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阴柔的邪恶]
谢选骏文集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武汉封城引爆全球大流行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病毒来袭促成新的世界秩序
·共产党是共和党的前车之鉴
·俄罗斯是欧洲病毒的传媒
·一带一路沦为疫带疫路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柔的邪恶

   谢选骏:阴柔的邪恶
   
   《李怡:港府与港警比六四更邪恶》(2019年11月28日 博讯转自作者脸书2019-11-11)报道:
   
   在香港采访的德国战地记者Enno Lenze在Twitter上说,我去过ISIS前线采访,但我害怕香港警察更多些,因为他们不可预测。


   
   不可预测的不只是香港警察,还有整个特区政府。在周梓乐引起的哀叹与质疑声音不绝、荃湾警署内的轮奸激起市民怒火之际,怎么样都想不到会在这时候对几位民主派议员拘捕,实行秋后算账;想不到西湾河交警会面对甚么都没有做的年轻人连开三枪,导致伤者垂危;想不到有驾驶电单车的交通警在葵芳多次违规向人群冲撞;想不到防暴队进入几家大学校园,并在各区滥放催泪弹橡胶弹布袋弹伤人、滥捕、滥暴。
   
   在香港采访确实比ISIS的前线更险恶。ISIS公开他们要进行的恐怖活动,事后也毫不隐瞒,不像港共政权及警方,做了又不认,谎话连篇。
   
   特府这几天的大开杀戒,很可能同林郑在上周分别被习近平和韩正接见有关。最高领导人表示对她“高度信任”、“充份肯定”,“坚定支持特区政府和警队”“当前最重要工作是止暴制乱”。获得最高授权,于是奉旨杀人也。
   
   西湾河开枪事件发生后,美国参议员Marsha Blackburn在Twitter转贴有关报道,并说这是“天安门广场2.0”。六四天安门当然死的人更多,但至少是明枪杀戮,不像香港,许多年轻人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六四基本上是一个晚上的事情,香港的悲剧却延绵不断,每天都会有比前更糟更恶劣的事情发生,更难以预料会是怎样的悲剧。香港的警察恐怖主义或许比六四更邪恶。
   
   香港警队,目前处于一个完全没有制衡、甚么坏事都可以做,而且还会在做了之后不停撒谎的状态。不受制衡的有牌烂仔,比苏联、东欧甚至中国的共产党警察统治更可怕。共产国家除公安外,还有武警、军队相互制约,香港警察不但没有制约,而且背后有世界上最强大的独裁政权撑腰。
   
   撑腰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最丑恶最虚伪的独裁政权。它拥有集中在国家机器或少数权贵手中的巨大财富,拥有强大武装力量,拥有精密科技去监控人民。
   
   此外,这个强权还有不断欺骗人民的谎言机制,比如关于香港的讯息,在中国微博就有一些专门制造谎言的账号,其中之一叫“港闻速递”,昨天发出的信息是:“西湾河,暴徒攻击装满内地孩子的幼儿园校巴,并投掷汽油弹,交警为了保护校巴,开了真枪!!一共开三枪!”
   
   香港不会有人相信有一辆“装满内地孩子的幼儿园校巴”,而且不是在北区而是在西湾河。但这条微博的许多留言都是“支持港警面对暴徒能果断开枪”。大部份中国人持续陶醉在谎言世界中,放下自己面对的被专权政治压榨的问题,去支持掌权者的内外政策。
   
   世界上从来没有过数量这么多、本身居于无权地位却盲目拥护奴隶主的民众。只有700多万的香港人,面对的是背后有比香港人口多200倍盲众的强权。香港人如何有胜算?
   
   西方有人说,现在世界是对抗中国共产强权的新冷战。但冷战时期是东西两大阵营的旗鼓相当的对垒。这新冷战怎么就如此诡异地让一个小小的香港,置身在整个自由世界的前线,去与一个力量悬殊的强权抗争呢?
   
   在前两天德国纪念柏林围墙倒塌30周年的集会中,许多人回顾1963年美国总统肯尼迪在西柏林演讲时喊出“我是柏林人”的口号,而现在他们都喊:“我是香港人。”这也许就是香港人的力量所在。香港从来就属于自由世界的一分子。
   
   谢选骏指出:作者显然认为,阴柔的东西比较邪恶。例如,港府与港警的所作所为比六四屠杀更为隐蔽而阴柔,所以就更为邪恶。我姑且称之为“阴柔的邪恶”。但是作者哪里知道——六四屠杀当局也是不敢承认死亡人数的!结果李鹏政府把万人死亡隐蔽阴柔地说成了三百人死亡!由此可见,《李怡:港府与港警比六四更邪恶》一文的作者在胡说八道了,难道杀人更多的反倒更不邪恶吗?北京当局为何不敢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战果呢?说到隐蔽与阴柔,其实世界没有一个暴君不是隐蔽与阴柔的,就如希特勒,他也不敢承认自己的死亡营杀掉了五六百万犹太人。希特勒阳刚吗?邓小平阳刚吗?毛泽东阳刚吗?毛泽东敢于承认自己饿死了几千万自己的亲兄弟——乡村的农民吗?难怪毛泽东没有胡子,他阴柔极了,活像个制造苦难的观世音菩萨。
(2019/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