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北港香爐之五]
胡志伟文集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蔣公乘坐敞篷吉普車在鬧市接受夾道歡迎
·每一個機場迎接蔣公人潮千千萬萬,萬頭躦動
·傅作義讓共軍開進北平後不斷地自己掌嘴、摑臉
·全國人大香港代表廖瑤珠是衣復恩的乾女兒
·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二戰美國運往海外的作戰物資,用於太平洋戰區者僅戰2%
·蘇軍將
·國際學術界不重視中國抗戰是由於政客們竄改史實
·中共不斷重復「國民黨消極抗戰妥協退讓」的讕言
·大陸修史往往小事清楚大事糊塗
·杜聿明父親是前清舉人
·研究近代史時,絕不能把過程略去不談
· 國民黨失大陸是由於現代版「蔣幹盜書」
·杜聿明病危住院揶揄郭汝瑰
·不唯上、不跟風、不給當權者抬轎
·國軍戰機進入大陸多達一萬五千餘架次
·大陸史著慣於譏諷國軍高官飯桶濃泡、一
·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的流產嚐試
·《第三勢力運動史》
·張發奎是唯一獲准攜槍抵港的前朝軍人
·李宗仁在美國公開宣稱他在華南有幾十萬遊擊隊
·空降海南島的卅多人,全部被俘處決
·反攻大陸的「總司令」竟變成對台統戰的馬前卒
·美軍轟炸機十七架誤炸六寨鎮死軍民七千
·十二萬美金收購李宗仁
·張發奎回憶錄對中國現代史的補充
·程的西裝口袋中裝著《性史》及春宮淫畫
·陳濟棠妻莫秀英在香港有九十八處鋪租收入
·淺論《陳君葆日記》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生平事跡
·陳君葆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斯大林對孫科說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會把外蒙歸還給中國
·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武力所壓
·陳君葆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讚賞蔣介石對日不屈不撓
·淪䧟三年零捌個月附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翁婿都是陳世美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港香爐之五

   比照昨天,我們又在黑暗中,小葇全身赤裸,伏在全身赤裸的男人身上,男人就是勃起的我。
   入夜,除了夜行性的動物,一切本都屬於歸宿狀態,人在家裏,鳥在巢裏,萬籟俱寂,萬物也各就各位。只是,當它勃起的時候,好像宇宙萬物中突然多出了它,不可小看的它,堅硬、挺拔、長大、粗壯、熱情,並且,穩定中有點徬徨,因為它覺得它應有歸宿。那歸宿不止於一個「空」把它存放、不止於一個「套」把它套住,而要給它吸收、發洩、牽引與慰藉。否則,它像宇宙間的遊魂——龐然大物的遊魂,沒有著落,永無寧夜。
   當小葇伏在我身上的時候,遊魂已不再同意昨晚的忍耐,它拒絕被壓在陰毛叢中。當它的抗議瀕臨爆發時,小葇好像不自覺的張開腿,讓它歸宿在兩腿中間,被夾與被壓的感覺都令它興奮,但被夾更好,因為天堂更近了。
   安撫它是一件困難的工作,比獨夫蔣介石侈言「反攻大陸」更困難。過了不久,它就發現被夾在兩腿中間其實並非真的歸宿,想進天堂的人,在天堂門外,只是快樂的過渡。
   還是先用幻想來安撫吧。


   我幻想我翻過身來,壓在她上面。在小葇阻止的哀求裏,我暫停 下來。小葇俯臥在床上,我又俯臥在她身上。小葇喘息的阻止我,我喘息的阻止我自己。小葇說:「你知道我很怕,我只有信任你,因為你是可以信任的,我不能阻止你,我不能阻止你,但是……不要,還是不要好……求你不要……我知道完全在你,我已經一點也沒法阻止你,我……我也不要阻止你。哦……我不幫你不要,我只要你不要,我知道對你是太難的,可是,可是,你愛我,你會……你一定會阻止,你會因愛我而不這樣。你會的……」
   「我會的,」我說著,氣喘著。「我會知道你太小,我要給你時間去躲避、去拖。只是現在這樣了,還是讓它輕鬆一下,讓我們一起來給它另一種方式的滿足,然後放開你。你只要表示你信任,它就會乖下去,你愈信任,你就愈安全。」
   「我信任,我信任。」小葇幾乎叫著。「你要我怎樣,我就照你說的,你要我怎樣,你救我。」
   我建議小葇翹起小屁股,要讓步,讓那根可怕的在外面碰碰她,應該碰一碰就好。我再勸它應該滿足,你已經碰到了,該乖下去。反正是你的,你不要太急。我這樣勸它,它會同意的。
   小葇無言,只是低泣。我把手伸到她小腹下,試著、暗示著她抬高小屁股,她一開始猶豫,接著屈從了……
   突然間,小葇開始了尖叫,那堅硬、挺拔、粗壯……所有陽剛的形容詞都集中化為一個動詞,集中向她那嬌嫩的肉體頂進,其實動詞是憐惜小葇的,因為它阻止了長大那個形容詞,使長大不可以跟進。結果所謂頂進,只是頂端的進入,絕大部分的長度,還暫停在外面。
   小葇的尖叫與低泣是惹人憐惜的,但頂進也是憐惜的一種。難道不是嗎?當動詞感到有某種滑潤的徵象在四周,長大那形容詞也就 理直氣壯要求同等待遇了。可憐的小葇,最後是你、是你,終於疼惜了所有的形容詞……
   本來是幻覺安撫的,不知在什麼時候,幻覺已經成真,我開了床頭的燈光,一片光明下展現出小葇正在被憐惜的背影,我又撐直兩臂欣賞著,又坐直上身欣賞著,正面看她漂亮瘦弱的背部,轉過頭去看她修長迷人的雙腿,興奮的聽著她的尖叫與低泣,還伴同著一再哀求,但這些聲音,都化成我對她「強暴」的配音,是催情,也是伴奏,直到我又憐惜了她,提醒這是處女的第一次,不要過份為難了她,我才強制我自己該停止了。我在緊張的高潮中放開了自己。最後,我把液體的白色留在她裏面,把液體的紅色從她身上取走。小葇信任我,她付出處女的她,給了我永恆的血證。
   
   我快速撐起上身,騎著她,開始脫她衣服。小葇笑著叫起來,連說不要,可是我堅定而堅硬,她也半推半就的讓我脫光了。當我也脫自己衣服的時候,從她茫然的眼神裏,我看到懼怕、無奈與任憑。我從她背後「強暴」著她,除了享受肉體的接觸與廝磨,騎在她身上,我盡情的前後看遍她的背影:她翹起來的小屁股、她緊夾在一起的大腿、她修長細嫩的小腿、她用腳趾抵住床的雙腳。最後,我俯下身來,扳住她的頭,側面向上,把她性感的嘴唇朝向我,我再親吻上去。她全身被我壓住,又被迫向右扭著脖子,近乎窒息的被緊緊吻住,只能發出惹人憐愛的喉音。更可憐的是,她身體的另一部份,不但要翹起小屁股來迎接、來服侍,還得以嬌嫩的、緊緊的、滑潤的「性服務」,一任那令她陌生的、疼痛的粗長硬大蹂躪不已。直熬到從接吻中,突然傳來了巨大顫動與喘息,她才被放開。這時候,她已經癱瘓了。
   
   對我說來,每一種姿勢都有它獨特的欣喜,但對她說來,每一種姿勢她都膽怯,最令她膽怯的,我發現是她在上面面對我的那種坐姿。其他姿勢或在肉體上接觸面多,或在床墊上有所倚重,使她感覺有所分擔,可是坐姿就太集中了。當那一姿勢開始的時候,她被迫要用身體接觸集中凸起的暴力,那種龐大、那種雄偉、那種粗長、那種堅挺,所有男性的表徵都集中在那一接觸點上,不再憐惜她,要進入她的身體,那種進入,不是插進,而是撐進,要把緊的撐開、把窄的撐開、把細嫩的撐開,要邊撐開邊進入,撐進的暴力是不勝負荷的,在接觸點上,她感到她完整的身體被撕裂,她用撕裂的聲音表達了這種撕裂,用閃躲冀圖躲避這種撕裂。但當暴力的兩手從她腰部自上而下把她壓住,而集中凸起的暴力由下而上朝她挺進的時候,任何閃躲,都變成更多的“可愛和誘因,反倒使她更狼狽更無奈。所幸因為暴力要享受過程,要慢慢佔有眼看就屬於它的一切,在這一慢慢享受中,她有了一點喘息的空間,她知道什麼事一定在她身體內發生,她無所逃避,她必須屈從,但情急之下,她央求讓她自己做,不要「強暴」她。這種憐憫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我還是怕那種姿勢。」小葇緊皺著眉說。
(2020/02/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