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谢选骏文集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谢选骏: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日本人口老龄化 如何解决老年司机问题》(BBC 2019年11月28日)报道:
   
   日本以拥有世界上最高效、最全面的公共交通系统而闻名,但它也是一个拥有近8000万辆汽车和汽车爱好者的国家。如今,作为世界上老龄化严重的国家之一,已有20%的国民年龄在70岁以上,正面临一个敏感的社会问题:如何在人们变老的同时降低交通事故的发生率?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去年在日本,75岁以上司机造成的致命交通事故比例从2008年的8.7%上升至14.8%。尽管去年日本的总体交通死亡人数是194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65岁以上的人占总死亡人数的56%,创下历史新高。
   
   根据日本政府6月份的一份报告,2018年,年龄在75岁及以上年龄的司机造成的致命事故数量是年轻司机的两倍多。更具体地说,75岁以上的司机每10万人次就造成8.2起致命车祸,“约为74岁及以下人的2.4倍”。
   
   涉及老年司机的致命事故不断成为全国新闻。目前在日本,超过75岁的老人必须每三年进行一次认知测试,合格才能获得驾照续期。今年夏天的一项提案,旨在允许老年人只驾驶装有先进自动刹车系统的汽车。
   
   然而,尽管采取了单方面的安全措施,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没有一个万无一失的办法,来保证老年人的安全驾驶。因为不是每个人在相同的年龄或人生阶段都有同样的状态。世界卫生组织(WHO)残疾和康复协调员官员阿兰娜(Alana)说:“你不能说在某人实际年龄的某一点,他们会经历同样特定的衰退。”
   
   此外,一些研究表明,最年轻的司机比最年长的司机更危险。日本政府6月发布的同一份报告还显示,年龄在16岁至19岁之间的驾车者是最危险的群体,每10万名持驾照的司机中就有11.1人发生致命事故。更重要的是,老年人死于车祸的高风险可能与老年人对医疗并发症的易感性增加有关。官员说,如果政策严格与年龄挂钩,比如以公共安全的名义吊销所有超过一定年龄人的驾照,那么就有可能触犯歧视老年人法律的风险。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日本正在做些什么?答案并不明确,但谨慎的政策和新技术的结合可能为未来指明了道路。
   
   需要独立和尊重——与年长的家庭成员讨论放弃驾驶的问题,对任何国家的人来说都是困难的。人口研究局(Population Reference Bureau)高级研究员金田俊彦(Toshiko Kaneda)说:“重要的是要采取措施支持公共安全,同时有尊严地对待年长的司机。”该机构是华盛顿特区一个非盈利性机构,负责分析人口趋势和统计数据。
   
   在日本中南部的静冈县(Shizuoka)清水市(Shimizu),丰田汽车的质量顾问和销售人员牧野富美(Tomomi Makino)亲眼目睹了生活方式的改变给老年司机带来的失落。她在博客中讲述了自己与老年客户打交道的经历,并表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放弃自己的驾照。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汽车经销商会到他们家,把车开回经销商处进行销售。
   
   老年居民可以享受一些政府福利,比如出租车或公交车的折扣。但告别驾驶可能会很伤感。牧野富美回忆说,有一位顾客打来电话,他要放弃驾照,需要去把他的车开走。他在电话里说:“我应该在伤害别人之前停下来。”当牧野富美出现时,那个男人哭了。她说:“很多人轻易就会说,上了年纪的司机应该交回驾照,但我们不应该忽略这些人的感受。”他们的汽车和驾驶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根据日本警察厅(National Police Agency)的数据分析,2017年,日本有40多万老年人放弃了他们的驾照,这是自1998年实施该计划以来的最高数字。但是日本老年医学会和老年医学中心主任新井秀德(Hidenori Arai)并不认为放弃驾照是一个“好的趋势”。在一个估计有500万老年痴呆症患者的国家,他赞成定期对老年司机进行认知测试,以及重新培训驾驶技能,“以延长他们的驾驶年限”。
   
   在农村地区,老年人数量最多,公共交通也很有限,失去驾照对老年人的打击尤其严重。新井秀德说:“没有汽车,他们无法生存。他们不能去购物或见朋友等等。要享受生活,有车是必须的。即使一些老年人意识到他们的驾驶技能有所下降,但他们仍然需要在日常生活中继续开车。”
   
   通过创新而解决——那么,有什么办法既能减少事故,又能让老年人保持活力呢?比如可以自动驾驶的出租车。近年来,日本汽车和科技公司在这一领域加大了研究力度,专门致力于帮助老年人。(他们还希望这些机器人出租车能在2020年夏季奥运会时,在东京的体育场馆之间运送外国游客。)无人驾驶汽车的道路测试始于2016年,当时无人驾驶的普锐斯(Prius)在海边小镇和其他农村地区的道路上蜿蜒行驶。
   
   长期以来,老年人一直是无人驾驶汽车的主要受众之一。在其他地方,一家名为旅程(Voyage)的初创公司已经筹集了数千万美元,用于在退休人员社区测试的车队,比如在佛罗里达州一个占地40平方英里、拥有12.5万人口的社区。但是,自动驾驶汽车要成为可行的解决方案,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从短期来看,除了定期进行认知测试外,警方还将为那些认知功能或驾驶技能减退的人发放“有限驾照”。他们可以驾驶,但只能驾驶特定类型的具有特殊的、内置安全支持的汽车。例如,自动刹车系统。(造成老年司机发生致命事故的一个常见原因是刹车踏板和油门踏板混淆。)
   
   从短期来看,汽车公司正致力于改装新车,以满足老年人的需求。本月,丰田汽车推出了一款小型双座电动车,专为短途驾驶设计,最高时速可达60公里,专门针对那些想要保持活力的老年驾驶者。
   
   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多年来,日本一直要求新手和老年司机在汽车保险杠上贴上特殊的标签,以识别他们。这些贴纸的主要功能是提醒路上的其他人。尽管这些信号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是有用的,世卫组织的阿兰娜说,各国政府必须谨慎地将年龄一项标记为交通危害,而不提供任何解决方案。否则,这有滑向歧视性法律危险。
   
   为了做出有效的改变,官员回应了新井秀德的呼吁,提出制定一个更全面的计划,让老年司机适应新生活阶段,延长他们的驾驶时间。她指出,继续进行驾驶教育,以及职业治疗,以帮助患有骨关节炎等疾病而导致头部活动受限的司机更好地检查左右,此外还包括辅助技术或汽车改装。她说:“如果能提高人们的认知能力,那么安全驾驶就大有希望。”比如保护一个人的多任务能力,这是驾驶中使用的关键技能。“我认为我们需要做很多事情并不是把老年人归为一类,而是,更确切地说,看看老龄化过程中需要什么样的具体政策,才能让人们继续安全驾驶?”
   
   无论身处世界何处,结束驾驶生涯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这是一个艰难的调整,尤其是在没有足够的政策帮助调整的情况下。然而,在日本,越来越多的人将面临这个问题。人口研究局的金田俊彦说:“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一种怀旧。今天的老年人见证了汽车工业的崛起,他们可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早期获得驾驶执照潮流中的一部分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谢选骏指出:老年司机是所有司机的一个缩影——在自动驾驶面前,人类就像笨拙的老朽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哭也没用。最好乖乖退出历史舞台。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每天杀人无数的交通游戏,终于落幕。
(2019/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