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谢选骏文集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谢选骏: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波音737:乌克兰客机从伊朗首都起飞时坠毁》(BBC 2020年1月8日)报道:
   
   目前消息称机上无人生还。伊朗官员证实,一架载有超过170人的波音737-800 NG客机在德黑兰机场附近坠毁。伊朗红新月会官员表示,找到幸存者的机会渺茫。

   
   乌克兰国际航空(UIA)证实,该公司PS752航班星期三(1月8日)清晨从德黑兰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起飞往乌克兰首都基辅,德黑兰时间06:12(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2:42)起飞之后不久坠毁。法新社引述救难人员称,飞机在机场西北面45公里处,德黑兰省沙里尔郡(Shahriar)一条村庄处坠毁。
   
   正在中东国家阿曼访问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宣布将缩短行程回国善后。他在向死难者家属致哀之余,还警告各方不要任意推测飞机失事原因。
   
   目前未知这起事故与伊朗和美国之间的武装冲突有否关联。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在格林尼治标准时间星期三02:52透过Twitter表示已发出给飞行员的通知(NOTAMs),禁止美国民用航空运营商的飞机使用伊朗、伊拉克、波斯湾与阿曼湾水域上空。
   
   乌克兰国际航空表示,该公司将即时停飞基辅往返德黑兰航班。泽连斯基总统透过Facebook表示,这是“从中东传来的噩耗”,并向乘客和机组人员家属致以诚挚慰问,乌克兰使馆官员正核实具体伤亡情况。
   
   乌克兰总理阿列克谢·贡恰鲁克(Oleksiy Honcharuk)表示,目前认定机上人员当中168人为乘客,余下9人为机组人员。外长瓦迪姆·普利斯特艾科(Vadym Prystaiko)表示,死者中82人为伊朗人、63人为加拿大人、包括机组在内11人为乌克兰人、10人为瑞典人、4人为阿富汗人,英国和德国各有3人。
   
   俄塔社报道,飞机其中一台“黑匣子”飞行记录仪已经被发现,并移交执法部门。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是德黑兰主要的国际机场,位于德黑兰西南面30公里,与更靠近市中心的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共同肩负德黑兰空中国门的任务。
   
   目前伊朗与美国关系恶劣,俄罗斯被视为给伊朗撑腰的重要国家;俄罗斯与乌克兰关系自2014年克里米亚冲突以来一直僵持,而美国一直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
   
   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俄罗斯人权专员塔季娅娜·莫斯卡尔科娃(Tatyana Moskalkova)星期三早晨就德黑兰空难,向乌克兰人权专员柳德米拉·德尼索娃(Lyudmila Denisova)表达“诚挚慰问”。
   
   在基辅鲍里斯波尔国际机场,接机的家属纷纷展露哀伤神情。基辅国际机场的航班信息显示屏上显示PS752航班状况为"取消"。
   
   根据航班追踪网站flightradar24.com,PS752航班起飞时朝西北方向起飞,约两分钟后与追踪系统失去联系,当时之飞行高度为7925英尺(2416米)。“首次空难”——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成立于1992年底,即乌克兰脱离苏联独立后一年多。乌克兰政府于2011年出售其控股权之后成为私营企业,但仍是乌克兰的载旗航空公司。
   
   乌克兰国际航空自开航以来从未发生过任何事故,这是该公司首次遭遇空难。公司证实,失事波音737-800 NG客机于2016年制造,由波音直接交付该公司使用。飞机刚在三天前完成定期检查。美国波音公司表示正了解情况。
   
   乌克兰国际航空网站介绍,该公司共有42架客机,除了少量来自巴西航空工业(Embraer)外,全数为波音客机。其中,波音737-800占24架。波音此前因为737 Max连发两起死亡惨重的空难而遭停飞,但澳大利亚航空顾问企业Strategic Aviation Solutions主席尼尔·汉斯福德(Neil Hansford)接受BBC电视世界新闻台连线采访时指出,737-800是波音数一数二的可靠机型,更是西方短途航空运输的基石。
   
   汉斯福德指出,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并非一家纪录欠佳的航空公司,而其客机这次在德黑兰失事,德黑兰当局能有多大的透明度,是个疑问。美国航空安全分析人士托德·柯蒂斯(Todd Curtis)也有同样疑问。他指出,伊朗、乌克兰、美国与法国当局都将参与事故调查,但四国能如何合作并不明朗。目前伊朗受到美国多项制裁。
   
   柯蒂斯也指出,世上正在服役的波音737-800客机数以千计,执行了数以千万计航班,但包括这次空难在内,只发生过10次造成至少一人死亡的事故。
   
   《博士、教授、医生…这些加拿大人登上死亡航班》(2020-01-08 温哥华港湾)报道:
   
   天降横祸!昨夜今晨,全世界的“头条”都留给了伊朗!
   
   首都德黑兰突发空难,一架乌克兰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从德黑兰国际机场起飞后几分钟就坠毁。这架波音737-800客机载有包括乘客和机组人员在内共176人,机上人员全部遇难。
   
   生活在加拿大的我们,一大早在看到空难消息的同时,也获悉这架死亡航班上还有63名加拿大人。他们或是出门旅行、或是回乡探亲、或是进行交流访问……总之都是带着非常美好的希冀,但这场突如起来的灾难,将所有一切都化为乌有。加拿大,他们的家,再也回不来了。
   
   6名罹难者来自大温——据CBC报道,登上这趟死亡航班的加拿大旅客来自全国多个省份:阿尔伯塔、BC、安大略、魁北克……他们中的一部分是在中东地区旅行,另一部分是有加拿大移民,算是加拿大和伊朗双国籍,回伊朗的目的是探亲,当然其中还有很多是趁着圣诞新年假期出门旅行的的学生。
   
   26岁的Delaram Dadashnejad住在温哥华,在与家人一起前往德黑兰探亲后,乘坐这趟航班返回温哥华。她的妹妹向CBC确认了她的死亡。
   
   这个漂亮的姑娘是BC省兰加拉学院的一名学生,学习营养学专业。朋友Sia Ahmadi说,他原本应该在12月17日回到家中,但无奈因为签证问题而不得不重新安排航班时间。
   
   下面这张全家福上的一家三口也自大温地区,同样也在这起空难中丧命,他们的朋友告诉CBC,这对夫妻名叫Ardalan Ebnoddin Hamidi和Niloofar Razzagh,是一对非常友好和善的夫妇,共同育有一个儿子Hamyar Ebnoddin Hamidi,他们前往伊朗度过了两个星期的假期,一家三口搭乘这趟航班回家。
   
   “加拿大伊朗社区失去了最好的一个家庭。”朋友Esmaeilpour在Facebook上这样写道,他说他们一家是最负责任的伊朗裔加拿大公民之一。
   
   此外,还有消息显示,下图这对大温居民夫妇也在空难中罹难,但目前还没有进一步报道显示他们去伊朗做什么。
   
   UA教授全家四口命丧空难——据《多伦多星报》报道,在这起惨烈的空难中,年纪最大的乘客今年69岁,是一位退休的老教授;而年纪最小的孩子刚刚3岁……(目前已经确定有最小罹难者只有1岁。)可能有人会问,这些人从伊朗回加拿大,为什么一定要飞乌克兰再转机?答案或许有点扎心,因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普通工薪阶层,通过乌克兰首都基辅转机回加拿大的机票价格非常实惠,航班时间也不差,算得上物美价廉。
   
   UBC新闻学教授Saranaz Barforoush在推特上说,由于飞往伊朗的票价飞涨,经乌克兰转机这条路线最近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上面这张照片中,笑容灿烂的一家四口也已经确认罹难。他们来自加拿大埃德蒙顿,阿尔伯塔大学发言人今天证实,该校知名教授,也就是这个家庭中的男主人Pedram Mousavi和他的妻子、女主人Mojgan Daneshmand 以及他们的两个女儿Daria和Dorina全家四口都在伊朗空难中丧生。
   
   阿尔伯塔大学电气和计算机工程系副主任Masoud Ardakani今天说,Pedram Mousavi和他的妻子Mojgan Daneshmand都是该校工程学院的教授,全体同仁都对他们的罹难感到非常悲伤。埃德蒙顿伊朗加拿大人社区成员Payman Parseyan说,埃德蒙顿市有许多人在这架飞机上,总共有27个遇难者来自埃德蒙顿的伊朗人社区。他说当地伊朗人社区非常小,他对其中的七名遇难者非常了解,对其他的人也熟识,这几乎占埃德蒙顿伊朗人社区总数的1%。
   
   多所大学确认学生罹难——目前,多伦多大学确认有4名学生罹难;贵湖大学确认1名博士生在伊朗空难中罹难;滑铁卢大学确认有2名博士生罹难;渥太华大学确认有3名学生在罹难,西安大略大学确认有4名学生罹难……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罹难者身份被确认,我们的心情也随之跌倒谷底。
   
   这位美丽的女士名叫Ghanimat Azhdari,是贵湖大学博士生,现年36岁,主修社会科学与应用人文科学;Azhdari亦是国际组织ICCA联盟的成员,该联盟主要支持土著及保护其土地。ICCA在网页中指出,Azhdari曾参与纪录伊朗各游牧社区生活及绘制领土地图的项目,同时她也是伊朗Qashqai部落的成员,曾担任地理讯息系统专家。
   
   这位帅气的小伙子名叫Mojtaba Abbasnezhad,多伦多大学在读博士,根据多大声明,除了他之外,还有三名学生,包括Mohammad Salehe,Zeynab Asadi-Lari及Mohammad Hossein Asadi-Lari,在空难中丧生。
   
   同时还有多大网友描述,有一名伊朗裔医学博士在多大做研究,他当初决定飞回伊朗是想去确认他的家人是否安全。而滑铁卢大学也证实,两名博士生Marzieh(Mari)Foroutan和Mansour Esnaashary Esfahani也在此次空难中罹难。
   
   多伦多小三口之家罹难——Evin Arsalani一家来自多伦多地区,30岁的她与丈夫38岁的丈夫Hiva Molani和一岁的女儿Kurdia也在这架飞机上,他们刚刚在伊朗故乡参加完一个婚礼,准备回到安省自己的家。
   
   Evin的姐姐Omid说,“现在我不在乎发生了什么,我所关心的只是我失去了家人。”她说,妹妹一家三口在12月8日抵达伊朗参加一个婚礼,她最后一次与妹妹通话是1月2日,那天是她30岁的生日。妹妹说她非常开心看到多年未见的所有家人。此外,这位同样来自安省的美女牙医也永远的离开,她叫Parisa Eghbalian,今天上午,她的同事们确认了Parisa Eghbalian就在这架飞机上。除了牙医,还有一位眼科医生也在失事班机上。列治文山眼科诊所的一名服务员证实,验光师Neda Sadighi博士前往德黑兰度假,呆了10天之后准备回加拿大,Sadighi是一名眼科医生,在来到加拿大之前就在德黑兰执业,她是安大略省验光学院和伊朗眼科医生协会的成员。同样来自多伦多,已经确定身份的罹难者还有这对年轻的夫妇,Behnaz Khoei Ebrahimi和她的9岁儿子Rahmtin Ahmadi;以及另一对夫妇Iman Ghaderpanah和Parinaz Ghaderpanah。
   
   接下来这个家庭,一家三口阴阳两隔,Aurora E&E Dentistry的Hamed Esmaeilion博士从昨晚开始一直都在哀悼妻子Parisa Eghbalian博士和女儿Reera Esmaeilion。Eghbalian在伊朗出生和长大,于2001年毕业于Tabriz医科大学,2010年移民加拿大,在业余时间,她喜欢与丈夫和年幼的女儿一起阅读和看电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