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曼娜回憶錄之五]
胡志伟文集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全文註釋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隻身潛入機場一舉爆破七架飛機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台灣總統府兩次褒揚董建華之父董浩雲
·總統一九八○年褒揚患肝病在香港養和醫院逝世之球王李惠堂
·總統頒令褒揚退役陸軍二級上將余柏泉,其七弟余叔韶是香港首位華人檢察官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副理事長董之英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董事長江茂森,稱其「育才有方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殷商何
·中共決策層頒布的諡號,是可以隨著黨內派系的升沉而「加膝墜淵」的
·郝柏村訪問記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二四○巨炮造成共軍損失慘重,這才迫使毛澤
·九月三日一天,金門醫院就遭直接命中五十三次之多,傷患百餘人慘被炸死
·八吋榴的彈頭重二百多磅,二四○炮的彈頭重三百六十多磅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毛澤
·閻海文擊落敵機後不幸被敵彈擊中,他跳傘落地後擊斃多個前去圍捕他的日寇,
·國民黨是以知識份子——記者、教師——為主體的政黨,她在基層工作、組織工
·台灣對大陸擁有的優勢仍在於政制民主化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能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傳播中國文化
·怒斥「毛澤
·怒斥「毛澤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把新亞書院辦成香港的一流大學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一個熱愛中國民族歷史文化的心靈
·《國史大綱》增強民族凝聚力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振奮國人抗戰必勝信念
·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黃世仲的小說作品比諸李伯元、吳趼人、曾樸等譴責小說更勝一籌
·《中外小說林》殘本經校勘修補後重印為廿冊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 黃嘉音死得冤枉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蔣介石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曼娜回憶錄之五

   我怀孕三个多月,就在这段时间,林涛得了一种奇怪的病,经过四处求医,也无能为力——他去逝了。
   
    七个月后,我生下一对双胞女儿,两个女儿也渐渐长大。两年后,我结交了一位和我同样命运的男人,后来我们结了婚,又开始了新的生活。
    时间一天天、一年年地过去了,曼娜的双胞女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长大成人,现已成为一对亭亭玉立的妙龄少女了。
   


    姐妹俩长的很相像,虽然没有仙女般的容貌,但姿色却也不减当年的妈妈。
   
    大女儿叫爱华,小女儿叫爱云,年芳十二岁,你瞧这对娇媚的姐俩,走起路来扭腰摆胯的,好不风骚的一对姐妹呀!小伙子们瞧上一眼,就够他们神魂颠倒的了。
   
    这对生性放荡、轻佻的小姐妹,在十几岁就开始了相互挑逗,做起了性的游戏。别看她俩年岁小,可是对性方面来说,还真的懂得不少:自己发现的、偷看父母的,学了不少风流本事。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夜,一家人吃了晚饭,天还麻麻亮,母亲便催两个孩子去睡觉:「快睡觉去,明天还要上学。」曼娜催叫着。
   
    天气也是太热了,俩人也没一点睡意,可母亲催了好几遍,姐妹俩只好上床躺着,爱华给妹妹扇扇子。两人在想甚么呢?她俩心里明白父母的生活习惯。
   
    这一家住的是个里外间的屋子,里间屋冲着屋后的小河,开了个不大的窗户,屋里地方不大,只能放两张双人床,父母在外间,她俩在里间。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来,姐姐给妹妹扇着扇子,一会儿爱云就睡着了,自己也有些困了。这时,从外屋传来父母的轻声对话,只听父亲说:「你真越长越漂亮了!」
   
    「我去看看孩子们睡着没有?」母亲答应着。
   
    继父轻轻撩开门窗一个缝,爱华赶紧闭上了眼,继父见她们已睡着了,便轻轻的回到了床上,对曼娜说:「我们又可以痛快的玩会儿了。」说着,就听外屋的木床发出了「吱吱」声。
   
    爱华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这种事情,被两个孩子发现了不止这一回。
   
    爱华躺在床上继续偷听着,听的入了神,就觉得有股说不出的难受劲。
   
    爱云还在酣睡着。
   
    爱华轻轻将自己的三角裤衩脱去,左手捏住了那只还没完全成熟的小乳房,右手摸着那稀稀拉拉的几根阴毛,嫩小的yīn道里已流出了不少白水,流在凉席上湿了一片。正在睡梦中的爱云翻动了一下身子,觉得屁股下面有些湿,在睡梦中伸手一摸粘糊糊的,睁开迷糊的双眼看了爱华一眼。
   
    爱华见爱云醒了,一把将妹妹搂住,使劲的吻着爱云的乳房,别看爱云小,可乳房比姐姐的要大一半,爱华的用力亲吻使爱云也受不住了,直觉得身上麻酥酥的发热,yīn蒂也突突涨的难受,不由得轻声叫了起来:「哎呀……嗯喔……轻点呀。」
   
    此时,爱云把爱华的屁股也使劲搂住了,手捏住了爱华那早在突跳的yīn蒂,只一捏,爱华使劲扭动着屁股:「哎呀,你也小点劲喔……快别……我受不了了……呀!别,唷……」
   
    爱华低声浪叫着对爱云说:「我们还像前几天那样好吗?」爱云明白,便起身反躺过来,所谓的「倒蹬脚」就是这样子。爱云也脱去了紧身三角裤衩,「喔!」也湿透了,不知是汗水还是阴液,索性用手沾了点放在嘴里,一股咸骚的滋味传入她舌头的每根神经。
   
    「你在干甚么嘛?快点啊,我都快要涨死了!」爱华急不及待地催着爱云。
   
    正在品尝中的爱云,此时也在一鼓一鼓地发涨,性欲冲击着那丰满的阴部,听到爱华那淫浪的催叫,急忙爬在了爱华的肚子上,又忙把头伸在爱华那两条细嫩的大腿中间,伸出舌头,慢慢地舔着那发硬的yīn蒂。
   
    「喔……对,就这样……舒服……太厉害……哎呀……受不了,停!」
   
    爱华满足地呻吟着,yīn唇一松一紧,阴液不停地往外涌着,瞧她俩配合得多么紧密!
   
    爱云在爱华肚子上趴着,看得清清楚楚,知道爱华达到了性高潮,才会不停地叫着。爱云加重了舌头的舔力,又一下满口将yīn蒂吸住,这下子爱华全身的嫩肉都在瑟瑟抖动了,屁股一个劲发狂的扭摆着,籍着夜色的微光,看到爱华的大yīn唇滋润得发着肿涨,张合得更厉害,像是要把爱云的头吃进去似的。
   
    爱华满足地呻吟着,两手使劲地将爱云的头往自己yīn户按着,直按得爱云头皮都痛了。
   
    「你轻点,我不管了,非把我头按进去吗?不再干了。」爱云撒娇地轻声说着,便抬起了头。
   
    「好妹妹呀,一会儿我也让你舒服的,快点吧,我舒服完了,让你再痛快呀。」爱华用哀求的声调催着爱云。
   
    说实在的,爱云很愿意为姐姐效劳,也好籍此发泄自己的性欲。平时都嫌那儿不干净,可是在性欲的作用下,两人愿意相互效劳。爱云也早就憋不住了,yīn道里流满了阴水,憋的也不是个滋味,便冲爱华说:「你只管舒服了,可我也涨得难受啊!」
   
    「这样吧!你在上面给我舔,我在下面为你舔,我们俩一起痛快过够,行了吗?」爱华回答着,爱云也答应着。
   
    爱云也把两条嫩腿分开,随着两腿的分开,那早就充满了阴水的yīn道,一股白浆喷涌而出,弄得下面爱华脸上粘糊糊的都是骚水,爱华赶紧张嘴将yīn户吸住,只是流得太猛,「咕咚,咕咚」咽了好几口,差点呛了,连忙伸出舌头将yīn道顶住,爱云流出了许多阴水,这才松了口气,觉得舒服多了,爱云也伸出了舌头,冲着爱华的yīn道用力插了进去。
   
    「哎呀……更舒服……再使劲……哼喔」爱华兴奋的轻声叫着,爱云的舌头继续抽送着,又狠搅几下,突然,爱云搅动的舌头被爱华的yīn唇夹得紧紧的,猛然爱华的舌头也夹住,还是爱华招多,爱云只知道用力地舔,爱华见妹妹此时的性力也大了,就用舌头往里猛顶,同时用下巴去磨爱云那跳动着的yīn蒂。
   
    「喔…好舒服……快点……嗯……嗯」
   
    爱云猛地抽出舌头,叫了起来,爱华用大腿使劲夹了爱云几下,意思是轻点,爱云会意,便回头看了爱华一眼,轻声说:「知道了,你还像刚才那样,舒服极了。」
   
    由于爱云刚才猛地把舌头抽出,被顶在里面的阴液又流了出来,爱云马上吸住流水的yīn道口,猛吸着咽进肚里,「真美呀!」心想,她也需要像这样弄我一趟,想着就用嘴吸住了爱华的yīn蒂,并用嘴唇揉着那跳动的yīn蒂,只揉了几下,也许揉得重了些,下面的爱华狂摆屁股,有点受不了的样子。
   
    「好妹妹,快别揉了,别揉了,我受不了……喔……受不了……快插进去……用手插,喔……痒死了,插得真舒服!」爱云听到爱华的浪叫,忙用手的中指刺进yīn道里。
   
    「哼哼……用两个……喔,对,就这样。」爱华不太满足的叫着。爱云按姐姐说的那样,用手的两指同时刺了进去使劲往里插着。
   
    「来回一进一出,难道这样还用我说!哎呀,就这样……再使劲……快点……越快越好……喔唷嗯……」爱云狠劲地来回插刺着,阴水顺着指缝往外涌出,发出「噗噗、噗噗」的声响,爱云也感到浑身的发热,yīn道发痒,憋涨得快要裂开似的,不由得用力扭动屁股,在姐姐脸上、嘴上、乳房上来回蹭磨,越蹭速度越快,越磨性欲越大。
   
    此时的爱华双乳发烫、发痒、涨得难受。
   
    「你要我这样,你怎么也不体谅我呀?」爱云不满的冲爱华说。
   
    爱华见妹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扭摆着屁股,知道她的性也达到了高潮,左手扒开那粘满白色阴水的yīn唇,右手用了三个手指,猛刺进了yīn道。
   
    「喔……真过瘾……真舒服……好姐姐……哎呀……哼哼……也快点!来回搅呀!」爱云那美妙刺激的声调,点燃了爱华的性引子。
   
    姐妹俩互相插着,抖动着,发出「哼哼、唧唧」的轻声浪吟。
   
    就在这时,两人几乎同时从yīn道里喷出了股热浆,两个人的性感达到了最高潮——泄阴浆了。
   
    这时两人互相为对方舔净了阴液,又用裤衩各自清理战场,擦干净流在床上的白水和汗液。
   
    墙上的挂钟响了二下,两人喘着那尚未平息的粗气,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甜甜的睡着了。
   
    夜光照在这对裸体姐妹身上,显得那样美,多么优美的夜景啊!
   
    长时间的劳累,使两人睡得很香。突然,门帘抖动了几下,接着开了个小缝,一条黑影轻轻闪了进来,那双贪淫的眼睛紧紧盯着这对少女的裸体。
   
    只见他伸出一双微微抖动的手,轻轻摸住睡在床边的爱华的双乳,黑影的手更加颤抖,只见他伏上身来,吸着爱华那阴部的嫩肉。
   
    爱华在睡梦中彷佛有东西动着自己的阴部,有热乎乎的感觉,两个乳房也像有甚么东西在上面颤动。爱华睁开疲倦的眼睛,「啊……」还没等叫出声来,便被一把捂住,爱华一看,便不再吃惊,继父的手也慢慢松开了。其实,继父经常逗这姐妹俩,此时爱华当然不觉得有甚么可奇怪的了,不过像今晚的情景还是第一回,爱华有点不好意思了。
   
    原来,他和曼娜痛快地玩了一阵,曼娜躺下睡了。他翻来覆去,听到里屋有响声,便急忙下床,连裤子也没穿,只穿着三角裤衩站在帘外,听到里面的激烈对阵,不由得色心又起,那根身经百战的大yīn茎,继而硬挺起来,越挺越硬,挺出了三角裤的腿口,实在难以控制,欲火指使,于是便挑帘进去,就出现了刚才讲的那一幕。
   
    爱华紧张的心情放松了。
   
    「有事吗?我在睡呢,干甚么?」爱华小声问,那裸露的身子一点也不加掩盖。
   
    继父说:「你们刚才干的一切,我都知道了。」爱华低头不语。
   
    继父把握住了这对姐妹的淫性,大胆的冲着爱华说:「这样吧,天快亮了,明天你去学校说一声,我在家等你,有事要对你讲。」
   
    爱华明白要干甚么,顺口说了声:「小点声,别把爱云弄醒了。」爱华和继父同时看了一眼正在熟睡的爱云。
(2020/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