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22(上)]
胡志伟文集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22(上)

第二十二回 李闯贼恃勇败三军
   
    钝翁曰:岳忠武云:为将之道,智信仁勇严,缺一不可。诚至信也。余阅此回,方悟尚智诸人命名之由。夫为将者,无智不足以料敌,故尚智为首。有智而无义不可以驭众,故慕义为次。智义全矣,非有一片忠君爱国之心,上不能以报朝廷,下不足以励士气,故林忠又居其次。忠虽居三,而实为智义之首。智义忠备矣,念念不忘朝廷,始足以报国也。三者俱全,尚何敌之不摧?所以屡战屡胜,诸人为江北之屏,而贼为之丧胆矣。作者犹恐看者不能会其意,又加一鲍信。特拈出此信字,见智义忠信悉具,为将之道备矣。看官勿以稗官而忽之也。
   
    屎棋遇常胜之高着,已不能支,何况更逢国手?焉得不盘俱空,到狼狈不堪之地。败逃而去,犹为万幸。

   
    李自成自恃兵威,以牛为军师。带了些羊马狗猴猿鹿獐狐猪,一群畜类之将。又统的是些羊口之贼,兼程前来,想敌智义报国之虎军,真是驱疲兽而斗猛虎,多见其不知量也,其败衄不亦宜乎?
   
    写高杰、邢氏,虽奖他弃逆从顺,得膺天宠,正是写李自成坏处,连子也不与之同心。又见彼一男儿,犹不如妇人之有见识。又接写杨氏之私李锦,瞎贼之自诧。总不过是骂他王八,辱他之至。然而他三皆是实事,非作者冤骂之也。
   
    史奇再来,真是不知死活,必死于国守之手而后已。写彼恃匹夫之勇,一旦身名俱丧,诚盗贼而愚者也。
   
    屡屡描写官兵之丑态,虽是过于形容,然实有八九,枉言者一二耳。亦可供闲中一笑。
   
    姚泽民一死,了却姚广孝公案,及找及第五回内以完前孽一语。劳正、游夏二人一劫同归,痨症者不复忧其再发,游于下者亦更无可下矣。
   
    俞一鸣之女媳一段,不可笑俞姐之愚蠢不及刁氏之刁滑。以我论之,刁氏之滑终马脚,反不如愚蠢之俞氏尚有本心在焉。
   
    第二十二回 李闯贼恃勇败三军 史兵部加恩酬众将
   
    话说史奇奉了瞎贼之命,领着一队贼兵,遇城不攻,只沿途抢劫,杀奔前来。到了六合,这次大非昔日之比,坚壁清野,四境村落中千室万宅皆空空如也。不但不能抢几个妇女来取乐,连那猪羊牛马豚鹅鸭酒米之类,想抢些来肥嘴也不能够。
   
    这一群贼见无东道主人,心中大怒。离城十数里歇了一夜,第二清早餐,乘着一股锐气,想来攻城,杀个快活。一来醒脾,二来忿。不意到了城下,遥见城门大开,以为人都逃尽,是座空城了。
   
    心中来抢杀的兴头一懈,那锐气就减了几分。众贼还想先到城中,尚可掳些余剩之物。各纵马加鞭,正要长驱而入。突然一声炮响,尚智领着中军千总缪策,右军千总福,【上智之主军,又有妙策腹,一无谋之屎棋,那得不盘皆输也?】率着一枝虎头军,冲出城来。身上都穿虎纹绵甲,有四五百人。片刀大,长钩<姑妄言>镰,上打人身,下砍马足,枪刺钩钩,勇猛无比。
   
    这群贼从来十处九处再没人敢同他对敌,他并不提防这个小县中竟有人出来厮杀,正是错愕。起先见他人少,又步卒,还不介意。不想到了跟前,他也不站队伍,一味野战蛮打混斫,从没有经过这种杀法,措手不及。
   
    正遮拦不住,又被那些虎头乱绕,人身上又是虎纹,马也绕得眼花,惊得乱跳。众贼既要驭马,又要对敌,正勉强抵斗,军少贼多,还挣着支持得祝只见后面一阵声起,喊杀连天,是那堡子里分屯的四百兵。一员左营千总姓国名守,白面长髯,银盔素甲,粉白马烂银枪,如一团瑞雪相似。同着左队把总卓高,右队把总常胜,都穿白甲乘白马,从后面又蛮斫混打起来。史奇同众贼有些站不住了,偷空就跑。尚智领一百马兵,持大刀赶杀,命步卒随后追来。那贼骑的都是健马,跑得飞快,尚智率众正追不上。远远看见旗幡招展,两路兵来。
   
    流贼正跑之间,看见了,以为是他家发来接应的后队到了,把马倒慢了些,要待他们到来,好一齐杀回报仇。谁想到了跟前,都是虎头军士。这是慕义、林忠探听得贼兵来攻六合,他二人各带了八百名精壮,如飞来应援。正遇贼兵败走,阻住去路。
   
    此时史奇同众贼要跑,却跑不掉了,只得挣命迎敌。贼众所恃全是弓箭,他众人绵甲护住了身子,身上轻,脚下快。一到贼队前,齐发一声喊叫打起来,众贼弓箭无所施展。史奇正在危急,尚智马步兵又追上了,也喊了一声,上前一裹,四面夹攻。史奇心正惊慌,左望右望,瞅空儿要跑。早被国守看见,一马冲到背后,大喝一声道:“黑贼休走。”
   
    一枪刺来。史奇回头一看,叫声“不好”将身一闪,被国守一枪攮在左肋的甲上。国守急撇回枪,因用得力猛,把史奇一扯,晃了一晃,几乎栽下马来。吓得他魂飞魄散,恐第二枪又来,忙伏在鞍上,打马而逃。
   
    那三千流贼,被这些乡勇也有片刀斫做两截的,也有大棍子打出脑髓的,也有长枪刺洞心窝的,也有钩镰抓断手足的,只剩得千余逃去。【前一回看众贼之凶恶,不胜恨忿至极。看至此,胸中稍觉一舒。】国守还要去追,赶尽杀绝。尚智道:“不必穷追,且收兵回去。”
   
    到了城中,一面着人收贼抛弃的器械,一面查点贼首。查明了来回报,共杀贼一千八百余级,器械若干,马匹若干。
   
    鲍信忙备公文,差人连夜到南京史乐二公处报捷去了。数年来从未闻有此一场大战而胜,史公闻知大喜,遣官飞马往京师报闻。
   
    再说尚智命众人都到城中暂且歇息,先令犒赏慕义、林忠的军卒,【好。】然后治酒席与众官贺功酬劳。饮酒之间,尚智道:“闯贼若得知这一场败衄,数日内大伙必到。这一次却非今日之比,他来定有数万人马。我三千步卒,寡不敌众,须以良计破之。二位协力成此大功,一则不枉这一番义举,再者仰报史乐二公知遇之恩,三则使逆贼再不敢正眼觑我地方。”
   
    林忠、慕义齐道:“兄有何妙计?我三人同功一体,敢不尊令?”
   
    尚智道:“贼闻败信,他必愤怒前来。趁他喘息未定,我领兵冲他前队。二位不必远去,只在十数里之外养精畜锐,不住探听。贼一到来,将欲交锋。弟素知林兄武勇绝伦,领本部兵横冲他的中坚,断他做两截。慕兄后面杀来,扰他的后队。与他个三面接应不暇,必然取胜。然此非血战不能取胜成功,今只激励众人,临敌我等身先士卒,大家齐心并力,何愁不以一当百。”
   
    众千把总领了令,率众出城,分头屯扎。
   
    尚智又向林忠、慕义道:“但恐贼兵来缓,他锐气未泄,难以为敌。须得用一诈降计,诱贼星夜奔来,人困马乏,庶可成功。”
   
    鲍信道:“三位都立过功了,这一功让我为之。”
   
    遂修了一道降表,其内中之大略云:前大兵临城,臣本拟迎降。尚智倔强,恃匹夫之勇,挫辱王师。今尚智偶得小胜,妄自夸大,反欲首臣,心怀二念。臣素知大王天威,四海咸惧。大兵若来,蕞尔小邑,定成齑粉,臣料尚智决不敢撄大王之锋。若闻大驾亲临,必然远遁。祈大王星夜直下,出其不意,使彼逃避不及。臣率合城百姓内应,求恩赏赐保全。获得尚智,献于军门衅鼓。上则尽臣仰归圣主之诚,下可雪陷臣功名性命之恨。云云。
   
    差了一个心腹乡勇,叫做伊策。这人善于行路,一日可步走三百多里,虽快马亦不能及。故此差他送去。又嘱咐他如此如此,不可误事。后来成功,定有重赏。伊策去了,随后着探马沿途打听。权按过一边。
   
    再说流贼做了这些年的快活贼,逢州过县到处,官兵遇着就跑,尚恨爹娘少生了两只脚。他并不曾张弓只矢,费一点力气。要攻城就克,金帛子女,只拣着上好的收了。其余弃的弃,杀的杀,何尝吃过这样大亏?这一回伤折了许多人马,逃脱的还有小半着伤,一个个抱头鼠窜而逃。又恐后有追兵,星夜前奔。
   
    史奇被国守一枪,几乎丧命。魂梦皆惊,真果是骑猪而窜。【唐武懿宗形质鄙猥,武后命之为将,大败而逃。有人作古风讥之,起句云:长弓度短箭,蜀马临阶偏,中有骑猪向南窜。武后云:“懿宗有马,何故骑猪?”
   
    对曰:“骑猪者,夹豕走也。”
   
    武后大笑。今史奇矣是夹屎而走也。】领着败残卒众,到了大营,自缚请罪。
   
    报与闯贼道:“臣领兵到了六合,不想城中出来一群士卒,猛勇无比。三四处救应的人马,四面围裹杀来,以致大败,三千人马只剩得千数回来。失机之罪,自知当死,但听大王天恩。”
   
    李自成大怒道:“多少大府州县,尚不敢当我兵锋,闻风非逃即降。这一个小县,前番经我杀寒了心的,尚敢如此可恶?”
   
    问道:“你可曾探听这领兵的将官是谁?是何名姓?”
   
    史奇道:“臣沿途拿得逃民询问,说这人姓尚名智,是个乡勇头儿。近日南京兵部新委了他一员守备,同一个姓鲍的文官,协守六合。”
   
    自成越怒道:“这等的无名之人,何足挂齿。我不杀尽了这些人口,踏碎这座城池,也出不得我胸中恶气。”
   
    正在发怒,忽营门外贼将进来禀道:“获着一个奸细,他说是赍降表来的,要求见大王。现拿在外面候旨。”
   
    瞎贼命带进来。他怀中拆开衣缝,取出降表来呈上。瞎贼看了大喜,宋献策接过看了,说道:“他战胜而后降,恐内中别有诡计。”
   
    瞎贼大笑道:“我素闻尔名,前日破归德时,我不喜得城而喜得汝,今日何作此迂腐之儒言?孤行兵久了的人,何尝不想到。谅这一个斗大小县,他虽有十面埋伏,孤何惧哉?他诈降做甚么事?况战胜者尚智也,投降者鲍信也。他一个文官怕死来降是实,何用多疑?”
   
    瞎贼就不曾想到是诱他速去,要疲困他的人马。那伊策听了瞎贼的话,心下暗喜,忙叩头道:“大王天恩,明见万里,不枉小民万死一生前来投顺。”
   
    瞎贼命赏了他一个元宝,吩咐道:“你星夜回去,对你本官说,我大兵到时,就开门接应。只杀士卒,百姓一人不戮。凡系百姓之家,门上都写顺民二字为号。成功之后,我得了凤阳,就升他知府。叫他城中预备下粮草等项,候我兵到食用。你可快快去罢。”
   
    伊策叩头谢恩而去。
   
    瞎贼问史奇:“此处离六合有多少路?”
   
    答道:“有五百余里。”
   
    此时已未末申初时候,瞎贼报仇心急,传令老营人马不要动,都留在毫州休息。只选扬武营二万多精兵,全是马军,限两夜一日赶到六合。迟了恐尚智闻风逃去,不得报仇。此时连夜起马,后日清晨到彼齐集攻城,迟误者斩。又吩咐史奇以每常功劳将功赎罪,免死革职,带罪图功。史奇谢了恩,瞎贼选了数员武艺精强的贼将,放炮起兵。
   
    他此来想一个县城中,能有几个兵马,先因人少,故官军偶尔得了胜。这次若知他的人多,决不敢出战。他命骁将制将军苟捷绰号东郭庐为先锋,以偏将军侯矫绰号满山飞为副,带领四千人马为前部先锋;着权将军胡为群绰号九尾仙为左翼,以偏将军羊委绰号髯参军为副,带领四千人马继进;瞎贼自统中军,领六千人马,同着军师牛金星、副军师宋献策,并护卫将军马雷绰号千里足做第三队;第四队也是四千人马,着权将军章黄绰号麝香囊帅领为右翼,以偏将军朱继温绰号刚鬣猴为副;着制将军兼五路救应使禄奔绰号百花将领四千人马为合后,以偏将军袁滑绰号福缘君为副。传令不必运送粮草,只可带干粮。后日破城之后,自有食用之物,众人得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