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谢选骏文集
·王怡牧师可能是一位世界历史性的人物
·台湾大选所体现的南北朝政治
·共产党国家是真正的纸牌屋
·鸡鸣狗盗的革命干部
·完美主义者并非强迫症患者
·高智商的小聪明——黑暗时代反倒孕育辉煌
·动物哲学是成功的关键
·民营资本也是红色资本
·斩首领袖的新时代
·日本当局放走了逃犯戈恩
·全球政府撕毁国际法、践踏国内法、瓦解联合国
·印尼如此强奸了英国,回民如此淫乱了麦加
·不要妨碍他日理万鸡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八国联军的代价
·“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乌克兰航空班机伊朗坠毁的最大嫌犯是俄罗斯
·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终端
·美国人的数学因为种族而差
·鼠目寸光更是生存的必需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伊朗的亲俄势力
·病毒是进化的杠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谢选骏: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双重标准、逻辑混乱、自欺欺人的中国历史学家》(日月潭主 2019年10月17日)报道:
   
   有人说中国的历史学家是一个笑柄多多的群体。阅读本文,你会发现此说似乎有点绝对,但其中的道理你又很难辩驳。好在是一家之言,这一言兴不了邦也丧不了邦,姑妄听之。


   
   历史学家笑柄一:双重标准
   
   中国历史学家最大的笑柄之一,就是看问题有双重标准,例如大清帝国的铁骑在嘉定屠城,是罪行,但同样是大清帝国的铁骑,将准噶尔汗国的人不分男女老少屠杀干净,这叫做“平定准噶尔”。
   
   同样是大屠杀,杀的对自己不利,叫做罪行;杀的对自己有利,则叫做功绩。
   
   还有,匈奴不可以打进我的国土,但是我可以进攻大漠、追杀匈奴,别人杀进来是侵略,我杀出去则是自卫。汉武帝南征北战,将大片别人的土地收入自己的囊中,然而这件事,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历史学家站出来,发出过一丝的批评,为什么?屁股决定脑袋。
   
   历史学家不堪面对的是,如果没有侵略,广东只是俚人的天下,汉人的疆域从哪里来的?打来的。
   
   日本人吞并台湾朝鲜成为日本帝国,是侵略,然而秦始皇吞并六国,统一中华,则是历史的功臣。
   
   你所在的立场,决定了你看到的世界。
   
   还有,分裂蒙古是罪行,分裂朝鲜则是功绩。
   
   还有,美国水兵在民国耀武扬威,是国耻;大清北洋水师在日本长崎耀武扬威,则为国庆。
   
   还有,荷兰东印度公司从原住民手中夺走宝岛,叫做侵略,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夺走宝岛,叫做收复,而原住民作为宝岛的主人,则在历史中失去了位置。
   
   还有,英国在上海设租界,是侵略,大清帝国在朝鲜设租界,是亲善。
   
   各种双重标准,各种流氓。叹为观止。
   
   照照镜子,你,是不是这样的人?
   
   历史学家笑柄二:逻辑混乱
   
   中国历史学家,同时也是一个很爱面子的群体,因此就算是亡国这种事情,都可以被他们写成一段优美的历史,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蒙古帝国吞并汉人帝国(宋朝)的事情。
   
   明明是汉人帝国亡国于蒙古,中国的历史学家却说那也是中国的一个朝代,叫做“元朝”。事实上,根本不存在什么“元朝”,所谓的“元”,不过是当时横跨欧亚两大陆的大蒙古帝国(The Mongol Empire)的一部分。在当时蒙古统治者的眼中,汉人是贱民,是被征服者,元朝根本就不是中国。
   
   当年忽必烈派兵进攻日本,这件事在日本的历史中叫做什么?叫做“蒙古袭来”,为什么日本人不把元朝侵略日本的战争叫做“中国侵日战争”呢?因为元朝根本就不是中国。
   
   所谓元朝,不过是汉人前后97年的亡国史,仅此而已,根本不存在什么“元朝”,成吉思汗也不是中华的民族英雄,元朝也不是中国人的国家。
   
   如果一股侵略者亡了我的国家,建立他们自己的国家,然而他们的国家在历史中后来又变成是我的国家,那么试问所谓的抵抗侵略,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清帝国也一样,也是汉人亡国的历史,前后268年,大清帝国是不是中国?不是。这一点,丁汝昌邓世昌们看不清楚,然而孙中山却是看得很清楚,所以在甲午战争爆发那一年,孙中山急急忙忙找了日本驻香港领事馆,干嘛?要钱,要枪,孙中山要日本出钱帮他,他要组建一支武装,在南中国和日本实现南北夹击之势,共同攻击大清帝国。
   
   孙中山为什么要和日本联手攻击大清帝国?因为大清帝国不是中国。中国在1644年已经亡了。这一点,孙中山看得很清楚,当年的同盟会上上下下,基本上都看得很清楚,所以孙中山要日本帮他推翻大清,然后恢复一个汉人的国家。
   
   所以我们回首再看两次鸦片战争,我们中国老百姓应该帮助谁?答案是:应该帮助英国人,赶跑满清鞑子,然后在英国人的扶持下,恢复一个汉人的国家,然后作为报酬,向英国全面开放中国的市场,这才是正确的路子。
   
   注意:史料显示英国并无领土野心,与英国合作并无亡国风险;且开放市场对双方均有利,此乃经济常识。
   
   所以我们说两次鸦片战争,是谁挨打了?是“我们”挨打了吗?不是。是满清侵略者挨打了。以自由贸易为旗帜的英国代表先进的文明,我们如果是有眼光的人,我们应该站到英国一边去,共同推翻大清,建立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汉人国家。
   
   历史学家笑柄三:自欺欺人
   
   中国历史学家还是一个很狡猾的群体,他们懂得删减历史事件的前因后果,进而迎合读者的喜好。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886年大清帝国北洋水师在日本长崎耀武扬威的事件。这件事今天从历史资料看来,毫无疑问,是大清的水兵先动的手,然而在中国历史学家的笔下,几乎所有关于这件事的历史图书、影视作品等,清国水兵先动手这个情节,都变成了日本警察先动手。
   
   骗人能长久不?不能长久。因为人性求真。总有人站出来说真话。例如我。
   
   你一个泱泱大国的水兵,倚仗自己的炮舰强大,到人家的国土上去动手打人,事后不但不反省,而且还堂而皇之在历史书里公然撒谎,说是人家先动的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
   
   都喜欢骂日本鬼子?自己又是什么?五十步笑百步,仅此而已。
   
   还有火烧圆明园,你把人家谈判使团的人给杀了,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这是谁的祖宗教导的?杀了人家使团,怪人家烧你的园林?1979年你派个使团到河内,被人杀杀看?你会怎么想?
   
   还有义和团事件,历史学家只告诉你辛丑条约,然而山西巡抚毓贤在太原对传教士不分男女老幼实施大屠杀,我没见一个中国历史学家下笔写过一个字。
   
   阉割前因,只留后果,这就是中国历史学家欺世盗名的惯用伎俩。
   
   然而,自欺欺人只能爽一时,时间一久,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大白天下。
   
   双重标准,逻辑混乱,自欺欺人,他们这一代已经没救了,我们寄希望于下一代,希望我们的年轻人,将来个个都是明白人,不要再做这样的骗子。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中国历史学家们可笑了?因为他们下贱了。为什么他们下贱了?因为他们为政治服务了。其实,情况应该反过来——政治要为历史服务,而不是历史为政治服务的。政治为历史服务,则目标高远;历史为政治服务,则难免双重标准、逻辑混乱、自欺欺人了。古代的史家是秉笔直书,迫使政治家学好;现代的史家是趋炎附势,诱导政治家学坏。所以我说了,政治为历史服务,这是走向文明;历史为政治服务,这是走向野蛮。至于上文的作者有没有为政治服务?大家看吧。
(2019/1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