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谢选骏文集
·21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谢选骏: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武汉肺炎源头扑朔迷离 专家指病毒侵蚀共产党》(2020年1月27日 法广RFI 小山)报道:
   
   中国武汉肺炎疫情迅速蔓延,持续扩散到香港、台湾、周边国家与欧美等地,习近平破天荒大年初一召开紧急会议,表示疫情「严峻」。美国开始撤侨,北京也打响“首都保卫战”,但与此同时,却传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可能是位于武汉的P4生化实验室?究竟病毒从何而来?武汉肺炎会否会危及中共政权?美国之音采访香港时事评论员、《炎黄解毒》作者潘东凯,指P4生化实验室源头说法尚无证据,并且武汉肺炎病毒是侵蚀中共政权的病毒。

   
   据美国之音今天报道,武汉肺炎病毒是危及中共政权的病毒?美国之音《香港风云》采访熟稔中共历史的香港时事评论员、《炎黄解毒》作者潘东凯指出,疫情失控,谁要负最大责任?应该是中央政府。因为在集权体制里面,地方政府在突发事件面前不敢擅自作主张。尤其是习近平主席上台以来,个人独裁的体制越来越变本加厉。所以,先且不说道德的批判,在这个体制下,会拖慢应变的程序,降低政府的效率。地方政府怕中央会怪罪,所以这是中央政府处理手法的问题。
   
   就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生物实验室?潘东凯指出,中共似乎在发动一场讯息战和舆论战,一方面淡化疫情,另一方面又转移焦点,似乎有意模糊病毒的真实来源,您对此的观察是什么?据潘东凯指出,我先讲明,我们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我们就先把已有的事实放在前面。事实是,中共有一些研究人员曾经在加拿大把一些加拿大研究得到的非常危险的病毒用不法的手段寄到中国去,这是去年发生的事情。另外一点,武汉这个实验所不光是民用的,不光是防御疫情,它也培养或者研究一些新产生的病毒,而且这个病毒是可以军用的。问题是,这方面再进一步的资料不多。据潘东凯说,以我们对大陆的理解,全中国的大城市都吃野味也不是什么秘密了,不光是武汉一个地方吃野味,为什么这些野味可以产生这么大的杀伤力?我们担心的就是,在武汉这个城市里面存在这样一个实验室,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据潘东凯指出,另外,我们现在没有透明度,但我们有合理的怀疑。合理的怀疑是什么?就是按照中共的做法,如果是吃蝙蝠这类这么难堪的事情,那照理会家丑不宜外扬,但现在它故意不去封锁这些吃野味和野味市场的视频。我就担心这是故意误导,让我们不把注意力放在实验室那边。
   
   据美国之音提问,疫情可能危及中共政权稳定?据潘东凯指出,有人认为这个(疫情)可以直接对中共造成大的存在危机,我不以为然。因为我觉得中共的生命力是非常顽强的。现在只是他们在研究病毒的过程里面有些过失,但应该不会影响到中共的存在以及威胁它的安全。但问题是,中共的威信,以及国际社会对它的信心,应该是(会因此受到)很大的破坏。也就是,如果它不改善透明度,不把病毒的源头或者这个实验室真正的具体运作情况对国际社会公布,这会破坏中共跟外部的关系。不是说这个政权会因这次的事情倒台,问题是,这还是会影响中共的对外关系,所以就会慢慢地、一步步地对它以后立足于国际社会造成一点麻烦。
   
   谢选骏指出:上述报道影射中国大陆的病毒研究机构是这次武汉肺炎的罪魁祸首。但是在此之前,已有网文指控这次肺炎的源头来自美国——
   
   《啊?美国对华发动了连环生物战??》(2020-01-25
   TRUEFIRE)报道:
   
   标题吓到你了吗?说真的我不仅被吓到了,还吓得差点尿了裤子……话说昨天早上,我被窝里给国内的一个30年友情的师兄,一个国家级泌尿外科大咖发微信拜年。好久不见,互相说了些想念之类的话后,大咖话锋一转问道:武汉肺炎是美国对中国实施了细菌战!30年的友情我惊奇这位古板的哥啥时候学会美国幽默了呢?!而且还用美国幽默来涮美国人!哈哈……可还没容我笑完,大咖就严肃的提醒我:没开玩笑!国内专家早在2018年就有预测了!什么?啥?大咖看我这么孤陋寡闻就把一条微信转发给我:
   
   “警惕,而今,武汉因始发可以人传染人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而成为全世界关注的地方。钟南山院士也十分肯定地说,这种冠状病毒肺炎发病凶险,能传染人。而且这种病毒具有2-3个月的隐藏期,不容易预防。但愿大家不要忘记,在三个月前,武汉因为承办第七届世界军运会,也受到全世界关注。在那为期10天的军运会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运动员汇聚武汉。其中当然有来自传染病多发地区非洲的运动员,也有来自一直企图对中国实施细菌战的美国的运动员。曾经在2003年初春肆虐中国的非典病毒,在追查这种病毒来源的时候,很多线索指向了美国,与美国对中国实施细菌战的阴谋有关。那么,这次在武汉爆发的冠状病毒肺炎,难道与美国的细菌战阴谋无关吗?这次病毒爆发在时间上的巧合,地点上的巧合,人员聚集的巧合,而中美贸易战正在激烈进行的战局,更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中国武汉爆发同步进行的极度巧合。难道我们就不能将这多种的巧合,分析一下,综合一下,论证一下,认定一下,得出清醒的结论吗?美国政府在与中国进行贸易大战的同时,借助中国举办第七届世界军运会的机会,通过大批美国运动员进入中国武汉,与中国民众广泛接触的有利条件,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菌藏匿在他们的运动员的物品中,趁机传染给武汉民众,再经过2-3个月的隐藏期,等到中国元旦春节期间大爆发,再借助中国民众回家过春节大规模人员流动潮,向全中国传冠状病毒播病毒,进而大规模感染中国人民。这样,美国政府就用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对我国政治、经济、民生和民众实施了全方位的打击,实现了他们遏制新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破坏新中国崛起振兴的罪恶目的。善良的中国人啊,难道我们不应该清晰的认识到,美国政府才是这次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幕后策划者与罪魁祸首吗?”
   
   发完了这个微博大咖又把一个从未听过的网站“察网”里署名“长河红阳”的专栏作家的文章也发给了我!大标题:“贸易战如火如荼,警惕美国对中国进行生物战!”我去,洋洋洒洒几万言啊,基本就是论述美国为了和中国打贸易战就偷偷摸摸对中国发动了细菌战!反正什么猪瘟啊,含除草剂转基因粮食啊,包括这次武汉病毒都是美国细菌战的一部分!再看看下面阅读点赞的几十万众……
   
   我真的快被吓尿了!我被我有这样硬核智商的大咖朋友吓尿了!过去觉得这种北韩思维的人在中国必定是少数,不过现在我错了,去年是猪年,猪撞人或人撞猪的真TMD不在少数……
   
   谢选骏指出:上述文章影射武汉瘟疫的病毒是由美国的细菌战和生物战所致,却又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仅仅一天之后,反击的文章就出现了——
   
   《中国间谍偷加国病毒 疑爆发武汉肺炎?》(2020-01-26 看中国)报道:
   
   25日,据财经部落格“零对冲”(Zerohedge)报导指称,去年有一件自加拿大走私冠状病毒的神秘货运遭查获,后来循线追查到有几名在加拿大一间实验室工作的中国间谍。经媒体后续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些特务与中国生物战计划有关联,来自于该计划的病毒可能已外泄了,而酿成“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武汉肺炎)肺炎爆发。
   
   2012年6月13日,有一名60岁的沙特阿拉伯男子到沙国吉达一家医院就诊,当时有发烧、咳嗽、咳痰及呼吸急促等症状。后来埃及病毒学家萨基(Ali Mohamed Zaki)自他的肺部检验出一种从来没有看过的冠状病毒。萨基随即请荷兰伊拉斯莫斯医学中心(EMC)的病毒学家福希耶(Ron Fouchier)提供建议。而后福希耶再将它交给加国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ML),据传该病毒就是中国特务从这个实验室窃取的。因为NML长期提供冠状病毒检验的服务,也曾经分离且还提供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的最早基因组序列;2004年因曾经验出另一种冠状病毒NL63,而导致该实验室遭中国间谍锁定。
   
   去年3月,NML的致命病毒被运至中国,而引起生物战专家的质疑,为什么加拿大会寄送致命病毒到中国呢?NML科学家也坦言,其实这些病毒是潜在的生物战剂。经后续的调查,并循线追查到在这个实验室工作的中国间谍。
   
   NML为加拿大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P4)实验室,亦为北美洲少数拥有能够处理SARS、伊波拉病毒及冠状病毒等世界上最致命疾病设备的一个机构。NML病毒学家邱香果据信是一名中国的生物战间谍,她与丈夫程克定等中国病毒学家,在去年7月被加国警方带走,而前述从NML运往中国的病毒,即是她在2014年的研究。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华裔女科学家邱香果遭情报部门强行带离开实验室,而引发怀疑和猜测。
   
   2019年8月2日,根据加拿大媒体CBC报导指出,3月31日,有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的科学家,曾透过加拿大航空公司,把活体埃博拉病毒及亨尼帕病毒送至中国北京。但记者并未查到该批病毒到底是谁发送的,不过邱香果正是研究埃博拉病毒的专家,又加上在病毒运出2个月之后,她也被情报部门强行带离开实验室,让人怀疑两者之间或有关联。
   
   邱香果毕业于天津的医学机构,在1996年至加拿大攻读研究生,之后就一直与中国的大学保持着联系,甚至还曾经带许多中国学生至加拿大参与她的研究工作。邱香果是一名加拿大顶尖的病毒学家,先前曾经参与发明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ZMapp。她在出事之前,担任了国家微生物实验室特殊病毒专案组的疫苗开发与抗病毒治疗小组组长,主要负责实验室埃博拉病毒的相关研究工作。
   
   2019年7月5日,邱香果和她的丈夫成克定(亦为同事),及她的多名中国学生,遭情报机构带离开实验室。此前CBC曾经报导称,早在邱香果被带走的前几个月,就有技术人员进到她的办公室,且更换了她的电脑;同时她定期前往中国的访问行程,也被取消了。加拿大骑警透露,在5月份就已经对实验室开始进行调查了。
   
   谢选骏指出:又过了一天,上述报道才被嵌入了美国——
   
   《专家:武汉肺炎源头或来自中共病毒实验室》(大纪元 2020年01月27日)报道:
   
   一位以色列生物战专家认为,这种致命病毒的源头可能在武汉一个实验室。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根源到底在哪里?目前尚无定论。中共宣称可能是来自动物,但一位以色列生物战专家认为,这种致命病毒的源头可能在武汉一个实验室,该实验室与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项目有关。
   
   武汉病毒研究所参与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项目——自由亚洲电台本周重新播放了一家武汉当地电视台2015年的一个报导,该报导提到中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即武汉病毒研究所。该研究所拥有中国唯一用于研究致命病毒的安全实验室。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