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渡邊淳一:失樂園]
胡志伟文集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渡邊淳一:失樂園

   
   渡邊淳一(一九三三——)出生於日本北海道,畢業於札幌醫科大學,曾任整形外科醫生。著有五十部長篇小說及多部散文、隨筆集,為當今日本文壇大家。一九九五年九月一日起,在《日本經濟新聞》發表長篇連載小說《失樂園》,描寫不倫(理)中的純愛,引起巨大反響,並被拍成電視連續劇和電影,在日本掀起「失樂園」熱。
   《失樂園》的主題,是主人公久木和凜子為了愛而雙雙赴死,但他倆並非因為傳統的情死故事中的不幸遭遇而自殺,乃是在幸福的頂點,該幹的事都幹過了,感覺「人生至此足矣」,死了也值得,便雙雙選擇了死,在幸福和美的頂點尊嚴地離世。這是和已往許多灰暗、悲苦、被逼到絕路上的死是完全不同的。
   整部小說十八萬字,以一對情人偷情開始,以相親相擁赴死為終。
   本書先載的是小說開始時女主人公的性心理自白以及她在守靈之夜與有婦之夫幽會的經過。


   
   「好可怕……」
   這句話從凜子唇中流露出來時,久木不覺停止動作,窺看女人的表情。
   此刻,凜子確實在久木懷中。嬌小勻稱的身軀躬成兩截,男人寬闊的背部覆在其上。透過床邊淡淡的燈光窺見到的凜子臉上,眉頭擠出縱深的皺紋,緊閉的眼皮微微跳動,像是在哭泣。
   凜子這時候確實處在即將到達快樂巔峰的狀態,貪享著從一切束縛女人身心的拘束中獲得解放的愉悅而奔向高潮。
   而這之前的「好可怕哦……」是怎麼回事?
   久木和凜子聚會無數,每一次聽她以各種不同的言詞訴說歡愉。有時候說「不行了」,有時候呢喃「到啦」,也有說「救……我……」即使每一次的說法不同,但凜子的身體正在歡愉頂點得到爆炸似的快感則是不變的。
   可是她說「好可怕……」這還是頭一回。
   久木按捺想回問「為什麼」的衝動,更加用力擁抱她,在拼命掙扎卻難以逃脫的緊貼感中,凜子反復著小小的痙攣而達到高潮。
   久木再開口問她,是在幾分鐘以後。
   發生關係前一直秉持有夫之婦矜持的凜子,似乎以方才的開放為恥,輕輕側身躬著背,拿起被單蓋在胸口到腰部一帶。
   久木下巴靠在她渾圓的肩膀上低語。
   「你剛才說可怕……」
   是久木呼出的熱氣觸及耳根的緣故嗎?凜子身軀倏地一縮,沒有回答。
   「什麼可怕?」
   久木再問一次,凜子那滿足後稍微慵懶的聲音呢喃著:
   「好像全身的血液逆流向體外噴出似的……」
   那是身為男人的久木無法想像的感覺。
   「可是,感覺很好吧?」
   「當然,而且不只是好……」
   「我想聽聽看!」
   久木再問,凜子回想似地停頓一下。
   「就在忘我地快到達高潮時,皮膚突然起雞皮疙瘩,一陣哆嗦,那裏像太陽般變得又熱又大,從中散發的快感漲滿全身……」
   久木聽著,覺得女人那有著多彩多姿變化的身體是多麼不可思議而奇怪,甚而覺得嫉妒了。
   「這裏……」凜子仍然閉著眼睛,示意說。
   「你應該沒到達這裏,但是我卻有那種被深而強力刺穿、直通頭頂,心想就這麼隨他去算了的感覺……」
   說到這裏,凜子突然緊擁久木,久木也更加用勁抱著那還情熱未退的軀體,確實感受到在今天對凜子的感覺更深了。
   每次性愛以後兩人總是相擁而眠。姿勢多半是女人橫趴,輕輕地把頭放在仰臥的男人左胸上,下半身卻挨得更緊貼,交纏在一起。
   此刻兩人也這樣躺著,沒多久,男人右手緩緩伸到女人肩後撫摸她的背。凜子像是忘記瞬間前的奔放,安靜得很,像狗仔被馴服般閉著眼睛,承受著久木從勁部到背部溫柔的愛撫。
   凜子的皮膚光滑柔軟,久木一誇讚,凜子就小聲嘀咕:「是跟你這樣以後才變的。」是滿溢情愛的行為讓女性體內血液流暢、促進荷爾蒙分泌而滋潤了肌膚嗎?聽她說「都是你的緣故」,久木滿意得更勤加愛撫,只是逐漸也有些累了,手指動作遲緩下來,凜子也在滿足之後的充盈與安適感中慢慢睡去。
   當然,在睡著時是採取彼此都舒服的姿勢,有時候醒時凜子的頭還壓在久木肩頭,讓久木手臂麻痹;有時候上身離得老遠,下半身還交纏著。現在就這麼睡下,無法預知醒來後會是什麼姿勢。
   但不論如何,男人與女人都習慣且喜歡性愛之後肌膚與肌膚若即若離、適度相擁在床上的那種漂浮的無邊無際有些慵散的感覺中。
   在這種狀態下,久木的腦袋還是清醒的,他把目光移向布簾緊攏的窗戶。
   
   隨著語氣加強,久木的右手猛掰開喪服裙擺,觸摸裏面的白色長襯衣。
   凜子想拂開他的手,但手毫不理會地悄悄摸上凜子右膝。
   「真的打算工作?」
   久木繼續問著與手動作無關的問題。
   「是為了離家嗎?」
   「沒有收入,一個人活不下去。」
   「我不會讓你那樣辛苦。」
   久木的手隨著話語更加深入,凜子趕忙攏緊膝蓋。那想要排除的力量和意圖深入的力量纏鬥一陣,隨著排除力量耗盡同時,久木的指尖已摸到凜子大腿皮膚。
   「這樣就好……」
   此時的久木只想確認凜子肌膚的溫潤就好。
   並坐在床邊,望著窗外夜景,好一幅安詳畫面。但仔細再看,女人和服前擺岔開,男人的手正伸進喪服下清晰可見的白襯衣裏。
   女人早已知道男人的手有什麼企圖?在尋求什麼?也知道那是此刻而言太過浮亂悖德、終究不能原諒的事,但仍默允那有些怯意又拼命想要深入的動作。
   男人及早察覺女人的寬大,便讓指尖來來去去,臉上還一副若無其事的表情。
   這都是男人的策略,巧妙的陷阱,女人明知不該上當,但肉體確實漸漸溫潤起來。
   就地那似進還退、有如隨浪浮沉的愛撫中,女人是受不了了嗎?隨著壓抑的呻吟按住男人的手。
   「不要弄了……」
   男人的指頭還意猶未盡地蠢動著,但馬上就死心似的停下動作,像要求補償般在女人耳畔低語:「我想要……」
   女人沒有回應,男人再低語:
   「一下子就好。」
   女人這下察覺事態重大,慌地搖頭:「不行,在這種時候還……」
   「馬上就好了。」
   「不行,我得回去了。」
   男人還是坦然無事地嘀咕:
   「你轉過身子去。」
   女人一時不明白,偏頭愣著,久木再低語:「你轉過去撩起衣服,頭髮就不會散了。」
   「哪有……」
   終於明白了男人的意圖,女人欲躲,男人早已抓住她,最後通牒似的命令。
   「不要說話,轉過身去……」
   這並非久木計劃好的。
   他以前就知道這種性交姿勢,也想體驗一次,但也知道這是勉強不來的。說起來他只是空想其夢,沒想過要實際實現。
   如今,那種夢想正在眼前展開。
   裹著黑色喪服的凜子兩手扶在床頭,垂著頭;蜷蹲在床上。從前面看她像趴在床上,繞到她身後,只見兩腿曲膝跪著,和服下擺撩到和服背帶上,在淡淡的燈光下,和服的黑色和襯衣的雪白對比鮮明,白嫩渾圓的雙臀凸顯眼前。
   他一邊哄著幾度說不的凜子,一邊為到達這個地步深深吸氣。
   怎麼形容這異樣的妖魅性感呢?
   所有男人都做過這種華麗淫靡的夢,盡情掀開那穿著華麗和服女人的裙擺。正因為那是所有男人暗地懷抱的願望,所以不會老實告訴女人,只有在男人和男人之間當做一種傳說的美而傳承下來。
   然而這個浮靡的姿態有時也有其必要。
   例如從前當紅的藝妓們在新春大宴時,盛妝遊走一場場宴席,想和心愛的人利用空檔交合時,要爭取時間又不傷髮型盛妝,這種姿勢最適合。
   如今要在這守靈之夜利用短短的時間做愛,要不弄壞裝扮,也只有這姿勢。
   此刻,凜子為接納久木,已化成美麗的孔雀飛翔。
   儘管她含羞抗拒,但不知不覺中,也因為這姿勢而激情起來,慾燄狂燃。
   當然,這也不能否認是久木慢慢給她刺激、讓她興奮,又不停說出的讚美感動臺詞奏效。
   此刻兩人簡直像野獸交合。
   但這讓人羞意萌生的卑猥姿勢,是人類出現在這世上以前,還是動物的時候就傳承下來的,雖然原始,卻是最自然,也是能誘發快感的姿勢。
   回歸本來的野性,再也沒有迷惘、羞恥和膽怯。
   就此拋棄理性、教養、道德、倫理這些人類現世以來如殘渣般滲入全身的一切矯飾,完全像動物般拼命動作,最後伴隨著細長悠悠、猶如斷氣前的咆哮達到高潮。
   之後,雌雄皆如屍體般重迭,紋絲不動。
   看到這無邊的靜寂,當可明白死之陰影已飄浮在終極之愛的盡頭。
   兩人就這樣暫時沉在死之淵裏,不久,男人從倦怠中抬起身子,同時,女人也從快樂中緩緩蘇醒。
   和到達高潮同時即快速清醒的男人相較,女人猶沉浸在延長的餘韻中,清醒較慢,因此仍保持那趴在床上的姿態。
   凜子此時才察覺自己闖禍的重大。這從她進了浴室,一直無意出來的樣子可以知道。五分鐘、十分鐘過去,又經過十幾分鐘,門終於無聲打開,凜子現身。
   是深深懊悔嗎?她垂著眼,臉色蒼白,但和服已重新穿戴整齊,頭髮也梳得一絲不亂。
   不論怎麼看,都像服喪中謙謹的有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