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文集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一百万!乌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笛卡尔:《论灵魂的激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孟子曰:术不可不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克思的著作并非不可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要拼命,未庄人发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羊脂球》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改造中国妓女的影片姐姐妹妹站起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Q不知未庄的丛林法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临床医学上的带瘤生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穷街陋巷土鳖虫的布衣之怒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黄永胜说屎不臭,挑起来臭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用达达主义反击下流胚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南希·麦克威廉姆斯的经典著作“精神分析三部曲”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日本军妓题材小说《我在霞村的时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邓拓:《燕山夜话》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庄子曰:其耆欲深者,其天机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龙应台:《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上的魏灭蜀之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荒淫帝王杨广:生我者不敢,我生者不忍,其余皆可 毕汝谐(纽约 作
·未庄阿Q、网络阿Q吹破牛皮是供人取乐的小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清谴责文学代表作官场现形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法国作曲家帕辽兹:《浮士德的天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苏联古留加著《黑格尔传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元璋企图冒称朱熹后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晚年霍金认为上帝不再是必要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三八节有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古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沉思录》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卞之琳的绝妙的仅仅四行的断章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铁凝的中篇小说永远有多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福剑批毛风波面面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天翼的中篇小说清明时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董鼎山的散文集世界真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歌猛进! 点击量突破六千万四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西谚:一个小丑进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卡谬的疫情小说鼠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学者从政 不堪重任 毕汝谐(纽约作家)
·妓女英雄梁红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御医李志绥的关于谁腐蚀谁的观点 毕汝谐(纽约作家)
·六六大顺! 点击量突破六千六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 毕汝谐(纽约作家)
·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阿巴公即吝啬鬼达尔杜富即伪君子等等 毕汝谐(纽约作家)
·《幼学琼林》:可爱者子孙之多,若螽斯之蛰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20个铁证 池 慧 (纽约)
·中国民族乐派音乐家许如辉:永别了,我的弟弟 毕汝谐(纽约作家)
·法国哲学家孔德的夫人是在警察局备案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前东德纪录片条顿剑在行动 毕汝谐(纽约作家)
·阿城的妓女之子题材小说棋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夏衍的剧本法西斯细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七(齐)天大圣!点击量突破七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怀念已故诗人孟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萨特的剧本可尊敬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性格形态学的第二性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文革造反派财贸尖兵司令洪振海(面猴)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苏童的妓女题材小说红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与四川业余妓女之子共创奇葩百科全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郑板桥最脍炙人口的匾额吃亏是福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短篇小说公墓里的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李贺为名妓苏小小写的苏小小墓 毕汝谐(纽约 作家)李贺为名妓苏小小
· 谷崎润一郎的恶魔主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齐鲁(七五)雄风!点击量突破七千五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泊桑的乱伦妓女题材小说隐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李克异的变态性心理题材小说手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张国荣梅艳芳主演的妓女题材电影胭脂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唐代著名歌伎诗人薛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郁达夫的嫖妓题材小说沉沦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奈保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感言:感谢妓女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小说衣橱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霸凌(八零)鼠辈!点击量突破八千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欧仁苏的妓女题材长篇小说巴黎的秘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英国电影明星休格兰特嫖妓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惊悚!陕西男子活埋母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旷世巨著尤利西斯的嫖妓情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性格决定打贸易战病毒战N战的套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林彪发表署名文章《人民战争胜利万岁》毕汝谐(纽约 作家)
·蓬佩奥以绅士的超然态度傲对下流谩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京剧真假美猴王说到真假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京剧双包案说真假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波列伏依真正的人说真正的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谁是第三者谈谁是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寻找男子汉谈寻找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明星黄海波嫖妓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华人反对邱乱伦党!点击量突破八千五百万!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妓女之子也是一味中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电影导演王全安嫖妓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单车共享谈妓女之子共享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美国作家赖特长篇小说土生子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韩国电影抓住救命稻草的野兽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浮士德将灵魂典押给魔鬼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白先勇嫖妓题材小说芝加哥之死谈妓女之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1966年12月,我开始做热昏的文学梦,决定创作一部长篇小说“文革风雷”;灵感来了,门板也挡不住!我很快就写出了前几章,还草拟了全书的故事梗概以及
    主要人物关系表;我拿给周围的同学、朋友显摆,他们大为惊奇,咸认为一个16岁的少年能够写作像模像样的长篇小说 ,是不可思议的奇迹!他们帮助我搜集素材、抄写稿子,
   
   
   
   
   
   
   
    忙得不亦乐乎。
    我没白天没黑夜地写小说;半年后,“文革风雷”已达将近30万字,我陶醉在胜利在望的喜悦之中。
    一日,我的一位发小陈健突然来访,眉飞色舞地讲述其无法无天、梁山好汉般的冒险勾当(事后细想,其中不少情节,很明显是根据国产反特故事影片编造的);他将这些事称之为"抄家"——这是胡说八道;所谓"抄家",其实就是当强盗!1967年4月,以谢富治为主任的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成立以后,三令五申,任何组织、个人都不得抄家;违者一律按刑事犯罪处理。
    然而,我听得血脉贲张,磨拳擦掌,恨不能立马跟随他大干一场!
    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说过:“即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强盗游戏也会在孩子间流行,因为它体现了人类对自由的永恒向往。”
    陈健卷起两只袖管,炫耀密密地箍在胳膊上的十几只进口名牌手表;我怦然心动,贪欲奔涌,情不自禁地伸手摩挲那些闪闪发亮的手表。
    见我动了心思,他趁热打铁地说,他们“抄”了皇弟溥杰家一架特别高级的照相机,改天带我去开开眼。
    于是乎,我有些神魂颠倒:当强盗,还是当作家?这是一个问题。
    我向本楼陈小宝透了一点口风:陈健当强盗了,他招人手呢。
    陈小宝变貌失色,吼道:住嘴!你别跟我说这个!
    这一断喝犹如兜头一瓢冷水!
    一时间,我举棋不定。
    这天,百货大楼卖锰钢自行车;僧多粥少,我连夜排队;人们自发组织记名发号,每隔两小时点名一次(8点、10点、12点等等);
    唱名时,爆出一系列学军、学农、卫东彪之类的红彤彤的革命名字,我的古怪的名字被错读成毕汝楷,我也懒得纠正。
    点名之后,别人打扑克、睡觉、聊大天;而我则抓紧时间写小说。
    当时,全北京只有两个地方通宵掌灯,一个是北京火车站,另一个是电报大楼;北京火车站太乱,不宜写作,只得去电报大楼。
    就这样,点名之后,我飞车去电报大楼写作;一个多小时后,再飞车返回百货大楼,折腾了整整一夜。
    这一夜,我往返于写作之路;创造性劳动带来的巨大的幸福感,电流般导向全身,心儿也随之轻颤、欢歌、吐故纳新!
    强盗,我所欲也,作家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强盗而取作家也!
    于是,我老实不客气地通知陈健:猪八戒摆手——不伺候(猴)!
    后来发生的事情,比水浒传还离奇:陈健大白天出门,遭遇李鬼劫道;他愤然拔刀刺死李鬼,获刑十年,一直在北京市第一监狱。
    陈健刑满释放后,我们又恢复了交往,抚今忆昔,感慨万千。
    我道:万幸万幸!我没跟你一起混,要不然,我连哭都找不到哭的地方了!
    陈健嘻皮笑脸地道:未必;你要是跟我一起混,大墙文学之父就不是张贤亮、从维熙,而是你了!
    出国后,陆续听到有关他的各种消息:陈健成为北京市委书记的乘龙快婿、陈健联合昔日的强盗搭档在三里屯开了一家酒吧、陈健发财了,等等。
    大约是2009年,我得知陈健因糖尿病肢体坏疽要做截肢手术,便打越洋电话表示慰问;陈健吊儿郎当地说:不治啦,我要等死啦。
    真有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
    不久以后,噩耗传来,我默思良久:犯下万丈红尘的种种罪过,陈健终于可以安息了。
    小时候,我和陈健仰望夏夜星空,畅谈人生理想——
    陈健:长大以后,我要当工程师,我要上清华!别的学校我都看不上。
    我:长大以后,我要当作家,有名有利;别的工作我都看不上。
    文革粉碎了陈健的工程师梦,却成全了我的作家梦——这就是命运。
   (2019/02/04 发表)
(2020/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