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谢选骏: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网文《为什么深夜最容易有灵感?》(大象公会)报道:
   
   关于这个问题的说法有很多。


   
   最简单的解释是,到了深夜我们才能从白天的琐事中解脱,心无旁骛地寻找创意。但如果你长期从事创意类工作就会发现,就算白天无所事事,多数工作也只能在晚上完成。
   
   还有一种说法更新奇,之所以很多聪明的点子都是在深夜想出来,因为习惯熬夜的人本来就更聪明。有数项研究似乎能支撑这一判断。西班牙马德里大学的研究人员曾招募近 1000 名学生志愿者做测试,其中 25% 习惯早睡早起,夜猫子占了 32%,结果显示,后者在归纳推理测试中的平均分比前者高,而归纳推理能力被认为是综合智力的体现,尤其与创新思维相关。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测试了 1254 名 18 岁到 30 岁的大学生,发现夜猫子在思考时右脑比重偏大,偏向直觉和综合,而早睡早起的人思考时左脑比重偏大,偏向逻辑和分析。通常来讲,创造性跟右脑有更密切的关系。
   
   历史上那些最具创意的头脑,就有很多是夜猫子。席勒、福楼拜、普鲁斯特、托马斯·伍尔夫几乎一辈子都在深夜工作,巴尔扎克的工作时间是凌晨 1 点到早上 8 点,卡夫卡常常一写就写到清晨 6 点,乔治·桑喜欢在午夜从情人的被窝里钻出来写小说。这些都是你跟外国友人进行文学交流时经常会提到的菜名。
   
   音乐家爱熬夜的也不少,钢琴大师格伦·古尔德说过:「天色越好我越不安,所以白天没法干活,晚上我能熬就尽量熬。」鲍勃·迪伦和猫王绝大多数的歌曲都是深夜写出来的。相比其他创意类职业,音乐家或许对灵感的依赖更为强烈,美国音乐工业从业者中,夜猫子的比例就高得惊人。
   
   夜猫子为什么更聪明?学者金泽哲从进化心理学角度提出了一种猜想:远古人类习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夜晚是一种进化上的新环境,聪明人更善于在这种环境下活动。但他自己也发现,在关于智商和作息时间的研究中,如果控制各种因素,智商对昼夜节律的影响程度大大降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目前所有的研究都无法说清楚,智商与作息这微小的相关性,到底是谁影响了谁。
   
   何况,夜猫子是不是更聪明还是个有争议的问题。Mason Curry 的《创作者的日常生活》记录了 150 多位大作家大艺术家的生活作息,有网站详细统计了其中有明确作息规律的 26 位,结果显示,他们之中的夜猫子也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多,反倒是按生物钟作息的占了多数。
   
   其中就有文艺青年最爱的村上春树,每天晚上 9 点睡觉,早上 4 点起床,标准的国企好干部。
   
   疲劳放飞思想——其实,在熬夜中获得灵感和创意,不是因为我们是天选之人,而恰恰是因为我们累了。
   
   一直以来,脑科学研究者很头疼的一个问题是,人类从事创意活动时使用的到底是大脑的哪个部位,因为创意不像逻辑推理或空间想象,本身的定义就很模糊宽泛。直到 2012 年,美国卫生部的几名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给出了一个很巧妙的办法:测试 Hip-hop 歌手在即兴说唱(freestyle)时的大脑活动。
   
   研究结果非常有趣:歌手即兴说唱时,大脑中负责日常调节其他部位活动、做出决策的背外侧前额叶变得不活跃,而负责情绪反应和联想的内侧前额叶皮质变得极度兴奋。失去了背外侧前额叶的把关,我们的注意力变得不集中,平时很多被抑制的大脑活动开始运转,创意也就在其中产生。
   
   这种特殊的大脑活动,与人在睡梦中的大脑状态很相似。我们的梦境往往七彩斑斓但毫无逻辑,正是因为背外侧前额叶对大脑失去了控制。诗人在梦中偶得佳句,保罗麦卡特尼在梦中写出了 Yesterday 的旋律,或许并非传说,而是有神经生物学的确凿依据。
   
   另一种与之相似的状态,就是深夜陷入疲劳之时——我们在夜晚文思泉涌,不是因为我们适合昼夜颠倒的作息,恰恰是因为生物钟仍然在起作用。
   
   人精力充沛的时候,负责注意、计划的大脑前额叶一直在从外部环境中收集整理新的信息,并形成工作记忆,而夜深人静感到疲累之时,前额叶开始失去对大脑的控制,你不再关注外部环境传递的新信息,无论是视觉、听觉还是嗅觉,反而能让大脑天马行空地发挥想象力。精力充沛时那些心中偶一闪念的想法和点子,由于会被前额叶判定为「不重要」,白天被大脑忽视,此时则不受限制地喷涌而出,于是,灵感产生了。所以,真正意义上的夜猫子,也就是晚上神采奕奕、一到白天就哈欠连天的人,反倒不会在深夜获得更多的灵感,因为灵感需要的是疲倦。
   
   人在从事创意工作时的大脑活动,也能解释为什么很多艺术家和诗人喝了酒之后灵感泉涌,酒精同样能迅速抑制前额叶活动,让被前额叶抑制的其他部位开始活动,但也不能喝太多,因为酒精持续摄入后,其他部位同样也会受影响。
   
   
   
   
   
   著名酒鬼、抽象表现主义大师杰克逊·波洛克
   
   
   
   
   有趣的是,甚至有研究发现,如果你始终无法获得灵感,放纵自己对工作的厌倦,也许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把灯调暗
   
   
   
   
   夜晚与灵感的另一个隐秘联系是灯光。
   
   
   
   
   心理学家Anna Steidel与Lioba Werth做了一系列实验来探究创造力与不同灯光的关系,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如果想要灵感泉涌,先把灯调暗。
   
   
   
   
   这一结论显然与我们的常识和习惯相悖:老板为了监督员工、防止有人偷偷开小差,会偏爱更明亮的灯光,也有研究表明,暴露于灯光中能激发人的灵感——在动画中,灵感乍现也常常用的灯泡表现。但在这些研究中,灯光亮度大小没有被考虑进来。
   
   
   
   
   
   
   
   
   而Steidel和Werth发现,人类甚至仅仅靠冥想不同种类的光就能影响人的创造力。实验中,被试用五分钟来详细描述一个明亮或黑暗的地点,再在纸上画出一个外星人。那些之前冥想黑暗的人画出来的外星人更具想象力,比如,眼睛能发射X射线,腿与脑相连。之后,Steidel与Werth安排了具有不同照明条件的环境,紧接着要求被试解决四个经典的创造力问题,结果显示,处于暗光中的人解决了更多的问题。
   
   暗光为什么刺激了人的创造力?Steidel与Werth揣测它产生的视觉信号能开启人脑的探索模式,黑暗往往意味着无拘无束,能让我们的思维不受限制
   
   谢选骏指出:有的人,该睡的时候不睡就有了特殊的灵感;有的人,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人与人是如此不同,几乎像是不同的物种。就我本人而言,本来是一个早睡早起之人,后来为了对抗毛泽东的愚民政策,不得不在十个小时的上班时间(八个小时劳作,两个小时洗脑)之外,挤出睡觉的时间进行自学!这样,我就变成了一个晚睡早起之人。后来毛泽东死了,中国大陆开始解冻,我就再变成为晚睡晚起之人了。此后我总是觉得一到晚上九点之后,头脑就进入了一个宁静而敏锐的状态——而这个时间,正是我开始自学之前的上床睡觉的时间!我的思想,就是这样在“该睡的时候不睡”之中产生出来的。我觉得这不是“疲劳状态”,而是“出神”——能够“入化”姑且不说了。正是这种恐怖的挤压,让我获得了古今中外的唯一闪光——这闪光是生命迸裂的飞溅——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2020/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