背叛或者受到其他方式的欺骗。
   
   布鲁内医生还希望,记忆再固化治疗的视野能够再一次扩大,用于研究恐惧症、成瘾症以及复杂的忧郁情绪问题等等。他说,希望这种疗法可以用于“任何一种由一起情绪激烈的事件引发的苦恼”。
   
   谢选骏指出:所谓“再固化疗法”其实就是“洗脑”、“奴化教育”、“重新塑造人格”、“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在这个方面,中国早就先行了。所以华人都以麻木不仁出了名。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大概由于中国历史的创伤所造成的痛苦太多了,所以华人大众必须麻木不仁,否则就没有办法活下去了——而佛教的四大皆空就是一种最好的忘情水,足以麻痹任何羞耻和良心。这就被传说中的革命先烈称为“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了。所以在我看来,最好的方法不是什么痛饮忘情水,而是运用失败来激励自己加倍努力,“向着标杆猛跑”!
   

此文于2020年02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