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毕汝谐文集
·章鱼保罗式的预言作家毕汝谐 池慧
·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 毕汝谐
·平民化的世家子弟习近平 毕汝谐
·掌控汇率-----中国美国异曲同工 毕汝谐(纽约·作家)
·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毕汝谐料事如神!
·两岸法治两重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独幕历史话剧“孔子诛少正卯” 毕汝谐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钓鱼岛是中国巨人脚踵里的一块碎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假如谷开来与我结为夫妻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丈夫当如王立军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政坛上演莎士比亚悲剧“麦克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给(第二个)非婚生儿子的信毕汝谐(纽约 作家)
·转眼,我们排队走向火葬场、、、、、、毕汝谐(纽约 作家)
·“家庭舞会”——新中国第一篇反战小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向李雙江老师喊话 毕汝谐(作家 紐約)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抗美援朝”是中华民族的天大福祉 毕汝谐(纽约作家)
·我向侯佳进忠言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薄熙来、李天一犯下相同错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彭肖像矗立雅加达乃​不祥之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史无前例的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蹈赫鲁晓夫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的男儿性格毕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亲民秀不妨缓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接下来如何走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周永康已成习近平的烫手山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反腐师法毛泽东文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当局宽猛失据是维人作乱的主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胡耀邦并非成熟的大政治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已被推上王座决斗​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踏入越南魔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简析薄熙来的“候补红卫兵情结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陈光标是今日中国的一​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应恶补中国历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游民何处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认清中日两国的宿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袭用延安整风手​段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党予党取,不足惊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重开一言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谈红二代豁免贪腐调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谁是人民的好总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开罪退休军头凶多吉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薄熙来事件使中共错失一次转型机遇 毕汝谐(纽约 作
·中国不宜派兵伊拉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研究|毕汝谐: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两个周永康是习的两面镜子 毕汝谐(作家 纽约)
·APEC蓝天的警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冷眼看蔡英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党大于法,如何改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总大阅兵福祸未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混战刚刚开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他与习近平有两段女人缘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仇恨入心要发芽 毕汝谐(纽约作家)
·世界无法同时容纳发达美国和发达中国
·从屠夫吴淦事件说开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香港人为何亲伦敦、疏北京?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要死于床榻,不要死于水泥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大陆应建红灯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海——中美谁来立规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勇于挑战美国的立国之本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老祖宗的地方”之说,可以休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岂有此理!我还活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岗事件是文化革命的远因
·要雾霾,还是要李自成? 毕汝谐
·新加坡国小算计大
·剖析习近平的文化心结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妈妈走了! 毕汝谐
·2016平壤与1964北京之异同
·畢汝諧:中共邏輯是“我的左腳要這麼做”
·畢汝諧:蔡英文賣台會比誰都痛快
·美国在南海文武双管齐下
·警惕台湾走向绿色恐怖
·梁案华人大集会 你们的诉求错了
·特朗普是希拉里的超级助选员!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在国人皆曰可杀之际需要冷静——我看台北女童斬首案
·台湾诈骗嫌犯将步张子强的后尘 毕汝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修正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这几天,何长工之孙媳开大奔进故宫,引起轰动;我不禁忆及文革前后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文革混乱,少男少女打破了男女界限,把大街当成社交场,是所谓拍婆子。其时,我仪表出众,丰采夺人,系公认的拍婆子大师。
   
   
   我的上帝,那年月,多少大家闺秀走出深闺,终日在北京的各条大街上闲荡;她们统一着装——国防绿上衣、蓝裤、懒鞋,借以向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发出强烈的招拍信号!
   
   谨此提供文革民俗学证言:国防绿上衣、蓝裤、懒鞋,系招拍女孩的直观证据。
   
   我洋洋得意地对铁哥们吕少军(公安巨头吕展之子、杨得志之内侄)宣称:别人一辈子碰不上一回的奇遇,我每个月能够碰上两三回!我是神射手,我的眼睛就是双筒猎枪!
   
   我曾经拍中一个羞涩、内向的美丽女孩(绰号兔子!)。出国前,听说她业已成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的儿媳,绰号兔子早已无人提起,由于她的长相酷肖日本电影明星中野良子,得一日式绰号小林慧子;我当面祝贺其嫁入豪门,回顾文革岁月,相视莞尔。
   
   还有一回,我与一位迎面走来的女孩对上了眼神,她用手势暗示后面有人,不便交谈,我看见远处有个颇具领导干部气派的中年男人,便会意地闪到一旁;我们相跟着走了几条街,好不容易才甩掉尾巴,她笑道:他是我爸爸,他不许我跟陌生男生说话。
   
   我随口问:你爸爸是谁?挺有范儿的。
   
   她反问:你知道团中央的三胡一王吗?
   
   我用全知全能的口吻道:当然知道——胡耀邦、胡克实、胡启立、王伟。
   
   她笑道:王伟是我爸爸;三胡都解放了,我爸爸还没解放;他整天看着我,我去哪儿他跟到哪儿,讨厌死了!
   
   大家闺秀具有与生俱来的、文革风雷也不能摧毁的近乎可怕的优越感;你就是约她们半夜12点在街头公园见面,她们也敢赴约!她们根本不相信有人敢于伤害她们!较之瞻前顾后、畏首畏尾的小家碧玉,实为九天九地。
   
   
   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而后愈烈;随着国运昌隆,以习近平为首的红二代,将这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无限制地扩大化了。
   
   
   且说这天,我来到西单商场猎艳,见一个眉眼还勉强说得过去、气质高雅的女孩笑眯眯地望着我,知道机会来了,便单刀直入地道:同学,交个朋友吧。
   
   她矜持地只是微笑,不言语。我老练地以微笑迎对微笑,力图占居心理优势。
   
   她终于开口了,霸气地道:我是地质部的,我姓何!
   
   地质部姓何的很多,敢于如此张扬的,必定是部长无疑!
   
   我有些惊讶地脱口道:哦,你是何长工的女儿!你家就住在西单附近!
   
   她黯然地道:搬家了,搬到花园村了。
   
   我知道,一些倒台的部长都搬到花园村的普通居民楼了,便道:我家的老朋友武衡(原国家科委副主任)也搬到花园村了,你认识他吗?
   
   她道:我们两家没来往。
   
   我卖弄地道:毛主席说过:我们要两条腿走路,不能像何长工那样用一条半腿走路(何长工是跛子)。
   
   当时,毛主席语录是最高指示,一言九鼎。
   
   我进一步道:何长工是老资格,可惜没当过中央委员;毛主席说过:中央委员会不是湖南同乡会(何长工是湖南人)。
   
   我们越谈越投机,交换了个人资料。那时候,我拍婆子都用黄伟伟这个假名,面对人脉广阔的何长工之女,我不想敬酒不吃吃罚酒,遂诚实地报出真名:我叫毕汝谐。
   
   
   
   
   只是,与她告别后,我继续在西单地区猎艳,大有斩获。
   
   过了半个月(我想杀杀她的傲气),我登门拜访;她开门后,竟然高兴地啊了一声,直抒胸臆地道:毕汝谐,你这么长时间没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她的房间里有架旧钢琴,她喜悦地给我弹奏重归索莲托;她姐姐闻声走过来,令其改弹莫扎特的土耳其进行曲;我暗忖:听说何长工言谈粗鄙,一口一个
   
   他妈的他娘的,其女儿还有几分艺术修养呢。
   
   为了显摆自己并非俗流,我直率地指出:有几个音不准,该请人调一调了。
   
   她道:彻底修一次,要一百多块呢,我家没钱了。这是抗战时期缴获的钢琴,凑合弹弹吧。
   
   我暗忖:一切缴获要归公,怎么到了你家呢。
   
   我从未见过何长工,这是一个属于禁忌的话题;何夫人卧病在床,经常见面。我相貌堂堂,举止斯文,家世清楚,很得何夫人的喜欢。有时,我就坐在病榻前与何夫人闲聊。
   
   她平平淡淡地道:我妈活不了几年了,这样的老红军,全国都不多了。
   
   她深深怀念昔日的荣华富贵,叹息世态炎凉,一家人饱受地质部军代表的冷眼;她与刘少奇王光美之女刘婷婷交好,同为所谓可教育好的子女。
   
   
   我在何家多次见过日后成为王岐山夫人的姚明珊,一个相貌平平、迟钝木讷的女孩。
   
   我还见过她的几个哥哥姐姐,何长工子女皆以光字排列。
   
   毕汝谐毕竟是毕汝谐,积习不改,我行我素;终于有一天,我在大街上拍婆子时被她撞了个正着,就此绝交了!
   
   文革结束,拨乱反正;我成为文化部直属中央歌剧院的编剧;本院举办声乐培训班,有个眉眼还勉强说得过去、气质高雅的女孩是何长工的孙女,我们谈得来;我欣喜地道:
   
   当年,我认识你姑姑,今天又认识你,我跟你们老何家就是有缘分!
   
   小何生冷不忌,霸气地道:不对,应该说是我们老何家跟你有缘分!
   
   何长工复出后,地位尊贵而无实权;据小何透露:在粟裕的追悼会上,何长工因受到冷落大发脾气,奈何?
   
   光阴如驶,我几乎把她和小何忘记了;不意何长工之孙媳突然成为新闻人物,又勾起许多陈年旧事,颇有隔世之感。
   
   
   前不久,我与一位著名商界女强人恢复联系;我在越洋电话里叹道:当年咱们多么年轻、多么单纯!咱们在百货大楼一见钟情,刚认识一小时就上床!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两情相悦;我不怀疑你是仙人跳,你不担心我是性变态——事后杀你灭口!今生今世,再也不会有这么单纯、这么美好的感情了!对了,你姐姐好吗?
   
   她: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姐姐?
   
   我:是你告诉我的呀;你说有个姐姐,我开玩笑说你姐姐就是我的大姨姐,你使劲掐我,掐得我很疼,疼得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有个姐姐!
   
   她笑道:今生今世,我再也不会掐你了。
   
   我深深怀念三百多位情人——
   
   哦,多少往事,多少秘密,只有天知、地知、彼知、我知!
   
   
   
   
(2020/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