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在伦敦出版;困守书斋、一不会做工二不会种地的非无产者马克思恩格斯,轻浮而坚定地向全人类宣告:“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而无产阶级争取解放的道路只有一条——“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诗人光未然曰:山连着山,海连着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纽约 作家毕汝谐戏谑改其词曰:栅(勾栏)连着栅(勾栏),嗨(叫床)连着嗨(叫床),全世界妓女之子,在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领导下联合起来!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一根搅屎棍——文(闻)不得,武(舞)不得!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
   
    ————娼门之子邱国权组诗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
   
    污言秽语邱擅长,
   
    只因其母为鸨娼,
   
    父是龟公驱车马,
   
    国权乱伦辱亲娘。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四
   
    学识望尘孔庆东,
   
    国权独具下流功,
   
    底层人家无教养,
   
    贱民永世不超生。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五
    穷巷深深妇行娼,
   
    国权细细辨亲娘,
   
    三五小钱便接客,
   
    只因人老又珠黄。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六
   
    国权年长无出息,
   
    端赖娼母维生计,
   
    嫖客遗留冷茶饭,
   
    邱氏父子心窃喜。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七
   
    至贱当属邱国权,
   
    其父行窃充眼线,
   
    娼母卖身也有份,
   
    嫖客衣袋摸小钱。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八
   
    娼门之子数老邱,
   
    国权出行雄赳赳,
   
    挽起裤腿真不堪,
   
    先天梅毒疤痕久。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
   
   
   
   
    我问国权欲何往,
   
   
   
   
    答曰为母饰新房,
   
   
   
   
    天下男人皆可入,
   
   
   
   
    唯独邱父闪一旁。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
   
   
   
   
    娼妇之子从来贱,
   
   
   
   
    嫖客戏弄邱国权,
   
   
   
   
    抛出糖果自磕头,
   
   
   
   
    几枚硬币把腰弯。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一
   
   
   
   
    今朝又逢变态客,
   
    邱母遍体血淋淋,
   
    呼唤国权敷伤口,
   
    不用白药用水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二
   
   
   
   
    国权也曾识之无,
   
   
   
   
    嫖客偶有好大叔,
   
   
   
   
    窑子内外拜干爹,
   
   
   
   
    语文算术有进步。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三
   
   
   
   
    国权身世极可疑,
   
   
   
   
    明处姓邱实姓毕,
   
   
   
   
    太岁河边曾解手,
   
   
   
   
    邱母结胎奇中奇。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四
   
   
   
   
    国权来自勾栏家,
   
   
   
   
    声张熟魏议身价,
   
   
   
   
    小小年纪皮条客,
   
   
   
   
    终生烙印早铸下。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
   
    国权欲接其母班,
   
    娼门事业勿失传,
   
    挥刀自宫下毒手,
   
    血涌如崩身已残。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二
   
   
    娼门之子不平凡,
   
    邱母接客带国权,
   
    时间一到即哭闹,
   
    安抚此儿唯用钱。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三
   
   
    手头一时短现金,
   
    国权竟然典母亲,
   
    轻车熟路写文书,
   
    期限时辰皆分明。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四
   
    国权堪称小闹钟,
   
    为母接客充哨兵,
   
    嫖客一旦拖时间,
   
    脏话出口不肯停。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五
   
    国权走在上学路,
   
    迎面一汉眉眼怒,
   
    我是你妈老相好,
   
    为何偷我尼龙裤?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六
   
    课间同学做游戏,
   
    国权孤单无人理,
   
    哀告让我也加入,
   
    众笑你妈是只鸡。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十七
   
   
    国权学习颇努力,
   
    却闻教师窃窃语,
   
    这个孩子没希望,
   
    鸡的后代难成器。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十八
   
   
    只因邱母名不香,
   
    国权半生尽遭殃,
   
    吐沫石块紧随身,
   
    打破脑袋也寻常,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二十九
   
   
    国权半个读书人,
   
    两行大字题母门,
   
    一切顾客皆上帝,
   
    只须囊中有纹银。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
   
   
    同学尽是小淘气,
   
    国权前额添婊字,
   
    邱母见状双泪垂,
   
    抽抽噎噎不言语。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一
   
   
    国权母子曾对谈,
   
    妈妈你别挣脏钱,
   
    我这辈子没指望,
   
    你要读书考状元。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二
   
   
    国权父子也对话,
   
    爸爸你别当王八,
   
    我是文盲没出息,
   
    你考状元骑大马。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
   
    上得山多终遇祟,
   
    邱母竟然接李鬼,
   
    邱父避走不露面,
   
    国权抱住娘大腿。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四
   
   
    自古江湖风险大,
   
    邱母又被打碎牙,
   
    国权尚小没奈何,
   
    鞠躬下跪请喝茶。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五
   
   
    国权身世不用猜,
   
    迈步一瘸复一拐,
   
    声称小儿麻痹症,
   
    实则脏病出娘胎。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六
   
   
    太岁怜悯小国权,
   
    出资带他洗温泉,
   
    脱去衣服见毒疮,
   
    恶臭扑鼻皆溃烂。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七
   
   
    人穷难免生歹念,
   
    国权卖给拍花男,
   
    邱氏男女急脱手,
   
    眉飞色舞数洋钱。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八
   
    邱娼母子互支持,
   
    盲瞽携手临深池,
   
    太岁安坐钓鱼船,
   
    二人下场已可知。
   
   
   
   
   
   
   我与邱国权(巴山老狼)交火,穏准狠地打击其七寸-----阶层自卑感 !
   
    邱国权(巴山老狼)乃四川业余妓女之子,最怕张扬于世!
   
    他怕什么我来什么,我准确无误地击中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令其寝食难安!
    毕汝谐的先人与邱国权(巴山老狼)的先人有霄壤之别;
    毕汝谐与邱国权(巴山老狼)亦有霄壤之别;
   
    孰霄孰壤,毕汝谐与邱国权(巴山老狼)心知肚明。
   
    这是邱国权(巴山老狼)气急败坏的所以然——阶层自卑感!
   
    这是毕汝谐从容淡定的所以然——阶层优越感!
   
    在毕汝谐那个阶层斯文是常态,粗鄙是异数;在邱国权(巴山老狼)那个阶层粗鄙是常态,斯文是异数 。
    在毕汝谐那个阶层成才是常态,不成才是异数;在邱国权(巴山老狼)那个阶层不成才是常态,成才是异数。
    这种业已固化的阶层差别,无论是丘八的屠刀还是邱国权(巴山老狼)的粗口都莫奈其何!
    毕汝谐生而为兔,邱国权(巴山老狼)生而为龟;除非毕汝谐睡大觉,邱X权(巴山X狼)根本不可能超越毕汝谐!
   
   
   
   
    邱国权(巴山老狼)想在生活中而非在性幻想中与美丽女人交往;
   
    邱国权(巴山老狼)想在生活中而非在名利幻想中飞黄腾达;
   
   
    无奈邱国权(巴山老狼)心强命不强,小姐身子丫鬟命;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苦斗一辈子,人生已成定局;邱国权(巴山老狼)始终无法脱离底层社会!
   
    邱国权(巴山老狼)生来是贱民之子,老了老了,邱国权(巴山老狼)还是贱民一个,还是人下人!没长进!
   
    结果,邱国权(巴山老狼)认命了——活着微若芥豆,死后在家谱上添一笔:穷街陋巷土鳖虫。
   
   
   
   
    于是,邱国权(巴山老狼)自暴自弃,破罐破摔;邱国权(巴山老狼)撕下伪装。赤裸裸地骂下流话,拿出娼门子弟的看家本领,无所顾忌!
   
   
    四川业余妓女邱母尚无照片传世,料想姿色平平,始终不能凭借姿色打入中流社会,致使邱国权(巴山老狼)沦为穷街陋巷土鳖虫。
   突然,平地一声雷——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起来!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即将出任全世界妓女之子联合会创始主席!
   
   
   四川业余妓女之子邱国权(巴山老狼)这一回玩大了!
   
   
   
   
   乌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