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胡志伟文集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7
·姜鵬飛孤膽進攻哈爾濱 大刀隊伏屍共軍機槍陣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4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59
·李學正敵後指揮四個軍 孤軍戰西康鮮血沃中原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6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7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2
· 羊安仁惜才釋朱德 廖志高負義殺恩人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8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1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2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3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4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5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99
·徐繼泰堅貞不屈 公審後大卸八塊
·庹貢庭發誓攻下重慶 迎蔣公重回大陸故土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2
·張夢還名著"蜀道青天"中的蕭步鵬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4
·鄂友三突襲石家莊 毛澤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6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7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1
·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逝世12周年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胞
·王蒙與玉蒲團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花花公子》刊登毛詩詞
·批判劉賓雁「反貪官不反皇帝」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見證了榮耀與艱難,荒唐與坎坷
·驚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李沛瑶之死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第一本描述文革殘酷景象之自傳體小說
·戚本禹是毛澤
·劉少奇批鬥朱德心恨手辣 
·劉少奇喪心病狂殺恩人
·高崗玩女人不計其數
·彭真窮奢極侈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穆欣是軍統特務
·浮誇風始作俑者是劉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羅隆基妻子王右家閫德不修

   
   
   抗戰初期,粵人集資購高射炮,每尊價八萬元。經手採購者囑洋商開十四萬元收據,洋商怒而毀約。又洋商運輸軍火,經手人索回傭,事遂決裂。
   所有保甲組織、壯丁訓練,均屬有名無實。壯丁用鐵鍊鎖住送往前方,難怪老蔣要下令槍斃兵役署署長程澤潤。可文官也有逃兵,中央黨部職員上珞珈山受訓,自一九三八年六月一日至九日,未足十天,因不肯吃苦,私行逃避者竟達半數。這樣的官兒,能打勝仗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失陷時,國軍因誤會而自相射擊,死者逾萬;高射炮與其它軍事物資遺棄遍地,不及遷移,高級將領事後卻互相抱怨。十二月底濟南失守時,敵兵偷渡黃河僅千人,卻奪去了一座大型省城。政府初遷湖北時,漢口與徐家棚車站上,軍用物資堆積如山,無法疏運,可遺族學校許多乳牛卻已先運到長沙了,重牛不重人,卻是非常時期的怪現象。一九三八年二月,民間給北大教授、政客陶希聖送了一副對聯云:「見汪主和,見馮(玉祥)主戰,見蔣委員長和戰皆好;遇國罵共,遇共罵國,遇法西斯蒂國共都罵」,在那兵荒馬亂年代,此種人確是不少,出乖露醜者國共兩黨都有。羅隆基到桂林時,歡迎會的主席介紹詞第一句便說「這是反蔣最力的羅先生」。羅見白崇禧,對白說了許多恭維話,還說:「白先生你不應該是一省的領袖」,於是白送他兩千元。後到南京見蔣委員長,又說了許多恭維話,並說:「蔣先生你不應該是一黨的領袖」,於是老蔣又送他兩千元。在昆明時,羅當街調戲婦女,給人打耳光,以至涉訟對薄公庭。羅隆基本身貪財好色,其妻子王右家也閫德不修,她自承有外遇,真是一對「寶貨」。這個無行文人,一九四九年投共當了閒曹——森林工業部部長,不久就被打成右派,抑鬱而終。
   出任國民大會選舉事務所主任的蔣作賓,任官沒到半年就修汽車三次,每次都要報銷三千元修理費。選務所總干事張道藩氣不過,提出辭呈。蔣作賓做安徽省主席時也貪污不少,一九四○年做雲貴政務巡查團主任,出差費加三倍也聲稱不夠花。最高法院院長焦易堂見下級職員兩人打架,竟效清朝縣官坐堂辦法,在法院禮堂舉行審判,罰下級職員軍棍各三十。事後職員提起訴訟,焦始則強顏說,彼係用中央委員的資格責罰他,繼又欲以賄賂和解。這種絕無法律常識,類似瘋人的行動,居然出自最高法院院長之手,亦可謂嘆為觀止。焦本身是中醫,自續娶一位少艾後,竟乞靈於西醫西藥,聊以補養腎元。有人寫打油詩曰:「焦公臉上為何腫,無乃中藥用得猛。法院一經高等後,從此聽話不大懂。」這位院長逢開會就寡言,表示沒意見,居然做到最高法院院長。


   
   
   抗戰初期,粵人集資購高射炮,每尊價八萬元。經手採購者囑洋商開十四萬元收據,洋商怒而毀約。又洋商運輸軍火,經手人索回傭,事遂決裂。
   所有保甲組織、壯丁訓練,均屬有名無實。壯丁用鐵鍊鎖住送往前方,難怪老蔣要下令槍斃兵役署署長程澤潤。可文官也有逃兵,中央黨部職員上珞珈山受訓,自一九三八年六月一日至九日,未足十天,因不肯吃苦,私行逃避者竟達半數。這樣的官兒,能打勝仗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南京失陷時,國軍因誤會而自相射擊,死者逾萬;高射炮與其它軍事物資遺棄遍地,不及遷移,高級將領事後卻互相抱怨。十二月底濟南失守時,敵兵偷渡黃河僅千人,卻奪去了一座大型省城。政府初遷湖北時,漢口與徐家棚車站上,軍用物資堆積如山,無法疏運,可遺族學校許多乳牛卻已先運到長沙了,重牛不重人,卻是非常時期的怪現象。一九三八年二月,民間給北大教授、政客陶希聖送了一副對聯云:「見汪主和,見馮(玉祥)主戰,見蔣委員長和戰皆好;遇國罵共,遇共罵國,遇法西斯蒂國共都罵」,在那兵荒馬亂年代,此種人確是不少,出乖露醜者國共兩黨都有。羅隆基到桂林時,歡迎會的主席介紹詞第一句便說「這是反蔣最力的羅先生」。羅見白崇禧,對白說了許多恭維話,還說:「白先生你不應該是一省的領袖」,於是白送他兩千元。後到南京見蔣委員長,又說了許多恭維話,並說:「蔣先生你不應該是一黨的領袖」,於是老蔣又送他兩千元。在昆明時,羅當街調戲婦女,給人打耳光,以至涉訟對薄公庭。羅隆基本身貪財好色,其
   
   ,她自承有外遇,真是一對「寶貨」。這個無行文人,一九四九年投共當了閒曹——森林工業部部長,不久就被打成右派,抑鬱而終。
   出任國民大會選舉事務所主任的蔣作賓,任官沒到半年就修汽車三次,每次都要報銷三千元修理費。選務所總干事張道藩氣不過,提出辭呈。蔣作賓做安徽省主席時也貪污不少,一九四○年做雲貴政務巡查團主任,出差費加三倍也聲稱不夠花。最高法院院長焦易堂見下級職員兩人打架,竟效清朝縣官坐堂辦法,在法院禮堂舉行審判,罰下級職員軍棍各三十。事後職員提起訴訟,焦始則強顏說,彼係用中央委員的資格責罰他,繼又欲以賄賂和解。這種絕無法律常識,類似瘋人的行動,居然出自最高法院院長之手,亦可謂嘆為觀止。焦本身是中醫,自續娶一位少艾後,竟乞靈於西醫西藥,聊以補養腎元。有人寫打油詩曰:「焦公臉上為何腫,無乃中藥用得猛。法院一經高等後,從此聽話不大懂。」這位院長逢開會就寡言,表示沒意見,居然做到最高法院院長。
(2020/01/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