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谢选骏文集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八章微子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九章子張
·《论语本文升级版》之结束语
·《道德经升级版》第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章
·从思想主权升级《老子道德经》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章
·《老子道德经升级版》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谢选骏: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饶舌歌手在中国为何不挑战权力》(BBC 2020年1月12日)报道:
   
   嘻哈组合《更高兄弟》是着眼于国际声誉的一个中国说唱歌手组合。


   
   2015年,中国嘻哈组合《更高兄弟》(Higher Brothers,原《海尔兄弟》)学到了惨痛的一课:在中国,当你的歌曲涉猎政治时,要非常小心。惹出麻烦的是一首涉及优步(Uber)的歌曲。当时该组合的说唱歌手谢宇杰(Melo)脱口而出唱到,“我不写政治嘻哈,可是,要是哪个政客想让我闭嘴,我就砍掉他们的脑袋,把脑袋丢在他们的尸体脚下。这次被调查的是优步。下次就轮到你被调查。”结果是这首歌被中国审查机构屏蔽,谢还被当地公安局传讯问话。
   
   其后,更高兄弟在国内外获得了广泛的成功,这部分要归功于他们的第一次美国巡演,宣传他们的专辑Journey To the West。与许多中国新兴的嘻哈歌手一样,他们也在国内和国际舞台上闯出了一片天地,并在很大程度上避开了政治。
   
   不过现在已无法回避政治。2019年夏天,随着香港抗议活动的展开,以及国内外地缘政治气候的降温,许多中国说唱歌手决定开始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
   
   嘻哈文化起源于美国,一直以来都有反主流文化和种族抗议的传统,但与此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说唱歌手所表达的政治带有一种明显的民族主义色彩。
   
   为回应香港的抗议活动,谢宇杰在他的社交媒体账户上贴出了一张中国国旗的照片,并配上这样的文字:“我再一次为自己是中国人而自豪。”饶舌说唱团《天府事变》(CD Rev)发布了贬低香港抗议运动的单曲《香港之秋》。香港出生的歌手王嘉尔在微博上宣称,他是中国国旗“护旗手”。王嘉尔的政治表态获得正反两极回应。香港民主运动人士指控他为卖港者,然后中国官方媒体给予他强烈的支持。
   
   嘻哈文化的“黑怕”(cipher)一词指的是一群参与者围成一圈看一群饶舌歌手互相较量,展示自己的技巧,挑战对方的观点,以赢得观众。黑怕涉及竞争,但最重要的是自我定位的述说,是说唱歌手表达自己立场和信念的机会。
   
   在中国历史上还从未有过如此激烈争论何为“中国性”的时刻,无论是在全球范围内,还是在人们的个人生活中,因此毫不奇怪,中国的说唱歌手正步入这样的黑怕氛围。在中国的嘻哈黑怕中,他们提出了一个关于自身定位的最基本问题:身为中国人意味着什么?
   
   香港抗议者走上街头争取民主捍卫自由之时,许多中国说唱歌手也选择了自己的政治立场。
   
   曾经,在中国,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地理位置,不同的社会经济阶层,都有不同的饶舌声音,他们以创造性的说唱赢取中国年轻人的心灵。成都说唱歌手,重庆说唱歌手,长沙说唱歌手。来自广州沿海和甘肃高原的说唱歌手。来自上海炫目而有大都会品味的饶舌曲调,以及来自东北地区喧闹而呈现乡土风的节奏“喊麦”。另外也有香港的说唱歌手,比如《火炭麗琪》(Fotan Laiki)和被称为Doughboy的何翱,他们用押韵的大量说唱讲述自己的家乡。此外,流浪异乡的说唱歌手,如美籍华裔歌手博涵凤凰(Bohan Phoenix),则在中国和美国的裂缝中说唱。
   
   今天,中国的饶舌黑怕似乎已经僵化成二元对立主题——爱与恨、反华与亲华、狂热的民族主义与对国家的背叛。这已成为一场零和游戏,二元的对立冲突,只有一方击败另一方才能解决。像王嘉尔、谢宇杰以及表态支持香港警察的中国饶舌女歌手Vava这样的艺术家,以及其他许多歌手,似乎已经忘记了饶舌黑怕是竞争,也是社群述说、创造力和真实性。他们没有去创造一种独特的自我意识和视角,而是决定遵循中国的主旋律,鹦鹉学舌般地重复中国掌权者定的调子。
   
   这并不是说所有中国人的骄傲都是用同样的调子来表达。在中国官方媒体主办的春节晚会上,重庆说唱歌手周延(Gai)领唱歌曲《祖国万岁》时表达的爱国主义风格与更高兄弟的突破性单曲Made In China就截然不同。更高兄弟这首歌一方面述说西方产品现在都是在中国制造,确实是大胆宣示中国的骄傲。但他们并不是在吹嘘中国的国家主权,不是展示中国的红黄旗,而是在说"一瓶老干妈的辣酱,外国人受不了的辣,嘴巴开始发烫"。
   
   这首歌的歌词不是普通话,即国家电视台的官方语,而是音调铿锵的四川方言,非常的抒情流畅。与谢宇杰在Instagram上最新发布的帖子中那种下意识的民族主义不同,这种好玩的、有创意的、超本地化的自豪感源于其省会成都的辛辣食物和自由奔放的态度。
   
   两年前,我访问了成都,坐在一群有抱负的年轻说唱歌手的工作室。他们是来自四川郊区的TSP, 来自中原西安和山东的彩虹男孩和Skinnyoyo, 来自南海海岸香港的Kong Kong,以及来自拉萨和甘肃北部山区的YOUNG13DBABY和Fendi Boi。当我们坐在一起,摇头晃脑,听着这群青年说唱歌手最新合作的一首歌曲时,我被他们将藏语、粤语、四川话和普通话的歌词如此流畅地融合在一起所震撼。来自一个10多亿国家的6个地区的6个男孩,和着他们共同创作的歌曲的节奏,一同点头打拍子,此景此情,是我所见过的最接近中国嘻哈黑怕的最理想模式:快乐俏皮、多元包容和可塑多变。仅这一首歌就体现了中国语言和身份认同的丰富多样性。
   
   才艺选拔节目《中国有嘻哈》帮助中国说唱歌手走向成功。嘻哈是一种带着生命气息的鲜活文化,反映着两代年轻人的希望和梦想。就像那些梦想一样,嘻哈音乐应该是庞杂纷乱和充满矛盾。在中国的嘻哈乐坛中,是否能存在这样的空间,让即或存在有争议的身份认同也不会相互对立而剑拔弩张?在一个日益两极对立的世界,中国的嘻哈艺术家会发现他们正在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如何团结他们的歌迷,而不是把他们的粉丝进一步推向两个极端。
   
   谢选骏指出:BBC老是提出“伪命题”——“中国的嘻哈艺术家会发现他们正在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如何团结他们的歌迷,而不是把他们的粉丝进一步推向两个极端。”——这就是伪命题!因为,这个挑战并不存在!中国的嘻哈艺术家就像中国的一切艺术家一样,没有丝毫自由表达的权利,可以“把他们的粉丝进一步推向两个极端”。华语歌手只能“奉命团结”,为老大哥的裤裆服务——现代中国就像一个妓院,要想不嫖不赌就会受到社会孤立;要想避免沦为龟奴,就得惨遭边缘化;拒绝苟活,等于寻死。
(2020/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