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谢选骏文集
·美国政府刚知道中共不代表中国人
·没有奴隶就没有文明
·蒙古鞑子把岳飞的子孙变成了汉奸
·什么叫做夺路而逃
·美国的毛匪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港澳台与大陆人同享被捕下狱的权利兼论“压制与反制的历史力学”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全过程民主” 就是“从奴隶到将军”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港澳台为何不同于共产党中国——先有隋炀帝,后来唐太宗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康德不懂哲学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RCEP15国——新的大东亚共荣圈
·被美国征服是一种幸福
·125亿年前的宇宙神话
·焦国标猛扇自己的耳光六次
·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谢选骏: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毛主席野蛮语录:“整个唐山才100万人口,全国有8亿人口,有960万平方公里,抹掉个唐山算得了什么!”
   
   《逃离疫区武汉,是对还是错?》(2020年1月24日 美国之音)报道:

   
   继中国武汉市政府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封城决定后,更多武汉周边的城市也开始封城。有的人在逃离还是坚守之间难以抉择,有的人在封城前毅然逃离武汉。这种出逃的做法引发了一些网民的质疑、指责甚至是诅咒,但也有不少人对此表示理解,并为武汉人打抱不平。有网民担心,被封的武汉会出现人道主义危机。
   
   一作家形容连夜逃出武汉是“一夜惊魂”——在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出现急速扩散的趋势之际,武汉疫情防控指挥部在1月23日凌晨做出了自1月23日10时起封城的决定。很多人赶在封城之前逃离这个城市。
   
   一位在推特上署名为思文的中国独立作家在封城前带着外婆和岳父母乘飞机逃离了武汉。他在推文中把自己逃出武汉的这个经历形容为“一夜惊魂”,说他经历了从所未有的紧张,紧张的程度远超他前年海祭时的逃难。
   
   思文对武汉市政府深夜发布封城的消息感到很愤怒。他说,“政腐,深夜发布封城消息,无耻,混蛋,去死!”
   
   一条推文引发热议,有人表示理解和支持,有的责备甚至诅咒——思文带着家人逃离武汉的做法在推特上引起了很多讨论。
   
   一位网友出于关心的问道:“有否想过逃出去未必等于安全?在家也许更安全?路上啊,人多、辛苦。”
   
   不少推友对他表示支持。一位推友说,“换作是我也会这么做。”
   
   网友“梦中人”说,“逃离是对的,没人认为你是自私的,为这个邪恶的政权卖命不值得!”
   
   一位叫Mstar的推友也对武汉人出逃明确表示支持,原因是“目前为止看不到任何应对封城后的物资供应和隔离消毒计划”。
   
   网名“独行侠”更是单刀直入:“在武汉等死?武汉即将面临人道主义危机。”
   
   有的网民对这种出逃的行为表示理解。——一位叫李鸣涛的推友说,“因为政府防疫失败,所以,健康的武汉人有权利出逃;因为在当地不能得到恰当的救治,即便得病的人出逃,从人性的角度设身处地地想,也是可以理解的。”这位推友对外地人惧怕武汉人逃离也表示理解,认为全部的错都在政府。
   
   但是思文出逃武汉的做法引发了不少人的质疑与责备。一位网友在留言中说,“你这样做也有问题吧!”另一位质疑说,“你没携带病毒出逃吧!目的地哪里?你要为疫情扩散做贡献?”还有一位网友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不知会有多少人通过各种关系、各种渠道、各种手段逃离……”
   
   有一位推友不光是责备,而是进行诅咒:“民智未开自私的带菌者,鬼门关将为你们大开。祝你们死的快,不要到处传染别人。”
   
   思文:出逃后在郊区自我隔离两周,不高尚也不猥琐——针对这些质疑与指责,思文表示,他们已经通过严格检测没异常症状才落地外省,并主动和家人一起在郊区隔离两周,防止意外出现。他在推文中说,“我认为为了年迈的亲人不被感染,逃离和隔离这是人性且负责任的公民做法。我不高尚也不猥琐。”
   
   即使采取自我隔离措施,有一位网民仍然是不依不饶,认为从目前看到的信息来看,在疫区里,谁也不知道谁是健康的,而且还存在另一种更大的可能,即即使没有任何病症,也会成为病毒的宿主并成为传播源。这位网友说,“因此在现在这个时候离开,其实真的是很自私。”
   
   一位推友认为,逃还是不逃,的确是一个两难的问题。这位网友在推文中说,如果“出逃”的人中混有感染者,这会导致感染的地区和人群加大。但是另一方面,由于武汉的医疗资源难以容纳全市的确诊患者和疑似患者,在一定的隔离环境下转移出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武汉市的医疗资源的紧张,所以特别两难。
   
   封城的做法引发不同反应——在武汉市政府为防止疫情扩散做出封城决定后,有人为这个决定叫好,但是也有人对这种做法提出质疑,认为武汉官方封城的做法“更像恐慌式应急反应,很多危机应对措施以及全国性医疗资源都没有有效导入”。一位网民说无法为封城的措施叫好,因为“难以想象被病毒威胁的千万武汉市民被围城后的恐慌、沮丧和愤懑”。
   
   异议人士王爱忠也为武汉市民打抱不平。他发推说,“从开始时的严密封锁消息,到十几天前的掉以轻心,认为病毒只是有限的人传人,可防可控,再到今天惊慌失措的封城,短短只是半个月的时间。现在却要武汉一千多万市民为专制政权的自私和无能承担后果,这对武汉市民来说实在不公平。”在武汉封城后,网上出现了要关注封在武汉城里的人的安危的呼吁。武汉市里的物价已经开始飞涨。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高力医生表示,封锁1100万人是公共卫生历史上没有先例的。这次封城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的首次。有网友说,武汉市上一次封城是1911年10月10日的辛亥革命武昌起义。
   
   更多的城市加入封城的行列——除了武汉、鄂州、黄冈以外,赤壁、仙桃、枝江和温泉等城市也相继采取了封城的举措,导致一些人逃离了武汉后被封在自己家乡之外的城市,进退不得。
   
   谢选骏指出:2020年的武汉让我想起了1976年的唐山——那年头,华北大地震的震中唐山,也采取了类似的全城戒严措施。不过,2020年的武汉人虽然没有1976年的唐山人死伤惨重,但是却也无法得到送往全国各地医院免费医疗的待遇……另外,1989年的北京虽然没有封城,但却死伤惨重,相比之下,武汉人还是幸运的。
   
   《武汉封城后,逃不走的市民:“我们都是韭菜”》(2020年1月24日 美国之音)报道:
   
   武汉封城前三小时,黎学文带着家人逃离了这座被疫情包围的城市。“我们是最后几批逃亡的,”他说, “一夜惊魂。”
   
   1月23日,中国农历除夕前一天,凌晨2点, 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突然发布封城通告:自2020年1月23日10时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
   
   黎学文的家位于疫情爆发中心区汉口,几公里外就是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金银潭医院。凌晨3点,他接上外婆和岳父母,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打到出租车,仓皇地奔向天河机场。街上车很少,武汉仿佛已是一座空城。4点半抵达机场时,才发现里面全是人。“整个武汉市最热闹的是机场,深夜得知封城消息都在逃离,都感觉要出大事,”他对美国之音说。到达机场半个小时后,手机上传来消息:机场高速封路。
   
   23日凌晨,武汉高铁站也排起了长龙,很多人试图改签车票,一度引发混乱。当天上午,在武汉一家银行工作的吕先生开着私家车,赶在封城前将妻子和孩子送到120多公里外的赤壁老家。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再大的疫情也赶不上“过年回家”来得根深蒂固。但是在这个有着1100万人口的泱泱大城里,能逃离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还要在围城中留守。得知封城的消息后,在武汉上大学的一位维吾尔族女生哭了。她打电话给在新疆的父母,告诉他们没法回家过年了。“开着视频不敢露脸,怕爸妈看到我哭的狼狈样子。第一次一个人在外地过年,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存粮,”她在新浪微博上说。
   
   这一天,54岁的武汉低保户张毅一夜未眠。81岁的老母亲卧病在床,一日三餐需要照顾,还有一个上大学的孩子。家里菜不多了,只剩下一个口罩。一天前,武汉市政府规定,市民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可是街上已经买不到口罩了,张毅很发愁,现在要怎么出门呢?“这个国家完全乱套了,官员们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我们都是韭菜,”他对美国之音说。
   
   张毅的家距离华南海鲜市场直线距离不到三公里。那里被认为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的源头。这种神秘的病毒去年12月首次被发现,目前,已蔓延至中国大陆的23个省和直辖市及澳门、台湾、泰国、日本、韩国和美国。中国官方说,病毒目前已经造成600余人感染,至少17人死亡。但是很多人认为,官方隐瞒了真实的数字。
   
   54岁的武汉市民方斌告诉美国之音,他家附近的汉口医院每天都人满为患,真实的患病人数没法统计,很多人还没确诊就匆匆死了。“有的人他原本身体就不好,得了病,就扛着,走在路上就倒了,”他说。
   
   互联网上流传的视频显示,在当地一家医院里,患者排着长长的队伍,身穿防护服的医务人员大声维持着秩序,喝令人们“不要说话”,“到门口排好队”。
   
   武汉金融业从业者刘先生说,市里的医疗资源明显不足,看病要排队五、六个小时,不过是查查体温,照个CT,症状不明显的都让回家去自我隔离,这也是疾病传播的隐患。“那种实实在在的恐惧只有在当地才能感受到,”他说。
   
   中国的国家电视台23日报道说,武汉“全面进入战时状态,实行战时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报道还说,武汉各类农副产品供应充足,也会加大投放口罩等防控产品,市民无需囤积口罩。
   
   封城第一天,方斌到街上转了转,市里的公交车、地铁都已停摆。出城的高速公路已经封闭。有些人试图从小路出城,但小路也封堵了。上午8、9点左右,超市开始出现疯抢潮。“一棵白菜30多,原来才两块多,”他说。菜市场的摊主告诉他,市场明天就关门了,什么时候开门要等通知。街上口罩已经脱销了。因为事发突然,方斌觉得大部分市民还懵懵懂懂的,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有些人甚至连封城的消息也不知道。“因为之前一直说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不是非典,大家就没当回事,突然就封城了,”他说。
   
   武汉封城当天,新浪微博上依旧充斥着各种被官方视作传播正能量的帖子。“1998年迎战特大洪水,2003年抗击‘非典’,武汉是一座勇于面对困难,不断战胜困难的城市,”共产党喉舌《人民日报》的官方账号上贴出了一幅海报。
   
   一直密切关注疫情进展的加拿大华人文史学者温相说,武汉肺炎演化到今天,“市民狼奔豕突,跑得非常狼狈”,官方却还想要引导舆论。无非是些老套路——赞美党和政府及时出手控制疫情;紧密团结在党和政府的周围,全民抗击疫情。“最终归功于党和政府领导14亿人民全面战争疫情,取得圆满的收官,” 他说,“肯定是这个节奏嘛, 又一台春晚吧。”
   
   谢选骏指出:这些市民和美国之音一样健忘,都忘记1989年的血腥教训——你们本来就是韭菜,只是现在还没有完全地割下来,你们要是不好好呆在家里,迟早会被解放军兽兵给突突了!那时,2020年的武汉就是1989年的北京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