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谢选骏文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谢选骏: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敌人”是一个毛泽东1960年代推广的“简体字”,三百多年前就已经死掉的明朝崇祯皇帝,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呢?正体汉字的敌人写作“敵人”,那才是崇祯认识的字。一个大家不认识的字,你写得再大也是没有用的。
   
   《毕汝谐: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独幕话剧)》(2019年11月19日 舟巷)报道:

   
   我不可能不触犯禁忌,因为我是查理!——毕汝谐的自白
   
   时间:2019年10月尾旬的一天。
   人物:习近平,崇祯,哈姆雷特
   
   幕启:习近平主席办公室。办公桌、主座椅及沙发。
   
   [习近平上。]
   
   习近平:(对内)我休息一会儿,静一静。
   
   内声:(毕恭毕敬)是。
   
   [习近平烦躁地来回踱步。
   
   [天幕出现川普的一则旧推特:….My only question is, who is our bigger enemy, Jay Powell or Chairman Xi?(幕后传来川普洋腔洋调的国语)我仅有的问题是:习近平和鲍威尔,哪一个是更大的敌人?
   
   习近平:该死的川普,他竟然称我为敌人!列宁说过:大难临头,出路何在?
   
   [幕后传来列宁洋腔洋调的国语:大难临头,出路何在?革命(有人称之为伟大的革命,可是,暂时称之为腐朽的革命也许更公道些)!
   
   [习近平愤然挥毫,于是,天幕出现两个血色大字:敌人!(掷笔,仰天长叹)
   
   [崇祯上,这是一个三十余岁、眉清目秀的青年,脖颈处有一道非常刺目的深紫色疤痕;脚步飘忽,如踩高跷。]
   
   崇祯:(立于习近平身后;语调温和却又是一针见血地)这两个字比划端正,横平竖直,可惜缺乏功力!看得出来,你刻意效仿古人却又十分拘泥;你怎么会有功力呢?200斤麦子容易扛,书法功力不易得!你错失了求学的最佳年龄段,终生遗憾!
   
   习近平:(吃惊,不悦地)你是谁?
   
   崇祯:(斯文谦和地)我是崇祯,我是朱由检。
   
   习近平:(欲怒,为了保持至尊的身份,转为微微冷笑)你?崇祯?你凭什么自称崇祯?你有国玺吗?(自以为犀利地)如果你没有国玺,你就无法证明自己是崇祯;同时,如果你有国玺,你也无法证明自己是崇祯!亡国之君,哪来国玺?(狞笑)你不是崇祯,你不是朱由检!
   
   崇祯:(微微冷笑)此言差矣!单凭我能够来到你面前,便足以证明:我就是崇祯!我就是朱由检!这里的警卫何其森严!这个地方,鸟飞不进,针插不进!如果我不是崇祯不是朱由检,焉能来到此地?
   
   习近平:(思考片刻)你说得对;如果你不是崇祯,不可能来到此地。(旁白,好奇心与神秘感兼而有之)莫非世上真有鬼魂?莫非这是一个美国佬搞出来的人工智能人?有趣!
   
   崇祯:(诚恳地)我关注你很久了,我研究你很久了,我是你的粉丝——真正意义上的粉丝!你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鞭辟入里,震耳发聩!我尾随你很久了,今年10月11日,你访问印度金奈,当地一所学校两千名学生戴上习近平面具迎接你;我亦步亦趋,隐身前后,还拾到一个面具(亮出一个印度制作的习近平面具,郑重其事地戴上,复又摘下;旁白)于我而言,21世纪的大明王朝即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习近平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习近平:(基于对皇帝二字的本能的敬畏,似乎有些拗口地)陛下!
   
   崇祯:(十分低调)非也,非也!我不是陛下,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介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幽魂!贤弟不妨称我由检仁兄。
   
   习近平:(拱手为礼)由检仁兄。(旁白)收编崇祯,为我所用。
   
   崇祯:(拱手为礼)近平贤弟。(旁白)蛊惑近平,为我所用。
   
   [一人一魂各怀鬼胎,重新打量。]
   
   习近平:(努力表现书卷气)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仁兄有何贵干?
   崇祯:(严肃地)我要拯救贤弟。我看到贤弟,就像看到嫡亲胞弟,尽管我们差距三百余年。
   
   习近平:(倨傲地)何来此言?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有毛泽东主席,后有习近平主席,两雄惊世,珠璧交辉!
   崇祯:红朝开国皇帝毛泽东文武兼备,既有秦皇汉武的丰功伟绩、又有李后主宋徽宗的风流文采,千古一帝!(加重语气)贤弟不如毛泽东。
   
   习近平:嗯,我不如毛泽东主席;我不是政治家不是军事家不是经济学家不是诗人不是书法家;(强硬地)但是,我是皇帝。
   崇祯:(似乎有些惋惜地)贤弟不幸——贤弟是非典型皇帝,而川普是非典型总统;不是冤家不聚头,你们狭路相逢!(旁白)人人都想当皇帝,没当过皇帝的人都想当皇帝,却不深思中国历来有弑君的传统!一个人当了皇帝,文武百官、全体子民都是他的敌人!高处不胜寒!
   
   习近平:(色厉内荏)狭路相逢勇者胜!
   崇祯:非也,非也!这一回,却是狭路相逢忍者胜!(娓娓而言)毛泽东是中国大陆主席,林彪是中国大陆副主席;不妨这样说,川普是世界总统,而贤弟是世界副总统;林彪落馬于中國第二,我唯恐贤弟失足於世界第二;古今中外,老二难为!
   
   习近平:(有所触动)仁兄有心了。
   崇祯:(旁白,刻毒入骨地)陕北佬习仲勋和起自陕北的毛泽东一样,都是以聚党造反为谋求富贵的手段;相距三百多年,他们与闯贼献贼没有本质区别!毛泽东习仲勋的原生家庭都属于社会底层,湘籍陕籍贱民作乱,为等级社会与宗法礼教所不齿,只能侥幸得逞于一时!70年了,气数已尽,差不多到头了!
   
   习近平:(自傲地)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一穷二白,我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毛泽东依靠群众专政,我依靠高科技专政!我有八千万申纪兰式的党员,我有十三亿申纪兰式的老百姓!我的龙座坚如磐石、稳若泰山!
   [天幕出現官媒发布的习近平考察甘肃高台县的视频,“总书记万岁!”清晰可闻。]
   崇祯:听,总书记万岁的口号声,而且是标准的北京口音;贤弟有何感想?
   
   习近平:(浅笑)受用,很受用,非常受用——如春风轻拂,如夏雨沛然,如秋月临窗,如冬梅傲雪;大丈夫当得万岁,足矣!
   崇祯:(微微冷笑)出口成章,诗意盎然。万岁与万碎同音不同字,却有霄壤之别!贤弟听到总书记万岁时居然笑了!1957年——我与时俱进,使用公元纪年——苏联国家元首伏罗希洛夫访问北京,他指着我殉国的老槐树说:它给全世界的皇帝上了一课!其实,它也给全世界的共产党总书记上了一课!(厉声地)一个共产党总书记当了万岁,离煤山也就不远了!贤弟怎么笑得起来?
   
   习近平:(若有所悟)嗯,万岁与万碎同音不同字,却有霄壤之别!
   [舞台一角灯光打出保持沉思状的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呆板地背诵莎士比亚撰写的台词)世上之事物本无善恶之分,思想使然。
   习近平:(警惕地)今日来此,莫非仁兄想重回紫禁城?(霸气地落身主座椅)
   崇祯:非也,非也!没有一个亡国之君还想重新当皇帝;我当了十七年皇帝,疲矣!倦矣!早已无心此城此殿此座矣!人寿有限,魂龄无穷! 帝王将相,何如 竹林七贤?(不待邀请,翘足坐于沙发)不求皇座,有此沙发足矣!闲云野鹤,悠哉游哉!
   
   [一人一魂各怀鬼胎,重新打量。]
   
   崇祯:贤弟只是口头提出两个一百年,我作为幽魂已经实实在在地游弋天地间三百余年!第一个百年,我奔走鼓呼,八方串联,立志反清复明,复辟大明王朝。
   习近平:可惜仁兄壮志未酬。
   
   崇祯:第二个百年,我再无政治抱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朝入学堂,夕栖书舍,窥望鸿儒,求知若渴。我知道爱因斯坦方程式常见形式是——
   习近平:(急于表现自己,抢说)△ E=(△m)c2。 式中E为能量,m为质量,c为光速。
   
   崇祯:(向习近平投去客气的一瞥)正确;我还知道负一开根号等于正负虚数单位i ;计量经济学剑桥方程式是:M=kPy;式中y表示实际收入,P表示价格水平,Py表示名义收入,k表示人们持有的现金量占名义收入的比率,因而货币需求是名义收入和人们持有的现金量占名义收入比例的函数。
   习近平:(自愧弗如,惭笑)仁兄博学;我只不过死记硬背一些书名而已。
   
   崇祯:求知乃天地间第一乐事,学无止境,悬梁刺骨;愿与贤弟共勉。
   习近平:我知道我没学问,枉戴清华博士帽。
   
   崇祯:当皇帝无需博士帽,贤弟此举画蛇添足了。(旁白)沐猴而冠,愈显其丑。
   习近平:(追悔莫及)此一时也彼一时也;那时候,我一直活在不安、猜疑的官场阴影,克制举止癖性,事事追随庸众;我算计这辈子要当副总理或者政治局委员,博士帽必不可少;当皇帝,想也不敢想!
   
   崇祯:(旁白) 习近平原本是第三梯队里德才貌均毫不出众的一员,治闽、治浙、治沪无功无过,平平淡淡;习近平长期示人以老好人、温吞水、甘草剂的低调形象,鉴貌辨色,笑迎八方,肆应周旋,无不得体;从而蒙过各派元老,习近平得以顺利登基。
   习近平:(沾沾自喜地)我入主中南海,下了一盘很大的棋:令死党王岐山动用国家镇压机器,掌握党内同侪的贪腐证据,大破大立,我与王岐山俨若手持生死簿的阎王、判官!
   
   崇祯:(赞叹不已)一着妙棋,出神入化。反腐使得原本平起平坐的党内同侪,倏尔成为猫鼠关系、典狱长与在押囚犯暨候补囚犯的关系,妙哉妙哉。按照邓小平时代的政治规矩,总书记只是常委会的召集人,贤弟却一跃成为凌驾于常委会之上的大皇帝!恭喜恭喜。
   习近平: (冷笑,旁白)这是一招四两拨千斤的妙棋——辫子在手,万官俯首;对于驯顺者,辫子永远只不过是辫子,引而不发,跃如也;而对于抗上者,辫子则是绝顶厉害的钢鞭!薄熙来即是最突出的显例,一击致命!
   
   崇祯:(冷笑,旁白)毛泽东曰:民主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于习近平而言:反腐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时势造英雄;中共史无前例的腐败,造就了习近平这位史无前例的大英雄,如此而已,岂有它哉!党难当头,近平发迹,实为中共百年历史之首见!
   习近平:六十几岁的人了,国事如麻,我没有时间精力求取新知。我知道我的知识结构不合理;毛泽东主席的知识结构也不合理;他在长沙第一师范,国文历史出色,几何英语是鸭蛋。
   
   崇祯:毛泽东是天才,而贤弟不是。
   习近平:嗯,我不是天才。(发出一声叹息)
   
   崇祯:(阴沉地)当务之急,不妨化繁为简,临时抱佛脚;贤弟只消读一本万能宝书即可——“厚黑学”,李宗吾的盖世奇书。贤弟若将厚黑学发挥到极致,必能化险为夷,闯过难关!
   习近平:我早年读过“厚黑学”,略知皮毛。
   
   崇祯:及至我作为幽魂的第三个百年——(抒情地)云淡风轻,畅行时空;自我完善,臻于化境;悠悠岁月,得过且过;(语气转为凝重)谁知天命难违,良机倏至,中国面临百年未见之大变局,眼见天将降大任于 贤弟!贤弟以反贪起手,恰如我以诛灭阉竖魏忠贤起手,开局漂亮!贤弟横空出世,令我的政治抱负死灰复燃,原本心如古井之水,竟然陡起波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