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邓小平白痴不懂所有制决定分配制
·逃离中国还是逃离共产党控制区
·米歇尔·奥巴马出卖了她自己的女儿们
·荧屏能够改变基因吗
·华为可能成为统一全球的先驱部队吗
·楚怀王成全了秦始皇
·共产党没有恩赐、马列主义并非中国教师爷
·马化腾睡不着怪床
·回头路的责任其实不在习近平
·欧洲建军侮辱美国
·文革的正当理由
·世界历史会有“决定时刻”吗
·皇帝才是最大的贪污犯——朱元獐劣迹斑斑
·基因战争也是文化战争的组成环节
·经济萧条与政治改革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大西洋文明与大西洲传说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2020年中国很穷还是20年后中国很穷
·朱镕基之子说人类只有两千年历史
·博士学位害死了人
·川普是为中俄看家护院的吗
·牛弹琴指桑骂槐习近平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地产商修边境墙
·法国应该学德语还是学英语
·北美世界日报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斯林为何允许庆祝圣诞节
·过把瘾就死的歌唱家
·苏联本来就不该诞生
·人官与狗官
·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美国出现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政府关门就无法弹劾法办川普总统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为什么不能同情印第安人
·美联社与新华社联合起来
·俄国担心自己沦为白色非洲
·两个画家的战争
·不能把纪念64变成一种手段
·保释期间日记泄露了重要机密
·美国文化分歧体现全球化的纵深
·欧洲海洋文明的悲歌
·日本的死亡笔记与中国的变天帐
·跳槽的不是辞职的
·土耳其本来是东正教的大本营
·为何叫《般若心经》而非《智慧心经》?
·欧洲人背叛上帝的后果如此严重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谢选骏: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图辑:巴黎红磨坊夜生活激发的艺术作品》(BBC 2020-01-10)报道:
   
   19世纪末的巴黎,人称享乐之城,以卡巴莱酒店(cabarets)和舞场闻名。在一个个人崇拜开始大行其道的时代,夜店的经理们越来越看好推广明星表演的好处,这也使得歌手、舞者和演员纷纷寻找个人推广的机会。许多人求助于海报这个新出现的媒介,及其最有才华的诠释者图卢兹-劳特列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他惊人的创新设计使得布吕昂(Aristide Bruant)、艾薇儿(Jane Avril)和吉尔伯特(Yvette Guilbert)等变成了家喻户晓的艺人,同时也预示着我们今天所熟知的名人文化的诞生。在这个过程中,造星者本人也成了明星。


   
   图卢兹-劳特列克被蒙马特(Montmartre)的波西米亚气氛所吸引,以此逃避令人窒息的家庭环境。由于一种罕见的骨病,他的双腿发育不良,令他时常觉得自己与家人格格不入。在艺术家和艺人当中,他找到了归属感,对颓废的夜生活显示出极大的热情。他成为了许多当红夜店的常客,他坐在里面,飞舞的笔端出现了一张张的素描,记录下那些表演。苏格兰国立美术馆(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正在举行的展览《海报:图卢兹-劳特列克与名人艺术》(Pin-ups: Toulouse-Lautrec and the Art of Celebrity)的策展人布罗克赫斯特(Hannah Brocklehurst)说,他为人善良、忠诚、魅力十足,也因“酒量了得而老早就暴得大名”。他到巴黎的时候,恰逢西方版画史上一个最激动人心的时期。“海报之父”谢雷(Jules Cherét)将第一代大型平版印刷机引入巴黎,彻底改变了这种传统媒体对色彩的使用。前卫艺术家们迅速接受了这项新技术,引发了版画和收藏热潮。
   
   与此同时,法律放松了对张贴宣传材料的限制,使得新一代有着创业头脑的夜店经理可以将这种新的艺术形式作为一种广告手段,巴黎的街头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艺廊。
   
   身居高位的朋友——1891年,传奇的红磨坊(Moulin Rouge)的经理席德勒(Charles Zidler)请劳特列克设计一款海报,这是劳特列克在艺术创作上的一个重大转机。两年前,席德勒自己为红磨坊创作了第一张海报。他画笔下俏皮的设计、明亮的颜色和洛可可风格的漂亮女人形象虽然引人注目,却没有彰显出表演者的个性。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红磨坊(1891年)是传奇夜店经理席德勒的委约之作,它标志着劳特列克艺术创作的重大转机——劳特列克将红磨坊最著名的舞者放到海报的中央,以简约的平面形式,以及受日本版画影响的大胆的黑色轮廓来呈现他们。色彩的暗与明,完美地融合了这家夜总会给人带来的颓废与愉悦感。
   
   与舞者的稔熟,使得劳特列克能够寥寥数笔就捕捉到她们的神韵。裙角飞扬的La Goulue(一口干,她因为习惯性地将顾客的酒水一口喝下而获此雅号)正跳着康康舞(can-can),她的舞伴Valentin le Désossé(无骨男)占据着画面的前方,表演着柔美的招牌动作。
   
   布罗克赫斯特说:“当马路两边贴满了海报时,单张海报就必须脱颖而出才行。”图卢兹-劳特列克的海报设计极具吸引力,显然做到了这一点。大家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海报。“据当时在街头看见这张海报的人说,他们会感觉有点不舒服。它太奇特了,但人们似乎很喜欢那样的海报,”布罗克赫斯特补充道。这张海报在巴黎各处贴了3000份,立即引起轰动,一夜之间就把图卢兹-劳特列克变成了明星。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日本咖啡馆(1892年)——从黑色长手套可以辨认出舞台上的是吉尔伯特——在日本咖啡馆(Le Divan Japonais)的海报中,他再次进行了创新;这是一个以东方装修风格闻名的场所,只经营了很短的时间。海报的主要焦点是坐在观众席的舞者艾薇儿和乐评人迪雅尔丹(Edouard Dujardin),立即暗示出这是个值得一来的地方。他没有画出舞台上那个人物的头,这是一个大胆的创新,他知道仅凭那双黑色长手套,大家就会知道她是歌手吉尔伯特。这一招很妙,不仅承认了吉尔伯特招牌式装扮的影响力,还确认公众有能力将其认出来。“在一定程度上,这些夜总会和艺人之所以吸引人正是由于他们有着非同寻常的特征,”布罗克赫斯特说。“他们不同于路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特征,人们喜欢这样。他抓住了这个概念。”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艾薇儿(1899年)。艾薇儿和劳特列克成为了密友,她甚至担任这位艺术家晚宴派对的女主人——没过多久,艾薇儿托图卢兹-劳特列克制作她的第一张海报。她是那个时代最耀眼的明星之一,也是蒙马特的偶像,她凭直觉意识到海报让人出名的潜力,并围绕它来努力打造自己的个人品牌。“我乐享其中的名声,是从他给我画的第一张海报开始的,这绝对是我欠他的,”她在后来写到。
   
   艾薇儿成了图卢兹-劳特列克的密友,甚至担当这位艺术家著名的晚宴派对的女主人。劳特列克烧得一手好菜,而且热情好客,往来的都是当时的名人。毫无疑问,他意识到,与这些人交往有助于他的职业生涯,对推销自我也将大有裨益,不过,他也真心把他们当自己人。图卢兹-劳特列克的马塞尔·伦德·布斯特小姐像(1895年)。他是那些夜总会的常客,总是兴致勃勃地将表演现场画下来。
   
   名人的发明——他们当然也喜欢他。吉尔伯特在图卢兹-劳特列克的作品中出现的次数,超过了任何一位艺人,还成为歌谱、个人藏家的版画和两本平版印刷作品集的主角。因为还从未有一个艺术家将整本书献给另一个艺术家,所以这些东西一出来就引发了轰动。画册限量发行100本,上面有吉尔伯特和图卢兹-劳特列克的共同签名,这是最早的名人纪念品之一。
   
   不过,也许是她对于劳特列克笔端的那个自己太过忠诚,1894年10月,《巴黎人的生活》杂志(La Vie Parisienne)抱怨她“越来越像海报上的人物,头发太黄,嘴唇太红,手套太黑,腰带太绿”。
   
   图卢兹-劳特列克的《埃尔多拉多……布吕昂在卡巴莱》(Eldorado、、. Aristide Bruant dans son Cabaret)(1892年)——这幅作品差点未能面世,因为夜总会的经理认为它太不寻常——布罗克赫斯特说,歌手、诗人布吕昂(Aristide Bruant)是另一位被形容为“行走的活海报”的表演者。他标志性的黑色呢帽、斗篷和红色围巾夸张地搭在肩上,无疑是非常值得复制的形象。图卢兹-劳特列克这件最具标志性的作品之一,差点不能面世。大使夜总会(Les Ambassadeurs)的经理不喜欢这张海报,认为它太过不寻常,布吕昂以罢演为威胁,强迫他们改变了主意。赢得胜利的布吕昂安排这张海报贴满整个巴黎,以至一名记者惊呼:“谁能把我们从布吕昂的画像中解救出来?去哪里都躲不开它。”这证明了“过度曝光”很早就出现了。
   
   劳特列克在创作上继续推陈出新,但他放荡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对苦艾酒的迷恋,最终带来恶果。1897年,他开始出现酒精中毒的迹象。1901年夏天,他母亲把他带回自家庄园,后来他在那里中风、去世。年仅36岁。
   
   莫兰(Charles Maurin)创作的《图卢兹-劳特列克画像》。这位传奇的版画家去世时年仅36岁——可悲的是,在帮助创造名人文化的同时,劳特列克也成为其最早的受害者之一。然而,由于他非凡的才华,他帮助宣传的那些人的形象成为了一个时代的象征,名声得以延续;而许多他们的追随者和模仿者却早已被遗忘。
   
   谢选骏指出:为何巴黎红磨坊的夜生活能够激发艺术作品?在我看来,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这是因为夜间已到生物钟的休息时刻,这时候不睡,生物钟全都紊乱了。正是这种全面混乱造成的亢奋,形成了一种畸形的精神,超出了常规,造就了不世天才。即使没有天才,也有庸才了!所以说,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正因如此,无数庸才都在夜间麇集在一起,希望以此获得灵感,创造不世的才能。正如许多三流雄性画家也常常留着长发,希望以此获得灵感,至少也能蒙骗世人,求关注,求包养。
(2020/0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