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伊朗将军是美国国会弹劾案的替死鬼]
谢选骏文集
·15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5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6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朗将军是美国国会弹劾案的替死鬼

谢选骏:伊朗将军是美国国会弹劾案的替死鬼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美国这回捅了马蜂窝》(界面新闻 2020-01-03)报道:
   
   伊朗“活烈士”苏莱曼尼死了,死于美军的定点空袭。

   
   “对于中东的什叶派来说,他是詹姆斯·邦德、隆美尔和Lady Gaga的混合体。对西方而言,他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负责出口伊朗伊斯兰革命、支持恐怖分子、颠覆亲西方政府,发动伊朗的海外战争。”《时代》周刊在2017年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中对伊朗头号名将苏莱曼尼做出了如此描述。
   
   被伊朗视为民族英雄的苏莱曼尼在两伊战争中脱颖而出,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将其誉为“活着的烈士”。作为伊斯兰革命卫队海外行动的指挥官,“中东谍王”苏莱曼尼也成为伊朗在中东势力的象征。
   
   在叙利亚内战中,苏莱曼尼为阿萨德政府带去帮手: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和阿富汗民兵,还有俄罗斯人。在自叙利亚内战以来首次对伊朗的访问中,阿萨德直接与哈梅内伊和苏莱曼尼会面,伊朗外长扎里夫甚至事先不知情。
   
   在伊拉克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战争中,苏莱曼尼现身伊拉克北部的阿米里,协助阿米里成为伊拉克第一个成功抵挡ISIS进攻的城镇。伊拉克前交通部长曾在致谢词中说,如果不是苏莱曼尼,伊拉克政府早就沦为流亡政府。
   
   在2006年的以色列黎巴嫩战争中,苏莱曼尼作为黎巴嫩真主党的顾问现身战场;在也门战争中,苏莱曼尼参与了制定支持胡塞武装的计划。
   
   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令美军炸死苏莱曼尼的做法,有评论人士将其比喻为“相当于伊朗总统下令暗杀美国务卿蓬佩奥”。哈梅内伊已警告,美国将遭到“强硬报复”。
   
   今后中东局势将走向何方,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为界面新闻做了解读。
   
   界面新闻:苏莱曼尼在伊朗是怎样的存在?
   
   华黎明:苏莱曼尼在国际上的名声主要是在最近十年建立的,特别是叙利亚内战之后。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也门、黎巴嫩等国的军事力量都由苏莱曼尼指挥。
   
   他是一个领导能力很强的司令,深受哈梅内伊器重。西方媒体认为他是哈梅内伊最信任、最得力的干将,也是美国的眼中钉;美国一直想对他采取行动,但没有找到适当的借口,这次终于找到了。
   
   他的死对伊朗的打击很大,相当于斩掉了哈梅内伊的一条臂膀。虽然苏莱曼尼不能跟伊朗总统同日而语,但他是伊朗的实权人物,是伊朗中东政策的主要设计者和指挥者。
   
   界面新闻:特朗普此前一直表示不愿与伊朗开战,各路分析也预测美伊将继续进行代理人之间的斗争。为何这次美国会直接对伊朗头号将军出手?
   
   华黎明:从去年5月开始,美国与伊朗冲突升级,多国油轮被炸、美国无人机被击落、沙特油田遇袭,但特朗普的反应都比较低调,没有采取直接报复。这一次做出这样的决定,一方面是美国驻伊拉克使馆被围事件刺激所致,更多则是与美国大选有关。
   
   最近美国驻伊拉克使馆被围的事让美国人想起了41年前,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围后发生的德黑兰人质事件。
   
   伊朗在美国国内是被深度妖魔化的国家,德黑兰人质事件则是美国人的痛点。当年伊朗学生占领了美国大使馆,这在美国历史上从未发生过,对美国而言是一个奇耻大辱。这次伊拉克使馆事件差点让德黑兰人质事件重演。
   
   保护美国人在海外的利益是美国选民最看重的。特朗普在有了使馆被围事件后,以保护美国人安全为由炸死苏莱曼尼、对伊朗采取行动肯定能得到选民的支持。正如同特朗普在去年10月突袭“伊斯兰国”(ISIS)前头目巴格达迪一样,是能够为特朗普拉选票的行动。
   
   界面新闻:伊朗有能替代苏莱曼尼的人选吗?是否会对伊朗在海外的行动造成影响?
   
   华黎明:从叙利亚内战开始,苏莱曼尼就很强势地领导了伊朗在中东各国的行动。目前还没有出现能取代他的强有力人物。
   
   苏莱曼尼不仅负责策划领导,他还是把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串联起来的关键人物。他一死,这根线就断掉了,也会对伊朗在也门等地的行动造成影响。
   
   美国也是考虑到消灭掉苏莱曼尼将给伊朗造成比较大的打击,因此才对其定点袭击。
   
   界面新闻:与苏莱曼尼一同被炸死的还有伊拉克人民动员军的副指挥官,伊拉克深受伊朗影响,该国局势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华黎明:特朗普这次采取行动只考虑到了国内的选票,但他忽略了一点,我认为是他犯的一个大错误:在伊拉克捅了马蜂窝。
   
   哈梅内伊已经说了要做出强硬回应,回应的方式有很多。之前,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虽然美国对伊朗进行了极限施压,但伊朗比较低调,一直没有出伊拉克这张牌,还是想大事化小。
   
   这次苏莱曼尼被炸死,如果伊朗政府不采取强硬手段回应,国内的舆论都不会同意,因此它必定要采取报复行动。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做到哪种程度,需要伊朗仔细考虑。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已经召开紧急会议,就是在商量这个对策。
   
   现在伊朗最容易使用的一张牌就是伊拉克,此前伊拉克的反政府游行就是亲伊朗势力与美国势力之间的博弈。
   
   美国在伊拉克的军队有5000多人,而伊朗在伊拉克的势力非常强大,驻伊拉克的美军今后可能会成为亲伊朗民兵和民众的攻击目标。
   
   很可能的后续就是,美国和伊朗把伊拉克变成互相厮杀的战场,甚至可能爆发第二次伊拉克战争。这个严重后果可能是特朗普没有预料到的,这样的发展也会对整个中东局势产生巨大影响。
   
   将来美国和伊朗在伊拉克如何博弈、厮杀;伊朗想把反击做到多大、美国要如何收场,是下一步需要观察的重点。
   
   谢选骏指出:“中国前驻伊朗大使”真的一窍不通,所以胡说“美国这回捅了马蜂窝”——他哪里懂得,“伊朗将军是弹劾案的替死鬼”!对了,刺杀伊朗将军不仅不是“美国这回捅了马蜂窝”,反而是让美国总统摆脱弹劾的一步棋子。
   
   
   《白宫官员邮件再曝不利川普证据》(2020-01-02 综合新闻)报道:
   
   Just Security网站公布的一份未经编辑的文件显示,预算及管理办公局(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一位官员明确表示,在五角大楼警告暂停乌克兰军事援助是非法行为后,维持冻结的命令是直接来自川普总统的。
   
   据CNN报道,这些文件,包括国防部、预算及管理办公局上个月根据法庭命令公布的工作人员电子邮件往来记录(部分内容被涂黑),都证实了在执行川普不明原因的暂缓援助命令时,上述两个机构之间的关系异常紧张。
   
   他们还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法院是依据《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下达的公开命令,国会方面也在进行监督,那么为什么新披露的内容还需要先由川普政府进行审查编辑?
   
   Just Security是一家专注于报告和分析国家安全法律和政策的网站,其查看的文件中有一封8月30日的电子邮件格外引人注目,是由预算及管理办公局官员达菲(Michael Duffey)发送给国防部负责审计的副部长助理麦卡斯克(Elaine McCusker)的,上面显示,尽管五角大楼内部对扣留援助资金合法性的担忧与日俱增、外界对此事的质疑不断增加,但总统依旧下达了非常明确的指示,即继续扣留援助资金。
   
   达菲在上述电子邮件中写道:“总统(POTUS)明确指示,继续扣留。”
   
   Just Security表示,这封邮件直到现在才以这种经过编辑的方式公布,并且没有交给对总统进行弹劾调查的众议院调查人员。
   
   在这封邮件发送的当天,川普与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国务卿蓬佩奥进行了会面,讨论已经实施了大约两个月的援助资金搁置。
   
   Just Security查看的其他电子邮件显示,麦卡斯克在7月25日首次提出了对于扣留资金合法性的担忧,同一天,川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进行了那通备受争议的通话。
   
   国防部向预算及管理办公局和白宫发出了进一步警告,要求他们在8月前停止扣留。五角大楼官员明确表示,他们非常担心国防部能否在9月30日这一法定期限之前将援助资金送出,否则这笔资金将会被退回财政部。
   
   国防部一名官员对CNN说:“我们一直非常担心扣留乌克兰军事援助资金的后果。因为资金是由国会拨款,并在扣留前也已经通知国会,这笔资金必须在财政年度结束前完成支付。我们也多次向预算及管理办公局表达了这些担忧。”
   
   而且在9月9日达菲写给麦卡斯克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达菲暗示如果援助资金没有按时送达,也是五角大楼的责任,和预算及管理办公局无关。
   
   他写道:“如果没能按时送达援助资金,那也是因为国防部的决定才导致了资金被扣押。”
   
   麦卡斯克回答道:“你不可能是认真的,我无话可说。”
   
   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对CNN表示,五角大楼向预算及管理办公局明确表示,他们不会为扣押事件承担法律责任,也不会承担扣留资金的后果。
   
   这位官员说,五角大楼官员认为预算及管理办公局对他们的法律问题漠不关心,对国防部在援助方面受到的法律限制缺乏了解,他们还认为预算及管理办公局对上述问题的无视是因为他们得到了总统的指令。
   
   然而,预算及管理办公局的一位发言人却不认为两个机构之间存在冲突。他对CNN说:“国防部和预算及管理办公局的律师们在每一步决议前都达成了共识。”
   
   最终,到本财政年度末,本应给乌克兰提供的3500万元援助并没有到位,但是国会通过了一项持续决议,确保剩余的资金可以继续使用。
   
   谢选骏指出:正因为已经火烧屁股了,所以川普一改求和初衷,一百八十度地转向了!至于管用不管用,管不了那许多了!所以说,伊朗将军是美国弹劾案的替死鬼——所以网民说他,不是为狗娘养的“圣战”而死,而是死的一文不值。不信?请看伊朗是否为他的死亡而和美军开战,就一目了然了吧。
   
   《川普下令空袭伊 众议院议长跳脚:未获国会批准》(2020-01-02 自由时报 )报道: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下令空袭巴格达机场,击杀伊朗少将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伊斯兰革命卫队则誓言将报仇。对此,美国众议院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强烈谴责川普"未与国会协商"就使用军事力量。
   
   综合外媒报导,裴洛西发声明指出,美国总统的当务之急是要保护美国人民,而这次空袭恐引发进一步暴力与危险,美国与整个世界都无法承受这升级的紧张情势,并谴责川普"这次攻击并未与国会协商",必须立即向国会通报这严重的状况,并考虑政府的下一步行动。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今日也在推特发文表示,苏莱曼尼造成了无法想像的暴力,世界没有他将会更美好,不过"国会没有授权",且美国人民也不想和伊朗全面开战,现在必须在这不可避免的风险中,采取一切方法保护美国部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