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完美主义者并非强迫症患者]
谢选骏文集
·为何监狱里的种族壁垒更为分明
·讨好人与讨好狗
·讨好人与讨好狗
·蒋介石不懂历史所以失去蒙古琉球
·煞气世纪——1917年—2017年
·日本风景绝佳但房子像是鸡窝
·川普与男同性恋
·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
·日本对冲绳琉球民族的种族灭绝
·加泰罗尼亚和法兰德斯的缩头乌龟
·为什么统一德国的会是普鲁士杂种
·美国会不会出现“中国门”
·阿拉伯人之作为“变种欧洲人”
·祭天不能在天坛举行
·对恐怖分子及其信仰应否宽容和保护
·独狼攻击与“自杀他杀”
·纽约时报向儒家思想投降了
·沃尔玛为何发生枪击案
·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处理中美关系而是确立国本
·如何肃清列宁的政治遗产
·中国能否跨越人均一万美元的民主化陷阱
·亚洲鲤鱼为何能够征服美国
·总统是不可能说谎的
·后宫腐败是专制制度的致命伤
·中华文明与中国政治有何区别
·伯尔尼的大钟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总统的病就是国家的病
·宗教改革500周年与十月革命100周年
·《时代杂志》比我迟到了13年
·白人极端还是穆斯林极端
·阿富汗的普什图人还有尊严观念
·中国的外籍老师将大大减少
·生于移民,死于移民
·人民主权论犹如地心说
·文革为何阴魂不散,因为“红卫兵—活死人”还在
·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中国人搞科学与民主,先把姓名颠倒过来
·全世界资产者的联合天堂
·天主教的圣徒崇拜与埃及的木乃伊传统
·苏莲托的悬崖与那不勒斯的魔鬼
·美国正在发生一场“无声的内战”
·川普到北京如何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
·地产大亨遇上共产大亨
·笛卡尔的“不思依然在”——什么时候砍下孙中山毛泽东的脑袋
·孙文三民主义是对林肯东施效颦
·对人民主权论的证伪
·葛底斯堡演说与林肯之死
·美国是律师干出来而非谈出来的
·宽容是胜利者的特权
·军人就是杀人犯、纵火犯、强奸犯
·范仲淹问白发不知领导人个个染发
·美国时间银行企图逃避政府和银行的六大盘剥
·中国的“时间银行”是一个骗局
·“地缘政治学”之依据
·草民社会——王国心态视民如伤,帝国心态草菅人命
·马克思主义就是空手盗道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老布什摸屁股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越南统一两个中国
·埃及文明整合欧洲、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中国”还是“非中国”
·亨廷顿是殖民者还是原住民,哈佛大学是种族歧视的贼窝
·“道法自然”的道不是创造世界的道
·非洲依赖中国输出多余人口
·“客观”就是“他视”
·美国是在“合纵抗秦”吗
·秦始皇征服了世界却被儿子征服了
·美国会追随中国重振旗鼓吗
·法国文化终于向穆斯林国家下放了
·我们在哪里中国就在哪里
·中国只能情治不能法治
·大众种族主义与精英种族主义
·从牛车与豪车看共产主义的困难
·杭州可能成为雅典吗
·“新时代”就是“监控一切的时代”
·敌基督的力量正在促进上帝的事业
·个人命运最终通过大事件体现了出来
·红色娘子军的大腿与布告上的红叉叉
·活史达与死曹操
·我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马前卒
·军队的盲目的愚蠢所造成的疯狂——中国依然是一个雷区
·一带一路的难度大于“长城+大运河”
·陈布雷让中国沦陷为雷区、培养无数雷锋雷管炸弹
·两个中国是“美国制造”吗
·基督教和佛教,有神论和无神论
·家族主义导致中国幼儿园虐童
·中国文明,寓居日本
·日本内在的中国文明与外在的文明开化
·错解“大一统”、不解文明周期的李零
·中国社会开始“脱野蛮”了吗
·为何中国是腐败的渊薮——汉字是历史、文明、腐败的的载体
·中国何时能够制作播出一部自己的《纸牌屋》
·“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扎克伯格最崇高的理想和最卑鄙的动机
·疯子的画作、基督的仁慈
·武曌金简和她的无字碑
·政治机器人需要配上汉官威仪
·和平进军的成吉思汗
·美国试图逃离“大国蚁民”的宿命
·大国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鸦片战争是英国崛起的关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完美主义者并非强迫症患者

谢选骏:完美主义者并非强迫症患者
   
   《完美主义者要面对的风险与危机》(BBC 2018年7月20日)报道:
   
   一个足球运动员说,他追求卓越而不是完美:“我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我喜欢把事情做好”。在我最早的记忆中,有一天我正在画画,我已不记得画的是什么,但记得我犯的那个错误。我的画笔滑了一下,纸上多出一根线条,我的嘴唇颤抖起来。这幅画早已不知所踪,但那种沮丧,甚至耻辱的感觉,至今依然如新。

   
   即便我不愿意承认,但一些似乎无关紧要之事却常常让那种感觉重新浮现。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比如意外地碰烂了带去男朋友家的圣诞糕点,再如他人一些无心之言,好比“真是愚蠢”、“你本该知道”, 诸如此类,都可能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好几天。面对更大的一些挫败,即或我心知肚明这几乎是无法实现的,也会使我沮丧一阵。当一位经纪人告诉我,她知道我想写一本书,但是我提出的题材并不适合市场,我当时如受重击,灰心丧气,比失望还难过。消极的情绪淹没了积极的一面。 “你永远写不成一本书,”我对自己说, “你不够好。”经纪人的意思实际上并非如此,但我内心的判断却视而不见。
   
   这就是完美主义,追求完美,不计代价。因追求完美而苦苦挣扎的远非我一人。完美主义综合症呈年轻化趋势,并越来越常见。柯朗(Thomas Curran)和希尔(Andrew Hill)的最近一项研究,对1989年至2016年完美主义的发生率进行综合分析,这是学术界首次对不同年代人群的完美主义作比较研究。研究发现,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大学本科生中有完美主义倾向者大幅增加。换句话说,相较于1990年代或2000年代的大学生,现今大学生具有完美主义倾向的机率要高很多。
   
   完美主义的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Claude Monet)曾说过这样的话,“我的人生只剩下失败。“他经常发脾气毁掉其画作——其中包括15幅本欲公开展出的作品。
   
   西弗吉尼亚大学研究儿童发育和完美主义的学者凯迪拉斯穆森(Katie Rasmussen)说:“在儿童和青少年中,五人中竟有两人是完美主义者。”她说,“我们开始将其视为流行病和公共卫生问题进行讨论。”
   
   完美主义在这代人中比例增高并不意味着这代人会更加成功。相反这意味着我们正在变得更加脆弱、焦虑,甚至破坏我们的潜能。
   
   总之,完美主义是通过最终的自我挫败方式来应对世界。但对于完美主义者来说,极具讽刺的是,在现实世界中,犯错误承认错误正是人们成长、学习和学会为人处世不可或缺的部分。犯错误和承认错误也能使你的职业生涯、人际关系和个人生活得到提高。完美主义者不惜任何代价避免错误,却因此更难实现自己崇高的目标。
   
   完美主义的缺点不仅在于它阻碍你实现最成功,最有成效的自我。完美主义倾向还与一大堆临床心里问题有关:抑郁症和焦虑症(甚至包括儿童)、自我伤害、社交焦虑症、广场恐怖症、强迫症、暴食症、厌食症、贪食症和其它饮食失调症、创伤后抗压障碍、慢性疲劳综合征、失眠、强迫性囤积症、消化不良、慢性头痛、以及最可怕的英年早逝和自杀。
   
   位于澳洲珀斯的科廷大学专门研究完美主义、饮食失调和焦虑症的高级研究员莎拉伊甘(Sarah Egan)说:“这是一种能引发各类问题的心理疾病。没有其它状况可与之相提并论。”“有研究表明,完美主义程度越高,遭受的心理障碍就会越多。”
   
   在文化方面,我们经常把完美主义看作是正面的美德。说你有完美主义的倾向,实际上是对你自己的含蓄恭维。求职面试中被问到“你性格中最糟糕的特质是什么?”完美主义是个不错的备选答案。(过去的雇主,现在你知道了!我不只是可爱而已)。
   
   从外部来看,很难判断谁是积极认真生活者,而谁又是完美主义者。 有关完美主义的问题复杂且具争议。一些研究人员说,完美主义可分为适应性良好或健康的完美主义与不适应或不健康的完美主义两种。前者以人生标准高,活力十足以及善于自律为特征,后者当竭尽全力也无法做到最好,或达不到目标时会倍感挫折。一项针对1000多名中国学生的调查研究显示,资优学生多是适应性良好的完美主义者。 另一方面,适应性不良的完美主义者可能缺乏天赋。虽然一些研究表明,适应不良完美主义的一些行为,如因犯错而重罚自己,或念念不忘切勿辜负父母的期望等,都会使人更容易患上抑郁症,但另外一些研究表明,高适应性完美主义的一些表现,如努力争取成就,完全没有负面效果,甚至还可能起到保护作用。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例如,简单化地将个人高标准与自杀念头联系起来。研究人员争论说,即使有时可能会出现完美主义的念头,但影响不大,而且也是种误解。例如,在2016年一项对完美主义和职业倦怠的43项研究结果的综合分析中,希尔和柯朗发现,运动员、职员和学生这些群体,相较没有远大人生目标的人,虽然他们人生标准很高但受益却很微薄,甚至还毫无好处,而另一方面他们却容易对职业生涯萌生倦意。
   
   约克圣约翰大学的希尔说,“有人提出一些看法,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完美主义可能是健康和可取的。根据我们已经完成的60多项研究,我们认为这是一个误解。”“努力工作、忠于职守、勤奋等等,这些都是优点。但对于一个完美主义者来说,那些确实是完美主义的症状或副产品。但完美主义与高标准无关。完美主义是关于不切实际的标准。”“完美主义不是一种行为,而是一种思考自己的方式。”
   
   事实上,许多研究人员认为,常常被称为“健康”完美主义的那些表现,如追求卓越,实际上并不是完美主义。他们只是态度认真而已。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些有这类倾向的人往往在学习中会有不同的学习成果。他们认为,完美主义并不是通过努力工作或设定高目标来定义的。完美主义的关键定义是如何自我判断。
   
   以一位刻苦学习却成绩糟糕的学生为例。如果她告诉自己:“我很失望,但没关系,我总体仍是不错的。”这就很健康。但如果她这样想:“我是一个失败者。我不够好。”这就是完美主义。我们内心的判断是对不同的人不同的事作出评判:如对工作成效、人际关系、整洁程度、健康状态等。我自己的倾向可能与其他人有很大不同,但认识我的人可以接受我的这些方面。 (当我给我的伴侣发消息说,我正在写这个故事,他立即发回一长串笑脸表情符号)。网球明星小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自称是完美主义者,当比赛不顺利时,她会摧毁球拍发泄情绪。她也因此在比赛中付出代价。因此,希尔说,完美主义者和非完美主义者“短期内远距离观察可能是一样的。但是,当你长时间接近观察他们时就会发现,认真谨慎的人会在出错时采取更加灵活的方式来应对事情。 完美主义者的情绪却大起大落。他们对压力很敏感。”
   
   完美主义者可以让一场平静之旅转眼间风暴骤起,再将一场短暂的疾风变成五级飓风。至少他们是这样感知的。但是讽刺永无止尽,完美主义者习以为常的行为最终让他们更有可能遭到失败。又例如,在一场实验中,希尔给了完美主义者团队和非完美主义团队者具体的任务,但没有告诉他们这个测试是设计好的,结局是他们都不会成功。有趣的是,这两个团队都一直在付出相同的努力,但是有一个团队对整个进程感到很不高兴,并且提前放弃。猜猜是哪一个?希尔说,面对失败,“完美主义者通常情绪上反应更强烈。他们感受到更多的内疚,耻辱。”他们也感受到更多的愤怒。“他们更容易放弃。当事情不可能完美的时候,他们倾向于以逃避来应对。”
   
   当然,这会阻碍他们获得渴望的成功。例如,在希尔针对运动员的60多项研究中,他发现运动成绩大小的最大预测指标就是练习。但如果练习不顺利,完美主义者可能会停止。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时代,几乎各项体育活动都是逃避了结(或者说是开始后就放弃)。如果几乎从一开始我就不熟练,我就不想再继续练下去,特别是如果有人在一旁观看的时候。实际上,多项研究发现完美主义与对成绩的焦虑之间存在相关性,即使在10岁的儿童中也是如此。
   
   研究发现,在青少年和儿童中,完美主义和对成绩的焦虑往往交织在一起。麻烦在于,对于完美主义者来说,成绩与他们的自我意识是交织在一起的。 当他们不成功时,他们不仅会对自己的成绩感到失望,也会对自己本身感到羞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完美主义随后会成为一种对付耻辱的防御策略:如果你是完美的,你永远不会失败,如果你永远不会失败,那就不会有耻辱。结果,对完美的追求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而且,因为完美是不可求的,所以追求完美也就不会有成果。
   
   完美主义会带来危险。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年轻人患精神疾病的数量已经破纪录。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患抑郁症、焦虑症和有自杀念头的人比十年前更常见。研究表明,即便科研人员已控制住像神经过敏症这类精神疾病,完美主义倾向仍会引发抑郁、焦虑和压力爆棚等问题。病情恶化后果相当严重,完美主义者的自我谴责会令人产生抑郁的症状,而这些症状又会加重自我谴责,令人陷进痛苦的循环。
   
   精神健康问题不仅仅是由完美主义所引起;不过一些精神健康问题会导致完美主义。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在一年的时间里,有社交焦虑症的大学生更有可能变成完美主义者——但反过来并不是这样。也有人表示,抵制焦虑和抑郁最强的方式是自我同情——这正是完美主义者缺少的东西。完美主义者擅长自我批评,而自我批评也会导致抑郁症。
   
   当谈到最惊心动魄的事情——自杀时,许多研究发现,完美主义是导致自杀的一个致命因素。有人发现,完美主义更有可能令抑郁症患者想到自杀,这种感觉甚至超越无望感。一项迄今为止最完整地分析自杀与完美主义关联的研究发现,几乎每一种完美主义倾向——包括害怕犯错,永远感觉自己不够好,父母极度苛刻,或者仅仅是拥有很高的个人标准——都会令人更频繁地想到自杀。(有两种情况例外:有条理的完美主义或要求他人的完美主义)。其中一些倾向,尤其是来自父母的压力,和出于达到完美的考虑,也会产生自杀企图。“非黑即白的思维会导致完美主义者把失败看成大灾难,在极端情况下甚至将失败视为死亡令,”研究人员说。“我们的研究结果参考了广泛的文献,这些文献表明,当人们在自己的社交世界中感到压力爆棚、被人指手画脚或过分挑剔时,他们会考虑各种形式的逃离行为(比如酗酒和暴饮暴食),甚至付诸行动,包括自杀。”也许是因为完美主义者的身体经常饱受压力,完美主义与过早死亡也有关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