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19年按:
   
   近日,国际社会呼吁北京尊重中英联合声明。
   
   当年,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报房胡同35号大使楼发生了一桩花事;出国后,我据此素材创作电视文学剧本“父与子”,连载于美国中国之春杂志1988年7月号至9月号(笔名心宇)。
   
   基于作家特有的敏感,在剧本里,,我通过描写这桩争风吃醋的花事,表达一种政治上的深切忧虑:由擅长权机、并无诚信的中方谈判者参与谋定的中英联合声明,很可能沦为一纸空文。当时,我的一位王姓女朋友讥笑我是杞人忧天。
   
   岁月流逝;而今,香港风暴证明毕汝谐的这一不详预感具有前瞻性!
   
   毕汝谐用以想事的方法与任何人都不一样。
   
   电视文学剧本“父与子”系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又一个铁证。
   
   
   
   
   2007年按:
   
   
   香港回归十周年,我特找出发表于1988年7月"中国之春"杂志的旧作"父与子(电视文学剧本)"(笔名心宇);这个剧本是根据英国女王伊利莎白访华期间,发生在北京大使楼里的一个真实事件创作的.所谓子,便是我的一个酒肉朋友. 兹命助理汪先生全文打字,以供网众参考(全文较长,分几次推出).
    插一句题外话:外交部长李肇星夫人秦晓梅,当年是大使楼里公认的第一丑女;然而,她却嫁得最好!
    父与子 (电视文学剧本、上) 心宇(毕汝谐)
    北京城鸟瞰.
    镜头有些轻狂地摇下―――
   
    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
    片名: 父与子
    镜头离开天安门广场,随着以下画面叠现演职员表……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王府井大街……
    北京市百货大楼……
    首都剧场……
    接着是邻近的报房胡同……一幢米色大楼报房胡同三五号的门牌……定格.
    演职员表到此而止.
    画外音(一个青年男子沉郁地):您知道北京市报房胡同三十五号吗?文革之前,这里是中国外交界精英荟萃之地.俗称“大使楼”。
    “在这幢宿舍里――
    “级别最高者是曾任驻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大使的许建国(行政四级)……
    “级别最低者是门房工潘大爷(级别不详)……
    “最享盛名者是大外交家乔冠华……
    “最不幸者是我的父亲……
    “因为他有一个逆子――我.”
    一、
    大使楼某层阳台.
    父与子---
    父头发花白,仪表堂堂.他正在修剪月季花卉……
    子与父相貌酷似,年轻潇洒而又带着公子哥儿的散漫.他坐在软椅上,漫不经心地翻着一本英文书……
    父:“……明天,E国女王将来华进行正式国事访问……”
    子:“知道,人民日报发表消息了.”
    父(语气里稍稍带出一点骄矜):“中央决定,我也参加正式谈判……”
    子(略感惊讶):“你?你是离休干部……”
    父挺直腰杆:“女王来华解决H港问题……我是首任驻E国大使;解放前,在H港搞过多年地下工作.因此,中央……”
    子玩世不恭地:“好爸爸,祝贺你――东山再起啦……”
    父无可奈何地一笑,重又执起剪刀……
    二、
    一组新闻照片――
    E国女王走出机舱.
    中国国家元首、国务院总理、外交部长趋前迎接女王陛下……
    中外记者纷纷拍照……
    冠盖云集,父也在其中――以其优雅的外交家的风度格外引人注目……
    三、
    黄昏.王府井街头.
    子颠着足跟走过来.他神态闲散,目无定睛……不过,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始终盯在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身上.
    子随着人流进入百货大楼……走近妇女美容化妆品柜台.
    子东张西望,看人不看货……
    拥挤的顾客中,有一位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个俊俏单薄的姑娘,身着有些小家子气的粗布连衣裙,隆起的胸前别着北京财贸学院的校徽.
    子不动声色地凑上去.
    姑娘:“售货员同志,密娜宝护肤系列用品多少钱?”
    售货员:“一百七十五块六毛五。”
    姑娘:“又涨价了!”想了想,狠下心来,“我买一盒化淡妆用的护肤霜。”
    售货员:“要买就买一整套,一百七十五块六毛五!”
    姑娘:“上个月我还单买了一瓶护肤霜。”
    售货员恼了:“上个月是上个月!我说过了,不单卖!”
    子捉住这个机会,挺身而出:“售货员同志,你怎么用这种态度对待顾客?!、、、、、、”
    售货员不甘示弱地:“你是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子以右手两根指头探入衣袋,将一个红皮工作证抛在柜台上---整个动作潇洒、随便,充满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售货员打开工作证,态度软了下来:“啊,您是……新华社记者?”
    子倨傲地:“你是不是想在报纸上出出风头,让十亿人民都知道有你这麽个售货员?、、、、、、”
    若干顾客饶有兴趣地拢过来,注视着事态的发展.
    售货员转向姑娘,陪起笑容:“姑娘,您要化淡妆用的护肤霜?每瓶十一块……”
    姑娘气冲冲地:“我不买了!”愤然离去.
    四、
    姑娘疾步走出百货大楼,放慢了脚步,向小贩买了一支冰棍.
    子出现在她面前,和蔼地:“消消气吧,同学。”
    姑娘掩饰不住对这位英俊男子的兴趣:“啊,谢谢你。”
    子:“你是财贸学院的?几年级?”
    姑娘:“二年级。”
    子:“尊姓大名?”
    姑娘:“李梅。你是新华社的?”
    子故作平淡地:“新华社的。我家就在附近报房胡同三十五号……”
    李梅睁大眼睛:“大使楼?”
    子无所谓地一挥手:“大使楼。这几天,老头子陪着E国女王到处逛,苦差事呀。”
    李梅羡慕地:“哦,我知道了,你是……”
    子漫不经心地:“老头子不在,家里空荡荡的,没意思.要不要到我那里坐坐?、、、、、、”
    李梅流露出一种渴望见世面的好奇心:“嗯,行。”
    五、
    他们仿佛老朋友一般折回报房胡同卅五号那个令人敬畏之地……
    子:“如今流行早恋,你大概早就有男朋友了吧?”
    李梅:“别提多倒霉了!我上高中那年交了朋友,是同桌;结果我考上大学他没考上,在首钢当个普普通通的炉前工;我想把他蹬了另找,又有点舍不得,就先维持着。你呢?”
    子以那种看破红尘者特有的口吻道:“也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
    李梅嬉笑着:“怎么讲?”
    子:“说有,一大把;说没有,连个影子都没有。”
    李梅瞟着对方:“那你到底跟谁好呀?”
    子耸耸肩膀:“跟谁都好,跟谁都不好……到了。”
    门牌:报房胡同卅五号。
    六、
    李梅落座于豪华的、摆满了舶来品的客厅里。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她用不断说话的办法掩饰内心的兴奋和局促。
    李梅:“……今天心情不对头,逛逛王府井;本来我那位要陪我来,我没理他……那个售货员真可气,目中无人!幸亏你把他镇住了,真精彩!、、、、、、”
    子:“新华社这块牌子,走遍天下,通行无阻!”子含笑注视着李梅--业已到手的猎物, 又顺手打开电视机……
    出现在二十四寸彩色电视机荧屏上的是E国女王参观颐和园、万里长城的新闻记录片--
    E国女王所到之处,左右均有父那风度高雅的身影……
    李梅贪婪地盯着荧屏,闭上嘴巴了---有一种攀龙附凤的热望……
    子及时捉住这一机会,伸手相邀:“要不要到我的卧房参观一下?”
    李梅求之不得:“看看就看看……”
    七、
    他俩并坐在一张阔大的沙发床上.卧房凌乱不堪,犹如鸡栏、狗窝、猪圈。
    子:“交个露水朋友,怎么样?”
    李梅怯声地:“我听你的。”
    子并不急于动手:“如果不同意,我就送你回家;不要事情一过又反悔……楼上张大使的儿子被判了四年徒刑,强奸罪.其实,都是人家主动送上门来的,风头上被抓了典型,冤枉呐。”
    李梅嗫嚅着:“我……喜欢你。”
    子得意地:“我问你:从百货大楼到双人床有多远?、、、、、、”
    李梅含羞不语。
    子:“仅仅一步。”
    子从从容容地熄了电灯.
    室内一片黑暗.
    八、
    翌晨.
    他们相拥着睡在双人床上.
    李梅首先醒来,看看手表:“哦,我该回学校了,上午有课。”
    她用力推推子。
    子睡意未消:“要走了?用点东西吧,饼干、蛋糕在食橱里……”
    李梅又摇摇子:“喂,醒醒……跟你说件事情……”
    子睁开双眼:“什么事情?”
    李梅意在言外地:“那套密娜宝护肤系列用品,我真喜欢,可惜太贵了,一套一百七十五块六毛五……”
    子会意地、又含着蔑意地微微一笑;他伸手床头柜取出一个手套,从中抽出两张面值为五十元的外汇券……然后,又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邓小平文选》,将外汇券插在其中,斯斯文文地递给李梅……
    李梅快活地接了过来……
    子又从手袋里取出一个酱色封面的通信簿:“把你的名字、电话写在上面.有时间再约你……”
    李梅打开通讯簿,惊呼:“这么多女人的名字电话?!、、、、、、你到底的有多少女朋友?!”
    子由于钱已出手,而有些不客气:“告诉过你了--说有,一大把;说没有,连个影子也没有……”
    李梅酸酸地:“那你到底跟谁好呀?”
    子倨傲地:“告诉过你了,跟谁都好,跟谁都不好……请吧,我还要再睡一会儿。”
    李梅写毕,将酱色封面的通讯簿甩在床头,然后嘟着嘴离去。
    特写:酱色封面的通讯簿。
    九、
    当日。黄昏王府井街头。
    子颠着足跟走过来,他神态闲散,目无定睛……不过,如果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的目光始终盯在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身上。
    一切悉如昨日。
    子随着人流进入百货大楼,走近妇女美容化妆柜台.子东张西望.看人不看货……
    拥挤的顾客中,有一位俏丽的少妇引起他的注意,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凑上去。
    少妇点数着手上的几张大票小票,自言自语:“怎么搞的,还差四块钱……”
    子热情地:“同志,你好像没带够钱?、、、、、、”
    少妇犹豫着“嗯”了一声。
    子慷慨地:“我替你垫上,以后你方便的时候,再还给我.我在新华社工作。”
    少妇眼睛一亮:“新华社?”
    子出示证件:“我是记者。”
    镜头拉开远处另一柜台前,站立着两个人――李梅及其男友.
    李梅将子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身为过来人,她心如明镜……
    李梅切齿地:“大鲁,看见那边那个高个子男的没有?、、、、、、他是流氓!他在大街上劫过我,要跟我交朋友……我没理他!”
    大鲁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闻言大怒:“嘿,撞到老子的枪口上了!揍他!、、、、、、”李梅棋高一着:“别急,我盯着他,你去打电话把你那帮狐朋狗友都招上!、、、、、、”
    大鲁衔命而去……
   
    十、
    子和少妇仿佛老朋友一般折回报房胡同三十五号这个令人敬畏之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