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高智商的小聪明——黑暗时代反倒孕育辉煌]
谢选骏文集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一入邓门深过海
·马克思狗杂种不懂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商的小聪明——黑暗时代反倒孕育辉煌

   谢选骏:高智商的小聪明——黑暗时代反倒孕育辉煌
   
   《聪明未必是件好事 高智商也有不幸》(BBC 2015年7月17日)报道:
   
   高智商者常常存在焦虑感——如果俗话说傻人有傻福,那反过来高智商就意味着不幸?很多人都这样认为。我们的看法是天才往往受焦虑、挫败感和孤单困扰。想想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艾伦·图灵(Alan Turing)、丽萨·辛普森(Lisa Simpson)——他们就像一颗颗孤星,但即使在他们燃烧最耀眼的时刻也倍感孤独,正如海明威曾说的那样:“聪明人拥有幸福——这样的事我几乎从未遇到。”


   
   这似乎只是关于一小部分人的小问题——但是它可能会给很多人带来启发和影响。我们的教育体系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提高学术智力。尽管存在很多众所周知的缺陷和局限性,智商测试仍然是衡量认知能力的主要方法。我们在大脑训练和认知提高方面投入了大量的金钱,试图提高参与相关测试的分数。但是,假如对才能的追求本身就是一场徒劳呢?
   
   聪明者总是很孤单——早在近一百年前就有人尝试寻找以上问题的答案。在那时,美国爵士乐正处于黄金时代,智商测试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开始引起关注。此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征兵中心,智商测试已得到验证,1926年,心理学家路易斯·特曼(Lewis Terman)决定用智商测试来找出天才儿童,并对他们进行研究。通过对加利福尼亚州各个学校的地毯式搜索,他挑选出了1500名智商在140以上的小学生,其中80人的智商超过170。这些学生后来被称为“特曼神童”。时至今日,对他们人生跌宕起伏的发展轨迹的研究仍在进行中。
   
   和预期一样,很多“特曼神童”都获得了财富和名声——最著名的是杰西·奥本海默(Jess Oppenheimer),20世纪50年代经典情景喜剧《我爱露西》(I Love Lucy)的作者。的确,当他的电视剧在CBS电视台上播出时,“特曼神童”们的平均薪水已经是普通白领平均薪水的两倍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达到了特曼的期望——有很多人选择了比较“平凡”的工作,如警察、船员、打字员等。因此,特曼总结道,“智力和成就之间并没有完美的相关关系”。此外,高智商也没能让他们过得比常人更幸福。在他们一生之中,离婚、酗酒和自杀水平和国家平均水平大致相当。
   
   早年就获得成功的人,未必能够一帆风顺——当“特曼神童”步入晚年时,他们故事的寓意——高智商并不等同于更好的生活——已经被人们重复了无数遍。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们会认为高智商顶多让你的生活满意度与常人无异;而在最坏的情况下,他们会说实际上意味着你怀才不遇壮志未酬。这并不意味着,只要拥有高智商,就必然要遭遇磨难,尽管一些流行的观点这样认为。但这确实令人困惑。为什么从长期来看,卓越的智商并没有带来应有的回报呢?
   
   沉重的负担——一种可能是,知道自己是高智商反而变成了束缚自己的锁链。的确,在上世纪90年代,研究者请那些仍在世的“特曼神童”回顾他们过去80年人生中的大事。他们不仅没有从自己的成功中感到满足,反而感觉自己似乎没能实现年少时曾经被赋予的期望,并深受这种失败感折磨。这种负担——特别是再加上他人的期望——往往是许多天资儿童的共同困扰。其中最著名、也是最令人难过的案例便是数学神童苏菲亚·尤瑟夫(Sufiah Yusof)。她在12岁时被牛津大学录取,却中途退学,当了一名服务员。后来她成了一名应召女郎,边做爱边背诵数学公式来取悦客人。
   
   在学生酒吧和网络论坛上常常听到另一种抱怨:聪明的人对这个世界的缺点看得更加清楚。与目光狭隘的普通人不同,聪明人时刻保持清醒,为人类的现状感到痛苦,或是为其他人的愚蠢感到悲愤。
   
   事实上,持续的担忧也许是高智商的标志——但其原因并非是那些书斋式的哲学家们所想象的那样。加拿大麦克埃文大学(MacEwan University)的亚历山大·潘尼(Alexander Penney)就各种各样的话题,对学校里的学生进行了采访。他发现那些智商更高的学生的确更容易感到焦虑。而有趣的是,他们的大多数烦恼都是日常琐事。
   
   高智商学生更可能重复一段令人尴尬的对话,而不是问一些“宏大的问题”。“事实并不是他们的担忧就更加深刻,而是他们担忧的东西更多,担忧的程度也更深。”潘尼说道,“如果某件消极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就会比别人想得更多。”
   
   进行进一步研究时,潘尼发现这也许和语言智力有关——即智商测试中以文字游戏形式进行的测试。相比之下,这些担忧和与空间有关的智力关系要小一些(事实上,空间智力似乎能减少焦虑程度)。他认为,高超的口才可能让你更容易把焦虑变成语言,并进行再三思考。不过,这未必是一个缺点。“也许他们比常人更擅长解决问题。”潘尼说道——这或许能帮助他们从错误中吸取经验教训。
   
   心理盲点——然而,残酷的现实是,卓越的智商并不等同于明智的决策。事实上,在有些情况下,高智商反而会让你的选择更加愚蠢。门萨国际(Mensa)的高智商会员也不免相信超自然现象——过去十年间,多伦多大学的基斯·斯塔诺维奇(Keith Stanovich)一直在设计有关理性的测试,他发现,公正、无偏见的决策往往和高智商无关。由于存在“主关偏见”——即我们在搜集信息时往往会进行特定的选择,以此来加强我们此前的观点。
   
   在进行辩驳时,更明智的做法是将你自己的假设置于一旁——但斯塔诺维奇发现,聪明的人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性并不高于智商只有平均水平的人。这还不是全部。事实上,那些在标准认知测试中名列前茅的人往往更可能存在“偏见盲点”。虽然他们非常擅长批评他人的错误,却更难认清自身的缺陷。
   
   此外,他们还更容易陷入“赌徒谬误”中去——即一枚硬币落地时,如果头十次都是正面朝上,第十一次就更可能是反面朝上。在轮盘赌游戏中,如果玩家连续得了一连串黑色,就会计划接下来押红色,而这一谬误会导致他们满盘皆输。
   
   此外,它还可能使股票投资者在股票价格见顶之前就将股票抛出——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好运迟早都会用光的。很多高智商的人往往更倾向于依赖直觉,而不是理性的思考,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有那么多门萨会员相信超自然现象的存在,这也是很多智商140的人刷爆信用卡的几率是普通人两倍的原因。
   
   的确,斯塔诺维奇发现社会各个阶层都存在这些偏见。“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存在很多‘理性障碍’现象——很多智商很高的人,却依旧会做出不理性的事情。”他说道,“那些宣传反对疫苗接种、在网络上传播虚假信息的人往往智商很高,并受过良好教育。”显然,聪明的人也可能被危险而愚蠢的误导。
   
   那么,如果高智商没法保证我们做出理智的决策,获得更好的生活,我们应该依靠什么?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伊戈尔·格劳斯曼恩(Igor Grossmann)认为,我们应当将目光转向一个古老的概念:“智慧”。他的方法可能乍看之下并不怎么科学。“智慧这一概念本身就很虚无缥缈,”他坦言,“但如果你看一下智慧的定义,很多人都会同意,它形容的是能够做出正确的、没有偏见的决策的人。”
   
   在一项实验中,格劳斯曼恩向志愿者们展示了一些社会困局——从我们如何处理克里米亚战争,到华盛顿邮报专栏“亲爱的艾比”(Dear Abby)中阐述的那些令人感同身受的危机。
   
   在志愿者们进行交谈的同时,一个由心理学家组成的专家小组会对志愿者的推理和偏见进行评判:他们的论点是否全面,参选人是否能承认自身知识的局限——即“理智的谦逊”——他们是否会忽略不符合自己理论的重要细节等。功成名就的人往往会慨叹人生中错过的机会。结果是,获得高分意味着将来生活满意度更高,人际关系质量更好,以及最重要的是,焦虑和重复思考较少——这些似乎都是典型的传统意识里的聪明人所缺乏的素养。
   
   明智的推理能力甚至能让人活得更长——那些获得高分的志愿者在实验进行的数年间死亡几率更低。关键是,格劳斯曼恩发现,智商和这些衡量因素都没有什么关系,高智商显然也不意味着更高的智慧。“聪明人可能会很快作出论证,证明自己的论点是正确的——但他们采取的方式也许带有严重的偏见。”
   
   后天智慧——未来的雇主们很可能对这些能力进行测试,以取代智商测试。谷歌已经宣布计划对候选人的智力谦逊程度等方面进行测试,而不仅仅是考察他们的认知能力。未来的雇主们很可能用综合能力测试,以取代智商测试——幸运的是,不管你的智商是多少,智慧可能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坚定地相信,智慧是可以训练出来的。”格劳斯曼恩说道。他指出,当我们以他人为重的时候,就很容易放下我们的偏见。他发现,如果以第三人称的形式讨论自己遇到的问题(用“他”或“她”来代替“我”),就能创造出必要的情绪距离, 减少自己的偏见,从而做出更明智的辩驳。今后的研究将有望可以发现更多类似的小技巧。
   
   真正的挑战在于如何让人们承认自身的不足。如果你终其一生都活在自己智力带来的光环之下,你就很难接受你的智力实际上在蒙蔽你的决策这一事实。正如苏格拉底所说的那样:最智慧的人也许正是那些能承认自己一无所知的人。
   
   谢选骏指出:高智商者的聪明如果仅仅用在小的地方,那就成了一种典型的小聪明了!如果用在错误的地方,那就成为负值了,越是聪明就越有灾难了!因为高智商就像一把枪,可以没用,可以小用,可以大用,关键看怎样用和用在什么地方。至于“如何用”的层面,我的体会是,遭到剥夺的感觉,比受到追捧的感觉,更能激发一个人的潜力,让他进入更好的竞技状态。而无法弥补的损失,则可以激励一个人,变本加厉追求更高的目标,以便把“永远失去”的感觉连本带利地找补回来!所以说,黑暗时代是孕育辉煌的时代。
(2020/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