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胡志伟文集
·友聯研究所擁有五十名工作人員
·友聯經費來自香港美新處
·友聯那批人在新界地區運作,搜集大陸情報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中國自由民主戰鬥同盟宣言〉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張君勱是起草同盟宣言最著力者
·顧孟餘同張君勱就意見不合
·蔡文治在沖繩島美軍基地自稱海陸空軍總司令
·中國之聲》週刊的預算高達每月一萬八千港元,創刊於1951年10月11日“
·程思遠的西裝口袋中裝著黃色小說以及令人作嘔的春宮淫畫
·程思遠在女兒床上強姦有夫之婦石泓
·張發奎夫人怒道:「程思遠佢個女都有咁大啦,重咁荒唐,真係下流夾折墮(譯
·程思遠五次秘密北上,與中共策劃遊說李宗仁回歸大陸
·同盟每月支出要8萬港元
·伍憲子說反共不一定要在香港
·同盟成員有大約二、三百人
·陳濟棠妻莫秀英一人的鑽石逾兩千粒
·港英政治部與張發奎聯絡的警官竟是張昔日的下屬
·年輕人被派遣到大陸從事情報工作
·張發奎感覺百份之九十的情報是假的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黃秉衡出任蔡文治駐港代表,正準備在大陸開展遊擊戰爭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顧孟餘派了胡越(司馬長風)去沖繩擔任蔡文治的秘書
·八十名青年被送去沖繩島受訓準備反攻大陸
·劉震寰入袋六萬美金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華秉鉞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涂思宗說有三百多個遊擊隊員在青化鄉作戰
·蔡文治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美元
·在一場暴風雨中出發反攻大陸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蔡文治自封副總司令、兼總部參謀長與陸軍總司令
·反攻大陸船在抵達國際水域前被香港水上警察截捕
·派青年去沖繩島受訓時,他們毋須經過出入境部門辦理任何離境手續,蔡文治在
·港府在中共壓力下,對蔡文治在港活動如臨大敵
·蔡文治逮捕了胡越等20多位張發奎派去沖繩協助訓練工作的幹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楊某不僅應老老實實承認不知道,而且要敢於說「不知道」。美國著名物理學家費曼說過:「對一位學者來說,承認自己的無知,使自己的結論留有被質疑的餘地,是科學發展所必須的。學人只有秉持這樣的科學態度,才能不斷地格物致知,獲得新知識,達到新境界。」實際上,要某些學閥承認錯誤,是比駱駝穿過針孔更難的。
    至於楊某誣衊我「托庇於一國兩制,想罵誰就罵誰」。我想指出:在阿輝與阿扁主政的二十年去中國化浪潮中,楊某每年享有臺灣的公費赴寶島白吃白喝,大放厥詞,是否可以講他「托庇於台獨陣營」呢?反而我這個自由撰稿人,綠營一直對我杯葛,有一次綠營女將葉菊蘭當眾罵我:「你是共匪!」臺灣從未邀我出席歷史或文學研討會,反而是大陸各省市每年邀請我出席國際學術討論會多次,楊某是否要扣我一頂「托庇於中國共產黨」的大帽子呢?
    《張發奎上將回憶錄》的譯文水準如何?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殊不能光憑楊某一根棍子就把我打死。中國歷史學會會長金沖及老先生對此書譯文讚不絕口。《黃埔軍校將帥錄》《中國國民黨百年人物全書》《現代中國著名軍校將領傳記書系》等2600萬字現代史人物辭書的主編陳予歡先生出差香港購閱此書後來函說,此書「不僅內容廣泛,情況具體,許多史事與人的回憶更是細緻入微,最為難得的是細節具體。我認為是一部少有的回憶錄典範……功不可沒」「為你付出的辛勤耕耘與學術價值,由衷地欽佩與景仰」。(見圖)。歷史畢竟是人民寫的,不容個別妄人顛倒是非。還有中、港、台、海外不少讀者為我打抱不平,紛紛投書指責楊某以勢壓人,蠻不講理,並把副本電郵給我,使我感到欣慰。


    傳記文學若為政治服務就會變成速朽文學
    把傳記作品當作偽造歷史的工具,這樣的妄人古今中外不勝枚舉。例如,刻正在秦城監獄服刑的前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對紀實小說《天怒》的作者陳放所說的一句真言提供了最佳例子:「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3)。然而,大陸著名學者蕭關鴻教授有一句名言「傳記文學如果淪爲政治鬥爭的奴僕,就會失去自己獨特的生命價值和藝術價值,而變成速朽文學。」(4) 寫歷史、寫傳記文學,古代統治者是爲了「資治」,革命者是爲了給自己尋出路,一般作者是爲了表達自己的見解與愛惡,太史公則說爲「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是「述往事、思來者」。朱重聖教授進一步指出:「歷史學家的責任是一定要想辦法去尋找真相,去探討歷史,甚至重建史實;在研究過程中,一定要嚴守客觀超然的立場,不存任何的成見,不受任何人或政黨的左右。至於歷史學家如何才能尋找出歷史的真相,那不僅是方法學上的問題,也是歷史學家個人才、德、學、識等素養上的問題以及對歷史認知與釐清能力上的問題。」(5)
(2020/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