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谢选骏文集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谢选骏: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法国亚裔抗议新冠病毒引发的歧视》(2020年1月28 法广RFI呢喃)报道:
   
   出于自我保护意识,华人或者其他亚洲群体通常会想到佩戴口罩来减少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几率。然而近期一些事件让人们把口罩放回了家中抽屉。


   近期不少在法华侨华人在思考是否,或者如何从法国购买医用口罩,寄送给中国有需要的人群。然而淡定的不仅有法国卫生部长,法国民众整体气氛也是非常镇定。面对中国人人佩戴口罩,大范围封城,人们自我隔离,减少外出的现象,法国方面展现出的更多是不跟随的态度。
   
   闪烁着绿色十字灯的法国药店的确已经断货了。包括巴黎在内的法兰西岛大区多个城市前几日就出现了无医用口罩可买的情况。法国国家药店学会成员,法兰西岛大区药店秩序纪律委员会名誉主席马歇尔-弗拉斯表示,法兰西岛大区“大部分药店缺乏口罩供应,尤其是FFP2型号(呼吸保护面罩,可过滤灰尘和病原)的口罩。因为没有对目前的情况做准备,供应商甚至都没有口罩可以提供了”。小巴黎圈内的众多药店工作人员表示,前来询问医用口罩的人群很多元,有担心婴儿健康的年轻父母,有担心自己抵抗力不足以抵御新型冠状病毒的老年人,还有很多游客。有药店工作人员认为,巴黎人对于口罩的需求已经从“担忧转变成了一种精神狂热”,“有点开始不太好控制了”。弗拉斯表示,还有很多前往药店询问口罩的人是在法华侨华人,他们知道中国出现了口罩荒,想要从法国购买口罩,寄送回祖籍国帮助那里的人们。弗拉斯提示人们,新一批口罩将会在几天之内到货。
   
   的确,在法民众,尤其是巴黎人已经开始囤口罩,但街上很少看到佩戴口罩的人。在法国,佩戴口罩主要是在自身生病的情况下,防止传染他人的一种方式,而非保护自己不受他人传染,向来是“你生病,你带口罩;我不生病,我为什么要戴口罩”。况且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和每年流感等各种疾病带来的死亡率相比,还不足以让法国人恐慌。法国卫生部长也屡次强调,佩戴在药店购买的蓝色医用口罩,并不能防止健康人群被传染,只能防止已经感染的人群再次把病毒传播出去。因此“建议已经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的人群佩戴口罩,没有出现症状者,戴(简单的薄纸质蓝色)口罩是没用的”。法国政府安抚买不到口罩的民众:“国家拥有数以千万计的口罩存货,如果真的有特殊健康危机出现,将满足人们的需求,但目前法国并不是这个情况”,同时建议担忧的人们,“目前已知信息显示,人际传播是可能的,但需要两人距离非常近,一米之内接触才有可能被传染,而在路上行走,短时间内与人群接触,或者擦肩而过,不构成问题”。
   
   如果说情况不同,习惯不同,政府引导方向不同尚可理解,那么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而来的针对亚洲面孔的意见则也在滋长。近几天以来不少包括亚裔在内的法国人在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上讲述了他们亲身或者遇见的针对亚裔脸孔的恐慌:一名男子在1月27日在其推特账户上描述了以下场景:他在乘坐巴黎地铁一号线的时候,一名女子看到地铁里有5名中国人,因此大声喊出,“天啊,不要”,随后用围巾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和鼻子,拒绝上车。这名男子随后评价表示,这属于“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偏执妄想症状”。然而这5人是否真是中国人,还是仅是亚洲人,是否是法国亚裔,还是真是游客,发布信息的男子也无从知晓。
   
   亚洲脸就等于中国人,中国人就等于病毒吗?法国多家媒体对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歧视亚裔现象进行了关注,转载了一名希望保持匿名的年轻女子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信息:在这条信息里,她用一张白纸挡住自己的口鼻,只露出脸的上半部,挡住脸的纸上写着:我不是病毒。她写道:在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期间,尤其是社交网络和一些媒体当中出现了对法国人刻板印象当中“看上去是中国人”的亚洲脸孔的歧视现象,用“中国人”来指代亚洲人,甚至有人因为自己带着口罩,长着亚洲脸孔而被其他乘客赶下地铁。她还指出,法国报纸“皮卡邮报”在1月26日的头版头条是一个亚洲女性戴口罩的照片,上面写着“黄色预警”(该报当天社论题目为“黄色危险”)。她提醒人们,病毒没有国籍之分,因此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我不是病毒”这个关键词,呼吁人们,不要让针对病毒的战役,转而成为种族主义情绪的培养皿。
   
   1月26日,皮卡邮报刊登了解释,称“涉事文章伤害了一些社交网络上的读者、、.他们将本报的这篇文章用意和严重的亚裔种族歧视进行关联,当然这并非我们的本意、、.本报在社论标题‘黄色危险’后面特意加了问号,就是为了与这种种族歧视偏见拉开距离,而‘黄色危险’这一词是在19世纪末出现并得到发展的词汇,警醒人们(西方)亚洲人主宰世界的危险、、.编辑部使用这一词汇,正是为了让人们不要出现非理性的恐慌”。
   
   皮卡邮报这一风波得到了巴黎人报,BFM电视,LCI,RTL,赫芬顿邮报等的集中关注,报道中大量引述社交网络上的信息和法国亚洲人的口述见证,不少见证人表示在街上正常行走,会被问及是否染病,是否吃一些奇怪的食物,自己在外出时不敢佩戴口罩,哪怕为了保护自己,也不敢戴,怕被认为是病毒携带者。“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给了种族歧视者一个很好的发泄借口”,也提到了华人商铺尤其是中餐厅可能遭受的更严重冲击。
   
   谢选骏指出: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我认为这不完全是个民俗问题,而是因为西方人的人均居住面积很大,人与人之间留有足够的距离,因此自然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口罩”和安全屏障——不像东方人喜欢拥挤,摩肩擦踵,没有距离,不戴口罩就发生瘟疫了。看看中国的居民所著的高楼,动辄几十层,太太太恐怖了!这些人一旦倾泻下来,能不造成交通拥堵吗?能不造成空气污染吗?能不造成脾气火爆吗?能不造成瘟疫吗?而在没有交通拥堵、空气污染、脾气火爆、瘟疫流行的社会里,戴口罩干什么呢?不是添堵是什么呢。
   

此文于2020年01月2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