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胡志伟文集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陳忠實《白鹿原》


     比起林白、余華、王小波等文革結束後成名的作家,陳忠實的資格老得多。他以高中畢業的學歷從教師、公社黨委副書記、區文化局副局長青雲直上,官至中國作家協會陝西分會主席。自一九六五年開始發表作品以來,他多次獲得全國性的小說獎和文學獎。發表於一九九三年的五十萬言長篇小說《白鹿原》便是其巔峰之作。
   本書以陝南河川地白鹿原上鹿、白兩個大族的恩恩怨怨、姻緣分合為緯,以近百年中國歷史——辛亥革命、五原誓師、鎮嵩軍肆虐、北伐、清黨、抗日、延安整風冤獄、國共內戰、鎮反、文革——為經,展示了作者對宗族、鄉黨、人倫、民俗、道德、綱紀諸方面的獨特觀念,遠遠超逾了一個四十年黨齡的中共黨員固有的保守思維方式。
     一部跨越廿世紀、牽涉到一個村莊幾百男女喜怒哀樂的長篇巨著,倘若沒有男歡女愛的描述,恐怕是很沉悶的。作者在不同的時期,穿插了不同層次的性愛情節,諸如族長白嘉軒先後娶七個少女的初夜舉止、地主郭舉人的侍妾勾引長工黑娃、白嘉軒長子孝文偷情時突然性無能、村長鹿子霖搞破鞋、鹿子霖的兩個兒子都追求白嘉軒的女兒白靈、長工的媳婦田小娥引誘少東家、木匠女兒小翠與徒工芒娃兒調情、白嘉軒的幼兒新婚之夜手足無措……等等,顯得恰如其份。本書的性愛描寫,比《廢都》含蓄而深沉,似從西方性愛小說《查泰萊夫人的情人》中汲取了一些養料。
     

     鹿子霖看見小娥撅了撅渾圓的尻蛋兒站立起來,怯怯地挪到牆根前歪側著身子站著,用已經沾濕的袖頭不住地擦拭著流不盡的淚水,一絡頭髮從卡子底下散脫出來垂在耳鬢,被淚水洗濯過的臉蛋兒溫潤如玉光潔照人,間或一聲委屈的抽噎牽動得眉梢眼角更加楚楚動人,使人突生憐憫。鹿子霖意識到他的心思開始脫韁就板下臉來:「你叫我給田總鄉約說話,也得說清黑娃到底在哪達嘛。」小娥猛乍揚起頭來:「我要是知道他在哪達,我就把他死拽回來了。他只說他給人家熬活,死口不說在東在西。」鹿子霖忙問:「他啥時候給你說他給人家熬活來?他回來過?」小娥也不想隱瞞:「他半個月前回來過一回,給我撂下幾個銅子叫我糴糧食度春荒,雞叫頭遍進窯門,雞叫二遍又出了窯門。我問他在哪達,他怕我去尋他,他死活不透底兒……」鹿子霖「噢」了一聲,又鼓勵小娥繼續說下去:「你說這話我信哩!」小娥說:「你給田總鄉約把話靠實,只要能饒了他,他再回來給我送錢時,我就拉住他不叫他走……,小娥說著又(左車右古)轆轆滾下淚珠來。鹿子霖說:「好了,我立馬去找田總鄉約。你回吧,你放心地等我的回話。把眼淚擦了,甭叫街上人看見笑話。」鹿子霖叮囑著,看見個娥有點張惶失措地撩起衣襟去擦眼淚,露出了一片耀眼的肚皮和那個臍窩,衣襟下露出的兩個乳頭像臥在窩裡探出頭來的一對白鴿。他只掃瞄了一眼,小娥捋下衣襟說:「大!那我就託付你了,我走了。」
     鹿子霖走進白鹿倉找到田福賢直言道:「賀老大墳上的引魂幡子是黑娃掛的。」他看著田福賢驚異的伸色愈加自得地學說了與小娥談話的過程,正是從小娥透露的黑娃回家的時間準確無誤地誰測出這個結果。田福賢問:「她沒說黑娃在哪達?」鹿子霖說:「看來她是真不知底兒。黑娃也逛得鬼得很哩!」田福賢斷然說:「好啊子霖,你談的這個情況很重要。你馬上可以給她滿碟子滿碗地回話,只要黑娃投案回來一概不究,縣上通緝的事由我包了。你千方百計把這女人撫攏住,哪怕她漏出一絲黑娃的影蹤也好。那樣的話你就立下大功了!」
     第三天夜裡,鹿子霖敲響了小娥窯洞的門板。他剛剛從賀家坊喝酒回來。賀耀祖見了掛在賀老大墳上的引魂幡怒不可遏,指揮族人把賀老大家老三輩的祖墳從賀氏墳園裡挖走了,業已腐朽的骨殖和正在腐爛的屍體全都刨出來扔到溝裡去了。賀耀祖置備酒席慶賀,邀集本倉的頭面人物赴宴。田福賢恪守夜不出倉的戒律謝辭邀約。鹿子霖痛痛快快喝了一通盡興,夜深人靜時分吸著麥苗青草的清新氣息,渾身輕鬆地從村子東邊的慢坡道上下來,走進了小娥獨居的窯院。窯裡傳出小娥睡意朦朧驚恐萬狀的問話聲。「你大。」鹿子霖說,「甭害怕。我是你大。」
     木門閂眶哧滑動一聲門開了一扇,鹿子霖側身進去隨手關上了木閂,窯裡有一股黴味煙味和一股異香相混雜,他的鼻膜受到刺激連連打了三個噴嚏。「甭點燈了,省得招惹人眼。」鹿子霖聽見黑暗中的小娥拼打火鐮火石就制止了,「凳子在哪達?炕邊在哪兒?我啥也看不見。」「在這兒。」小娥說。鹿子霖就覺著一隻軟軟的手抓著他的胳膊牽引他坐到一條板凳上,從那種異樣的氣味判斷,小娥就站在他的右側,可以聽見她有點喘急的呼吸聲息。「大呀,我托你辦的事咋個向?」小娥說話的氣浪吹到他的耳鬢上。「說好了說妥了,全按你想的說成了。」鹿子霖爽氣地說著,壓低聲兒變得神秘起來,」還有一句要緊話我不敢對你說。你女人家嘴不牢捅出去,不說你不說黑娃,連我也得倒灶!」小娥急切切他說:「大,你放心說。我不是鼻嘴子娃娃連個輕重也掂不來?」鹿子霖黑暗裡搖搖頭說:「這話太緊要太緊要了!隨便說了太不保險。」小娥無奈地問:「大呀,你信不下我我咋辦……那要不要我給你賭咒?」「賭咒也不頂啥。」鹿子霖從凳子上站起來,一字一板說:「這話嘛得、睡、下、說。」小娥像噎住了似的低聲說:「大——」鹿子霖斷然說:「這會兒甭叫大。快上炕。」
     鹿於霖在黑暗如漆的窯洞裡站著,對面的小娥近在咫尺鼻息可感,他沒有伸出雙臂把她挾裹到炕上去,而是等待小娥的舉動。小娥沒有叫喊,沒有朝大大臉上吐唾沫,只是站著不動也不吭聲。聽見一聲呢喃似的歎息,站在他對面的影柱兒朝炕那邊移動,傳來脫衣服的窸窸窣窣的響聲。鹿子霖的心底已經湧潮,手臂和雙腿控制不住地顫慄,他丟剝了夾褂兒又褪下了夾褲,摸到炕邊時抖掉了布鞋就蹺上炕去;當他的屁股落到炕上時感到了一陣刺疼,破爛的炕席上篾片兒紮刺進皮肉去了;他顧不得疼痛,揭開薄薄的被子鑽進去。小娥羞怯地叫:「大一」鹿子霖嘻嘻地說:「甭叫大甭叫大,再叫大大就羞得弄不成了!」他已經把那個溫熱的身子緊緊裹進懷裡,手忙腳亂嘴巴亂拱,這樣的年紀居然像初婚一樣慌亂無序,竟然在剛剛進入的一瞬便轟然一聲塌倒。他躺在她身上凝然不動,聽著潮湧到心間的血液汩汩退回到身體各部位去,接著他一身輕鬆無比清醒地滾翻下來,摟住那個柔軟的身體,湊到她的耳根說:「黑娃萬萬不能回來!」小娥呼地一下豁開被子坐起來:「你哄我?你把事沒辦妥,你哄著我睡覺……」鹿子霖欠起身說:「我說你們女人家沉不住氣,你還說你賭咒哩!聽我把話說完——」他把她摟住按進被窩:「我給田福賢把你的話說了,田福賢也答應了,昨日專門到縣裡去尋岳書記,岳書記也答應只要黑娃回來認個錯,就啥話不提了。說黑娃萬萬不能回來是我的主意。你聽了我的話好,你要信田福賢的話就去叫黑娃回來……」小娥忙問:「大,你咋說萬萬不敢回來?咋哩?」鹿子霖說:「你們女人家只看腳下一步,只摸布料光的一面兒,布的背面是澀的,桌子板凳牆壁背面都是澀粗麻麻的。田福賢萬一是設下籠套套黑娃咋辦?」小娥倒吸一口氣「噢」了一聲。鹿子霖說:「田福賢跟我是老交情,我本不該說這話。我實實不想看見你鑽進人家的套套兒裡去。我這人心軟沒法子改。黑娃辱踐了我,按說我該跟田福賢合夥收拾他,可你那天往保障所去給我面前一站一跪一哭,哎……」小娥完全失望他說:「那咋辦呀?黑娃不回來我咋活呀?」鹿子霖說:「大給你把後頭十步路都鏟平了。這樣吧!就讓黑娃在外頭熬著混著哪怕逛著,總比睜著眼鑽籠套強。先躲過眼下的風頭再說,說不定風頭過了也就沒事了,說不定田總鄉約調走了也就好辦了。你嘛,你就過你的日子,大給你錢你去買糧食,日後沒事了,黑娃回來了,大也就不挨你的炕邊了。」說著坐起來,摸到衣服掏出幾個銀元,塞到小娥手裡。小娥突然縮回手:「不要不要不要!我成了啥人了嘛?」鹿子霖說:「你成了啥人了?你成了大的親蛋蛋了!不是大的親蛋蛋兒,大今黑還能給你說這一河灘體已話,」他穿上衣褲,下了炕站住斬勁他說:「誰欺侮你你給大說,大叫他狗日水漏完了還尋不見鍋哪兒破了。關門來。大逢五或者逢十來,把炕上鋪得軟和些兒。」
     隔兩三日即逢五,鹿子霖耐著性子俟到逢十的日子,又一次輕輕彈響了那木板門。如果逢五那天去了,間隔太短,萬一小娥厭煩反倒不好,間隔長點則能引起期待的焦渴。鹿子霖吃罷晚飯,給他的黃臉女人招呼一聲,就到神禾村去了,自然說是有公事。他在那兒推牌九手氣大紅,用贏下的錢在村子小舖裡買了酒和牌友們乾抿著喝了。他現在不需要像頭一次那樣繁冗的鋪陳,一進門就把光裸著身子的小娥攬進懷裡,騰出一隻手在背後摸到木閂插死了門板,然後就把小娥托抱起來走向炕邊,小娥兩條綿軟的胳膊箍住了他的脖子。鹿予霖得到呼應就受到鼓舞受到激發,心境中滯留的最後一縷隱憂頓然消散。他把她輕輕放到炕上,然後舒緩地脫衣解褲,提醒自己不能再像頭一回那樣驚慌那樣急迫,致使未能完全盡興就一泄如注。他側著身子躺進被窩,一般濃郁的奇異的氣息使他沉迷。小娥迎接他的到來,鑽進他的懷裡。他再次清醒地提示自己不能急迫慌亂,用他的左手輕輕地撫摩她的後頸和脊背,他感到她的手臂一陣緊過一陣地箍住他的後背,把她美好無比的奶子偎貼到他的胸脯上。她的溫熱的臉腮和有點涼的鼻尖偎著他的臉頰,發出使他伶憫的輕微的喘息,他控制著自己不把嘴巴貼過去,那樣就可能使他完全失控。他的手掌在她細膩滑潤的背脊上撫摩良久就擴展到她的尻蛋兒上,她在他懷裡顫慄了一下。他抽回手從她柔軟的頭頂撫摩下去,貼著脖頸通過腰際掠過臀部下滑到大腿小腿,一直到她穿著睡鞋的小腳,便得到了一個統一的感覺,他又從她的臉膛搭手掠過脖頸,在那對顫顫的奶子上左右旋摩之後,滑過軟綿的腹部,又停留在他的最終目標之上,小娥開始呢呢喃喃扭動著腰身。他已經從頭到腳一點不漏地撫遍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膚,開始失控,於是便完全撒韁。他揚起頭來恨不能將那溫熱的嘴唇咬下來細細咀嚼,他咬住她的舌頭就不忍心換一口氣丟開。他吻她的眼睛,用舌頭舔她的鼻子,咬她的臉蛋,親她的耳垂,吻她的胸脯,最後就吮咂她的奶子,從左邊吮到右邊,又從右邊換到左邊,後來就依戀不捨地從乳溝吻向腹部,在那兒像是喘息,亦像是準備最後的跨越,默默地隱伏了一會兒,然後一下子滑向最後的目標。小娥急促地扭動著腰身,渴望似的呢哺著叫了一聲:「大呀……」鹿子霖一揚手掀去了被子,翻身爬伏上去,在莽莽草叢裡衝突之後便進入了,發瘋似的搖拽搧擺起來:「大的個親蛋蛋兒呀,娥兒娃呀,大愛你都愛死了……」鹿子霖享受了那終極的歡樂之後躺下來吸煙,捲煙頭上的火光亮出小娥沉醉的眯眼和散亂的烏髮,小娥又伸出胳臂箍住他的腰,她的奶子抵著他的上臂,在他耳根說:「大呀,我而今只有你一個親人一個靠守了……」鹿子霖慷慨他說:「放心親蛋蛋,你放心!你不看大咋著心疼你哩,你有啥難處就給大說。誰敢哈你一口大氣大就叫他挨挫!」鹿子霖彈了煙灰坐起來穿衣服。小娥攏住他的胳膊說:「大,你甭走,你走了我害怕。,鹿子霖問:「害怕啥哩?」小娥說:「有人時不時地學狼嚎,學狐子哭嚇我哩!」鹿子霖呵呵一笑:「你既然知道那是人不是狼,你怕啥?你關門睡你的覺甭理他。我收拾他。」他心裡非常清楚,小蛾雖好,窯洞畢竟不是久留之地。隨後就斷然走出了窯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