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谢选骏文集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谢选骏: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电影《银翼杀手》所描绘的未来世界实现了吗?》(BBC 2019年12月19日)报道:
   
   这座城市一望无际。烟雾弥漫的夜空中看不见星星,扎堆的大楼里却灯火通明。巨大的工厂设施喷出火焰。一辆汽车飞入现场,然后又出来,朝着两座巨大的金字塔飞去。


   
   一个人正在接受主管的口头测试,他越来越焦虑,结局并不好。镜头转向另一辆飞驰在城市狭窄街道的汽车,旁边是一个几层楼高的数字广告牌,一位亚洲女性在为零食做广告。一个洪亮的声音欢快地告诉这些未知数量,但可能人数众多的未来世界居民,他们将在外星殖民地迎来新的生活。
   
   当然,这已不再是未来。这是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1982年执导的电影《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电影改编自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1968年的小说《机器人会梦见电子羊吗?》(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该片讲述了洛杉矶警察局的警察迪卡德(Rick Deckard)追踪并“回收”复制人的故事。复制人是指基因工程制造的、近乎人类的人造人,他们在地球上的存在是非法的。
   
   这听起来与现实相去甚远。但正如片头字幕告诉我们的,这部电影所描述是2019年11月的洛杉矶。从这个意义上说,《银翼杀手》不再是科幻小说了。这是一部当代惊悚片。问题是:从《银翼杀手》的上映到它预设的未来——就是现在,在这37年里,我们离电影中呈现的未来有多近?
   
   在电影中,迪卡德进行了区分复制人与人类的沃伊特-坎普夫测试——一方面,电影中的某些2019年场景让人感觉非常过时。那里没有互联网,当迪卡德(由哈里森·福特Harrison Ford饰演)第一次出场时,他正在一家出售笨重的老式电视机的商店窗户旁看报纸。与此同时,当迪卡德对肖恩·扬(Sean Young)饰演的雷切尔(Rachael,复制人公司老板提利尔(Eldon Tyrell)的助手)进行沃伊特-坎普夫(Voight-Kampff)测试时,雷切尔正在抽烟!在办公室抽烟!
   
   在《银翼杀手》的世界里,虚构的提利尔企业集团与其它现实存在的企业共同主宰着这个世界。电影中大型霓虹灯广告牌上就有这些企业。可口可乐(Coca-Cola)是一个相当安全的构想,但我们在开头场景中看到的泛美航空(Pan Am)却不是;这家航空公司于1991年破产。当然,在另一方面,我们仍然在追赶电影中的许多技术,有些现在看仍然不太可能实现。德国一家名为理勒姆(Lilium)的公司上个月宣布,正在研发的飞行汽车可能会在2025年之前用于出租车服务。我们没有复制人,但基因技术已经取得巨大的进步,甚至因此引发了忧虑。我们还不需要沃伊特-坎普夫测试,但是有多少次你被要求在九宫图上标记所有的交通灯,以证明你不是一个机器人,才可以访问一个网站?
   
   哪些预测是对的——然而,除了特定的组成部分,《银翼杀手》中有一些更基本的事情是对的,比如2019年的世界社会政治状况。虽然根据媒体评论家和科幻杂志《不可思议》(Uncanny Magazine)的非小说类编辑特罗塔(Michi Trota)的说法,这并不让人感到欣喜。“这是令人失望的。至少可以说,《银翼杀手》准确预测出由大财团影响力和利益导致的反乌托邦景观:大规模工业化对环境的伤害、警察国家、有钱有势阶层的导致的混乱和暴力,社会边缘人遭受的苦难。”
   
   在电影中,复制人有一个防错的程序,只有四年的寿命,以防止进一步的自我革新。特罗塔认为,“复制人因为企业的贪婪和冷漠而缩短了寿命,他们的沮丧和愤怒是电影有前瞻性之处,这反映了美国当前的医保制度和全球化对工人的剥削。”她补充道:“我更喜欢会飞的汽车。”
   
   至于《银翼杀手》及其2017年续作《银翼杀手2049》中明显的环境污染和气候变化带来的破坏性影响,“电影生动描绘的环境崩溃与我们今天的状况相距不远”,科幻小说家兼软件开发人员克里莎(Matthew Kressel)指出,2013年著名的北京雾霾照片,看起来就像是电影剧照。“自6500万年前恐龙灭绝以来,我们正经历着最大的灭绝。此外,这部电影描述了有钱人和穷人——一些人能够过上舒适的生活,而其他人则生活在肮脏的环境中。这与当今世界上最富有和最贫穷的人之间的巨大贫富差距非常相似。从这个意义上讲,这部电影相当准确。”人们将《银翼杀手》中烟雾笼罩的城市景观与现在的北京进行了比较。
   
   电影场景中准确的地点在哪里呢?《银翼杀手》中的洛杉矶是一个大杂烩,深受东方文化的影响,还有一种被称为“都市话”(Cityspeak)的街头暗语,是日语、西班牙语、德语、韩语等多种语言的大杂烩。特罗塔是菲律宾裔美国人,他说这部电影是“在科幻小说中如何广泛使用‘亚洲异国情调’的例子,而科幻小说似乎完全可以将非欧洲文化的一些表象带入,以增添趣味,而忽略那些故事中有色人种角色的重要性。”
   
   正如克里莎在评论中所说,北京一直是讨论《银翼杀手》中大都会的一个常用参考点,而获奖科幻作家玛丽·罗比内特·科瓦尔(Mary Robinette Kowal)刚刚从北京回来。我想知道,中国的大都市是否比现在的洛杉矶更能代表《银翼杀手》的特征?“雾霾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在这方面,是的,”科瓦尔说。“但我看到的北京,新与旧相互交织,同等重要。除了空气质量外,它还算是一座干净的现代城市,将历史景观融合其中。”
   
   科幻故事有什么意义?——1982年《银翼杀手》对2019年世界的预测是否准确,这个问题本身是否有意义?科幻小说的目的是预测,还是只为娱乐?或者,还有其他方面的内涵?科瓦尔说,她对这类小说表面上的预测能力不太感兴趣,更感兴趣的是它作为“思想实验场所”的功能。它让我们把世界的内核打开,观察相互关联的组织,然后画出未来因果关系的逻辑链。最好的科幻小说具有相关性,不是因为其中的技术,而是因为它激发我们提出问题。例如,《银翼杀手》就在探讨“以奴役为目的而创造有情生命的道德问题”。特罗塔认为,科幻小说的真正潜力在于它探讨更广泛的哲学问题。“它通常可以是关于未来的,是‘预测性的’,但这些预测也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对过去和当前问题的看法。如果用科幻小说和幻想来实现任何目标,那就如作家伊耶玛·奥洛(Ijeoma Oluo)和纳克·杰米森(NK Jemisin)所言,它可以帮助我们想象全新的生存方式,超越麻木地重复历史的宿命,从而可以设想以其他方式生活在建制、压迫和社会陈规之外,而这些,我们已经体制化和规范化了。”
   
   科瓦尔的最新小说《计算之星与宿命之天》(The Calculating Stars and The Fated Sky)设想了一个历史交替的美国。一位女性数学家和飞行员领导人类开拓其它星球,就像末日气候变化降临地球一样。科瓦尔说,《银翼杀手》“塑造了我们对‘未来’的许多想法……如果我们从广义上思考,我认为这部电影非常出色。”污染问题、人类与人工智能的对话、掌控国家的公司,以及谁可被视为人类的伦理问题。关于细节吗?“飞行汽车确实存在,但永远都是一个糟糕的想法,所以我并不介意未来社会中没有飞行汽车。”
   
   《银翼杀手》及其续集《银翼杀手2049》都涉及了气候变化的毁灭性影响——即使抛开预测,科幻小说也与现在有一种共生关系。科瓦尔说:“很多理工领域的人把科幻电影或书籍作为发明的灵感来源。是《星际迷航》(Star Trek)发明了翻盖手机,还是为其提供了灵感?《1984》预测了‘老大哥’国家,还是阻止了它的蔓延?”它也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个预防的警告。当然没有人会想生活在《银翼杀手》描绘的2019年11月里,不是吗?不要太自信,克里莎说。“在某种程度上,《银翼杀手》可以被视为终极警世故事,”他说。“还有比这更暗淡的景象吗?在描绘环境恶化、人性丧失和个人隔阂对未来是多么有害等等这些方面?”
   
   然而,如果说《银翼杀手》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它证明了警世故事有效的假设是错误的。然而,我们就是迷恋《银翼杀手》的反乌托邦的格调。看看文学、电影、视觉艺术中描绘的未来,你会发现几乎所有这些作品都与《银翼杀手》中阴暗的反乌托邦遥相呼应。“《银翼杀手》让反乌托邦变得‘很酷’,所以现实世界中,雨林被一公顷又一公顷的烧毁,人类朝着环境崩溃的方向沉沦。电影最重要的意义,我认为是应该探究一下为什么没有人注意到它的预警。”
   
   谢选骏指出:当然,上面的评论家都不懂得,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即使像《1984》这样的“反乌托邦”。本来,现实还没有这些魔鬼先知们所想象的那么邪恶,但是通过他们的魔鬼想象力和魔鬼传播力,他们引领了邪恶的潮流,最后把现实世界拉到了为更为邪恶的未来。该死的英国共产党奥威尔就是这么一个货色。例如,他的监控社会被中国共产党东施效颦地采纳了,虽然英国奥威尔的想想还是来自东方莫斯科的猪圈农场。
(2019/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