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谢选骏文集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中美两国只能一个黑暗一个光明
·欧美人不懂中国人喜欢迟到
·阶级斗争瓦解中国科学界
·战狼其实狗腿
·在香港演习天安门大屠杀
·白种人不怕孤独
·波兰人出售自己的耻辱
·肯尼迪小兵崇拜希特勒元首
·李鸿章不懂中国历史
·中国是一座难民营
·香港警民不打不相识
·美国大学的中国化进程
·白人民粹主义者的革命宣言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香港青年武装海葬国旗
·人民币为何毛了
·活捉了一个五毛
·贸易战中的宗教因素
·香港公民意识能否继承辛亥革命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谢选骏: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全过程曝光! 重庆大火一家六口被活活烧死》(2020-01-03 澎湃新闻)报道:
   
   2019年12月30日清晨,重庆涪陵区踏水桥小区居民楼发生大火,致一家六口死亡。原本幸福的八口之家,如今只剩下52岁的刘明和80多岁的老母亲。而在大火中逝去的人,分别是刘明的父亲、妻子、独子刘千、儿媳妇陈小霞、10岁的孙女和5岁的孙子。

   
   几十人的消防队,救人心切的邻居,以及受过专业消防培训、具有一定消防知识的刘千本人,都没能从死神中夺回这六个人的生命。
   
   他们在大火中呼救了50分钟左右,最后在绝望、恐惧和痛苦中,以极其惨烈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救人——起火居民楼是踏水桥小区唯一一栋楼,属于移民安置房,共18层。从大道进入小区,有两条消防通道可到达起火居民楼,但这两条道平时乱停乱放的现象比较严重,整治多次,仍不见效。
   
   30日清晨,天还黑着,住在5楼的金世明在睡梦中惊醒,听到外面有人喊“冒烟了”“起火了”。看了一眼手机,时间是6:06。他马上到窗边去看,没看到火光。于是披了件羽绒服,抱着裤子跑下楼了。
   
   当时路边站着两个人,对面居民楼里也有一个人。他抬头看,有一股很大的浓烟从楼里冒出来。一层一层往上数,数成11楼,又从上往下再数一遍,发现是12楼,“12-1”,便赶紧上楼了。
   
   在金世明上楼的同时,住在17楼的王强发现家里突然冒烟了,开始以为热水器炸了,关了电源,又关了总闸,烟却越来越大,仔细一看不对劲,是楼下冒出来的。他赶紧把窗户打开,往下望,看到下面的楼层在冒浓烟。然后18楼的小伙子跑下来说,是刘千家里燃起来了。
   
   王强与刘明交好,两家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他着急救人,穿着拖鞋就往楼下跑,一边跑一边挨家挨户敲门,叫邻居们下楼。到12-1后,他先用脚猛踢门,踢不动,去11楼找来一把洋镐撬门,挖出一个孔,浓烟瞬间往外冲,他被呛到了,跑到烟少的地方换了几口气,又返回撬门。
   
   等金世明爬上12楼时,王强已经在撬门了,他就去开消防栓,打开箱门,拧开阀门,他记得,没有出水。他和另外两人加入王强一起撬门,后来浓烟越来越大,门也开始发烫,他们没有办法,只能退到安全地带。金世明又跑到楼下,喊人找绳子。此时是6点30分左右。
   
   住在13-2的刘俊杰因为要上班,6点30分起床,听到有人喊,然后看到楼下斜对面在冒烟,刘千在窗边伸出脑袋呼救(注:10楼以上户型一致,1、2号相邻)。他赶紧叫爸爸刘荣辉等家人起来,一家人逃生下楼。下楼时,问其他邻居有没有打“119”,说已经打过了。
   
   到了楼下,他们看到刘千趴在窗边打着手机手电筒喊救命,“我们在主卧室的卫生间,我们四个都在这里。”四个人是指刘千夫妇和两个孩子。
   
   6点40分许,刘荣辉听到有人喊“拿索索(绳子)”,他马上去车里拿绳子,一个人跑上楼,当时还有男女老少在往下跑,他一路喊,跟上来三四个人。他们先跑到13楼,13-1的门开着,但浓烟太大,根本无法进去。又跑到14楼,14-1的门也开着,他们冲进去,被呛了两口,越往里走烟越大,进去大概五米,“根本无法过去了”,又退出来。
   
   这时,有人提醒用消防栓。刘荣辉就去把14楼的消防栓打开,出来的是一股很细的水,水流大小跟净水器出来的水差不多,根本无法灭火。随后,两个警察从电梯出来疏散人员,让他们离开。下到三四楼时,他们遇到消防员在楼梯铺设消防水带。
   
   在刘荣辉之后,谭波等另一拨人也拿了一根20楼长的安全绳上楼,但上到11楼就被赶下来。一起下来的,还有一直留在12楼想要救人的王强,王强等人当时要求消防人员去破门。
   
   他们从11楼下来后,在10楼逗留了几分钟。期间,12楼的消防员给当时在10楼的物业班长打电话,他们贴在旁边听。电话中,消防员说没找到人,物业班长说里面有6个人,在厕所里。过了一阵,消防员又给物业班长打了个电话,物业班长拿着电话往12楼冲,后面的情况就不得而知了。随后,铺水带的消防员路过10楼,催他们下去。
   
   王强的女儿在6点50分打通了刘千妻子陈小霞的电话,陈小霞一接电话就喊:“姐姐姐姐!救命啊!”王强则在6点58分打通了刘千的电话,但没人说话,当时刘千在对着楼下喊救命。
   
   住在11-1的姚先生,在7点左右,通过自家卫生间的窗户与楼上的刘千有过对话。“我朝上面喊‘刘千!刘千!’,他就喊我们快把他们娃儿接下来,我让他用绳子把娃儿套下来,他说没得绳子,我又说把床单撕了,他说床单窗帘都被烧了,我就说那我马上去找绳子。”姚先生说,当时刘千意识还很清醒,只是很着急,很想救孩子。
   
   他立刻出门找绳子,正好遇到从电梯出来的消防员,催促他们赶紧下楼。他对消防员说,刘千在求救,让我们找绳子把他们娃儿先吊下来。消防员说:“你们下去你们下去,这个危险,让我们来。”
   
   灭火——事发当天中午,涪陵区委宣传部发布通报:2019年12月30日6时40分许,涪陵区马鞍街道踏水桥小区一居民楼12-1发生火灾。涪陵消防救援支队指挥中心接警后,立即调派救援队伍赶赴现场处置,7时55分明火扑灭。事故造成6人死亡,具体火灾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刘荣辉称,有位消防员告诉他,他们接到的第一通报警电话是6点44分。邻居们认为,最早报警人可能是刘千本人,刘千是社区居委会副主任,也是本栋楼的楼长,消防安全是他的职责之一,他接受过比较专业的消防培训,在他发现屋里起火后,不可能不先报警。
   
   最近的消防队离小区3.4公里,约5分钟车程。根据多位居民反映,第一批消防人员到达现场的时间大概是7点。三楼的一名住户在6点54分报过一次警,喊道:“快来快来!人都要烧死了!”他估摸大约过了10分钟,消防车到达楼下。
   
   事发当时,很多居民都拨打了“119”,这是其中一通,时间显示是6点54分。
   
   刘荣辉说,事发当天,消防队先后来了好几辆车。首先抵达的是一辆指挥车和两辆消防车,数不清来了多少个消防员,感觉“很多人”,分布在不同楼层,有的在铺水带,有的在清场,有的在弄消防栓。
   
   其次到达的是较大的云梯消防车,在坡上的转角处被一辆私家车挡住,当时居民过去帮忙把那辆车推翻了,耽误了大概三分钟。那时候人已经不行了,所以云梯也没用上。
   
   然后来了一辆水车,这辆水车停了一会就走了。接着又来了两辆消防车。最后又来了一辆水车,并用之前铺设的水带,给第一次来的消防车加水。刘俊杰录的加水视频被删了,只恢复出一张视频截图,时间显示在8点36分。此时已扑灭明火,继续洒水是为了降温、防止复燃等。
   
   居民所拍照片显示,7点05分,刘千还在打着手电筒呼救。消防车来了之后,刘千他们大约还呼救了十来分钟,还能听到孩子的哭喊声。
   
   最后,刘俊杰听到刘千嘶吼着喊了一声:“拿梯子!”之后不到一分钟,卫生间窗口喷出一团火,呼救声便消失了。
   
   姚先生拍的一张照片显示,7点19分,卫生间窗口还没有火光,只有一股灰色的浓烟滚滚。说明此时,刘千他们很有可能还活着。
   
   这栋楼的居民原来是一个大队的,大家从小就认识,邻里之间感情深厚,经常互相串门。当刘千在呼救的时候,楼下的邻居也在喊“救命”“快救人”,很多人都在流泪,“眼看着他们被活活烧死了。”
   
   那样的画面,在尚未破晓的漆黑的黎明前夕,充满着最深的绝望和无力感。
   
   消防栓之问——居民们质疑,由于消防栓没有水,耽误了黄金救援时间。
   
   12月30日下午,涪陵消防救援支队一位李姓队长否认了“消防栓没有水导致救援受阻”的说法,他称,消防队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救援,到达现场后,消防栓全部有水。
   
   但居民依然坚称没有水,而且有些消防栓的阀门已经生锈拧不开了,周围的其他安置房也是如此。另一个小区的居民也反映,他们小区的消防栓也没有水。
   
   事发当晚,刘荣辉去值班室问保安,保安称消防栓有水,只是压力不足,水流很小。封面新闻采访了社区一位郑姓副主任,也重申了这一说法。
   
   晚上12点多,刘荣辉和另两人去检查了部分楼道水管和顶楼的蓄水池,还拍了视频。视频显示,一条垂直的管道里面有水哗啦响,而楼顶的蓄水池正在涨水。这意味着,蓄水池并非随时蓄满的,即未达到消防标准。另外,一楼大厅有根管道,多年来从未滴水,事故发生后才开始滴水。
   
   “消防队7点到现场,7点55分扑灭明火,为什么耽误了这么长时间?”刘荣辉很不解。他推测,或许因为消防栓不出水或出水小,消防队通知物业加压,当时停了电,还用了地下车库的发电机给加压泵增压送水。
   
   刘荣辉称,当他看到有水从12-1的窗户喷出来,突然感到口很干,想去名下另一套房1-5取水喝,但被警察拦着不让进。于是他绕到后门,后门已被铁丝拦起来了,有几个警察守着。他站在那里,听到地下车库有发电机的声音,装修电工出身的他一直在观察,发电机大概响了半个小时,灭火后才停了。居民们怀疑,最先来的消防车没水,灭火依赖于消防栓。
   
   对此,重庆市涪陵区消防支队宣传科肖姓科长在接受大象新闻采访时表示,救援时,12楼的楼层的消火栓和消防车都有水,消防车有8吨储水量,每天交接班都会检查水和油够不够,绝不会出现空车救火的情况。“我们救援是按两路走的:一方面消防人员上楼,用12楼的消火栓灭火;另一方面,从消防车上接管子到12楼。后来管子铺好后,就改用消防车供水了。”他推测,大家怀疑消防车没水,是因为往12楼铺设管道的过程中,管子是扁的,所以造成误解。他同时对封面新闻表示,火灾时他没在现场,不能确定消防栓出水问题,最终结果要等专家的鉴定报告。
   
   据了解,该居民楼是一栋安置房,于2013年5月交房,业主至今没拿到房产证。居民一开始就知道消防栓没有水、消防器材不齐全,跟物业反映过很多次,都没能彻底解决。居民表示,最初每层楼只有消防栓,没有消防水带和灭火器,至少过了两年后才配备了消防水带放在消防箱里,再后来才给每层楼配了灭火器。灭火器的生产日期是2018年。
   
   而据封面新闻的报道,消防栓盖板上贴着物业公司的巡查单,只有一笔2017年的巡查记录。
   
   2019年5月,小区贴出工程竣工标志牌,上面显示竣工时间为2019年5月7日。“2013年5月入住,2019年5月才验收合格,等于说我们是住了6年危房。”居民李先生感到愤慨。
   
   竣工牌贴出后不久,部分居民因欠缴物业费被告上了法庭,目前案件还在协调中。住在5楼的余先生从头到尾没有交过物业费,并表示,物业一开始收物业费的时候,他就对他们说:“我什么时候听见这消防水管敲着不响了(说明里面有水),我就什么时候交物业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