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性史 之2]
胡志伟文集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八十名青年被送去沖繩島受訓準備反攻大陸
·劉震寰入袋六萬美金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顧孟餘不能忍受港英政治部的折磨去了日本
·顧孟餘進入日本是豁免使用護照的
·顧孟餘期望同盟總部遷往日本
·張國燾的私生活是腐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頂多祗有一百萬人有正當職業,其餘六百萬人除開婦女和小
·張國燾是不適合充任中國共產黨的領袖的。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史 之2

   「不痛了,你就自然舒服了!……」我含妒意地說。
   「不,平弟,真的不!他的太大了,使我總有些不舒服。所以後來他要『來』的時候,我常常不答應他,至少十幾天才准他『來』一次。」
   「你為什麼准我天天來呢?」
   「『你的』……」
   「『我的』怎麼樣?」我急於問。


   「我愛你……」
   「你愛我哪一點?」我急於問。
   「我愛你……」
   「快說,快說!」
   「我愛你是童身。」
   「我不是童身,我早已同別的女子往來過了。」我欺騙她說。
   「呸,你還不害羞!你不想你第一次同我……那次?你知道麼?『你的』還沒有進去呢!」
   我也忍不住笑了,我於是問她那時候對於我的感想。我說她的錯處是不該要我同她一床睡,既已睡下,就難免不如此,既已如此了,又說我壞了她的名節,這豈不笑話麼?她慢慢回答我說,她那時候實在不知道我要這樣對她。她只以為我還是一個不懂人事的小孩子,殊不知……
   「現在我們既然這樣也好了!你該不失悔吧。」我說。
   「我還是失悔,假如沒有那次的事,我現在的心安閒得多了!」
   「現在為什麼不安閒呢?」
   「平弟,是你問我這句話!別的不說,我只一想到你不久便要離開我,我周身都不安了……」
   說完她甚至於哭了起來,我們肉體的愛,漸漸涉及精神了。我百般安慰她,結果還是「至死不忘你」幾個字止住了她的眼淚。這時候我才感受到了一種把靈魂交與人的快樂。然而她交給我的靈魂,卻如何安置呢……?
   她不是一個淫婦,雖然她違背了她合乎法律的丈夫而愛了她的「小江平」,雖然她同江平每夜性交,雖然她和他還是直覺地發明了好些交媾的新方法,她畢竟不是一個下流的婦人。她唯一受人責備的、連她自己也不滿足的,便是她肉感方面稍比別的女子或者略強一點。然而一旦假使有一種神力,使她沒有肉的感覺,她不但要失去她全體的美,而且同時就剝奪了她生活的興趣,她把靈魂均勻地放在肉裏面。這就是她。
   
   十三歲的一天早上,她給她的小兄弟穿衣服。她摸著他的生殖器,忽然產生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她打了一個寒噤,精神頓覺疲倦了。她替小兄弟穿好衣服的時候,她的思想集中在這事上面了,為什麼男子要生有那東西而女子沒有呢?哦,這正是男女之所以有別了!不,不能這樣簡單,女子要生小孩子啊!生小孩子?為什麼要嫁一個丈夫才能生小孩呢?這裏不能沒有關係吧。「是的。」她自己說,「大半同床睡的時候,『他的』接觸到『我的』,沾一點氣,就會生小孩子。是的,是這樣!」誰知道不但接觸,而且還要深入!不但深入,而且還要出精。啊!奇異的人類啊!你蒙混了十三歲的女孩子。
   然而她怎樣不明白人生的真義,她總覺得女子要看或摸男子的下部,是一件不可對人言說的大羞恥。於是她知道男女的害羞,雖然她內心一天一天地更要求同男孩子往來,但含遺傳性的禮教卻一天一天地使她不敢接近男子,怎麼敢呢?父親是一地方的紳士,他的女兒若有點不名譽的事,不止以性命為犧牲,抑且以全族的人格為犧牲了。這類的事,母親講給她聽過,雖然才十五歲,她懷疑恐懼著如奉聖詔一樣。
   就是這一年的冬天,她初次的月經來了,她怕了,以為是一種致命的危症。經母親告訴她如何怎樣以後,她才安心了。正是這時候,一天她參加了親友的婚禮回來,獨睡在床上,想起那結婚的滋味。這不僅是那新房的陳設值得羡慕,而且在這淒冷的冬夜中,同一個男子睡的甜味,實在使她熱烈地夢想了。
   她夢想著她的裸體與男子接觸的情形,她心房顫動了。在她陰戶的裏面,似乎有一種細到不可思議的東西在那裏蠕動一樣,她伸手摸去,陰戶的上部略為突起而較平常略為堅硬了。假如這時候有任何一男子同她一床睡,她必定要緊緊地抱著他以泄她的肉慾,她是覺得這男女的關係是何等的要緊而且嚴重了!不過她——還不到十六歲的處女,終是被困頓和羞辱之心使她這一次安靜地睡下了。
   自此以後,她莫名其妙地喜歡同堂姐妹作擁抱的遊戲,而且甚至於喜歡同她們一床一頭睡。有一次她同她三姐一床睡下,她們互相擁抱,及至兩情脈脈互有以對方為假定男子的欲望時,她們的四個乳尖互相接觸了。一種無名的力,使她如酒醉一般,然而是甜蜜的——她把持不著那種過於短促的呼吸與陰戶的微癢,於是很暴烈地一手推開了她的同伴。她定一思時,她的生殖器微微濕潤了。她不瞭解這一種變化,但在她理智上有一種失悔和羞愧。
   第二天早上,她怕三姐要說什麼,但三姐若無事般地自去了。從此她越覺得一個女子的身體實在不容易保持,她希望早同人結婚,或者可以醫她這特異的病症。是的,「女兒家大了,不出嫁是不好的。」母親也這樣說。而她呢?她的確成人了。
   頭上梳的圓髻,腳下穿的緞鞋,嫋嫋婷婷的步伐,一見男子便羞退的態度,無一不顯出她是有嫁人資格的閨女。現在的問題,就是她的父母怎樣給她選擇了。
   她對鏡照出她桃色的面龐,她十分盼望不要辜負了這青春。她一天一天地,盲目地盼望她作新人的消息,她只注意在他的肉,所以她也希望丈夫是一個美男子!其實結婚後還有那麼最大部份的問題,她忘了!所以十七歲那年,當初次有人來說婚的時候,她就暗暗地歡喜,及至聽說這位青年品貌極好的時候,她就盼成功。事情都如她的希望了,她籌備一切,及至婚期將近的前四、五天,她的喜歡才受了一種意外的打擊。因為她母親在無人處對她說:
   「瓊兒,你過門去,第一天晚上他便要和你『來這個』……要是有什麼痛苦,你總忍耐一點。我和你父親當年也是這樣的,你不要怕……」
   她原來不怕的,這一下倒反怕了,她不知道這到底是怎樣一場結果。她想到她一個人要離別了母親去冒這生平第一次大危險,她因恐懼而哭了。她曾經(極短時間的)想過永不嫁人,但是不嫁人,或者不能嫁人,又是何等可恥的事啊!母親的意見如此,同伴們的意見如此,一切人的意見都如此——誰不嫁人?除非你不是女孩子!她幼稚的思想,被更幼稚的理由推翻了,結果她只獨自地哭了兩天,婚期如飛箭似地到了。
   結過婚後,除了那種必然的、神秘的、生理上的變化足以使她不時有些回想外,她所感覺到的人生,仍然是單調和平庸。哦!夫妻間的生活,原來就是那麼一回事!她從前所想像的奇異,原來是一點兒也不奇異;她從前預感到的快樂,原來是一點兒也不快樂。她同她丈夫睡,她只覺得這是一種義務,覺不到這是一種興趣,這一種乏味,她不知道是從何處來的。
   她的丈夫並不醜,甚至於還比別人的丈夫美,但是她總不能強烈地愛他,這是為什麼?她解釋不出來。不過她陰陰然感到的,就是她丈夫不太甚注意她了,她的妝飾、她的美貌,不曾得到他誇過一次。他要說她可愛的時候,就在床上,就在她一片肉上,然而這一片肉既成了他任意玩弄的犧牲品後,她內心中感受了一種失去自由的苦悶。所以有時她也拒絕她丈夫說:
   「今晚上休息“一夜,行不行!」
   「行,乖乖……」他假意地溫存過以後,掉過身去如不相識者般呼呼地睡著了。第二天晚上假如許了他的要求以後,他滿足了慾望的時候,更睡得人事不省。無論她有許多許多苦悶要向他發洩,總會無效。至於白天呢,他們見面的時候都沒有,別的更無從說起了。
(2020/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