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共中央卸掉了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谢选骏文集
·14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中央卸掉了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谢选骏:中共中央卸掉了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在黑夜中集体亮灯吹哨 大陆发起悼念李文亮行动》(联合新闻 2020-02-07)报道:
   
   武汉肺炎第一个吹哨著李文亮医师昨晚因感染武汉肺炎病毒而过世,大陆十亿网友同声悼念,今晚有大陆网友发起于九点整「吹哨」,武汉全城、湖北省民众一同悼念行动。不少民众去武汉中心医院门口献花,表达哀悼之意。

   
   这篇文章写道:「全体武汉人,湖北人,在世界各地关心疫情的朋友,让我们今天晚上九点在家中点亮灯光,吹响口哨。祭奠爲武汉吹哨、揭露疫情的李文亮医师!也是让我们用灯光和哨音祭奠在疫情中永逝,甚至是来不及道别的亲人、朋友、邻居、同事和同胞,让我们用灯光和哨音团结在一起!鼓励那些在病痛和绝望中求医的人们!鼓励那些战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请大家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必将迎接光明!
   
   祭悼时间:2020年2月7日周五晚上8点55分到9点05分
   
   在8点55分,祭悼方式:关灯爲英雄和逝去的民衆默哀;9点到9点05分,用手中能发出光的所有物件,如手机、手电筒、照明灯等指向窗外,并集体吹响口哨(和其他发声装置)。
   
   李文亮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2019年12月30日,在同学群中发了一条关于华南海鲜市场疫情的信息。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为临床医生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他发出了警告信息。但是,他当时有所不知的是,它并不是SARS病毒,而是一种全新的病毒。但不久后,他就被当地派出所因「在互联网发佈不实言论」,提出警示、批评,还被迫签署了「训诫书」。
   
   1月10日,李文亮开始咳嗽,随后病情加重,并住进了重症监护室。1月31日,仍在病床上接受治疗的李文亮通过社交媒体讲述了他被公安传唤的经过,并且上传了一张武汉市公安局下属派出所让他签字的训诫书的照片。
   
   1月23日,中国大陆终于承认病毒疫情的严重情况,随后实施武汉封城。但李文亮在2月7日凌晨去世。
   
   网民哀嚎:
   
   澜百合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11:33:00
   我为什么感觉是有人害死了他,他们没有给他最好的治疗
   
   西雅图市委书记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10:43:02
   老百姓没有出路的,哨子吹破了没用。狼会听绵羊的吗?这国家早就该分裂了,要么就由美国接管。这么幼稚,怎么当上书记的?
   
   Interread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11:15:03
   善良的人们。可敬。
   
   泰傻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11:13:45
   瀛台月夜风轻
   不闻武汉哨声
   
   aguang 发表评论于 2020-02-07 11:12:17
   我党没能力解决问题,把提问题的人解决的蛮快的。
   
   谢选骏指出:可能中共中央被上述事态发展吓傻了,所以赶紧采取了以下行动——
   
   《李文亮去世10小时 中国国家监委发布了这条消息》(2020-2-8 中国新闻周刊)报道:
   
   2月7日中午13:02,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经中央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2月6日深夜,李文亮生命垂危的消息传来,亿万网友彻夜难眠。《中国新闻周刊》于当晚22时24分打通武汉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电话,对方表示李文亮正在接受抢救。武汉协和医院一名医生表示,李文亮于当晚21时30分左右停止了心跳,后来一直使用ECMO(人工膜肺)进行抢救。
   
   2月7日3点48分,武汉市中心医院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经全力抢救无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点58分去世,对此我们深表痛惜和哀悼。
   
   1月31日,《中国新闻周刊》曾在线采访了还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的李文亮。他由于插管呼吸,无法说话,只能打字和外界交流。当时,医生告诉他,病情的拐点就在这几天了,但肺功能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他说,“等病好了,还上一线,不想当逃兵。”
   
   李文亮生前曾因在微信群发出警示“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而遭到公安部门的训诫。
   
   在文字回复过程中,李文亮多次暂停采访,接受治疗。“不好意思,刚才在打针,用了抗生素,血象有点高,可能是合并细菌感染。”在一次二十多分钟的中断后,李文亮回复道。
   
   李文亮,辽宁人,今年34岁。他说,在2004年高考后,因不太喜欢熟人社会与人情世故,决定去南方上大学。出于就业比较稳定的考虑,他报考了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七年制专业。毕业后,他曾在厦门工作了三年,2014年回到武汉,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工作至今。
   
   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听同事说,急诊科隔离了7名来自于华南海鲜市场的SARS病人。当天下午5点多,他在150多人的大学同学群里发了这一消息,又解释说“SARS的表述不太准确,应该是冠状病毒,具体分型还有待确认”,让大家加强防范,并强调不要外传。然而,这张“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微信截图还是流传了出来,在网上大量转发。
   
   看到被“断章取义”地截图,还不打码,李文亮一开始也有些生气,预感自己可能会被处罚,但随后马上就释然了,别人可能也是一时着急,和他一样,也是出于提醒家人朋友的目的。
   
   12月31日凌晨1点半,李文亮接到电话,要求其去武汉市卫健委。“当时卫健委连夜开会,应该是应对疫情的会议,我们医院院领导、医务室主任都参加了。”会议结束后,院领导询问了李文亮消息来源,于凌晨4点多送他回家。到了白天,李文亮又去了两三次医院监察科,反复被询问消息来源以及是否认识到“造谣的错误”,并要求其写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
   
   就在31日当天,一份盖有武汉市卫健委公章的红头文件在社交媒体上流出,文件紧急通知“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这一天下午,武汉市卫健委发布通报称,“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已发现27例病例,其中7例病情严重”,并指出,“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李文亮回忆说,自己当时想着不被拘留就好,便签了字。之后,医院科室主任口头传达不要在网络上发布相关信息。
   
   1月8日那天,李文亮接诊了一位82岁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女性患者。患者当时没有发热症状,他就没询问对方是否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第二天,该患者食欲不振,开始发热,检查肺部CT显示“双肺磨玻璃样病变”,由当时没有核酸试剂盒,排除了常见病毒感染,支原体、衣原体感染后,医生只能“高度怀疑她是不明原因肺炎”。9日晚,照顾该患者的家属也出现发热,这是明显的人传人现象,三天后,患者被转到了呼吸内科隔离病房。
   
   李文亮也很快出现了症状,1月10日开始咳嗽,11日早起后量体温显示38.2度,意识到情况不对,李文亮马上搬到酒店隔离,远离孕中的妻子和孩子,并在医院查了CT,显示双肺多发感染,磨玻璃样病变。
   
   12日下午,李文亮搬到科室病房,14日转到医院呼吸科隔离,据他回忆,还有另外两位眼科同事在他之后也被感染,同事们自此开始自觉戴上N95口罩了。
   
   到呼吸科隔离治疗两天后,李文亮出现呼吸困难加重的情况,并在24日转到重症监护室,使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类药物和高流量吸氧治疗,24日当天做的核酸检测一直没有收到结果。1月28日,李文亮转移到呼吸内科重症监护室四天后终于做了核酸检测,“30号的时候,(主治)医生告诉我,核酸显示为阴性”。2月1日,李文亮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
   
   在李文亮感染两天后,他的父母也出现发热、呕吐的症状,CT检查出典型的“磨玻璃样病变”,他回忆,大概在1月15、16日,老两口住进了医院,当时医院床位已经很紧张了,好在两位老人病症较轻,预计很快就能出院,“我不太担心,他们住院离家很近,走回家20分钟左右。”李文亮回复道,他当时不敢和父母多说自己的情况,怕他们担心。
   
   作为武汉的一名普通医生,李文亮的去世引起人们强烈的惋惜之情。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扩散并对社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他生前的勇敢行为更是受到普遍的赞扬。李文亮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的微信头像是蜡笔小新画风的一家四口,微博里的他也是跟蜡笔小新爸爸一样的风格,生日夜为吃到鸡腿而开心,并自嘲“买不起车厘子”。
   
   躺在病床上的李文亮还在时刻关注一线医护人员物资短缺的情况,“我们医院也缺,”李文亮1月31日回复道,据他所知,他所在医院的一线医护人员经常8小时才轮一次班,很多人会在防护服里穿尿不湿,当时被感染住院的医护人员可能有五六十人。
   
   谢选骏指出:李文亮去世不过10小时,“中国国家监委”就发布了这条消息——这说明,中共中央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并且企图把李文亮死亡的责任,推卸给“地方政府”和“基层组织”。
   
   《倒戈?胡锡进:武汉市的确欠对李文亮的一个道歉》(环球网 于 2020-02-07 02:14:20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武汉市的确欠对李文亮的一个道歉。武汉和湖北的主官们也欠对湖北和全国人民的一个郑重道歉。武汉市的主要官员为什么不在李文亮病重期间去慰问他,为什么不早一些推翻之前对他的态度?我们的一方政府和官员们做错了事情,向受了冤屈的人道个歉鞠个躬,难道就这么难吗?
   
   实事求是说,当初大家对新冠病毒的认识太少了,警方“训诫”李文亮也有在当时情况下履行他们职责的一面,不能把责任都推到警察的头上。除了科学认识问题,舆论中出现不同看法时包容度太低等都是原因。但不管怎么说,后来的事态很快证明了李文亮等医生当时的警告是对的,而且民间还有那么大的意见,在这个时候武汉市官方就应该坦然承认当初搞错了,迅速还李文亮等8人一个公道,这是人民政权应当有的态度。
   
   我们的国家是人民共和国,中国宪法开宗明义地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以人民为中心是中国所有政治经济活动的出发点。然而一个国家的平民百姓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可不都是宪法法律和政治宣示告诉他们的那个样子,他们是通过生活中桩桩件件的事情来认识国家与社会关系,体验政权与人民关系的。
   
   对李文亮的训诫书流到网上后,给了社会非常强烈的震撼。重要的是,这个人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作为医生率先在专业的圈子里发出了对危险病毒的警示。当疫情从武汉到湖北再到全国大爆发时,所有人都看到了李文亮是对的,相信他受了委屈。武汉官方为何不能与人民群众的认识形成同步,一定要回避这个已经炸开的问题,与人民群众越走越远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