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谢选骏文集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张学良是一个吃软饭的卖国贼
·明末清初三儒为何不能启蒙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王康不知第三中国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经济增长是疫情的温床
·封城危机的时穷节乃见
·北磁极的挪移是否引起人类社会的颠覆
·武汉肺炎摧毁了希腊文明
·普世价值也顶不住微信的渗透了
·革命是病毒的播种机
·血泪之路开启了毛匪红色高棉的上山下乡
·流氓国家与国家流氓
·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动乱和革命暴乱
·何炳棣是真傻还是装傻
·前浪后浪都是亡国奴的流浪
·后浪前浪都是血汗工厂的血浆
·西方式的礼节极不健康且是瘟疫的温床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不是第四美国的开创者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好医疗
·大陆和台湾共同整合世界
·病毒创造了奇妙的新世界
·失忆比无知更加幸福
·宁死不进方舱医院
·邓小平狂犬是一个街头流氓
·“牲人”就是“废垃”、“费拉”
·报丧也能赚钱
·乔姆斯基是共产党中国的乏走狗
·抵御瘟疫以形成新的文明
·贫穷的根源在于安贫乐道
·中国真的成了一个超级大国
·秦朝和隋朝都是“战狼国家”
·鲁迅为何先后谄媚袁世凯和共产党
·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
·独处是生命的本来状态
·新冠肺炎是个不实消息
·土八路永远是土八路
·共产党为何不能发行人民币债券
·每个人都是一个红太阳
·共产党退入民族主义的战壕浑水摸鱼
·“美国视角下的‘五四’”并不存在
·从“赞扬六四屠杀”到“切断一切关系”
·可以不民主但不能共产党
·政客并不等于骗子
·胡适一身媚骨摇尾满狗阿谀袁狗
·中国社会只有投机主义
·欧洲人都是畜群
·游戏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新冠肺炎是攻杀欧美的冠军杀手
·只有禁欲主义可以救中国
·保护自然就能远离病毒——道德律的复兴
·叙事比真相更加重要
·第二波疫情在中国登场了吗
·瓦格纳的音乐就是通俗的电影音乐
·美国现政府对付共产党已经黔驴技穷
·美国的救济粮不是好吃的
·私刑就是自卫
·武汉病毒是“中国制造”的拳头产品
·南北战争是对独立革命的反动
·邓狗小平总是毛狗朝代的一狗——邓小平是毛泽东的三级走狗
·邓狗小平总是毛狗朝代的一狗——邓小平是毛泽东的三级走狗
·华尔街引进了武汉病毒
·王怡不是个基督徒
·航空公司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
·德国人民内心依然仇恨美国
·新冠瘟疫就是遍地开花的六四屠杀31周年纪念
·思想决定感觉就是一种红脖子主义
·一万小时只能培养技艺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澳大利亚对于中国的恐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谢选骏:“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习近平崇拜这位古人?从这本书中找到治国之道?》(上报 2020-01-08)报道:
   
   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引用商鞅「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这句古语。新华社专门发文解读,讚扬商鞅改革令国家富强起来。

   
   《习近平用典》一书收入习近平引用的明朝首辅张居正的名言「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读过《商君书》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源于商鞅的思想,是著名的「商鞅难题」。
   
   习近平在二零零六年五月写的文章,没有点名地引用了商鞅的「国皆有法,而无使法必行之法」的名句,并解释说,使法必行之法就是法治精神。
   
   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引用商鞅「治世不一道,便国不法古」这句古语。新华社专门发文解读,讚扬商鞅改革令国家富强起来。
   
   二零一七年,中国再度上演一九九六年排演的话剧《商鞅》。话剧将商鞅打造成「忠于国家,利于人民,打击权贵,为奴隶寻求解放的民族英雄」。话剧中,商鞅临被处死前还公开反抗天命,称「商君虽死,然商君之法千年不败;商君虽死,可一百一十七年之后,秦王朝一统天下!」
   
   习近平崇拜商鞅,但以他的文化水准,未必读得懂《商君书》,他最多能读懂御用文人帮他翻译的白话本。习近平说的「法」,不是法治之法,而是法家之法;不是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所说的「公正裁判」、「义务对等」、「契约应该履行」、「损害应予赔偿」等具有「普遍性」的、「合乎人性和社会秩序的要求」的法律价值和原则,而是商鞅所说的「以法赏罚之,以术操控之,以势威吓之」的、专门对付老百姓的严刑峻法。
   
   要瞭解习近平为何崇拜商鞅,为何喜欢引用《商君书》,就需要先来瞭解商鞅(商君)为何许人也,《商君书》是一本什麽样的书。
   
   司马迁对商鞅的评价相当负面,「其天资刻薄人也」。《史记》记载,商鞅「少好刑名之学」,看到秦孝公的求贤诏后就去秦国,受到秦孝公重用,通过变法让秦国崛起为带有法西斯色彩的军事强国,为秦的统一奠定了基础。
   
   帝制时代,《商君书》是天下第一禁书,一直是太傅教太子的教材,只有历代君王和准君王才能读到。因为一本薄薄的《商君书》书,不到三万个汉字,居然把君主治国手段的厚黑权谋从原则目标到细枝末节,全都阐述得头头是道,既讲道理又讲办法,真的做到了理论和实践的有机结合。读《论语》根本无法治天下,读《商君书》则人人都可以当皇帝,难怪皇帝不准其他人读。那麽,习近平能从《商君书》中找到什麽治国之道?
   
   毛泽东晚年的最后一搏:评法批儒——习近平学毛泽东,毛泽东学商鞅,所以习近平直接学商鞅。毛泽东晚年的最后一搏是发起「评法批儒」运动,高举秦始皇和商鞅,也就高举自己、捍卫文革。林彪事件发生之后,毛的权威受到沉重打击——既然毛是神,为何连接班人都选不好?毛的身体日渐衰残,不愿死后被鞭尸,故而奋起一搏。林彪集团的「五七一工程纪要」痛斥毛是「借马列主义之皮,执秦始皇之法的,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这触了毛的痛处。毛一定要为暴秦正名,也为自己的专制合法性正名。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十七日,毛泽东召集周恩来、张春桥、姚文元等开会说:「儒法两派都是剥削本位主义,法家也是剥削,进了一步。」一九七三年七月十七日,毛会见杨振宁时说:「我们郭老……在《十批判书》裡边,立场观点是尊儒反法的。法家的道理就是厚今薄古、主张社会要向前发展、反对倒退的路线,要前进。」八月五日,毛对江青说:「历代有作为、有成就的政治家都是法家,他们都主张法治,厚今薄古;而儒家则满口仁义道德,主张厚古薄今,开历史倒车。」
   
   一九七四年六月二十七日,《人民日报》刊发钱光培的《读「商君书」》一文,介绍《商君书》如何批评儒家思想,并运用阶级斗争理论加以分析,称「商鞅变法一开始,就在代表新兴地主阶级的革新派和代表没落奴隶主阶级的顽固派之间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一九七五年八月,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大杰给毛泽东写信,谈到报刊上对韩愈全部否定,但细读韩愈文章,发现韩愈颂扬管仲、商鞅,与儒家思想不合,倾向法家,应在文学史上给韩愈一定地位。一九七六年年二月,毛泽东写信答覆说:「我同意你对韩愈的意见,一分为二为宜。」这是毛去世前给外界的最后一封信。而这场名为「评法批儒」的政治运动,直到七个月之后毛死掉才告终。
   
   一般民众无法理解「评法批儒」幕后的玄妙。学者赵越胜指出,「评法批儒」运动的实质,是毛试图重振文革的旗鼓。将林彪与孔子捆绑在一起批判实在是匪夷所思,「批林批孔」的背后玄机是警告周恩来不要借批林而批左,翻文革的案;而「评法批儒」运动中,对儒法两家的评判,反映出毛对中国传统思想的取捨。在毛的心目中,讲仁爱宽恕的儒家,是反动的;讲强君弱民,以权术酷法治人的法家,是先进的。天下苦秦久矣,而毛决心延续天下的苦难。
   
   一本《商君书》,习近平将其作为建立取代美国的中华秩序的「武林秘笈」。当时,在海外的新儒家人物如唐君毅等人撰文反对毛的批儒,他们不明白,评法批儒不过是毛开展党内斗争的一个手段,更不明白毛的法家,是西方化的法家,是马基雅维利主义通过列宁式的政党模式,掺上中国式的权谋,即毛所谓的马克思加秦始皇。
   
   毛泽东确实是「两头真」,其晚年与青年时代的价值观高度一致。青年时代,毛的作文《商鞅徙木立信论》获得满分。毛在文章中说:「吾读史至商鞅徙木立信一事,而歎吾国国民之愚也,而歎执政者之煞费苦心也,而歎数千年来民智之不开、国几蹈于沦亡之惨也。」毛更讚美商鞅说:「商鞅之法,良法也。今试一披吾国四千馀年之纪载,而求其利国福民伟大之政治家,商鞅不首屈一指乎?」
   
   毛一生的所作所为,实践了商鞅「辱民,贫民,弱民」的「三民主义」。毛不是马列主义者,而是商鞅主义者。所谓「辱民」,是让百姓们屈辱的生活,没有自尊和思考,没有「体面的工作」和「生活的尊严」,整天生活在恐惧之中。毛让人民互相检举揭发,这一个运动你检举我,下一个运动我检举你,夫妻之间、父母与子女之间彼此为敌,大家都不是人。人人都写检讨书、悔过书、认罪书,「改造思想」、「转变世界观」,留下书面证据存档,人人都有污点被官家掌握。
   
   所谓「贫民」,是让百姓生活在赤贫之中,除了生存必须之外,没有任何富馀的粮食和财产。商鞅取消商业,把土地没收为公家财产,人民作为耕田者是为政府打工。毛泽东更将人民的衣食住行,统一由官家管起来,吃大食堂,统购统销,发粮票布票,除了国家,没有任何管道和办法搞到生存必须品。而且,没有商业,私有财产不受保障,不论怎麽苦干,人民总也富不起来。
   
   所谓「弱民」,是不能让人民强大,特别是不能在思想和精神上自由与独立。培根说得好,「知识就是力量」,如果人民只是,就有了力量,君王的末日就到了。唯有缺乏安全感的民众,才会对君主产生强烈的依附感。毛时代,民众一穷二白,自愿为奴,不是毛泽东为人民服务,而是人民为毛泽东服务。「弱民」或「愚民」是共产党的统治的秘诀。
   
   鲍鹏山:商鞅是闯入中华的人间魔鬼!——中国不是没有明白人。潜心研究先秦诸子数十年的学者鲍鹏山,虽然拥有体制内的身份,可以在央视「百家讲坛」讲《水浒传》,却不能讲《商君书》,因为他对商鞅的看法与习近平截然对立。他痛斥说,「商鞅是闯入中华的人间魔鬼!」更坦言:「在中国历史上,居然有这样的一种政治主张,有这样的一种政治能力,并且这种政治主张、政治能力在中国实际的政治生活中得到非常广泛的、长时间的使用,这对中国来说是很悲剧性的事情。」鲍鹏山分析说,《商君书》为「商鞅变法」提供了理论支柱,也是秦统一六国的理论基石。《商君书》有五大要点:
   
   第一,以弱去强,以奸驭良。儒家让君子充当道德模范,让君子带小人,社会往上走;商鞅的思想则相反,他要以奸治民,用现代说法就是「痞子为王」、「特务治国」。
   
   第二,一教,就是国家只有一种教育。统治者不是不让人民不受教育,而是让人民只能受一种教育,只能接受一种定论。教育由官府全面垄断,不许民间有「私学」,教育是官家的洗脑工具,而不是开启民智的视窗。
   
   第三,剥夺个人资产,造成无恆产、无恆心的原子化的社会。这样,所有人都必须靠国家吃饭,在国家之外,既找不到工作机会,也无法从事生产活动。劳动者本人沦为国家的资产和国家的奴隶。
   
   第四,辱民、贫民、弱民,以利于君主统治。商鞅将国家的强弱与人民的强弱对立起来:国家必须强大,人民必须卑弱;若人民自强,国家就衰落。商鞅想方设法让人民处于愚蠢、孱弱、穷困的境况中,君王就可以如臂使指地驱使和控制人民。
   
   第五,杀力,即发动战争。战争对统治者有两个好处:首先,率先发动战争,使战争在别国国土上打,既破坏别国的经济,又杀死别国的有生力量;其次,战争让本国豪强之民成为炮灰,剩下的全是听话的民众。毛泽东将国民党投降军队送入韩战的绞肉机消灭掉,就是受其启发。
   
   总而言之,《商君书》最关键的思路是:国家只要一种民,即生产与战争的机器。老百姓平常是农民,为国家生产粮食;一旦有战争,就上战场,全民皆兵。这就是商鞅所说的「耕战之民」。国民只做一件事,就是「农战」。
   
   商鞅提出了一种早熟的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比马克思和希特勒早了差不多两千年。鲍鹏山认为,经过商鞅改造的秦国成为「虎狼之师」,在七国之争中取得最后胜利。六国失败了,六国老百姓也失败了,但秦国的老百姓成功了吗?秦国本国的老百姓最惨,「什伍连坐,轻罪重刑,战陷即全家为奴」。刘邦攻入咸阳,召集秦国老百姓,讲了六个字,「父老苦秦久矣」。这一句话让秦国百姓个个热泪盈眶。
   
   从史料中可以看到秦国士兵的恐怖形象:一个个腰裡拴着人头。《商君书》之《境内第十九》是士兵奖励细则。该细则以人头数量作为奖赏标准:「其战……得三十三首以上,盈论,百将、屯长赐爵一级。……能攻城围邑斩首八千已上,则盈论;野战斩首二千,则盈论。」这种赤裸裸的「人头奖励政策」,彻底把秦军打造成毫无人性的野蛮之师。
   
   美国政治学者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一书中统计,秦国成功动员其总人口的百分之八至百分之二十,而古罗马共和国仅仅百分之一,希腊人仅仅百分之五。有人从《史记》中统计,秦国名将白起的军队用斩杀、活埋、沉水等方式消灭了敌军一百五十万人。鲍鹏山感歎说:「后代众多无知者,盲目跟着卑鄙无耻者吹嘘统一大业,说什麽春秋战乱,人民受害;没有见到学者出来统计,到底是统一杀人多,还是分封制杀人多?」他进一步质疑说:「不少国人津津乐道秦国的统一伟绩,它的强盛,它的许多『世界第一』,它的什麽『车同轨』,『统一度量衡』,什麽『促进生产力』,从不思考当朝人民是怎样活过来的,他们有过一个什麽悲惨的血泪时代。」鲍鹏山批评和反驳的「某些人」,包括习近平及其御用文人,所以他的这些言论在中国被禁了。法家不是法治,法家是人治中最幽暗的统治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