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谢选骏文集
·蛇鼠不能同窝
·红毛人民桀骜不再
·中国人民不仅可以吃草还可以吃虫了
·安全第一还是速度第一
·日本人喜欢僵尸妻子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养老院就是看守所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专制审查就是绑匪行为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巩俐没有葫芦娃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 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移民最反对移民
·移民最反对移民
·富人往往是贱人
·从洗脑到洗肺
·美国永远不会排外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环球日爆是回民办的
·英国应该接纳罗兴亚难民
·欧洲人其实是亚洲人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英国人不仅贩卖鸦片还摧毁地球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国王与文明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已死”的变局已到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〇与虚无的叙事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谢选骏: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日本人口老龄化 如何解决老年司机问题》(BBC 2019年11月28日)报道:
   
   日本以拥有世界上最高效、最全面的公共交通系统而闻名,但它也是一个拥有近8000万辆汽车和汽车爱好者的国家。如今,作为世界上老龄化严重的国家之一,已有20%的国民年龄在70岁以上,正面临一个敏感的社会问题:如何在人们变老的同时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率?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去年在日本,75岁以上司机造成的致命交通事故比例从2008年的8.7%上升至14.8%。尽管去年日本的总体交通死亡人数是194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65岁以上的人占总死亡人数的56%,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日本政府6月份的一份报告,2018年,年龄在75岁及以上年龄的司机造成的致命事故数量是年轻司机的两倍多。更具体地说,75岁以上的司机每10万人次就造成8.2起致命车祸,“约为74岁及以下人的2.4倍”。
   
   涉及老年司机的致命事故不断成为全国新闻。目前在日本,超过75岁的老人必须每三年进行一次认知测试,合格才能获得驾照续期。今年夏天的一项提案,旨在允许老年人只驾驶装有先进自动刹车系统的汽车。
   
   然而,尽管采取了单方面的安全措施,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没有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来保证老年人的安全驾驶。因为不是每个人在相同的年龄或人生阶段都有同样的状态。世界卫生组织(WHO)残疾和康复协调员官员阿兰娜(Alana)说:“你不能说在某人实际年龄的某一点,他们会经历同样特定的衰退。”
   
   此外,一些研究表明,最年轻的司机比最年长的司机更危险。日本政府6月发布的同一份报告还显示,年龄在16岁至19岁之间的驾车者是最危险的群体,每10万名持驾照的司机中就有11.1人发生致命事故。更重要的是,老年人死于车祸的高风险可能与老年人对医疗并发症的易感性增加有关。官员说,如果政策严格与年龄挂钩,比如以公共安全的名义吊销所有超过一定年龄人的驾照,那么就有可能触犯歧视老年人法律的风险。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日本正在做些什么?答案并不明确,但谨慎的政策和新技术的结合可能为未来指明了道路。
   
   需要独立和尊重——与年长的家庭成员讨论放弃驾驶的问题,对任何国家的人来说都是困难的。人口研究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高级研究员金田俊彦(Toshiko Kaneda)说:“重要的是要采取措施支持公共安全,同时有尊严地对待年长的司机。”该机构是华盛顿特区一个非盈利性机构,负责分析人口趋势和统计数据。
   
   在日本中南部的静冈县(Shizuoka)清水市(Shimizu),丰田汽车的质量顾问和销售人员牧野富美(Tomomi Makino)亲眼目睹了生活方式的改变给老年司机带来的失落。她在博客中讲述了自己与老年客户打交道的经历,并表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放弃自己的驾照。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汽车经销商会到他们家,把车开回经销商处进行销售。
   
   老年居民可以享受一些政府福利,比如出租车或公交车的折扣。但告别驾驶可能会很伤感。牧野富美回忆说,有一位顾客打来电话,他要放弃驾照,需要去把他的车开走。他在电话里说:“我应该在伤害别人之前停下来。”当牧野富美出现时,那个男人哭了。她说:“很多人轻易就会说,上了年纪的司机应该交回驾照,但我们不应该忽略这些人的感受。”他们的汽车和驾驶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根据日本警察厅(National Police Agency)的数据分析,2017年,日本有40多万老年人放弃了他们的驾照,这是自1998年实施该计划以来的最高数字。但是日本老年医学会和老年医学中心主任新井秀德(Hidenori Arai)并不认为放弃驾照是一个“好的趋势”。在一个估计有500万老年痴呆症患者的国家,他赞成定期对老年司机进行认知测试,以及重新培训驾驶技能,“以延长他们的驾驶年限”。
   
   在农村地区,老年人数量最多,公共交通也很有限,失去驾照对老年人的打击尤其严重。新井秀德说:“没有汽车,他们无法生存。他们不能去购物或见朋友等等。要享受生活,有车是必须的。即使一些老年人意识到他们的驾驶技能有所下降,但他们仍然需要在日常生活中继续开车。”
   
   通过创新而解决——那么,有什么办法既能减少事故,又能让老年人保持活力呢?比如可以自动驾驶的出租车。近年来,日本汽车和科技公司在这一领域加大了研究力度,专门致力于帮助老年人。(他们还希望这些机器人出租车能在2020年夏季奥运会时,在东京的体育场馆之间运送外国游客。)无人驾驶汽车的道路测试始于2016年,当时无人驾驶的普锐斯(Prius)在海边小镇和其他农村地区的道路上蜿蜒行驶。
   
   长期以来,老年人一直是无人驾驶汽车的主要受众之一。在其他地方,一家名为旅程(Voyage)的初创公司已经筹集了数千万美元,用于在退休人员社区测试的车队,比如在佛罗里达州一个占地40平方英里、拥有12.5万人口的社区。但是,自动驾驶汽车要成为可行的解决方案,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短期来看,除了定期进行认知测试外,警方还将为那些认知功能或驾驶技能减退的人发放“有限驾照”。他们可以驾驶,但只能驾驶特定类型的具有特殊的、内置安全支持的汽车。例如,自动刹车系统。(造成老年司机发生致命事故的一个常见原因是刹车踏板和油门踏板混淆。)
   
   从短期来看,汽车公司正致力于改装新车,以满足老年人的需求。本月,丰田汽车推出了一款小型双座电动车,专为短途驾驶设计,最高时速可达60公里,专门针对那些想要保持活力的老年驾驶者。
   
   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多年来,日本一直要求新手和老年司机在汽车保险杠上贴上特殊的标签,以识别他们。这些贴纸的主要功能是提醒路上的其他人。尽管这些信号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有用的,世卫组织的阿兰娜说,各国政府必须谨慎地将年龄一项标记为交通危害,而不提供任何解决方案。否则,这有滑向歧视性法律危险。
   
   为了做出有效的改变,官员回应了新井秀德的呼吁,提出制定一个更全面的计划,让老年司机适应新生活阶段,延长他们的驾驶时间。她指出,继续进行驾驶教育,以及职业治疗,以帮助患有骨关节炎等疾病而导致头部活动受限的司机更好地检查左右,此外还包括辅助技术或汽车改装。她说:“如果能提高人们的认知能力,那么安全驾驶就大有希望。”比如保护一个人的多任务能力,这是驾驶中使用的关键技能。“我认为我们需要做很多事情并不是把老年人归为一类,而是,更确切地说,看看老龄化过程中需要什么样的具体政策,才能让人们继续安全驾驶?”
   
   无论身处世界何处,结束驾驶生涯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这是一个艰难的调整,尤其是在没有足够的政策帮助调整的情况下。然而,在日本,越来越多的人将面临这个问题。人口研究局的金田俊彦说:“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怀旧。今天的老年人见证了汽车工业的崛起,他们可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早期获得驾驶执照潮流中的一部分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谢选骏指出:老年司机是所有司机的一个缩影——在自动驾驶面前,人类就像笨拙的老朽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哭也没用。最好乖乖退出历史舞台。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每天杀人无数的交通游戏,终于落幕。
(2019/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