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姑妄言卷20下( 2)]
胡志伟文集
·上海七百萬人口中,六百萬人都是天天亂動腦筋,時時刻刻打算渾水摸魚
·麥景陶稱張發奎是第三勢力的領袖
·彭昭賢親見史達林為營救「暗殺日使田中」案受冤中國學生
·華秉鉞被控以台灣特務罪名而處決
·蔡文治去美國後受聘擔任美國國防部顧問
·蔣公被圍於惠州五里亭頂,情況危急時,張發奎帶一營總統府衛隊趕到,率全體
·「我今天能在香港做寓公,安度晚年,都得感激蔣公介石
·葉劍英還托人捎信邀請張發奎北上參訪,然他至死都不肯做貳臣
·有人懷疑宣鐵吾是台灣派來的特務
·戰盟解散的最重要原因是顧孟餘的退出
·顧孟餘具有良好的品格但他不夠有力
·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於1954年秋天解散
·王同榮屬於調查局兼國民黨中央第六組特工
·友聯機構的出版物《祖國》被禁入台
·《中國學生週報》是友聯唯一賺錢的出版物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第二十章(全文)
·楊天石君曾在臺北《傳記文學》發表四頁半的譯文,竟出現數十處舛錯
·楊天石對英文原稿作了有違學術道德的刪節、改寫以及歪曲
·"博導教授"竟不懂英文
·對史蹟純採客觀的態度,絲毫不摻雜自己的意見
·蔣介石醒裏夢裏都念念不忘反攻大陸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在涇縣赤坑山蜜蜂洞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
·"張發奎口述自傳"英文抄本的製作者,中文程度太差
·英文抄本把日本陸軍軍銜「大佐」誤譯為Admiral(海軍上將)。
·張發奎在全書中一貫對蔣介石尊稱為「蔣先生」
·"張發奎口述自傳--蔣介石與我"譯註後記(全文)
·喻舲居是什麼
·喻舲居是什麼
·現代版的張松獻地圖
·竊據國民黨香港機關報《香港時報》副社長
·項英不是被國軍擊斃,而是被其親信部下劉厚德等人殺害,誘因是垂涎項英所帶
·喻舲居走後門滲入國民黨黨營的香港時報任副社長
·文工會副主任朱宗軻係喻的後台,這樣的國民党非垮台不可
·中國筆會則成立於一九三○年五月,由核心成員為蔡元培、胡適、徐志摩、林語
·沒有作品的「作家領袖」
·"BANDITS SPY 喻舲居" (全文)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從清末民初的扶乩、歃血、劈草人、看風水到上世紀中葉的人海戰術、思想改造
·沙進士葉德輝怒斥毛澤
·抗戰八年,中國軍民亡3200萬人,而日本軍民傷亡僅246萬人
·老毛說:「我這個人啊生得很賤,在家有飯吃,要生病;拿起槍當土匪,病就沒
·毛澤
·「這幾年我們對農民的掠奪比國民黨還厲害」是1961年毛在中共中央一次工作會
·「蘇聯與我們是父子、貓鼠關係」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很多領導人一邊罵美國,一邊把子女往美國送。反
·老毛說:「不知多少優秀人物犧牲了,我們這些人,是剩下的渣滓」
·「你罵我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秦始皇一百倍」是毛澤
·四川一個科級的宗教局長自稱是「所有神仙的父母官」,那是他對崇慶縣耶、佛
·「我毛澤
·「共產主義沒飯吃,天天搞共產,實際上是搶產
·林立果說「(中國的)國家機器是一個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今天是他(
·國家領導人成克杰打電話給住香港的情婦李平,說「共產黨早晚會垮臺,最多大
·「打仗靠那些流氓份子,他們不怕死!」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北京大學放映影片《血戰台兒莊》,當銀幕上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時,學生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參謀總長兼空軍總司令周至柔說:「反共已困難了,還要抗俄」
·在刺刀尖下的「戰犯管理所」,放映紀錄片中出現蔣總統下飛機與檢閱軍隊這兩
·「相當多的高幹是右傾機會主義,惟恐天下不亂,幾包紙煙就能收買一個支部書
·空軍副政委劉亞洲中將說:「有的人一輩子在討伐別人的思想,其實他不曉得他
·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白崇禧太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姑妄言卷20下( 2)

    那屈氏听了,忙跳下火箱,两眼流泪,双膝跪倒,说道:“恩人,你这一番心肠待我,真叫我粉身碎骨也报你不尽了。我每常感你的恩,不过想以贱躯相报。今日恩人既这样说,断不及于乱了。但你活我之恩,与生我者并,我也无可报答,我认你做个恩父罢。不尽之恩,生生世世为犬马补报。”
   
    说着,就叩下头去。宦萼忙起身拉住,道:“你请起来。既如此,我同你认做兄妹就是。”
   
    屈氏道“我认恩人做父,还是过分,怎敢说兄妹?恩人若不稀罕我做女儿,下次我也不敢受一丝毫恩赐了。”


   
    宦萼见他心真话急,也就受他了四个头,认了父女。
   
    且说那牧福,他问过屈氏数次,屈氏回他宦萼并不曾沾身,他心中不信,道:“他我非亲非故,他若不图这些儿风流勾当,他为何肯这样竭力照看?”
   
    这日,他在外边偶然回来,见院子里拴着马,知是宦萼在房中。天气冷,他两个小厮在厨房中烤火。牧福才要避出,见院子里没人,心中想了想,悄悄到窗下来窃听他二人举动,看每常屈氏的话可真。听了宦萼的这些说话,汗流浃背,赧愧无地。暗想道:他倒这样怜爱我,我自己反不惜皮毛,禽兽何异?我素常疑妻子是诳言,谁知他竟是这样一位盛德君子。忙忙跑了进来,也流着泪,向宦萼跪下叩头,道:“恩人,你恩德如天。我是不成人的料,无答报之日。我祖父阴灵也感恩人的恩私。今日恩人这样的大恩,怜念我,保全我夫妻名节。我从此若不改过,真是畜类不如了。”
   
    宦萼拉住,道:“你果然能改过,替你祖宗父母争口气,胜如报我了。我别的不能,一年衣食我照旧供给你。”
   
    他夫妻二人又叩谢了。宦萼归家。那牧福感恩无地,后来竟果然戒了赌。【此一部书中写好赌者多人,而能改过者,只戴迁、牧福二人。足见人之趋于下流者易,改过上进者难。】每每恨既往之非,常常暗中流泪。
   
    屈氏次日雇轿子,老家人随着,到宦家来,拜见宦老夫妇为祖父母,拜侯氏为恩母,向小娥为次母。宦老问儿子他来拜认的缘故,宦萼先述他二人父母的履历,次及他丈夫不肖的话。后说因儿济他的贫穷,故他感恩拜认,宦实也就信了。屈氏恐埋了宦萼的好处,感恩的心重,竟不避羞,当着众人,将他舍身报恩,宦萼坚拒,不乱始末原由,细细告诉。【赢氏在县堂不避羞直诉者,恨入骨髓。屈氏对众人不避羞细告者,感入肺腑。其理一也。】宦实大惊异道:“我不过只说儿子变成了好人,行些善事,谁知竟造到坐怀不乱的地位,真跨灶之子了。”
   
    老夫妇喜欢不用说,侯氏、小娥阖家大小,无一个不赞扬他的好处。宦老夫妇也怜念屈氏是好人家儿女,与了许多的东西。侯氏是恩母了,越发不用说得,留了酒饭。小娥也有所赠,屈氏竟满载而归。四时八节时常接唤,宦萼月月不断与他送柴送米,添补衣服。宦萼间或到他家来,竟像嫡亲父女,连戏话都不说了,屈氏敬他如亲父一般。那牧福借妻子的光,也认了翁婿。
   
    过有年余,屈氏的父亲屈攀桂升了南京通州知州,到京城来见上台,找寻着了女儿、女婿。见女婿家业荡尽,要带他夫妻同往任上去。屈氏虽不好对父母说那舍身的话,只说穷极寻死,遇宦恩父救了命。如何照顾一家衣食,如何接唤如嫡亲父母一样,如何宦老夫归并恩母疼爱与东西的这一番周济,详细说知。那屈攀桂感激不已,登门拜谢,送了许多广东土物。宦萼也送下程请酒,两下亲家称呼。仰氏同女儿也拜谢艾老夫人,亲母侯氏、向氏,然后才一齐往任上去了。【屈氏随父母到通州,此后伸而不屈矣。】那宦萼一日在贾文物家拜寿,钟生、童自大、邬合都在那里。贾文物备了极丰盛的酒席款待,并无一个外客。饮酒中间,钟生笑向宦萼道:“我与长兄忝在至戚,同饮亦多次矣,总不曾见长兄一大醉。但恨弟一蕉叶量耳,不能奉陪。长兄约略也能饮多少?”
   
    宦萼见钟生赞他的量,一时豪兴大发,哈哈大笑道:“弟不敢瞒亲家说,酒色二字中,弟可称一员骁将。酒之一物,弟自幼即能豪饮。醉亦有之,然而酊酩则未也。酒后性刚则有之,若云酒狂乱性则未也。至于能饮多少,倒从不曾较过。”
   
    贾文物正想让他酒,遂道:“大哥尊量,弟亦不能窥其底际。今日弟之贱降,承众位光临在舍,钟兄又欲见吾兄之量,何不一较之?将舍间所有之觥盏,大哥各饮一杯,何如?”
   
    宦萼道:“贤弟取来,我吃了看。”
   
    贾文物叫家人进去将大小各样杯斚皆取出来,摆满了一张大几。内中有一个金镶沉香桶,约盛五六斤。又一个雕花大面爵,可盛四斤。其余则金杯玉盏、玛瑙、琥珀、玳瑁、犀角、象牙、海蛋、海螺、竹根、倭漆、螺钿、银爵,或大或小不等。童自大看了,吐舌道:“哥,你这些东西得好两千银子才制得来,叫我就不做这呆事。吃酒只要酒好,就是磁杯也吃得醉人,何必费这些闲钱?”
   
    【他此话,富贵人论之,定谓其吝而呆,道学人论之,诚至理也。以精金美玉为器,而贮以柴茅村酿,能使之佳否?】邬合道:“贾老爷是素富贵行乎富贵,老爷所说是成家守业的话,各人志向不同,如何一例论得?”
   
    【篾得通。两家都奉承到。】钟生见拿出许多酒器来,笑道:“若论这些酒杯,将盛百斤,如何吃得?但凭宦长兄尽量而止。我辈相契,不过适兴而已,岂必强之以难。”
(2020/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