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假新闻就是哲学意义的真新闻]
谢选骏文集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要钱不要命的投资人
·“中国化”必以“去马列”为前提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日本实际支持中国占领南海吗
·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全球政府才能解决移民问题
·虚拟舰队可以统治世界吗
·发展科技需要十字架精神
·解放军恶有恶报
·解放军恶有恶报
·竹木筷子是消化道疾病的元凶
·日本比满清更中国化
·飞毛腿女人追求的只是掌声
·作品的成功和作品本身毫无关系
·重点维稳也算一种贵族待遇
·欢迎非法入侵美国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陕西神木遗址证明中国文明西来论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闻一多是个混饭吃的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战场经济瞬息万变
·中国为什么民主不了
·心灵鸡汤为何好卖
·希特勒对美宣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
·美国校园暴力的根源
·退伍军人问题是战场经济的后遗症
·明星都属高棺的后宫
·学坏容易学好难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高层建筑都是居民的活棺材
·工作越勤奋就会越是贫穷
·墨西哥向美国转移内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新闻就是哲学意义的真新闻

   谢选骏:假新闻就是哲学意义的真新闻
   
   《量子力学显示,客观事实或不存在》(2020年01月02日 煎蛋网)报道:
   
   似乎与常识相悖。毕竟,科学方法建立在观察、测量和可重复性等可靠概念之上。可测量的确定事实应该是客观的,所有观察者才能做出一致的结论。


   
   但根据上月发表在《科学进展》上的论文,在由量子力学的奇怪规则支配的微观世界中,两个不同的观察者,可以对同一对象的行为做出相反而又正确的记录。
   
   换句话说,事实本身实际上是主观的。观察者是量子世界中强大的参与者。根据量子力学,粒子可以同时处于多个位置或状态——被称为叠加态。但是奇怪的是,只有在没有观察到它们的情况下,叠加态才会存在。我们观察到一个量子系统,会迫使系统进入到确定的状态。这一量子特性,已经在实验获得了多次证明,如著名的双缝实验。
   
   1961年,物理学家尤金·维格纳(Eugene Wigner)提出了一个具有启发性的思想实验:如果没有观察者,系统就是叠加态;那把观察者本身也看做是系统的一部分,会怎么样?
   
   想象一下,维格纳的一位朋友在一个封闭的实验室里掷出一枚量子硬币,量子硬币的字和背具有叠加态。只当朋友去看投掷结果时,硬币才能确定是字或背。当然,在这种(盯着硬币)情况下,量子硬币和普通硬币是没有区别的:每次投掷,都会得到确定的字或背。
   
   维格纳无法从外部获知封闭空间里的结果,根据量子力学,他可以通过所谓的“干涉实验”来确定“朋友+量子硬币构成的系统”是否是叠加态,而理性高速我们,系统整体应该是叠加态。
   
   那问题来了,对实验中友人来说,因为他一直看着硬币,所以结果都是确定态的;而对维格纳来说,整个系统显然又是叠加态的。
   
   维格纳原本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悖论,只是要显示,把有意识的观察者看做量子对象是荒谬的。但他后来偏离了出发点。
   
   现代实验——维格纳的朋友,一直是一个有趣的思想实验。但它反映了现实困境吗?
   
   从科学上讲,直到最近,维也纳大学的?aslav Brukner才在一定的前提下,用实验重现了维格纳的思想实验。
   
   Brukner提出了一种将维格纳的朋友转换成物理学家约翰·贝尔(John Bell)于1964年建立的框架的方法。Brukner用两个独立盒子中模拟了两套维格纳和朋友,他们要在盒子内外测量同一客体的状态。并对结果进行汇总,最终用所谓的“贝尔不等式”进行评估。如果违反了不等式,则观察者有可能观察到不同的事实。
   
   在爱丁堡Heriot-Watt大学,我们首次在由三对纠缠光子组成的小型量子系统上的进行了实验。
   
   第一对光子代表硬币,第二对相当于各自盒子内抛硬币(测量光子的极化)的朋友。在这两个盒子外面,最后一对光子相当于两个维格纳。
   
   尽管只有6个光子,又使用了最先进的量子技术,但花了数周时间才收集到足够的数据生成可靠性高的统计结果。最终,我们证明,量子力学里或许真的不存在客观事实的概念——结果不满足贝尔不等式。但是,该实验基于某些基本假设。其中包括信息传播无法突破光速、观察者可以自由选择要进行测量的物理量。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是否可以将单个光子视为观察者。按Brukner的建议,观察者无需存在意识,只要它们能够以反馈测量结果的形式构建事实。因此,无生命的仪器将是有效观察者。量子力学教科书,没有给我们任何理由去怀疑,利用几个原子实现的检测器,不应像单个原子一样被描述为量子对象。标准量子力学也可能不适用于宏观物体,但测量则是另一类问题。因此,该实验表明,至少对量子力学的局部模型来说,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客观性的概念。宏观世界中的事实似乎仍然是安全的,但是关于量子力学的现有解释如何能够容纳主观事实的问题,颇令人困惑。
   
   一些物理学家将新发展视为支持各自理论的线索,如平行宇宙的存在。其他人则将其视为“实体本质上依赖于观察者”理论的有力证据,例如量子贝叶斯主义,其中观察者的行为和经验是理论的核心关注点。但是,还有其他人将其视为明显征兆,即达到一定规模,量子力学可能崩溃。
   
   显然,这些都是关于现实本质的深刻的哲学问题。无论答案如何,等待着我们的。都是一个有趣的未来。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谢选骏指出:既然“量子力学显示,客观事实或不存在”了,那么,假新闻和真新闻的区别何在呢?
   
   《量子力学里或许不存在通常意义上的客观事实》(煎蛋网 2019.03.18)报道:
   
   根据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一项新的量子物理实验为以前仅限于理论领域的非常匪夷所思的想法提供了证据——在适当的条件下,两个人观察同一对象,可以看到两个不同的事件发生,而两种现实发展都是真正意义上的现实。
   
   论文已经被保存在预印本服务器arXiv上,赫瑞瓦特大学的物理学家首次展示了如何通过重建经典的量子物理思想实验来让两个人体验不同的现实。
   
   实验道具包括两名人类和单个光子,后者是可以在不同条件下充当粒子或波的最小可量化光单位。
   
   单个光子在运动中可以同时占据两条路径,直到有人实际测量它,才会坍缩成单一的现实轨迹。按照当前理论,光子叠加态——两种状态同时为真。
   
   在思想实验中,一位科学家按部就班地测量光子,引发坍缩。
   
   另一位科学家不知道已经有科学家测量过了光子——因此光子在第一位科学家的测量下已经具有确定的路径——以为光子仍然存在于量子叠加态中。
   
   结果,两位科学家经历了不同的现实。两者在技术上都是正确的,即使他们彼此的结果相互冲突。
   
   将这个想法从思想实验带到现实里,实验装置包括激光、分束器以及6个一组的若干组光子。
   
   之前,其他的研究人员也设计出了实验流程,但这是第一场被成功进行到底的实验。
   
   虽然这项研究尚未经过学术期刊的审查和发表,但其结果进一步烧坏了物理学本科生的大脑。思想实验变成了真实的证据——当谈到量子物理领域时,可能没有所谓的共同客观现实。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谢选骏指出:“量子力学里或许不存在通常意义上的客观事实”,那么,“哲学意义上的客观事实”或许还是可以存在的,既然如此,假新闻也就可以成为哲学意义甚至政治意义的真新闻了。难怪各国政府都在积极制造假新闻,并且以假乱真——制造新闻!而制造新闻的最佳方式,就是采取行动、创造事实!
(2020/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