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谢选骏文集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印度东北部应该独立
·汉奸毛泽东带头出卖了锡金
·出卖同志和兄弟的共产党中国
·诺贝尔奖的贬值
·我的小国时代名不虚传
·美囯人为何开始仇富
·中俄关系终将回归正常
·纪思道到底是西方人还是东方人
·犹太人为什么吝啬
·印度为何沿袭英国殖民统治
·成吉思汗是熟番而不是生番
·普世价值的根源在这里呢
·这位作者还是不懂美国的法律
·这位大法官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中国军队最落后于美军的是什么
·比女人还要女人的希特勒—普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谢选骏: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人民日报前副总编遭情夫之子举报:胁迫离婚》(NTDTV 2020-01-17)报道:
   
   近日,中共政协委员、《人民日报社》原副总编马利(女)被其情夫之子举报贪腐受贿及非法同居等。近年来,中共官员被情人或情人家属举报,已成为中共反腐的一大特色,更是导致贪官们落马的最致命手段之一。


   
   马利被举报的所有证据,来自周先生的举报材料和马利的微信记录。马利是原《人民日报社》副总编、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举报人周先生是马利情夫周某之子。周某是山东某市音乐协会主席。
   
   举报材料包括马利和周某的手机通讯,二人四处游玩的合照,以及马利出席与习近平、林郑月娥同一场合的多张照片。举报人称,马利家住万寿路甲15号院6区,之前和周永康同一个小区。公开报导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甲15号院7区是中共省部级以上官员的居住区,由武警站岗,中共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就是其中一户。
   
   举报信中说,马利与其父原是战友关系,她教唆其父与妻子离婚。马利还把周先生从上海叫到北京吃饭,承诺只要其父离婚,父子都可以去北京,并安排工作。其母还受到威胁,由于担心马利对儿子不利,于2018年3月离婚了。举报信截图,显示王小马是马利的一个微信号昵称。周先生披露,其父母离婚前二年,其父频繁与马利见面,去杭州、天津、四川,随着马利开会地点变动。离婚前一年,其父每星期都要在北京住上两三天,再坐高铁回来。
   
   周先生向记者披露,“一个部级干部,住在国家级别最高的万寿路15号院6区,在我父母婚姻关系尚存的情况下,对我父亲进行教唆,并于2018年1月份借着我父亲在北京之际,叫我去北京与她见面。”周先生说,“当时她对我进行威逼利诱,让我协助我父亲与我母亲进行离婚。”马利与周某的手机通讯记录。马利昵称王小马,在微信中教唆周某离婚,签离婚协议。
   
   此后,周先生的父亲一直在北京,爷爷去世都没有回家。周先生说,他父亲还以互联网基金会编辑的身份,和马利一起去南极行,参加南极论坛。马利被指安排周某到互联网发展基金会挂职,此机构与《人民日报》关系密切。左图为周某在《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右图为周某以该基金会编辑的身份参加北极论坛。周先生举报马利以权谋私,把互联网基金会当做自己家,包括让其父在互联网基金会、深圳奥萨医药等多个公司挂职、领取工资。
   
   周先生提供的马利与周某的手机通讯记录。截图显示王小马是马利的一个微信号昵称。马利被指安排周某挂职,让其领取工资。周先生说,但马利和周先生的父亲二人并没有结婚。“因为她还在位,是一个副部级干部,能接触中南海,怕影响政治前途。也害怕先夫家里不同意,先夫是作家雷抒雁(2013年去世)。”
   
   举报信说,马利生活作风奢华,花费与收入不成正比。她出入豪华会所,有视频为证。家中礼品更是数不胜数,几万元一盒的冬虫夏草、燕窝之类,论箱来算。还有各种卡券。“马利出入高级会所,一顿饭20几万,这跟她的收入不符,她一个月的工资才2万多。”周先生说,“官僚主义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去吃饭,从进门到脱外套,她的秘书就像古代的丫环一样,全程服侍。年龄很大的司机会起身站起来,伺候她吃饭。去内蒙开会,一桌人吃饭有人专门搭个舞台给他们演戏。”马利让公司给她购买豪车沃尔沃s90。其父和马利的司机去试车,车的费用清单说明上写着,“车价费、车辆保险由一家公司的徐总付款办理。所有原始发票交给徐XX等人,行驶证交给周某。”“S90是徐总为马利购入。听父亲说,马利接受别人送卡,定期给她送50万的卡,还给过200万的卡。”周先生认为,一个人品这么有问题的人怎么能干好工作呢?
   
   周先生质疑马利操纵公司来牟利,隐藏其非法收入和非法行为。马利以人民日报社名义参加中共“建国”70年活动,并从事人民网旗下人民慕课干部培训活动。2015年12月,马利辞去人民网董事长等在公司所任的一切职务。此前,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副总裁、副总编辑都被抓。而马利却被委以互联网工作的重要职务,并仍以人民日报社的名义出席活动。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同年8月3日在北京正式挂牌,是国内第一家互联网领域的公募基金会,马利任理事长。该基金会向海内外募集资金,用于“网络建设”,原始基金达1.9亿人民币。名为中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所属的社会组织,但承担了很多政治工作。该互联网基金会工作内容包括“维护国家网络安全和社会稳定”,“提升中国互联网国际话语权”、建立“多边”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等。并对包括清华大学、四川大学等多所高校进行“网络安全项目”的资助和培训,仅成立三年“网安专项基金共支出0.84亿元”。
   
   周先生告诉记者,马利负责国家很多互联网项目,如西北、大凉山“网络扶贫”,还有香港外交等。其职位敏感,是香港互联网对公的脸面人物。马利是香港互联网对公的脸面人物,多次与特首林郑月娥合影。周先生提供的相关照片显示,自2016年香港首届互联网经济峰会起,马利主持的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多次支持在香港举办峰会,并参加香港国际创客节。马利多次与林郑月娥见面。就在今年1月5日,马利还出席大湾区首届“数据互联互通与安全发展”高峰论坛。
   
   中共推大湾区倍受质疑,该项目被指是为了将港澳内地化。周先生因此质疑,马利多次处理互联网与香港互动问题,香港事件的爆发,很有可能她也是一份子。周先生表示,在举证过程中,受到马利秘书海阳阳的威胁;某互联网科技公司也对他威逼利诱;他还接到来自厦门某公司的电话。
   
   引发这次举报的导火索是马利过河拆桥,不兑现承诺,挑拨周某父子关系,双方关系日益紧张。他说,他因经商,去北京找父亲帮忙。双方发生争执,他抢了父亲的手机,并通过找回密码的方式查看了其微信记录,发现不少马利贪腐的证据。几个小时后,周某的微信号和手机号被封。在微信号被封之前,突然收到一个来自广州的署名“小飞侠”的微信说,“领导好!要封谁的号?我现在跟市局局长秘书在一起。”周先生说,都是马利找人操纵的,瞬间就把号封了。10086(中国移动)把手机卡修改服务密码,号注销。此前先查询了通话详单,“查看我用手机给谁打了电话。”
   
   马利硬气的着力点在于对媒体的掌控,人民网人民视频总经理陈星星是她的前秘书,现秘书海阳阳是总参二部出身。她出身官宦,与楼部长、邱部长等来往密切,她的前前任秘书是中央的大秘书。与马利的关系非常密切的上司、所谓的大哥,就是中国网监的老一,说封网就封网。周先生还披露,马利与多家互联网公司关系密切。“他们找人诱使我要多少钱解决举报这个问题,但是律师告诉我,这可能会被构陷敲诈勒索罪。他们开价50万、100万、200万,让我去杭州签保密协议。又说‘让一个人消失很简单’。”他说,“马利也直接打电话威胁,还说没有见过我,说我是胡说。我们还有合影。”周先生表示,自己已经写下遗书,“世间任何事情当有公道,我所求即是公道。”
   
   针对周先生的举报内容,记者日前发邮件并致电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对外电话(010-59997600),电话语音提示可人工查号。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她只负责呈递消息,其它的一概不清楚。她会把电话和信息呈递上去,何时回复不知。记者发邮件给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求证相关细节,截稿时也没得到任何回应。根据举报材料信息,记者多次给马利秘书海阳阳打电话和发短信,对方没有接听和回复。
   
   公开资料显示,马利生于1954年,安徽滁县人。1970年起服役5年,1996年到人民日报社工作,先后任主任编辑、国内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等职,2006年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中共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2015年8月至今任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
   
   谢选骏指出:人民日报是党的喉舌,自然也就是党府机构之一。而由上述报道可知,党府就是荡妇——在党府领导之下,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也变成了荡妇团队的一员。因为“党是领导一切的”,领导力所及,自然一举囊括了港府里的荡妇。
(2020/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