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按:
   
   前日,与北京友人通话,友人道:最近,有人在景山公园那棵老槐树上吊了一串包子,惊动了警方。
   

   我不禁莞尔一笑。
   
   2016年3月,网传“给习近平同志的一封公开信”,激发我的艺术灵感,遂创作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毛泽东时代常说文艺是阶级斗争的风雨表,作家是不同社会思潮的代言人;非虚言也。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我的两个同父同母的姐姐竟然以这个剧本为借口,企图侵吞我继承三分之一遗产的合法权利。
   
   
   
   足见人心的卑鄙和无耻都是无止境的。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我不可能不触犯禁忌,因为我是查理!
   
    ——毕汝谐自白
   
   
   
   
   
   [时间:2016年初。
   
   [人物:
   
   中年军官
   
   美女甲
   
   美女乙
   
   老者
   
   官人
   
   [舞台是北京某高级公寓客厅一角,有沙发、茶几等物;正面墙壁上方有一行红色霓虹灯大字:既失利益者俱乐部
   
   [霓虹灯之下,并排挂着三帧大幅彩照——第一帧徐才厚的照片罩着黑框、第二帧、第三帧照片上的周永康、薄熙来满面红光、神采奕奕。
   
   [舞台深处,有一与木制阶梯相连的高台;高台之上,一名肥头大耳的官人安坐于阔大的办公桌后面;此时,官人正在闭目养神——看上去像是一件道具。
   
   [幕启:中年军官独自面对徐才厚的照片,呈稍息姿势。
   
   中年军官:(向徐才厚的照片行了个军礼)老首长,您走了,冤枉!徐才厚上将死得不明不白,就像当年林彪元帅死得不明不白!习近平反腐,带有极其明确的选择性和偏向性,刀锋无情地挥向异己,而众所周知的几大家族巍然如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老首长,您进去以后,我也倒霉了!整天价提心吊胆;每次的敲门声,都像是王岐山人马的脚步声!每天清早醒来,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我被开除党籍、军籍,抄家没产;只剩下这条命,这条命是捡来的!时穷节乃见,老首长,我要给您报仇!
   [美女甲、美女乙上。
   
   美女甲:你又在跟徐副主席说话——你跟徐副主席有说不完的话!
   
   中年军官:人同此心——你们跟永康常委、熙来书记也有说不完的话!
   
   美女甲:我生是永康的人,死是永康的鬼!
   
   美女乙: 我生是熙来的人,死是熙来的鬼!
   
   中年军官:今天,咱们这个既失利益者俱乐部,将增加一名新成员;请你们跟他说说话。
   
   美女甲:谁呀?
   
   中年军官:我舅舅。当年,他是解放军报首席记者,文笔呱呱叫!
   
   美女乙:哪一位?
   
   美女甲:笔名是什么?
   
   中年军官:“双刃剑”!听说过吧?
   
   美女甲:岂止听说过,“双刃剑”的每一篇大作,我都拜读呢。他也是既失利益者?
   
   中年军官:去年夏間天,中国股市陷入剧烈震荡,甚至一度滿盤皆綠!他的那个独生子借钱炒股,赔得一塌糊涂!跳楼死了!留下一封遗书——“我决定跳楼,请别给我收尸!来世做牛做马报答爸爸!”
   
   美女甲:够惨的。人世间,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各式各样的悲剧。
   
   美女乙:股灾之后,跳楼事件层出不穷!跳楼好像是炒股人的专属死法!
   
   中年军官:都说人生有三大不幸,一是少年丧母,二是中年丧妻,三是老年丧子;我舅舅一个人占全了!宝贝疙瘩没了,这个打击太残酷了!他老人家的偏执性格更严重了,多次在大街上与陌生人吵架;老头没有任何朋友,整天独守家中,面对儿子的遗物,强化思念之情,加重精神上的折磨、、、、、、
   
   [门铃响。
   
   中年军官:他来了。(迎过去开门)
   
   [老者拄着手杖上。他年近七十,表情阴沉。
   
   老者:三儿——你不介意舅舅喊你的小名吧;几十年了,习惯了。
   
   中年军官:(亲热地)舅舅,我当然不介意;按照咱老家习俗,大舅的权威有时高过父亲;俗语说得好:娘亲舅大,父亲叔大!
   
   老者:三儿,给舅舅介绍一下吧。哦,(注视美女甲)这位就不必了,你是央视天下华人节目的主持人,大名鼎鼎,天下谁人不识君!
   
   中年军官:(挽着美女乙)舅舅,这位是大连电视台城市新貌节目的主持人,也很有名气呢。
   
   老者:听说,你们两位也倒霉了?
   
   美女乙:大独裁者胡作非为,官民疲於奔命。
   
   中年军官:舅舅,您老以后常来这里喝茶、聊天;出出怨气,骂骂大街!所有该说的与不该说的统统说出来,您就舒坦了!
   
   美女甲:双老,我陪您跳个舞吧。
   
   老者:(手杖轻轻顿地)老了,腿脚不中用了。(从怀里取出一帧罩着黑框的遗照——眉清目秀的青年)三儿,承蒙你的好意,让小弟在这里占一席之地。
   
   中年军官:(将青年遗照置于徐、周、薄照片旁边)舅舅,您看看,这么摆好不好?咱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化哀思为坚持!
   
   老者:不妥,不妥。这三位都是高官,是官家;小弟是白丁,是民家;官家民家摆在一起不合适!
   
   中年军官:舅舅,什么官家民家,死者为大!这么摆很合适。
   
   老者:(象征性地舞了一下手杖)三儿,听话!你好像忘了咱老家的俗语——“舅舅的棍子,打了白打;舅舅的棍子,专打不孝顺的。”
   中年军官:别,别,将来您老升天,送葬路上要由外甥抱斗呐。哦,我在您老伤口撒盐了,对不起!
   
   美女甲:双老,都是自己人,您就别客气了!
   
   [老者固执地将青年遗照挪到徐、周、薄照片的下方。
   
   老者:(望着青年遗照)小弟,你觉得怎么样?你能理解爸爸的决定吧?哦,你沉默不语,就是默认爸爸的决定了!
   
   中年军官:(端起一杯酒,点燃一支香烟)小弟,你已登仙界,安息吧;我知道你牵挂老父亲,放心不下;小弟,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老父亲、我的老舅舅!放心吧。(以酒浇地)
   
    老者: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悲剧,莫此为甚!小弟刚走那几天,我不想吃饭,睡不着觉,每天都要哭;说真的我都不想活下去了!
   
   中年军官:(富有煽动性的语气)这都怪习近平,当上中央财政经济领导小组组长,乱弹琴!搞得中国股市楼市巨幅动荡,老百姓赔惨了!
   
   美女甲:在其位,負其責,就算不是习近平的本意,他也要負責!对不对?
   
   美女乙:短短几个月,改革牛就变成大灰熊,坑了千家万户!
   
   老者:(恨恨地)我不想再忍气吞声!我想起京剧打渔杀家里的台词:只有杀他全家,方能消我心头之恨!(坐在沙发上)
   
   中年军官:(触动内心深处的隐秘心愿)舅舅,您老说什么?
   
   美女甲:(紧张地)双老,您说什么?
   
   美女乙:(紧张地)双老,您说什么?
   
   老者:(凝视青年遗照,怒火万丈)我说,我想起京剧打渔杀家里的台词:只有杀他全家,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中年军官:(产生共鸣)舅舅,您老说得是!一家哭好过一路哭!
   
   美女甲:(仿佛被一道闪电照亮了思想)杀?!杀习近平?!
   
   美女乙:(豁然开朗)杀?!杀习近平?!这是好事呀!
   
   老者:小弟死后,我就萌生了跟习近平拼命的念头;不瞒你们,那些天,我想揣着菜刀在中南海附近转悠、、、、、、只要能杀死习近平,把我生切了活剥了我都乐意!可惜廉颇老矣,如果我年轻几十岁,如果我身怀勇力、、、、、、
   
   中年军官:舅舅,您老真去了吗?
   
   老者:(泄气)没,没去;窝在家里想想罢了。
   
   中年军官:舅舅,外甥无能,不能为您老伸怨报仇!
   
   美女甲:(有些神经质地)习近平把永康送进秦城监狱,我也恨不能跟习近平拼命!报仇!我要报仇!
   
   美女乙:当初,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牵线搭桥,我和熙来一见钟情了!我们一下子看对了眼!我就像吸了海洛因,摇摇不能自持!现在,风花雪月没有了!只剩下血、血、血!大独裁者的血、血、血!我要杀了他!
   
   美女甲:当真?
   
   美女乙:当真!
   
   美女甲:二人同心,齐力断金!
   
   美女甲:二人同心,齐力断金!
   
   [二人击掌为誓。
   
   
   中年军官:(垂下头颅)堂堂中国,竟无一个是男儿!在你们面前,我无地自容!
   
   [老者也抬手抹了一下双眼,以示感动。
   
   美女甲:(辛酸地)我想去看看永康,给他送一点吃的东西;可他们不许我探监!因为我不是永康的直系亲属,我只不过是他的女人,我没有任何法律权利!法律不承认爱情!
   
   美女乙:我也一样。(头脑发热)我不想按照法律牌理出牌,我要按照爱情牌理出牌——刺杀习近平!
   
   美女甲:(任性地)既然法律不承认爱情!那么,爱情同样不承认法律!
   
   美女乙:(咬牙切齿)说得好!既然法律不承认爱情!,那么,爱情同样不承认法律!
   
   中年军官:(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窃喜)也许,你们不是刺杀习近平的合适人选;这个使命太沉重了!
   
   美女甲:(搔首弄姿)是有一点沉重。
   
   中年军官:(循循善诱)习惯了这种沉重之后,慢慢就不感到沉重了。 (施激将法)美女们,你们要反悔还来得及!为时未晚!
   
   美女甲:我不反悔!我早就想自杀了!我的遺言是: 為了神圣的爱情,我愿意献出生命!
   
   美女乙:我也不反悔!熙来进去以后,我曾经想过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我已经留下好几則遺言,其中一則遺言是:我深爱熙来,我爱得太深,爱得太狠!我只有去死!熙来,我知道,大连市官员私下都骂你“勃起来”!其实,这名字挺好,名符其实!
   
   美女甲:(皱眉)有点低俗。
   
   美女乙:(轻佻地)爱情就是形而上与形而下的有机体;真爱都有点低俗。我死后,遗言留给后人评说!
   
   美女甲:(注视周永康的照片)永康,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秦城监狱,我的心已是荒漠!你的那些唯利是图的女人都争先恐后地跑开了,人生冷暖,竟至于此!只有我还牵挂你,愿意为你去死!我不是你法律上的妻子,但我是你爱情上的妻子!
   
   幕后声音:应捷克共和国总统泽曼的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将在去美国参加核安全会议之前,于2016年3月28日至29日访问捷克。泽曼总统宣布邀请习近平去拉尼城堡做客;拉尼城堡距离布拉格市40公里,是泽曼总统的私人官邸。这将是外国元首第一次到拉尼城堡做客。
   
   中年军官:(兴奋起来)习近平行动诡秘,警卫森严;因此,在国内刺杀习近平不具备技术可行性;捷克采取非暴力的天鹅绒革命取得民主自由;在这个音乐与诗歌的国度刺杀习近平,成功系数很高!
   
   美女乙:(拍手)好啊,我去过布拉格!捷克是中欧花园,布拉格是卡夫卡消磨许多时光的地方、、、、、、
   
   美女甲:我也去过布拉格——风景如画,绿荫似盖,到处是喷泉、鲜花、水池、运动场地和街心公园、、、、、、
   
   美女乙:(笑嘻嘻)在布拉格刺杀习近平,就像在萨拉热窝刺杀斐迪南大公夫妇!风头十足!
   
   中年军官: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美女甲:(嚼着口香糖)你是诸葛亮,足智多谋!你去策划吧,我去执行,万死不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