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胡志伟文集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上山上山愛之三
·上山上山愛之四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你知道嗎?
·歐美的情色文學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渡邊淳一:失樂園
·介紹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介紹雷斯蒂夫:性歡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约研究员王锡锌研究出的数据
·中國古今稿酬考
·不要隨便指摘別人抄襲
· 偉大的文學作品都不乏參考資料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在人类历史中永垂不朽
· 軍統局少將軍調部主任
·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 編輯是作家的保姆與老師
·風雨消磨,攻苦食淡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台灣官修傳記披露駐港特工人事
·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滲透
·美國在日俄之間玩均衡
·蔣介石功垂竹帛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戴雲龍傳口述自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忽必烈屠殺漢人一千八百萬
·日寇屠殺了三千五百萬中國軍民
·蘇軍對
·蘇軍送給中共日製大炮3700門
·異族進入中國一定帶來災難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壯盛的作者陣容
·春秋曾經月銷超過十萬冊
·陳炯明死於韋德槍下
·百五萬人大廝殺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蔣介石閱周佛海自首函竟然流淚
·周佛海是中共成立時的副主席
·毛森晚年曾回大陸觀光
·溥儀出宮前偷運出宋版書二百餘種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春秋
·簽署廿一條的是陸徵祥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勝必
·中國應恢復對越北的主權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羅便臣驅逐孫中山出境
·衛奕信被英資財團轟走
·潘靜安專程赴港收拾殘局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奉戴笠令潛伏延安軍政大學
·保密局的楊
·孫中山諡黃花岡烈士「氣振風雷」
·咸豐帝諡號有二十字
·上士獲頒發青天白日勛章
·董浩雲獲頒「抒忠報國」四字匾額
·總統下令褒揚牟宗三為「一代宗師」
·中共十大黨魁的官諡盡皆令人心寒
· 歷史上的六次中日戰爭
·記取甲午戰爭教訓
·肅清日本潛伏間諜
·切勿重蹈甲午戰爭的覆轍
·張發奎談南昌暴動細節
·武漢分共後張發奎陞上將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鄧演達死有餘辜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武漢清共
·張發奎被周士第攆下火車
·郭沫若承認共產黨好話說盡,壞事作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王蒙的愛恨分明也表現在他對政治投機份子阮銘的抨擊。他說,一九七九年十一月,第四次全國文代會在北京舉行時,阮銘以受胡耀邦委託的名義,到場召集王蒙、劉心武、李子雲等談話。「阮銘秀美挺拔,長臉灰眸,傲慢自負,目光陰鷙,帶著一股冷氣,給人以與眾不同的印象。他不像領導,也不像幕府,倒像一個多次洗滌消毒後穿著工作服操著手術刀的外科醫生。談完,我告訴李子雲,這就是文革初期以魯迅文集的某個註釋有問題為由發難攻擊周揚的人。李說:我知道,他是壞人。」阮銘一九三一年生,一九四六年入黨。中共建政後歷任燕京、清華團委書記,一九五七年泰山壓頂將王蒙打成右派,時任團中央候補委員,文革時任中宣部機關文革主任。文革結束後任中央黨校理論部副主任,一九八三年因「文革三種人」被開除黨籍。一九八八年赴美,一九九七年任臺灣淡江大學客座教授,二○○四年任陳水扁的總統府國策顧問。像這類由深紅變深藍再變深綠的具有五十年以上中共黨齡之變色龍,在臺灣「揾食」且受扁政府重用的尚有兩三個,它們在什麼朝代都有好果子吃。
    八十年代的清汙、反自由化決策的形成經過是怎樣的?王蒙提供了一些內部機密:「每次開會,文化部內一些元老、大家、權威都大罵通俗的、消費性的文藝活動。王朝聞(馬列主義文藝評論家,官至全國文聯委員)扭著身子學歌星,論證歌星們是何等地不堪;吳雪(曾任文化部副部長、中國劇協第三屆副主席)乾脆提出:文藝這樣搞下去,中國會衛星上天紅旗落地;張庚(戲劇理論家,文化部文學藝術研究院副院長)則更是上綱上線地批判。文藝家革起命來政治家都會嚇一跳,因為他們富有激情,善於煽情,身心投入、聲音洪亮(尤其如果是演過話劇的話)、手勢感人、用詞精當,怎麼表達怎麼成功,而且記憶力好,像衛星紅旗之類的說法,還是當年反修九評時代流行起來的,經過文革,經過改革開放,一般人早就忘記了,但是我們的德高望重的文藝家們還牢記著,以此作為批判的重炮炮彈」。還有那個剛摘了帽子的丁玲,在京西賓館座談會上斥責文藝界「黨風很壞,文風很壞,學風很壞」,以此表示自己很延安、很毛主席、很老革命。作家李准說,丁玲缺少一位參謀:五十年代全黨全民反右,她被定為右派,自然要倒楣﹔到八十年代,人心反左,結果她老是跳出來反右,證明她是左派。丁玲還在魯迅文學院說:「你們算什麼思想解放,我那時候(在延安),一男一女高興了,搬到一起住就完了……」說得眾學員沒了脾氣。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在王蒙筆下,共產黨的高幹並不是成日高舉什麼、堅持什麼的鐵板一塊,他們私下所談的悄悄話,倘依「四項原則」來辦,統統應該送去秦城監獄,諸如:(1)五十年代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2)一位首長聽說王蒙要去文化部,乃對他說:「一個文化部長能不糟蹋文化就好了!」(3)一些省市文化廳局領導描述自己的生活是:「吃飯有人陪,電話有人催,上班有人追,回家有人候」,王蒙認為這些(土豹子出身的)廳局長沾了點文化,也都個個能說會道起來了。(4)一位大人物在某高級場合說:「現在是搞資本主義的沒事,說資本主義的挨批」。(5)報告文學名家理由(其報告文學集《揚眉劍出鞘》曾獲1977-1980年全國優秀報告文學獎)說:「同樣一個人,同樣是他或她的真實材料,你不編造一絲一毫,可以把他或她寫成英雄模範;同樣不編造一絲一毫,也可能把他或她寫成壞蛋」。王蒙的結論是:「作家就這麼偉大,就這麼可怕!」另一個當道的作家、寧夏文聯主席張賢亮常說:「我們這些人是三中全會路線的既得利益受益者」,王蒙認為張「說得粗鄙,但又絕對不是無稽之談」。(6)文革餘孽浩然(原名梁金廣,文革時因《艷陽天》、《金光大道》兩部小說深受江青賞識)則說:「作家都是人精人核兒!」(7)一位首長曰:有三個三七開要明白:第一,個人努力與出現機遇;第二,個人能力資質與是否被承認;第三,為領導服務與為人民服務,都是三七開。在這樣一個上下交徵利的國度,基層民情又是如何呢?王蒙引援內參的報導:(1)東北某地,大兒媳跳大神,斷定公公已被黑蛇精附體,於是全家把老爺子活埋。(2)四川一個山村,一青年自稱真龍天子,全村的人都把閨女送到「天子」身旁「奉枕席」,党的支部書記路過他家門口,看到眾人在給這位天子瞌頭,書記走過了卻誠惶誠恐返回去給「天子」瞌了頭。草民百姓如此愚昧無知,高級知識份子又如何?一位著名的作家說:「四人幫倒臺時我還壓在縣裏,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我口袋裏裝著兩篇小說來北京探聽情況,一篇是批鄧小平的,一篇是批極左的……你不管怎麼變,難不住咱們!」他還對記者說:「在文革被鬥得最狼狽的時候我對老婆說過:別看今天你老公落到如此境地,早晚有一天,你老公也會坐上小汽車!」這就難怪在八千萬人被屠宰的地域,竟無人揭竿而起,此無他,人人都想掙扎著當「人上人」當統治階級。二十多年過去了,人類靈魂工程師的思想、品格水準仍無寸進,各級作協頻頻舉辦「筆會」——就是請一些作家到某風景地,吃吃喝喝,談談約稿,「有什麼不良傾向?至少是成全了不止一對野鴛鴦」。
   
    《花花公子》刊登毛詩詞 國際筆會推崇《玉蒲團》
   
    王蒙所自薦的「乾貨」確也不少:(1)美國愛阿華大學的「國際寫作計畫」邀請了一批又一批的貧窮兼閉塞的中國作家去美國從事四個月的創作、交流活動,主人家指名要請文壇硬漢蕭乾,作協外聯部遂增派外聯部頭頭畢朔望同行監視其言行,有一次蕭乾演講,肥胖的畢朔望竟失職打起了呼嚕。以後又傳出了畢朔望同洋人女性亂搞男女關係的蜚聞。(2)為了答謝「國際寫作計劃」的善意,全國作協邀請其主持人聶華苓與丈夫、詩人保羅•安格爾訪華並予以熱情接待。這一對仰慕中共的左傾夫婦把毛澤東詩詞譯成英語,介紹給美國讀者,但發表譯本的刊物,竟是中國大陸嚴禁進口的淫賤雜誌《花花公子》。王蒙不知道聶華苓夫婦介紹毛詩詞究竟有功還是有過,所幸鄧穎超接見了這對夫婦。(3)有一次王蒙陪同日本左翼作家井上靖去見政協主席鄧穎超,鄧對這位日中文化交流協會會長說:「王蒙是一個好的作家,他文章寫得好,故而我們任命他當文化部長」,王蒙聽了驚訝不已。(4)義大利著名作家莫拉維亞寫了十七部長篇小說、十二部短篇小說集、十部劇作、十部評論集和遊記,還當過國際筆會主席。這位有影響力的反法西斯英雄應邀訪華時,一見到王部長就說,他最喜歡讀中國古代(淫穢)小說《肉蒲團》,於是,原先安排的這位八旬老翁會見鄧小平日程被取消了,撰寫一本頌揚中共的書也告吹了。(5)八十年代天安門廣場還掛著馬恩列斯的巨幅畫像,「上面讓我們一批做意識形態工作的人員研究一下,研究的結果竟沒有一個人(包括我自己)敢說不掛,而是向後拖,說是等到什麼節日再摘吧,最後只好由最高領導講了話。其實讓我們討論,就是不準備再繼續掛下去了,是希望我們提出建議,為領導分一點憂、承擔一點責任。而我們辜負了領導的期望,就這麼點出息,硬是只能請總設計師自己出來打衝鋒。」
    對於成日打小報告的左王左將,王蒙是憋了一肚子氣的。「有一個青年藝術劇院,設立了藝術總監一職,事後受到嚴厲批評,說是藝術總監的稱謂來自香港。這也使我不服,我說豈止藝術總監,國務院、總理、部長、書記、專員、董事長、經理等稱謂哪一個不是來自外國?要求絕對民族化,我們應改稱宰相、尚書、府台、道台、掌櫃的……」
   
    認定劉賓雁「反貪官不反皇帝」
   
    王蒙認為文學是亂世的太陽。譬如,墨索黑尼是文學修養極好的作家,被問絞的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侯賽因出過小說集,其中有一篇小說〈男人與城市〉令人拍案叫絕。故事說,伊拉克南部一個部落酋長,給一個發動政變的軍官致賀電,但由於路遠與逢雨,兩天後他才到達郵局,並被告知政變已經平息。酋長馬上將祝賀政變成功的電文改成了祝賀平定政變,將發給政變軍官的電報改為發給王室。這同前述的中國作家懷裏揣著批四人幫與批鄧的作品各一篇上北京,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當然作家從政也有出色的,例如哥倫比亞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馬爾柯斯是古巴革命家卡斯特羅的密友,為此他受到秘魯諾貝爾獎得主略薩的攻擊,後者曾競選過總統。法國小說家馬爾羅做過法國文化部長,還會見過毛澤東。王蒙認為,山河破碎、風雨飄搖的時候往往出文學大家、出精神大師,像俄國的高爾基與中國的魯迅。反之,一個國家,人人愛文學,天天出好詩好小說心,感情豐富,理想絢爛、言語精闢、出神入化、大師成群、讀者如海,在崇尚經濟發展的今天,這個國家還搞得好嗎?其結論是:(1)國家不幸詩家幸,文學與它的一部份讀者,似乎是在亂局中享受文學的花朵。(2)發現一篇作品裏的問題,遠遠比完成一篇作品容易,消滅一個作家遠遠比培養一個作家容易而且有更好的效益,連老百姓都習慣於窺視文學裏邊的漏洞,一旦發現了敵情就大顯身手立功揚名。
(2020/0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