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胡志伟文集
·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漢族遭受戎狄夷蠻欺壓蹂躏罄竹難書
·金兵共俘虜宋后妃3000餘人淫辱
·徽欽二帝后妃公主均淪落妓寨
·趙構(後南逃登位的宋高宗)之后妃母女均被金兵輪姦
·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蒙古軍屠殺一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介紹潘安:紅樓春色


     迷男,中國作家。著有《紅樓春色》《嫵媚》《傳奇》《逍遙小散仙》等。
     一位很出色的雲雨作家,其筆鋒穩健、文氣通暢,文章結構緊湊。描寫男歡女愛更是入木三分,從心理生理等各個方面描寫,充份展示了其嫺熟的小說寫作技巧。其長篇小說《紅樓春色》和《逍遙小散仙》更是使一大批讀者「趨之若鶩」,可見其作品的強大魅力。
     紅樓春色堪稱曹雪芹名著《紅樓夢》的「紀事本末」。作者依據曹氏原作中明寫、暗示的線索與蛛絲馬跡,深入探索寧榮兩府偷雞摸狗、爬灰、養小叔子等案例詳情,從賈寶玉同花襲人偷情,延伸到秦可卿、王熙鳳諸美人的婚外情,突顯了寧榮兩府除了大門口的石獅子外,沒有一個男女是貞潔乾淨的。
   

   第一回 賈寶玉初試雲雨情
     茫茫天地間有一太虛幻境,其主警幻仙姑專司人間風情月債,才子佳人癡男怨女夙孽沉淪。或鍾情未了,夙恨難消;或遇奸人妒害,分飛鸞侶,以致抑鬱而亡,必施幻術,續其前緣,消其夙願,不使青衫涕淚,紅粉飄零。
     卻說那女媧氏煉石補天之時,於大荒山無稽崖煉成高經十二丈、方經二十四丈頑石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媧皇氏只用了三萬六千五百塊,單單剩下一塊未用,棄在青埂峰下。誰知此石自經鍛煉之後,靈性已通,自來自去,可大可小,因見眾石俱得補天,獨自己無才,不得入選,自怨自艾,日夜悲號慚愧。
     後逢警幻仙姑路過,憐其才情,便召入太虛幻境,收為神瑛侍者。因其自開闢以來,從不知色為何物,難修成幻境真人,仙姑便命其下凡歷劫,生於一富貴世家,又著許多美花仙女與他為妻為妾,使其同群釵共敘紅樓,樂人間未有之樂,娛世上絕少之娛,以完塵劫。
     怎奈那頑石不解風情,雖有群釵環繞,卻只會嬉戲玩樂,不識那銷魂之事。仙姑便召其魂魄飄回幻鏡,百般點撥,頑石仍朦朦懵懵,不禁歎聲道:「癡兒竟尚未悟,知否吾所愛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遂將一仙姬許送與他,又親秘授以雲雨之事。
     頑石恍恍惚惚,依警幻所囑,未免作起兒女之事來,難以盡述。正是:一場幽夢同誰近,千古情人獨我癡。
     頑石大叫一聲,出了一身冷汗,竟是從夢中驚醒過來,嚇得襲人等眾丫鬟忙上樓來摟住,叫:「寶玉不怕,我們在這裡呢。」
     寶玉迷迷惑惑,想起夢中那生得鮮豔嫵媚略似寶釵,嫋娜風流又如黛玉的仙子,不禁若有所失,襲人過來為他解懷整衣,伸手碰到大腿處,只覺冰冷粘濕的一片,嚇得忙縮回手來,問:「是怎麼了?」寶玉紅了臉,把她纖手兒悄悄一撚,襲人本是個聰明女子,年紀又比寶玉大兩歲,近來也漸省人事,今見寶玉如此光景,心中便明白了一半,不由羞紅了粉臉,不好再問。仍舊理好衣裳,隨至賈母處來,胡亂吃了晚飯。
     襲人把寶玉拉到里間,也就是寶玉午睡時所用媳婦秦可卿的臥房,趁眾奶娘丫鬟不在,另取出一件中衣,與寶玉換上。
     寶玉含羞央告道:「好姐姐,千萬別告訴人。」襲人亦暈著粉臉道:「你夢見什麼故事了?是那裡流出來的那些髒東西?」寶玉便把夢中之事細說與襲人聽了,羞得襲人掩嘴直笑,又問:「你夢見那個跟你睡的仙女姐姐叫什麼?」寶玉道:「說來也奇怪,她也叫可卿呢。」襲人指著他鼻子笑道:「准是你剛才睡在她那床上,平時又常想著她這個侄兒媳婦,所以做了這個美夢兒哩。」寶玉見她臉若塗脂,柔媚姣俏,想起夢中的銷魂快活,捉住她道:「我告訴你這些,你卻敢笑我呀!看我不把你也這樣了。」就對她動手動腳起來。
     這襲人原是賈母之婢,本名珍珠,心地純良,平日深得賈母信任,賈母因溺愛寶玉,恐寶玉之婢不中使,便與了寶玉。寶玉因知她本姓花,又曾見舊人詩裡有「花氣襲人」之句,就回明賈母,即把珍珠更名為襲人。她因知賈母已將自已與了寶玉,今便如此,亦不算越禮,而且她心裡也早已深戀寶玉,便作狀掙拒了一下,就任憑他胡鬧了。
     寶玉將襲人放倒在秦可卿那香榻上,幾乎剝得精光,看見她那身白璧般的肌膚,不由血脈沸騰,撫摸了一番,下邊那寶貝早已昂首闊眼,巨碩肥大,推開襲人兩條雪腿,在那中間探頭探腦。
     襲人眼角瞥見,驚羞無限道:「好二爺,你真夢見是這樣弄的嗎?」
     寶玉在襲人腿間亂碰,努力回憶夢中之事,猶豫道:「是呀,那仙姑說『男為陽,女為陰,陰陽相交乃天地間至樂之事。』後來那仙女姐姐也教我這樣弄,接入後,那滋味美不可言哩。」
     襲人暈著臉張著雙腿,怯生生道:「可是二爺的……的……這樣大,叫襲人何處能容呢?」
     卻聽寶玉歡叫道:「我想起來了,是這裡了,襲人別動。」原來他胡亂搞弄,龜頭挑開襲人腿心中央兩瓣粉色的貝肉,露出裡邊的嬌嫩之物,頓想起夢裡就是從這裡進入仙姬的銷魂洞的,當下挺杵頂刺。
     襲人要害被撞,渾身一陣酸軟,也說不出是難過還是舒服,一顆心兒「砰」的亂跳,聽寶玉叫她別動,便強忍著挨受。
     寶玉胡頂著,龜頭弄著那些嬌嫩,只覺得十分舒服,卻只弄不進去,於是加勁再一頂……龜頭一下了陷沒了大半,卻被一個柔柔韌韌的肉圈緊緊箍住,還是沒能象夢裡那樣連根盡入。
     襲人嬌嬌的慘叫一聲,痛得眼淚都掉了出來,嬌軀繃緊,對寶玉叫道:「二爺,可痛死襲人啦!不要……不要再玩了好嗎?」
     寶玉見狀,知她不是擺樣的,可是下邊那龜頭爽得不得了,實在捨不得就此罷手,頭上出了一層汗,說道:「好姐姐,你且忍一忍,夢裡那仙女姐姐開始也是叫痛,到後來可就快活了呢。」
     襲人十分難挨,哆嗦道:「那夢裡的事或許做不得准的,看在奴婢往日對爺盡心盡力的份上,二爺就可憐一回襲人吧!」
     寶玉素來惜她,十分心痛,暗歎一口氣,說:「好吧,那我退出來。」往外一撥,卻撥不出來,襲人又痛得直打哆嗦,按住寶玉,嬌呼道:「這樣也痛死人啦,好二爺,好二爺快莫……莫動」
     寶玉有點慌了,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俯身抱住她,心痛得在她臉上亂親,道:「好姐姐,是我不好,是我不好,今個可害苦你啦。」
     襲人何曾被寶玉如此溫柔痛惜過,心中一片無比的迷醉與甜蜜,更加深愛這從小就由自已照顧的男主人了,下邊那疼痛霎時減了許多,反生出一股奇妙無比的感覺,身子象發高燒似燙熱起來。
     寶玉抱著襲人,忽覺她下邊漸漸潤滑起來,那大龜頭竟不由自主慢慢地溜向深處,愈入愈曖緊滑膩,十分銷魂。
     襲人竟也覺非常受用,忍不住對寶玉悄聲說:「二爺,襲人不怎麼痛了,你怎樣快活就怎樣玩吧。」
     寶玉大喜,用力往前一聳,只聽襲人「哎呀」一聲嬌呼,龜頭不知破開什麼東西,整根大肉棒幾乎連根沒入,四壁軟嫩緊緊包來,美妙無比。低頭去問:「又痛了是麼?」
     襲人點頭不語,只覺頭昏目眩,蛤口辣痛,已被寶玉從少女變成了個婦人。
     寶玉又不敢動,溫存了許久,襲人難過起來,花房內蜜露滲出,對寶玉說:「二爺,襲人好了,你快玩吧,莫等有人進來了。」
     寶玉這才學夢中仙姬教他那般抽插起來,襲人頓覺快美異常,那滋味竟前所未有,輕輕地嬌哼出聲,心酥處忍不住悄悄伸雙臂去摟寶玉的脖子,見寶玉神色無異,芳心更喜,下邊那黏滑的蜜汁潤透了整個花房。
     寶玉抽添得爽美,又見襲人受用,愈加快活興奮,動作越來越大,有幾下深入,龜頭前端竟不時碰到一粒軟中帶硬的嬌嫩肉球兒,美不可言。襲人也如遭電極,只覺那裡似酸非酸,似癢非癢,想離又離不開,想挨又不挨不了,忽得美眸一陣朦朧,花徑內一下痙攣,一大股膩膩的蜜汁直湧出玉蛤口,流注股心。
     襲人嚇了一跳,伸手推寶玉,往下一瞧,只見股下的床單上已經濕了一小塊,心中不禁暗暗叫苦,呻吟道:「 死啦!我不知怎麼流東西出來了。」
     寶玉見襲人腿間一片狼藉,柔軟的茸毛早已濕透,分貼在粉紅的貝肉周圍,上邊粘黏的白汁間還夾著縷縷鮮紅的血絲,蜿蜓到雪白的大腿上,顯得又香豔又淫褻,動人心魄,忙抱住她哄道:「莫怕莫怕,夢裡那神仙姐姐也流這些東西呢,說是女人快活時都會流的。」
     襲人哭喪著俏臉道:「不是呀,這可弄髒夫人的床單啦!」
     寶玉這才想起兩個人是在侄媳秦可卿的香榻上胡鬧,不由也有些發愁起來。襲人手忙腳亂地取過一條汗巾設法吸幹床單,所幸及時,痕跡甚淺。寶玉這才放下心來,情欲又生,那下寶貝又高高翹了起來,拿過剛才換下的中衣鋪在床上,又按下襲人,笑咪咪說:「反正這衣服也髒了,回去要洗的,我們且拿來應個急吧。」
     襲人也十分回味剛才的滋味,便任由寶玉分開雙腿,紅著俏臉說:「人家總是拿你沒法子的,想怎麼樣就怎樣好啦,只是需記得回去這衣服不要給別人拿去洗喔! 」話音未落,又被寶玉的大肉棒插入玉蛤,直貫花房,這回已不疼痛,但覺肥碩燙熱的大肉棒漲滿花徑,美得兩隻尖尖白足繃直,低低嬌呼一聲。
     寶玉美美的耍弄,臉紅耳熱,出了一身汗,連連深入,貪戀襲人那粒嬌嫩的花心。
     襲人挨不住,柳腰閃斷,無奈身上這公子的大肉槌仍絲毫不肯善罷甘休的直跟過來,撞在嫩嫩的花心上,頂得香魂欲斷,忍不住嬌顫道:「好二爺,怎麼老弄人家那裡,好難挨哩。」
     寶玉道:「你不知這裡最嫩哩,夢裡那仙女姐姐說這叫花心,男女交接到時最美,你怎說難挨呢?」通體感覺愈來愈快活,一時來了公子脾氣,雙臂箍住襲人的嬌軀,不讓她躲閃,那玉杵下下深送至底。
     襲人如癡如醉,筋麻骨軟,再說不出話來,只好苦苦的挨著。
     只又抽插了二、三十下,寶玉突然悶哼一聲,箍緊襲人纖弱的嬌軀,玉莖深送,大龜頭頂住她那嬌嫩的花心,漲了幾漲就射了。襲人只覺花心上一燙,不禁魂飛魄散,渾身一酥,花心眼兒一麻,猛地張翕了幾下也跟著丟了……。
     原來寶玉本是補天頑石,經女媧冶煉過的,並非常人,那精乃玄陽之精,最益女人,加上襲人本就被他玩得有些丟意,碰上他那非同尋常的陽精,哪裡還能忍得住?
     寶玉也感覺到襲人裡邊不知從哪流出一小股燙乎乎的漿汁,淋得龜頭麻麻的非常銷魂,嘗到女人的第一次陰精,竟昏昏沉沉地想道:「女人身上竟有如此爽人的東西,我卻現在享受到,真是白過十幾年哩……」。
      正是:怡紅公子夢一回,多少金釵從此醉。
     雲收雨散,兩人匆匆整理一番,幸得無人撞見。寶玉見襲人擦拭過的汗巾上有絲絲落紅,遂如珍寶般藏入懷內,襲人自是又羞又喜。晚上兩人便跟賈母、邢夫人、王夫人等人回榮府去了。自此寶玉視襲人更比別個不同,襲人也待寶玉更為盡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