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胡志伟文集
·陳君葆對附逆的經過語焉不詳
·陳君葆同日本憲兵特務酬酢頻繁
·陳君葆錯估世界形勢輕視人民力量
·陳君葆 日記尚有價值編校水準甚差
·《陳君葆日記》編校怠惰 佛頭著糞
·博士編輯不知雷鳴遠張蔭梧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海峽兩岸對曹汝霖均持貶辭
·曹汝霖謗滿天下實拜國定教科書之賜
·《一生之回憶》大部份尚近事實
·曹汝霖同日本的千絲萬
·曹汝霖 拒任偽職晚節可風
·英美公使逼迫老袁接受廿一條
·廿一條并非曹汝霖簽署
·西原借款日方血本無歸
·官修教科書舛錯甚多歪曲歷史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曹汝霖回憶錄基本可信
·袁世凱稱帝係受英使朱爾典蠱惑
·王正廷昏
· 汪精衛的救命恩人是章宗祥
·侍郎是正二品,怎有三代加封一品之理?
· 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蓋棺論定唐德剛
·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小人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宗仁私通敵營
·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意
·利祿薰心 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李宗仁既不能命又不受命,利祿薰心
·白崇禧遵中共指示不戰而退
·白崇禧阻止救援黃維杜聿明導致廿萬人被殲
·首鼠兩端 左右逢源 學風妄誕 永遠有理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夏志清宋淇蘇雪林對唐德剛嗤之以鼻
·人頭畜鳴 奸同鬼蜮
·唐德剛是當代陳世美
·翁婿都是陳世美
·唐德剛的「盛譽」大致都是自己刻意製造的。
·顧維鈞之女稱其父回憶錄非唐德剛所撰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忘却歷史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漢族遭受戎狄夷蠻欺壓蹂躏罄竹難書
·金兵共俘虜宋后妃3000餘人淫辱
·徽欽二帝后妃公主均淪落妓寨
·趙構(後南逃登位的宋高宗)之后妃母女均被金兵輪姦
·第一批宮女3400人押解千里一路輪姦抵燕山死剩一半
·蒙古軍屠殺一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满清屠殺漢人近两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八旗軍把掠來的婦女分給各營,晝夜不停的輪姦
·連鄭成功的母親,都成為清軍強姦的對象。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地方誌對清兵大屠殺的記載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餘萬」
·江陰城守紀》: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慾無厭」
·清兵入關殺四千萬漢人
· 满蒙統治者根本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真正的中原話乃是如今河南開封、洛陽的方言
· 厚誣古人的狂妄之徒必自取滅亡
·一切諉卸於古人,此乃一種似是而非之文化自譴
·列祖列宗受屈辱、被蹂躪的史實(全文)
·從書海中探索歷史真相
·毛澤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

   
   朱瘦菊用「上海說夢人」為筆名,旨在暴露社會上種種醜惡現象,以喚醒醉生夢死的人,讓他們幡然悔悟。《歇浦潮》與《新歇浦潮》不僅全方位描繪民國初期上海的社會狀況,而具對其所展示的社會眾生相進行了淋漓盡致的透視;洋洋一百回,寫盡了人間的醜態,個個都是騙子,人人皆為敵手:妓女騙嫖客的錢,嫖客娶妓女為妻,再騙回妓女的錢;姨太太騙了老爺的錢,戲子又騙了姨太太的錢;經理算計了眾股東,夥計則算計經理;訛騙革命黨的薪金,再出賣同志去騙復辟政府的賞銀。有權的以舞弊謀錢,有買賣的以奸詐謀錢,有美貌的以色相謀錢,一切男女皆熱衷於做掮客拉皮條,在買賣雙方之間謀錢。一個大上海的人生,全被濃縮與簡化為功利二字,手段則是拆白黨式的。一大群男女拆白黨中,寥寥幾個有情有義的,下場都很悲慘。例如靠開藥房賣假藥起家的錢如海,以十萬股本訛騙眾股東80萬元創辦「富國水火人壽保險公司」,用監守自盜的手法,將卅多箱假鴉片煙向自己的保險公司投保30萬元,然後放一把火把假煙燒掉,再向自己的保險公司索賠,連未入帳的十萬股本,共到手四十萬元,鉅款到手當晚就觸電身亡,鉅款被帳房杜鳴乾吞沒;杜又樂極生悲,受驚致瘋,四十萬元存入德資銀行,其家人將洋文存單視為廢紙,於是四十萬元付之東流。又如,書中的一批街頭青年將革命當作趕熱鬧,失敗後個個無所事事,苟且偷生;窮極無聊便有的搞出賣,有人搞詐騙,革命經驗被用於拆白黨的生計。作者借革命黨中叛徒尤儀芙說:「黨人共有幾十萬,豈能人人同志,同志二字不過名目好聽而已,其實真正熱心國事的,十人中難得一二,其餘全都是熱衷權利,借黨會自壯聲勢。現在鬧得這樣一敗塗地,盡由此輩惹的禍。」作者在全書開首便言:「據說春申江(歇浦即黃歇浦,也即黃浦江,又名春申江)畔,自辛亥光復以來,便換了一番氣象,表面上似乎進化,暗地裡卻更腐敗。上自官紳學界,下至販夫造卒,人人蒙著一副假面具」。時隔九十七年,中國大陸的社會現狀有過之無不及,人性的貪婪遠甚於民國初年。
    朱瘦菊不僅是一位優秀的小說家,而且是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之一。早在上世紀廿年代初,他就投身於中國的電影事業。1920年秋季,以畫月份牌美女為生的但杜宇與朱瘦菊、周國驥等人,集資一千元,購置愛腦門牌攝影機一部,創辦了上海影戲公司,開始拍攝無聲片《海誓》,這是我國最早的三部長故事片之一。自1923年至1948年,由他編導的故事片有:《風雨之夜》、《休息一天》、《珍珠冠》、《九花娘》、《前情》、《連環債》、《馬介甫》、《美人計》、《烏盆記》、《大破高唐州》、《二度梅》、《就是我》、《馬振華》、《火燒九龍山》等,由他編劇的故事片有:《古井重波記》、《棄兒》、《採茶女》、《兒孫福》、《古宮魔影》、《銀幕之花》、《情欲寶鑒》等,由他導演的片子有:《呆中福》、《大破九龍山》、《呂四娘》、《美人血》等,共計25部。其中,百合影業公司與上海大中華影業公司攝製,朱瘦菊編導的《美人計》係我國第一部古裝宮闈歷史片,劇本據《三國演義》改編,敘述自劉備過江、甘露寺相親,至回荊州、蘆花蕩止,演員陣容可觀,由王元龍飾趙雲,張織雲(外號「南書房行走」的香港親共作家張文達之繼母)飾孫尚香。他所創辦的上海、百合、大中華百合影業公司、攝製與編導的影片以及他所編印的《電影雜誌》都以憤世嫉俗、懲惡勸善、抑強扶弱、除暴安良為宗旨,是起著促進社會進步的作用的。
    朱瘦菊一生堅貞愛國,守志不移。抗戰爆發後,他為了不讓自己經營的鐵廠落入日寇手中,便囑咐兩位年長兒子押運設備去大後方重慶支援抗戰。上海淪陷後,他多次拒絕汪偽政府的利誘,斷然放棄了自己所熱愛的電影事業,隱居家中。據其兒朱文鐘回憶:「父親總是和藹可親的,從不發脾氣。但是有一次他發現我收集的火柴盒上有『日本必勝』的漫畫,怒不可遏,命我立即將那隻火柴盒燒掉。這是我唯一一次看見父親發火。事後他對我說:日本人強佔我國的領土 ,奴役我國人民,用這種廣告來宣傳他們的強盜行為,我們決不能被這些反動宣傳所欺騙!」
    勝利後,朱瘦菊再度出山,為國泰電影公司撰寫了《呂四娘》、《美人血》兩部劇本。


    一九四九年春,共軍渡江,江山變色。朱瘦菊所崇尚的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精神顯然與共產主義格格不入,他又恢復了隱居生活,寂寂無聞。同年秋,他賣掉了上海的家產,舉家遷往無錫華利灣桃園,與摯友陸步洲合作經營農場,開墾荒地種植桃樹六年之久。期間,他在三十年代上海文壇的老友,時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的馮雪峰預付兩年稿酬約他撰寫小說《太平天國》。由於意識形態的差異,稿件殺青後被社方退回,迄今未獲出版。他還寫了《無雙傳》**等歷史小說,但均未付梓。
    朱瘦菊有兩房家眷,子女共八人,散佈在全球的曾孫玄孫已逾一百二十人。他的長女朱佩華與朱少屏之子朱鴻雋結褵。朱少屏早年留學日本,加入同盟會,辛亥革命曾參加攻打江南製造局之役,革命成功後曾任臨時大總統孫中山秘書。1916年後歷任環球中國學生總幹事、申報駐歐洲記者、上海通志館副館長等職。1942年4月17日在國府駐菲律賓領事任上,與同僚九人一起被日寇殘酷刺殺,史稱「外交九烈士」。
    一九二年,國家撥款修復了九烈士陵墓。翌年,九烈士墓被定為文物保護單位。一九八五年,南京市雨花臺區政協組織了憑弔九烈士。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南京市各界隆重紀念九烈士公葬四十周年。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三日,國務院民政部給九烈士遺屬頒發了烈士證明書,這是繼張自忠將軍之後,由中共授予國府官員以烈士榮銜的第二批人員。朱少屏的次子朱桐生是上海市政工程局高級工程師,長女朱青榮任中共駐瑞士大使館參贊,長女婿鄭植平榮任中共駐瑞士大使,二女婿秦曾志是長春機械學院副院長,幼子朱康生任天津商學院教務處副處長。朱少屏的長孫朱正心畢業於同濟大學後,奔波於青藏高原三十年,為中國的公路建設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晚年調任常州市政工程公司總工程師。
   
    *海上:漱石生(?-1939),本孫家振,曾任上海大世界報編輯,廿世紀二、三十年代武俠代表作家,著有《金鐘罩》、《飛仙劍俠》等。
(2020/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