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未央生誘姦豔芳]
胡志伟文集
·惡鄰包圍下的中國
·《文革詩詞評註》紐約發布會紀盛
·潛伏英雄吳石是如何暴露的
·一百位軍長的榮枯興衰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另類文革秘聞集《戚本禹回憶錄》
·第二十五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虎王神駿 華夏之寶
·李波被绑架內情
·我所認識的阿海與李波
·寧願被台獨抄家清算 不肯給烈士立碑撫恤
·我所認識的金鐘
·鴉鴉烏的香港中文水準
·中國古典小說的顛峰之作——《姑妄言》
·第廿六集目錄
·第廿六集目錄
· 我所認識的譚仲夏
·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怎樣對付惡鄰?
·文學名著盡皆真人真事
·《姑妄言》的政治意涵以及歷史重演
·第廿七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方丹
·福祿壽三全的貴婦嚴幼韻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
·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初探(續)
·《姑妄言》作者生平初探
·第廿八集目錄 
·我所認識的何志平
·齊世英齊邦媛父女筆下的現代中國痛史
·立法院秘書長陳克文日記披露的黨國秘聞
·不要隨便誣告別人抄襲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上)
·第廿九集目錄
·當代的文天祥——趙仲容烈士入祀忠烈祠
·泛論港台兩地的退休金迷思
·眼鏡大王胡賡佩
·針對《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不實流言之澄清
·《姑妄言》的文學造詣與藝術成就(下)
·第三十集目錄
·香港寫稿佬的辛酸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喻舲居何許人也?
·【附件1】徐伯陽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2】梁錦興致前哨總編函
·【附件3】徐伯陽短函
·為什麼要研究豔情小說?
·第卅一集目錄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年金改革師承「打土豪分田地」
·我在救總服務的日子
·第卅二集目錄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懷念最後的青年遠征軍戰士徐伯陽
·第卅三集目錄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辛亥革命武昌首義的關鍵人物吳兆麟
·第卅四輯
·建議喜靈洲島興建造紙廠解決本港廢紙困境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
·撰寫小說竄改歷史為祖宗翻案
·金庸覲見鄧小平
·第卅五集目錄
·與狼共舞 欲哭無淚
·我和無錫火花學會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從石棺藏屍案與李裁法案證實台港之間引渡疑犯並無阻礙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疲兵孤戰捍天地 陸沉最後一將星
·紀念抗日名將胡宗南逝世44週年
·卜 少 夫 傳
·《張學良口述自傳》校注後記
·介紹《國共名將風雲錄——抗戰篇》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海外第三勢力「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鄭成功父子與蔣中正父子
·“西風”創辦人黃嘉音的遭遇
·國家元首薪俸有多少?
·珍本《洪秀全演義》的菁華
·你想活到一百歲嗎?
·《林彪密函蔣介石》的玄機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蔣公坐敞篷車接受萬眾歡呼 毛澤
·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保密局潛港人員以賣報、養鴿、採石為生
·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張發奎兩次從蒲台島反攻大陸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李光耀怎樣領導新加坡脫離馬來亞
·為蔣介石說句公道話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兒春風一度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一本毛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央生誘姦豔芳

   
   豔芳坐在床上脫衣服,別的衣服都脫盡了,只留上身一條抹胸,下身一條單褲不脫,要待未央生動手。
   未央生摟在懷裏,一邊親嘴,一邊替她解帶,只見兩個乳峰,拉來不及,一把摸去,竟滿胸膛都是嫩而且嬌,裏面沒結塊的原故,及至脫去褲子,就摸著陰物其嬌嫩與乳峰一樣,而光滑更覺過之。
   未央生放她倒睡,先取一雙小腳架在肩頭,然後架起下身,也像弄醜婦的方法,遠遠捧進去,要等她先受些苦,後來覺得快活,那知豔芳的心上只當不曉得一般,豈但不覺其苦,而且不見其樂,未央生思量道:「賽昆侖的言語哪一個字不驗?若沒有權老實的粗大之物,焉得有此寬大之陰?我若未經改造,只有好像太倉一粟滄海一鱗罷了,如今軍容既不足威敵,全靠著陣勢了,就把她頭底下的枕頭取來墊在腰下,然後按了兵法,同她幹起。豔芳倒不曾得好處但見他取下枕頭下去,又不再取一物與她枕頭,就曉得此人是個慣家子,取物墊上腰是行房的常事,乍見得就是慣家?要識得疲女交媾之事,與行軍布陣的道理絲毫無異,善料敵者才能用兵,男子曉得婦人的深淺,婦人和男子的長短,才識迎送,這叫知彼知己,百戰百勝,男子的陽物長短不同,婦人的陰戶深淺不一,陰戶生得淺,就是極長之物,無可用之,當截送的時節,定要留些有用不盡之意﹔若盡投直抵,則婦人不但不樂,而且痛楚,男子豈能獨樂,若陰戶生得深的,就要用極長之物了,略短些的也不快活。只是陽物生定,怎麼長得來?這些要用個補湊之法,要之下股之上定須一物襯之,使陰戶高漲,去就陽物,則縱送之時,易於到底,故墊腰之物,惟陽短陰深者可以用之,不是說枕頭這件東西乃行房必需要之物也。所以男子的陽具短者可醫,術士替未央生改造之時,只求其大,不使其長就是這個緣故,如今豔芳的深,未央生的短,所以急取枕頭墊在下,豈不是個慣家?這種道理世上人雖有知道這種訣竅,就沒人識得通了,婦人腰底既有一物,若還頭底下又有一物,在身一段不過二尺多長,兩個凸起中間凹下,只當把婦人的身子,勺住在下面,身上又壓著一個男子,你道她氣悶不氣悶?辛苦不辛苦?況且婦人枕於枕頭,面上未免帶反,口齒唇舌都與上下不對,不便親嘴﹔男子親嘴,必須鞠著身子往下面湊,礙了一個枕頭,費了多少氣力,所以幹事之時,無論墊腰不墊腰,總要頭底下的東西斷斷留它不得。會幹事的將要動手,就把枕頭推過一邊,使她雲環貼蓆,朱唇面孔五官四肢沒有一件不與男子相合。上下兩孔又與別的肢體不同,不唯和合而且相投,不唯相投,而且互相出入,男的玉麈入於女子的陰中,女子的嘴舌入於男子的口中,使她也有一件討便宜處則樂事相等,而無有餘不足之勢矣。
   未央生把一隻手拿枕頭下去,就把一隻手托住她的頭頸安頓在席上,使面孔不歪不斜,預為親嘴之地,所以豔芳暗喜,知道他是慣家。未央生墊腰之後,重新提起小腳在肩頭,把兩隻手抵住了蓆,放出本事來,盡力抽送,每一抽定要拔出半截,每一送定要抵個盡根。只是一件,抽便抽得急,抵卻抵得緩,為甚麼緣故?他恐怕下去急了,要入得陰戶響,恐怕鄰舍人家聽見弄出事來,所以不敢放手。便幹了一會,那陰戶裡漸漸覺得緊湊起來,不像初幹的時節,汗漫無際了。


   未央生心上明白,知道狗腎發作陽物大起來的緣故,就不覺精神百倍,抽送的度數愈加緊湊。
   豔芳起先不動聲色,直到此時,方才把身子扭幾扭叫一聲道:「心肝,有些好味道來了。」
   未央生道:「我的乖肉方才幹起頭,哪裏好味道?且待我幹到後來看你中意不中意,只是一件,我生平不喜幹啞的,須要弄得裏面響起來,才覺得動興,只是這房子狹窄,恐怕鄰舍聽見不好放手,卻怎麼處?」
   豔芳道:「不妨,一邊是空,一邊是人家廚房,卻沒有人宿的,你放心幹就是。」
   未央生道:「這等就好了,此後的幹法就與前面相反,抽得緩,抵得急送進去的時節,就像叫化子打助陣,要故意使人聽聲好見憐他的,故一股勁翻天倒地幹了一陣,豔芳騷興大發,口裏心肝兒子叫不絕聲,陰中的淫水旁流橫溢。未央生見她勢頭來得洶湧,要替她揩拭乾了,從頭再幹,就伸手去摸汗巾,不想摸到手裏,被豔芳一手摸去,不容他揩拭,這是甚麼原因呢?她生性也是不喜幹啞事的,與未央生所好略同,更由於好從中圖其深趣,但凡幹事之時,淫水越來得多,響聲越覺得響,所以她平日幹事,隨她下面橫流直瀉,就她的身子都浸在裏面,也不許丈夫揩拭,直待完事之後,索性坐起來,把全身揩個乾淨,這是她生平的性情原有一種樂趣,但可為知道的,不能為俗人言也。未央生見她不肯揩抹,就悟這個原因,比前愈加響弄起來,天翻地倒又幹了一陣,豔芳就緊緊摟住道:
   「心肝,我要丟了,你同我一齊也丟罷。」未央生要誇本事,還不肯丟。
   豔芳道:「你的本事我知道了,不是有名無實的,如今不曾住手弄了一夜抵敵兩個婦人,也算虧你得緊的了,留下精神明日夜裏再幹,不要弄壞了人,使我沒得受用。」
   未央生見得她這幾句說得疼人,就緊緊摟住恨不得把這卵子捏進肚去,又緊緊抽了兩番,兩個才一齊完事。完事之後,說得幾句話已天將明,豔芳怕他出去遲了,被人看見,只得叫他起來,自己也穿了衣服,送他行出去。從此後都像這等曉去夜來,但是從門裏出入,再不做樑上君子,還有幾次捨不得分別,連日裏也藏在家中,豔芳只推生病不出去開門,兩人青天白日一絲不掛,彼此白日的就要淫樂。
(2020/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