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党府不是政府]
谢选骏文集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府不是政府

谢选骏: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就是“党政军一体的超级怪胎”,即使宪法律令,也只是他的若有若无的“国王新衣”。
   
   《刘家昌将组“中国台湾反共党” 抨击中共纵容台独》(2020年1月18日 法广/风传媒)报道:

   
   台湾知名音乐人、钢铁韩粉刘家昌不满蔡英文总统成功连任,17日晚间宣布筹划组织政党,党名叫“中国台湾反共党”,同时抨击中国共产党光说不练,纵容台独的成长。目前没有“中国台湾反共党”筹组细节。
   
   据自由时报报道说,轰中共光说不练! 刘家昌宣布筹组“中国台湾反共党”。刘家昌还痛批共产党对台光说不练,宣布将筹组“中国台湾反共党”。
   
   据刘家昌在脸书指出,“我不从政、不从商、无党无派,只是为中华民国说出实话”,现在被年轻人要求滚出台湾,过去亲眼目睹台湾退出联合国、与美断交,台湾人在外国领馆前,排了上公里的长队,要签证逃跑,他写了《梅花》、《中华民国颂》凝聚大家的爱国心。
   
   该报道称,刘家昌认为自己在台湾创作近3000首歌曲遍及全世界,“在没版权的台湾竟买不起一幢房子,也没有健保卡,谁在台湾发财?”他说,自己“红遍世界,空有虚名而已,太恶心。”他自问待在台湾的近30个年头,已经为国家、社会尽心尽力了。报道说,刘家昌强调,中国共产党光说不练,几十年来说中共自己想说的话,反而纵容台独成长,“不能再拖继续被凌虐了”,他提到,“共产党的拖,国民党的烂,民进党的骗,最后躲不过一场战争,为了永久的和平,该解决了,不能再让三个政党玩弄”,他宣布,“我筹划组政党。党名叫‘中国台湾反共党’。”
   
   之前报道:曾预测韩国瑜800万胜选 刘家昌怒批3个对象害韩国瑜败选——音乐人刘家昌自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以来,便经常在脸书上发表挺韩言论,甚至还在去年12月预测韩国瑜会以800万票赢得总统大选。但选举结果出炉,韩国瑜以差距18个百分点的得票率大败,刘家昌13日在选后首度发文,除了认为年轻人「根本不知自己是哪一国人」,还点出中联办、知识蓝和媒体等3个对象,为韩国瑜的败选解释。
   
   刘家昌认为,前总统李登辉教改去中国化、陈水扁大力执行、马英九边缘化中华民国还为二二八道歉,一路到蔡英文执政,让孩子心中认定「台湾」就是国、「根本不知自己是哪一国人」。刘家昌先是点名「最可恨」的中联办,认为中国的中联办应针对台独作出对策,几10年来光说不练,让他们这类「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中华民国派没有尊严,再者,刘家昌也痛批知识蓝「唸了点书就自以为是」,指名郭台铭和宋楚瑜分化蓝军。最后更认为这是一场不公平的选战,因为90%的媒体都在帮助总统蔡英文,唯有中天独撑。
   
   谢选骏指出:刘家昌不懂,党府不是政府——共产党首先顾及的是共产党自己的权力,而非国家民族的利益。至于说到版权音乐版权,他也不想想莫扎特的穷困潦倒——那才是真正的音乐家的命运。刘家昌不懂,自从有了版权制度,西方的音乐就没落了。你到底是要音乐呢?还是要钱呢?
   
   附录
   
   【美国音乐版权法简史】
   
   《1790年版权法》
   
   1790年,以英国《安妮法》为样本,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的第一部版权法。在此之前,美国13个州中已有12个州通过了自己州的版权法。1783年,美国的第一部宪法中也加入了版权条款:“国会当有权……通过确保作者与发明人在有限时间内对其各自之作品和发现享有独占权,从而促进科学与实用技术的进步。”应该说为了这部法律,美国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在《1790年版权法》中,音乐作品还不是受保护的作品类型,受保护的是书籍、地图和航海图。但当乐谱被印刷成书籍时,音乐作品以书籍的形式获得了间接保护。另外,此时作品的保护期为:14+14年,即初始期限为14年,续保期限14年。
   
   此后美国又分别制定了《1831年版权法》、《1909年版权法》、《1976年版权法》三部版权法,在这四部版权法之间又伴随了数部的修正案。
   
   《1831年版权法》
   
   《1831年版权法》音乐作品首次进入作品序列。《1856年戏剧作曲版权法》首次确认“戏剧舞台作品的伴奏音乐”享有公开表演权,《1897年修正案》将公开表演权扩展到适用于“所有音乐作品”,表演权进入了版权法保护的历史。
   
   这一时期音乐复制主要是指印刷音乐歌谱。截至到1887年,美国钢琴销售量累计达到80万台,学习钢琴的少年儿童超过50万人,庞大的印刷音乐歌谱的需求,给出版公司(或词曲作者)带来了可观的版权收入。
   
   但这个平衡被两项新出现的技术打破了:一是钢琴卷纸,二是唱片。1876年左右,美国出现了一个奇妙的发明—钢琴纸卷(piano roll),钢琴纸卷是一条根据源钢琴曲打了孔的纸带,在自动演奏钢琴上拖动时,就会带动相应的琴键发出声音,从而将源音乐还原。据记载,1902年全美的自动演奏钢琴7万-7.5万台,钢琴纸卷更多达100万-150万卷。1888年,粗纹唱片诞生,之后又经历了密文唱片、立体声唱片、四声道立体声唱片的发展。相比于乐谱需要具有专业知识解读和歌手演唱才能还原音乐,唱片只需一个唱机就可以了,因此唱片天然地具有更多的受众。据说,在经济大萧条时期,美国失业工人左手拿着面包,右手拿着的则是一张吉米.罗杰斯的唱片。
   
   钢琴纸卷、唱片的出现使得通过印刷活页歌片来销售歌曲的传统方式受到了严重冲击,钢琴纸卷的打孔和唱片的录制是否属于复制行为?音乐复制权第一次遭遇了技术的挑战。决定性的案件是“怀特-史密斯音乐出版公司诉阿波罗公司案”,虽然判决结果支持了阿波罗公司,但霍姆斯大法官还是提出了相反意见,他说:“原则上,任何机械性复制音乐作品中“有关声音的合理搭配”的东西,都应当被认为是一个复制件,或者,当制定法规定过于狭窄时,就应当通过进一步的立法来做到这一点。”
   
   《1909年版权法》
   
   显然,国会听进了霍姆斯大法官的谏言,国会在《1909年版权法》中对复制权进行了扩张解释,确认了钢琴纸卷、留声机、唱片是对音乐作品的机械复制。同时,为了避免造成垄断,还规定了法定机械许可(the conpulsory mechanical license),即:一旦版权所有人已经授权某一自动钢琴音乐纸卷公司或者唱片公司对其音乐作品进行机械复制,则任何其他公司均可对该音乐作品自由制作唱片,只要按规定向版权人支付每张唱片2美分的版税即可。除此之外,《1909年版权法》的保护对象从列举式改为概括式,不再列举作品类型。保护期变更为28+28年,即初始期限为28年,续保期限28年。该法中还第一次明确对演绎作品进行保护。
   
   另外,虽然美国国会于1897年就授予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权,但此项权利很难实现,原因是1909年《著作权法》规定:该表演必须是公开进行的,且具备“营利性”。音乐会是显而易见的例子,但餐馆播放背景音乐属于“营利性吗”?标志性的案例是“赫伯特诉尚利案”,这一次霍姆斯大法官再次站到了版权人这一边,他说:“被告的表演并不是免费的,他们是公众为之付费的一部分……在这样的环境中,那些交谈能力有限或者嫌吵的人就会产生一种奢侈的愉悦感,而这种感受在安静沉闷的就餐环境中是无法得到的。”
   
   20世纪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以五大唱片公司为代表的“唱片时期”,五大唱片是指:时代华纳、百代、环球、索尼、RCA胜利唱片公司五家唱片公司,它们掌控了美国80%的市场。20世纪60年代,出现了磁带播放器和盒式磁带。由于不存在技术障碍,大量未经许可的唱片被“盗版”,1971年盗版的盒式磁带销量已达到每年一亿盒,几乎是正版磁带唱片销量的三分之一。面对盗版,唱片公司也是束手无策,因为唱片(录音作品)不是版权法保护的对象。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唱片公司开始向国会游说,终于在1971年版权修正案中“录音作品”被纳入到作品序列中。但此时对录音作品的保护是有限的保护,该法规定:对1972年1月5日及以后的录音作品给予版权法保护,授予录音作品复制权、发行权、演绎权,表演权因广播公司的强烈反对没有被授予。
   
   《1976年版权法》
   
   1976年,福特总统签署了第四次全面修订的版权法《1976年版权法》,该法于1978年生效。《1976年版权法》比以往任何一部版权法都更为详尽。比如:采取概括+列举的立法技术,概括地规定任何作者的独创性作品都受保护,并明确列举了作品的形式,包括音乐作品和录音作品。保护期改为有生之年加70年。作品自创作之日起自动获得版权,登记不再是前置程序。将在普通法中形成的合理使用理论化为该法的一部分。取消机械表演营利性与非营利性的区分,采取直接划定8种例外的方式。将法定许可扩展到有线电视许可、自动点唱机法定许可和公共广播法定许可等。
   
   随后,1984年《唱片租赁修正法案》授予唱片版权所有人禁止唱片出租的权利。1992年《家庭录音法案》根据录音机和空白介质的经销商所售商品的批发价和数量来向其征税。1995年《录音制品数字表演权法案》授予唱片版权所有人在数字音频传播方面的公开表演权,因为彼时互联网还不普及,数字音频传播主要是指电缆和卫星。
   
   20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了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以MP3为代表的数字音乐文件格式出现,互联网蓬勃发展,音乐的传播方式从线下转到线上,实体CD的销售量连年下降,数字音乐的销售逐渐年增长。为了应对这种挑战,在立法上,1998年通过的《千禧年数字版权法》将数字表演权的适用扩展到网络。在司法判例上,2000年,通过“Napster案”确认了:“文件共享公司提供用户使用共享软件而构成侵权”,2005年,通过“米高梅公司诉Grokster案”确认了:“如果文件共享公司积极鼓励或引诱共享软件的用户实施侵权,那么文件共享公司可以被认定为侵权”。
   
   国际条约
   
   对于外国作品,整个19世纪美国都是拒绝对其进行保护的,为此,英国作家狄更斯还于1842年亲自去美国说服其对外国作品进行保护,之后美国很不情愿地采取了签署双边协定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1886年诞生了世界上第一个国际版权公约《伯尔尼公约》,法国、德国、英国均为成员国,但此时的美国内心还是拒绝的,直到100年以后的1989年美国才正式加入《伯尔尼公约》,原因也是很功利的:二战后,美国是受战争影响最小的国家,人民生活较为安逸,一批欧洲作曲家如斯特拉文斯基、勋伯格、巴托克移居美国,爵士乐、摇滚乐、流行音乐在美国蓬勃发展,纽约等城市一举代替战前的巴黎和维也纳成为新的音乐中心,美国逐渐成为音乐版权的出口国,而加入国际条约显然更符合美国国家利益。都说美国著作权文化的核心就是精明的功利主义的计算,通过本文的梳理,无论从美国对国内版权法的制定还是对国际条约的加入,基本也都说明了这一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