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16(上)]
胡志伟文集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特任官在香港聖保羅中學教文史課
·陳克文讚蔣介石剛毅堅定
·孔祥熙是中樞的主和派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未開苞的臭丫頭居然處理國事
·孔祥熙會做官會籠絡人心
·當事人證實孔宋家族確實貪賄
·魏道明因其妻鄭毓秀而富貴
·谷正綱一夜耗保險套六枚
·羅隆基調戲民女上法庭
·蔣介石說党部職員都是八旗子弟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唐生智棄南京貪四十萬軍餉 李宗仁赴美國捲三十萬美金
·程滄波霸佔下屬端木露茜致使其夫儲安平投共
·抗戰前期國軍兵敗咎在中下級軍官指揮失宜
·李宗仁赴美捲走公帑三十萬美金
·「自由中國抵抗運動」的開場與收場
·湯恩伯摑掌蔡文治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衛立煌的乘龍快婿潦倒難民營
·我所認識的吳敦義
·國民黨怎樣才能打翻身仗?
·“戰犯”吳敦義的老奸巨猾與貧嘴薄舌
·上海公安局長楊帆隻身赴港晤蔡文治
·長白山空投
·反特影片《寂靜的山林》演的是真人真事
·自由中國運動三年耗一
·張梦还傳
·組織川西反共縱隊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袍
·朱瘦菊傳
·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當代司馬遷錢海岳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生為大明人 死為大明鬼
·明末的忠臣
·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王蒙推薦北島、韓少功、鐵凝、王安憶
·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歷史絕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歷史人物的是非曲直須由歷史學家裁定
·秦皇的封建社會一去不返了
·依附草木者 其人格不足觀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暗殺軍統在港澳的三名少將級特務
·《怎樣活到一百歲》序言
·日本發三千囚徒援助南明抗清
·鄭氏家族在日本的寄存百萬銀軍餉
·澳門葡萄牙當局發兵三百助南明反攻
·朱舜水七次渡海乞師
· 崇禎帝誤中後金的反間計
·真本吳三桂演義》編校後記
·反清小說《鏡中影》重印版序
·梟雄末日
·灑向人間盡是怨
·閻王不叫自己去
·帝王駕崩時一定要睡在皇宮
·昔日妲己毀一商,今朝艷妖舞翩躚
·翻江倒海民怨滔天
·六百多人死在棒下
·隕石預告暴君死亡
·八三四一紅日將落
·唐山強震天怒人怨
·氣若游絲托孤無人
·王佐在奈何橋索命
·袁文才要討回公道
·強姦孫維世
·扒灰劉松林
·剋死總統、首相近三十人
·公開陳列的一塊臘肉
·最古老史學著作是《尚書》
·《史記》是廿八史的龍頭
·《項羽本紀》像一幅巨大的油畫
·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
·垓下之戰
·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
·蘇武堅持民族氣節
·蔡邕《范丹碑》是雜體傳記代表作
·曹操的自傳《讓縣自明本志令》
·曹植《王仲宣誄》傳誦千古
·嵇康任性而佻達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錢穆說「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
·馬列主義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風行全國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中國傳統政體有其善制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
·座上客常滿 樽中酒不空
·絕不給活人立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16(上)

第十六回 钟丽生致仕归
   
   
    钝翁曰:
   

    钟生钱贵梦古城隍一段,虽是为钱贵赐目之故,却是点第一回题目。
   
    写钟生梦中搀着钱贵同行,扶着钱贵由傍边角门而入,唤钱贵同跪倒俯伏,拉着钱贵膝行到滴水檐前。不留心看去,不过是泛然说话,细细一看,句句是与瞽同走,此等细心,真令人不能及。
   
    写钟生之遇鄂氏,不但结去钟悛,且做将来收小狗子他母子团圆张本。
   
    钟生为官之法,凡历仕途掌刑名者,当书一通。置于座右,细心潜玩,不但凡罪者受福无量。而自己亦获福无量,写钟生做官好处,不过是夸他人品才能,到请裁太监监军一疏,余不觉掩卷叹曰:“世人岂无忠义为心者,只为大家因循过了。”
   
    钟生未上书之先,并不曾见一个言,钟生上书之后,触了圣怒,就有二十余员大臣为他乞恩,许多同年替他分罪。关爵又上疏力救,积阁老诸人又救,关爵一人唱之,自有和之者。齐之王孙贾,汉之周,便是千古来的样子。但恨没这一个先出头的人耳。
   
    程阁老子相业,虽无可传述者,其居官之廉介,世之所无,余知之甚悉,故表而出之。可为万世为官者之师范。
   
    写宦实,虽是写他始末事迹,却实是写钟生,不是这一番苦苦力争。宦家父子朝夕感恩戴德,报以厚产,后来钟生回家,两袖清风,何以养廉,何处居祝且宦家事中,又带写刘太初之清高情义,并梅生、郝氏、竹思宽诸人,不致寂寞,连美郎也就便一提,我不知作者之心,何精细至此。阎良、创氏、傅厚之辈,举目皆是,特详写之,以供识者之笑,不但为此辈之铖砭,亦是救颓俗之菩提心。
   
    写代目遇祖母父母,不但使钟生有东道主人,他一部书内,没要紧的人不肯漏去一个,何况戴迁有关系者,此犹在次之。因此而得遇郗氏,又是特出这一个女中丈夫。云须眉所不及也,且又后来荣公寓土山,作易于仁结果张本。
   
    钟氏弟兄同室戈,推刃同气,大约世上家庭之内,往往有之。至于知县刑厅,心要钱,口说道理话,亦未必不个个皆是也。试听知县之劝他弟兄,刑厅之责备都氏,说得何等大方,真是老子。
   
    童自大破吝延宾,虽写其非昔日之鄙啬,借此成就五对小夫,使众人打成一伙亲眷。
   
    或谓钱贵多年瞽目,一梦便得重明,未免似荒唐。余曰:“不然,此一部书,都无中生有,极言善恶相报应,警醒世人耳。”
   
    钱贵之目不如此写,不见报应显赫,况亦不足为异。如裴度之种帝王须,丁谓之换鬼眼,冠秀才之三耳,皆见于正经书内,岂尽荒唐者耶?况瞽目重明者,载之各书,比比有之。
   
    第十六回 钟丽生致仕归 古城隍圆宿梦
   
    附:戴家父女无意喜相逢钟氏弟兄有心恶倾害话说钟生在家读书,光荏苒,倏尔残冬。他夫一<姑妄言>拥红炉,赏瑞雪,饮佳酿,谈清话。钱贵向钟生道:“向日妾家与古城隍庙相邻,我自与君定盟之后,许下一愿,保佑君秋闱得意,早谐连理,若果如所愿,亲到庙中叩谢。今宿愿俱遂,妾意欲明岁新正元旦,要同君去酬还,君愿若何?”
   
    钟生道:“古城隍神系汉朝大将纪信,因代汉高帝诳楚焚死,忠义成神,后封王,立庙于此,极其灵感,既有此愿,应当酬还,到期预备香供,我与你同去。”
   
    捻指间,腊尽春回,已是新年朔日。那钟生与钱贵备了猪羊酒果,香花纸烛,清晨到古城隍庙去还愿。到了庙中,焚疏化纸,上香点烛,二人跪在地下,默默祷祝了一会。叩谢已毕,散了福物然后归家。
   
    夫妻二人摆上酒来同饮,庆贺新年,说说笑笑,欢欢喜喜。天晚共寝,方朦胧之际,忽见一尊金甲神说道:“大王升殿,命召你夫妻二人。”
   
    钟生钱贵听说,不知来历,慌忙起身,问道:“请问尊神,大王今在何处?”
   
    神道:“你但随我来。”
   
    钟生只得搀着钱贵同行【搀着同行。一。】。约有数百步之外,见一王居,金线朱户,碧瓦飞檐,高门大戟,甲士环绕。神道:“你且在此,等我禀报。”
   
    须臾出来,道:“大王命你进去。”
   
    钟生扶着铁贵,【扶着钱贵。二。】由傍边小解门循循而入,到丹墀下,遥望殿上坐着一位王者,傍侍官吏数百,庄严贵重之至。慌忙跪下,唤钱贵同跪倒俯伏。【唤钱贵同跪。三。】只听得那王者道:“着他上来。”
   
    众人传呼,钟生拉着钱贵【拉着钱贵,四。】,膝行到滴水檐前,那王道:“早间尔夫妇酬愿,鉴尔虔诚,吾神已歆其祀。”
   
    他夫妻听了,方知是古城隍,忙顿首道:“某夫妇蒙大王恩庇,得遂鄙心,但恨无可上报圣恩耳。”
   
    王道:“尔夫妻虽是今生之缘分,却是前世之往因,尔可能记忆否?”
   
    钟生道:“某下土愚士,已昧往因。求大王指示。”
   
    王道:“此一种公案,俟将来期到再为明剖,今只将你二人往事示知。尔钱贵前生姓白,生得颇有姿容,却爱富嫌贫。尔钟情前世姓黄,家资富厚,欲求白氏为婚,白氏倒也心愿,因他父母见你生得奇丑异常,不肯依允,故尔二人遂两地相思而亡。吾神因白氏爱钱,命姓钱家做女。【世上姓钱人家女儿,皆前世爱钱者耶?】为他不分好丑,故罚瞽目为娼。【此等人应当如此罚之。】尔钟情前世不过痴愚,却无过犯,怜你枉死,故使你初为贫士,复查尔颇有善行,后博一第终身,与钱贵先做烟花友,后成结发缘,了却前生相思之债。钟情本止一第,因尔多情种子,不负初盟,谦谦自下,度量宽宏,见色不迷,持身以正。吾神资尔后福,还可发甲为官。【此处着眼。】但好心常存,切勿改变。那钱氏因尔矢贞不妒,良家也是难得。何况烟花,今赐尔二子,与钟情共守白头,但尔后来还有命妇,再赉尔双眸。”
   
    因命左右道:“将他眼光还与他安上。”
   
    只见一个黄巾力士,手中拿着两个明亮亮如夜明珠一般,走到钱贵跟前,向面上一掷,回身禀道:“已还他了。”
   
    那钱贵只觉眶中一凉,透人心髓,把双眼一睁,无不备见,他夫妻二人欢喜得只是叩头。王又道:“去罢。”
   
    他二人爬起,慌忙走出。【自己重明,不复用搀扶矣。一丝不错。】倏忽鸡鸣,钟生欠伸而寐,细想前梦,宛然在目,适钱贵亦醒,忽见残灯将灭,因大喜呼钟生道:“我两目皆明了。”
   
    钟生忙起身一看,见他娇滴滴一双秋波,不胜欢喜。遂将自己的梦说了一遍,钱贵谔然道:“我与郎君所梦,一字不差。”
   
    方悟他夫妻二人初遇即两情相爱,乃系宿缘。遂道:“神灵显赫若此,真可畏也,我二人当叩谢。”
   
    就起来梳洗,焚香叩拜了神恩。钱贵与钟生多半载的恩情,今日方得观良人的相貌,欣喜非常。
   
    一个多时旧识,今方得观檀郎的芳颜。一个半载恩情,此刻才观娇妻的俊目。一个耳畔声音无异,只目少差一个。眼前光景皆新,欢心如涌。他夫妻惟戴城隍的新恩,更笃前生的旧好。
   
    他夫妻见是前世结下的姻缘,更加恩爱。钟生见神说资他后福,越发存好心,做好人,行好事,以答神佑。不觉过了上元,打点行李路费,择日上京会试,选了正月二十二日长行。众亲友得知,送程仪的一概璧谢,请饯行的终日不断,【钟生致仕回时不过数载,非比丁公化鹤始归。今日送程议饯行诸人,那时何不见一个接风者,古今势利。】钟生无暇,只十分推辞不却的,方才领请。先一日,他妻妾治酒,家安饯别。到晚来上床,又饯了一番,此乃心至之情,不用细说。次日起程,虽送者多人,钟生都辞回,惟梅生送到江干,方才分袂。钟生渡江到浦口,雇了一乘驮轿自坐,两个家人骑了脚骡,长行进京。
   
    一日将午,到了清江浦地方。忽起大风。掌鞭的道:“爷,今日风大,恐过不得河?老爷不如在这里住下罢,前边河沿没店口。”
   
    钟生依允,就拣了一座干净客店住下。钟生在房内坐了一会,见天色尚早,到店门外街上闲步闲步。看那来往的人甚是热闹,正看时,忽见一个妇人衣裙褴褛,在河下洗了许多衣服,抱了上来。钟生看了,好生面熟,一时想不起。他哥哥钟悛撇他时,他已十一岁了,今虽离了十年,还隐隐有些记得,忽然想起,道:“这人好像我嫂嫂鄂氏,如何来在这里?”
   
    也只疑模样相同,又不敢问,见他同着家门口一个妇人讲话,是南京声口,越发动疑,留心看着走入一间破草房内去了。钟生走进店来,问店主人道:“你隔壁这家姓甚么,我才听得那妇人说话,好像我们南京城里的声气。”
   
    店主人道:“这妇人原是南京来的,他前夫姓钟,就是小店上业主,他家前岁为了一场官事,才把这店卖了与我。”
   
    钟生道:“你可知这姓钟的叫甚名字,这妇人姓甚么?”
   
    店主道:“听得人说这妇人姓鄂,他前夫卖房文书上的名字是竖心傍,放个俊字半边。我问人,就是荃字,又有念俊字,我到底不知叫甚么?”
   
    钟生听了,知是哥嫂无疑,忙问道:“如今这姓钟的往那里去子?”
   
    店主道:“就是那年为了官事出来,不久就死了。这妇人孤身,又没个亲人,无穿少吃,嫁与隔壁这何尚仁为妻,才得一年多光景。”
   
    钟生又问道:“你可知这姓钟的是为了甚么官事,后来是害甚么病死的,他有个儿子往那里去了,这妇人现嫁的是个甚么人?”
   
    那店主道:“说起来话长,爷请坐着,我慢慢说与爷听。”
   
    叫走堂的拿了张椅子放下,钟生坐着。
   
    他道:“这个姓钟的先开店时还好来,这个地方是今大码头,来往的人多,倒也兴旺了些时,这肏娘的到后来刻薄不过,在客人们身上一个钱算得筋尽力出,因此到他店中来歇的就少了。那一日,有一个做小卖买的老儿,在店中住了一夜,次早开发店帐,少了一个钱,他决定不依,那老儿身边又没一文,许到街上卖了东西送来还他,他又不肯。那老儿嘴里不干不净,嚷嘟几句是有的,不提防被他夹脸一掌,不想有年纪的人,大清早空心肚里,被这一掌打昏了,一交跌倒,刚刚撞在一块石头上,把脑后磕裂,当时身死。他在这里住了七八年,只许他占人便宜,他从来一文舍不得,街邻素常都恨刻薄,到了官,就把他证住了。官府也恼他为一个钱这样刻薄,定要问他个抵偿,他急了,只得将这房子卖了与我,上下打点,房银子那里得够,这一下把这肏娘的家俬抖了个罄尽,才问了个过失伤命,便追烧埋银两给与尸亲,官事完了出来。【他也就是属太监的,净了身了。】租了两间房子住着,不多时便病死了。他的儿子我们不知道,只知这妇人丈夫死了,没得依傍,才嫁了这何家。他男人是天妃闸的闸牌于,家中穷苦得很,这妇人靠着替人浆洗衣服过日子。姓钟的这拉牢的囚,刻薄了一生,落了这样个下场头,也就是现世现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