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谢选骏文集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谢选骏: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共的阿喀琉斯之踵:接班人怪圈》(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年1月15日)报道:
   
   2019年10月1日,包括习近平、胡锦涛和江泽民在内的中共高级领导人观看阅兵。

   
   2020年1月1日,《求是》杂志刊登了习近平在10月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的讲话,海外媒体普遍注意到,习近平在这次会议上提到了“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的问题,让中共接班人问题再度浮出水面。从会议提出的总体目标来看,中共未来力求完成两个“百年”计划,即建党百年和建国百年。建党百年指日可待,而建国百年则还需要30年。以中共自十四届至十七届的执政规则和时间来看,至少需要经历三次最高权力的代际更替,这也就意味着在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之后,还将产生三任总书记。但是,出乎人们预料的是,中共现任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2018年主导通过党的决议,进而在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对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安排作出重大改变: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基于这项制度变革,中共现任最高领导人没有任期限制,终身执政没有宪法约束,在理论上可以执政到建国百年时刻——2049年。
   
   在四中全会召开之前,外界对中共内部权力斗争与会议所谓的“延迟”有诸多猜测,但是会议闭幕之后,种种猜测几乎全部落空。我曾发表一条推文对此作了简短评论:“1. 没有党内斗争,这个党已经失去了党内斗争的能力。2. 四中全会没有滞后,是三中全会提前了。3. 是不是主席制不重要,有没有储君制也不重要,权力定于一尊,早晚有交权的一天,关键是身后事。4. 重要的还是接班人,预未必立,不预则不稳,预与不预,两难之间。中共又面临着独夫体制的固有挑战,谁能做衣钵传人?”
   
   确切地说,中共从毛时代以来一直没有解决好最高权力的更替问题,接班人问题是中共这个庞大的政治巨人的终极困境,犹如古希腊神话中的那个阿喀琉斯之踵,成为其自身无法克服的致命要害,也必然成为新时代所要面临的重大挑战。
   
   长达几十年的接班人危机——毛在中共建政之初对接班人问题可谓高度重视,在他曾经属意过的接班人梯队中,有高岗、刘少奇、林彪,彭真、邓小平、张春桥、王洪文等,甚至包括他的夫人江青,但这个接班人梯队都无一例外地被毛本人和党内斗争给废黜了。最典型的是,林彪的接班人地位前所未有地被写进了党章而具有无可置疑的党内合法性,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在党内无人可以挑战,但最终还是遭遇了毛本人的挑战。林彪在享有接班人称号不过两年时间,于1971年9月13日被迫乘机叛逃,不幸摔死在蒙古温度尔汗,从而酿成了中共在“文革”期间的最大政治危机,也对毛本人的政治信誉和威望构成重大打击。林彪事件是“文革”破产的重要标志,由此表明,接班人问题确实成为中共权力更替的最大死穴。
   
   毛在临死前将权力交给华国锋,很显然,这不是一个深思熟虑的政治安排,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毛迫于当时党内派系斗争格局而作出的一个折中性安排,他不是将权力交给张春桥,也不是将权力交给邓小平,而是交给华国锋这个看起来能为党内各派人物都可接受的折中性人物。但是,就是这样一个表面上能够平衡党内不同政治力量的最高权力安排,还是彻底葬送了毛的革命事业,毛至死也想象不到的是,由于他没有解决好接班人问题,最后还是由他钦定的接班人成为他自己的政治掘墓人。
   
   华国锋在邓小平第三次复出之后迅速陷入执政危机,这其实是毛的接班人危机的一个延续,尽管华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前所未有地掌握了党政军大权,集党的主席、军委主席和国务院总理三职于一身,但在邓小平、陈云等党内元老的联合夹击之下,他很快就在党内难以为继,实际执政不到五年时间便被迫交出手中权力。
   
   粉碎“四人帮”的“华国锋方式”(党内武力解决)和解决华国锋问题的“邓小平方式”(党内和平解决),可谓异曲同工,都是党内最高权力的非正常更替和交接,在程序上不具“合法性”。陈云对于解决“四人帮”的方式有过一个说法,认为这是在一个特殊时期里的一种特殊方式,应该“下不为例”,他显然担心如果以武力解决党内斗争的方式成为党内常态的话,这个党将永无宁日。比较于“武力解决”的方式而言,邓小平以和平方式迫使华国锋交出权力在“程序正义”上前进了一步(华国锋在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上辞去中央主席和军委主席职务),但从党内政治伦理来看,邓小平把华国锋这个一举扭转了中国历史进程的人物拉下政治舞台,显然难以避免被民众诟病为“忘恩负义”。
   
   如果说华国锋的下台是毛时代遗留下来的“接班人困局”,那么,在华国锋之后的两任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的非正常下台,则可以视为是邓小平的“接班人困局”。从邓小平选择胡赵两人分别担任党政最高领导人的决策来看,应该说这是邓小平在实际主掌党内大权之后所作出的最重要和最正确的决策。但这个决策却不能始终贯彻到底。在当时的党内最高权力结构中,邓小平和陈云居于最高权力的第一梯队,胡赵只是第二梯队,胡赵尽管在名义上占有党和国家最高权力位置,但实际上是一直处在接班人位置。据《陈云晚年岁月》(作者杨明伟,人民出版社出版)一书披露,在1986年10月,陈云与邓小平、李先念商议:彻底退出中央领导岗位,“全退”不行,就实行“半退”。这表明,至少在中共十三大前后,胡赵作为接班人梯队实际上并未掌控党的最高权力。
   
   中共元老主导的党的最高权力的更替过程在1987年1月出现重大变故,胡耀邦遭遇华国锋的相同命运,在党内元老的围攻之下被迫提前下台,由赵紫阳接任党的总书记。1989年“六四”事件的爆发,则让赵紫阳又重蹈胡耀邦的覆辙,他因坚决反对邓小平武力镇压学生的决定而主动辞职。至此,由邓小平钦定的胡赵接班人团队彻底毁于党内斗争。
   
   从1976年华国锋主导粉碎“四人帮”到1989年“六四”事件爆发,中共执政集团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换了三任党的最高领导人,这表明中共实际上一直是处在接班人危机之中。危机的根源在于,党的实际最高领导人和名义最高领导人处在分化状态。赵紫阳的下台,对于中共执政集团来说,意味着党的最高权力的二元结构已经无法有效整合党的领导,党的总书记实际处在“失权”状态,即总书记实际受制于党的元老集团,同时处在被“分权”状态,即总书记和军委主席的分权(在胡赵担任总书记期间,都是邓小平任中央军委主席)。这个最高权力架构的形成,来源于党内斗争格局——所谓“改革派”和“保守派”的权力博弈,实质还是接班人之争,是邓小平钦定的胡耀邦和赵紫阳,还是陈云意愿中的邓力群?
   
   博弈产生的潜规则——中共党内斗争是极其残酷无情的,但在每一次重大的党内斗争之后,党内各派还是会通过各种方式来寻求一种平衡或妥协。在赵紫阳下台之后,谁来做新的总书记,党的最高权力层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博弈。博弈后的结果是:1. 邓小平因为以前两次提名总书记人选的失败而丧失了绝对的决定权,据说由李先念等元老提名江泽民担任新一任总书记,是邓小平主导的集体磋商的结果;2. 中共不能像以前那种私相授受权力的方式来接任总书记,而必须通过党的全会授权,以保证权力交接的合法性;3. 实现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由宪法规定国家主席任期不超过两届,每届五年;4. 不是由现任总书记来指定下一任总书记人选,而是由上一任总书记或实际最高领导人来行使更大的决定权,这就是民间所说的“隔代指定制”; 5. 建立“储君制”即接班人制度,在确认新的总书记之后,向全党和全国公开下一任总书记人选。
   
   中共上述博弈结果是不是由此形成了党的正式文件或固定的制度安排,因为缺少文献证据而不敢断言,也可以视为一种“潜规则”。但从中共十四大所形成的最高权力安排来看,实际产生了总书记和“储君”(接班人)并存的双重权力架构以及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从江泽民正式执政10年和胡锦涛执政10年的时间来看,他们都执行了任期制。虽然党章没有规定总书记的任职期限,但因为实行了党的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三位一体的最高权力架构,党的最高领导人的任职期限是以国家主席的任职期限为准。在实行任期制的同时,江泽民和胡锦涛应该说都各自执行了“隔代指定制”和“储君制”,外界普遍认为胡锦涛作为江泽民的接班人是由邓小平指定的,而习近平作为胡锦涛的接班人则是由江泽民、曾庆红捧上去的。
   
   在中共最高权力安排中实行任期制、“隔代指定制”和“储君制”,应该说是邓小平和他的党内主要对手——以陈云为代表的元老派政治博弈的结果,也是他们基于1980年代因为没有有效解决党的最高权力的约束和更替的诸多问题所作出的反应,他们共同认识到了,党的最高权力在党的权力架构中必须有所约束,在任期上必须有所限制,在权力更替上必须提前有序安排,否则,这个党必将持续出现1980年代那样的政治动荡。
   
   从中共十四届以来,中共最高权力趋于统一,原来的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分置三人的权力结构被终止,党政军最高权力集中于一人之身,其合法性得以加强。但是,最高领导人的权力不是无限的,而是受到了制度约束,最大的约束是任期限制,最高领导人的任期不得超过两届10年。中共执政集团显然已经尝够了毛式终身制对党所造成的巨大破坏,任期制至少可以令最高领导人的错误决策和行为不可能无限延续。在实行任期制的同时,建立“隔代指定制”和“储君制”,也是为了限制党的最高领导人的权力——使得最高领导人两届任期结束后必须按时交权,而且是交给一个并不是自己指定的接班人。
   
   这些制度变化比较于毛时代的权力终身制和邓时代的最高权力的失序状态,无疑是一个进步。在中共不能以宪政民主的方式建构国家政治制度的条件下,对党和国家领导人实行任期制,以及取消他们指定接班人的权力,可以视为政治转型的一个过渡性办法。江泽民执政两届之后,和平交权给邓小平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胡锦涛亦是依此规则在两届任期满后将权力交给习近平,从总体上看,他们都遵守了从党的十四届所确定下来的最高权力更替的潜规则。虽然江泽民在卸掉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这两个职务时曾经留任军委主席半届时间,但他显然也是忌惮于党内已经定下的“规矩”而不敢将此权力长期把控在自己手中。胡锦涛虽然在十七大前看来没有如愿安排李克强作为接班人,但后来则是深明大义,他在党的十八届全身而退,将党政军三大权力一次性全部交给习近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