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谢选骏文集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谢选骏: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中国人集体性遗失的品质》(微博 我勒个 wolege.com 2019-11-21)报道:
   
   

   01
   
   20年前,高晓松游历欧美。
   
   外国人问他:你们中国人和我们的区别是什么?
   
   高晓松想了很久,最后他回答:
   
   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用“温良恭俭让”生活了几千年,你们相信法律,我们相信善良,我们世世代代就靠传统的文明来塑造我们中国人的人格。
   
   20年后,我想他的回答依然不能代表当下的中国人,甚至连温良恭俭让这个词都无人提及,变成了一个遥远而陌生的词汇。
   
   早些年,龙应台在一篇文章《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里写道:中国人在面对不平等待遇和欺辱时,总是选择忍气吞声,一副“以和为贵息事宁人”的姿态。
   
   而如今的中国人早已不是如此,更似乎走向了另外的一个极端。
   
   我们现在的中国人特别爱生气,在微博上,随便翻开一条,下面总会有各种恶言恶语。
   
   比如一部电影,不管你是好评中评差评,只要发表言论,毫无例外,你将要得到的就是挨骂。
   
   只要去翻微博,就会感觉到我们中国人活得特别糟心,烦心事特别多,容易动怒、容易恶语、也容易愤怒,鲁莽得像一头公牛。
   
   在我看到的书籍里,过去的中国人其实不是这样的。
   
   民国年间,最引人注目的一次兄弟反目,是鲁迅和周作人两兄弟决裂,处理方式非常简单,周作人写一张纸条,递给鲁迅,然后鲁迅搬出院子,最后离开北京。
   
   这一生两兄弟交绝,一句恶声也没有。如果搁现在,拆迁赔款,两兄弟估计至少打个头破血流,对簿公堂。
   
   张爱玲和胡兰成两人分开,分手方式也非常简单,张爱玲把30万稿费寄给胡兰成,然后一生不见,恋人交绝,也是不出一句恶声。
   
   如果搁到现在,夫妻分手,估计全是李国庆这般。
   
   民国年间,温文尔雅的还有胡适先生,早年倡导白话文,遭遇无数讥讽和谩骂,但胡适回击从来都是温文尔雅,不出一句脏字,更不进行人身攻击。作家羽戈曾这样描述胡先生:
   
   “你看他,哪怕与政敌论战,都是和风细雨,平心静气,连一句刻薄话都罕见,更不必说粗口了。”
   
   过去的人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一直很疑问。想来想去,其实就是因为过去的人因为儒家熏陶,内心里有羞耻感,知道做哪些事很丢人,会让人笑话,知道哪件事可以做,而哪件事却不能做。
   
   这些年来,你会很惊讶发现,我们中国人的体面和温和在日常生活里慢慢变得无处可寻了。而该有的体面,该有的教养也荡然无存了。比起过去人,我们现代人脸上虽然少了凄苦感,少了受欺负的样子,但又平添了几分戾气,少了温和平静内敛的气象。
   
   02
   
   过去人常讲温良之道,意思是做人不仅要温和,还要有良善。
   
   我们这个时代其实也讲“善良”,但却变了味道。
   
   有段时间,媒体千篇一律都在写“善良”,标题是“善良很贵,滥用就是罪”、“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你善良”、“善良过了头,就是缺心眼”等等,诸如此类。
   
   我会不解,善良不应该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选择吗?什么时候行善也成了一件稀缺、必须小心翼翼去做的事了?
   
   看多了太多现实,也就会明白:我们这个时代,善良总是被恶意和别有用心消耗,久而久之,人们的脸上只剩下集体性的冷漠。
   
   说到善良,总会让我想起杜月笙,上世纪30年代,青帮大佬杜月笙纵横上海滩,一生仗义疏财,几乎买了整个上海滩的交情。儿子出生后,杜月笙为其取名杜维善,意为一生维持良善。杜维善晚年,有人问杜维善:都说你父亲是黑帮?黑帮是什么?杜维善想了很久,最后只说一句话:“黑帮其实就是帮忙”。
   
   就是在这个地面上,外来人想到上海街面做点小生意,混口饭吃,不仅要有地盘,尤其要有朋友,怎么办呢?是要找人帮忙的。人家今天帮了你,等有一天你兜得转了,你也要帮人家。
   
   我们今天的人,把善良看成一件复杂、需要小心衡量的事。而过去的人却不这样,他们把善良看得简单纯粹,就是简简单单的举手之劳的帮忙,商人的善意是帮忙,文人的善意是帮忙,贩夫走卒、三教九流,他们眼里的善良呢,也是帮忙。
   
   就拿鲁迅先生来说,大众印象里他是抨击时政的大作家,其实私下里,却也是愿意帮忙的普通人。
   
   30年代的上海,有很多的人力车,靠体力养活一家老小。鲁迅先生就和内山书店的老板内山完造合计,由鲁迅购买茶叶,内山提供茶桶水杯兼职泡茶,放置在自己位于四川北路的书店门外,供过往的行人,主要是人力车夫解渴,这些茶水一律免费。
   
   但每过一段时间,内山先生就会发现茶桶旁边有几个铜板,都是那些车夫们主动留下的。
   
   他们虽然过得艰苦,但内心是善良的、柔软的,也是简单的。情义之间,真真切切,也切切真真。
   
   03
   
   我们这些年,内心和行为上的节制,似乎也被傲慢的无礼所代替。能在内心上做到真正对他人保持恭敬尊重的人,像是稀有动物。
   
   这种行为上的傲慢是无处不在,我出差常坐飞机,经常会遇到一些人,吵闹一路,聒噪一路,一会儿要毯子,一会儿又要饮料,把空姐呼来唤去指挥得团团转,仿佛是在使唤他自己的私家女佣。
   
   去餐馆吃饭,也是如此,会经常看到一些人,衣冠整齐,斯斯文文,可一张嘴招呼服务人员,架式却像奴隶主吆喝自己的家奴,声音比那旧时为官老爷在前面开道的衙役还凶猛。
   
   我们常讲“温良恭俭让”,“恭”是什么?其实就是谦恭,是发自内心的客客气气和待人接物真诚。是身上有那种对他人的敏感,为他人的考虑,对他人的照顾和周全。
   
   在我看来,没有谦恭的人,即使身价如何,依然是行为上的下等人。
   
   而我在香港文化人梁文道身上,却可以找到这种谦恭。
   
   90年代,梁文道出书,办节目,做电台总监,香港人都认识他。
   
   可每次参加活动,有人送他东西,哪怕是一片纸,递一个杯子,他都会用双手接住,非常谦卑地去感谢。
   
   有一个人在台北的街头偶遇梁文道,看到他在一间狭小的店铺里吃饭,他坐在最靠近通道的一个座位上,一旦有人通过,他就主动起身,然后轻说一声抱歉。
   
   梁文道的举手投足间,你会很轻易就看到老一代中国读书人身上的那种谦恭。说话有说话的谦恭,行事有行事的谦恭,待人接物有待人接物的谦恭,这些行为都非常具象细微、恭恭敬敬、客客气气。
   
   04
   
   2008年,陈丹青去了一次台湾。
   
   去过台湾的人,也许会感慨,感慨台湾街道不像大陆日常翻新,他们似乎几十年毫无变化。也会感慨台湾经济的凋敝,感慨议会选举的混乱,但我们依旧会被台湾所感染,感染我们的,往往却是他们保持了汉民族的内心节制之美。
   
   陈丹青见识到的全是台湾的琐碎,事无巨细的安排,敬业的服务令他惊诧,交代的小事,绝对准时照办;即使去隔壁连锁店买个卤蛋,摸出一把硬币,店老板一看裤袋里零钱太重,不吱声,也会迅速数过,换给你整数纸币。
   
   尤其是走在人群中,他发现所有的人都不急不慢,礼貌、笑容、抱歉、谢谢,都不在话下,办各种琐事,没一次落空、尴尬、被拒绝。即使穿越斑马线这件小事,陈丹青也觉得只有自己粗心、急砺,在绿灯闪亮前跨越横道线,后来他写文章说:
   
   我已像久在大陆的人的一样,惯于粗粝的生活,嫌种种礼数与自我克制,太麻烦。
   
   反观我们如今的生活,节制似乎距离我们太远,自我克制更是痴人说梦。
   
   电影院,有踢凳子的,嗑瓜子的,也有带小孩大声言语的。
   
   地铁里,有大声打电话的,有为了一个座位吵架的。
   
   飞机上,有坐在头等舱脱了鞋把脚树在机舱壁上的,对他人的感受却是置若罔闻的不管不顾。
   
   生活里随处可见的是粗暴态度,冷漠的脸,僵硬荒谬的机制,穷凶极恶的生意经,零星小节上的不专业,不认真,权责不清,心不在焉,这几乎是我们再日常不过的生活经验。
   
   这些无节制的习惯,其实都是心里、眼前只有自己,没有别人。
   
   而反观港台一些年纪大的文人恰巧身上还尚存一些自我节制、自我克制的优美。
   
   香港的蔡澜先生七十多岁,只要出门,永远都穿着一袭料子很好看的黑衣,拄着一支精美的拐杖,银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乱。微笑、寒暄、握手,处处都有着过去中国人的待人接物,极有分寸感,热情但不过分,知世故而不勉强,让人觉得温良而有教养。
   
   蔡澜吃东西,永远都是只吃几小口,有人很诧异会问蔡先生:“你为什么吃那么少?是不是做了一辈子美食,吃腻了?”
   
   蔡澜总是笑:“就算是最美味的食物,浅尝一下就够了。”
   
   一个浅尝,其实就是节制,对美好的东西不过分贪念,用七分力,留三分余地,面对食物如此,做人也是如此,凡事不可太满,满了便失真味。
   
   古代中国一直提倡的俭,而今的吴、蜀、闽、粤,民间尚存稍许类似的遗风,偶或遭遇,都令人惊喜。俭不只是节俭,更多时候是内心的节制,行为上的节制,凡事都有分寸,没有人规定该怎么做,必须怎么做,但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持节制,在琐碎的事情保有一分敬畏。
   
   05
   
   再说到“让”,我感触就更深了。
   
   杭州每年桂花盛开的时候,我就会去杭州看望朋友,去他家会穿越一座一百米长的拱桥。桥面正在修正,两边的行人通道被围起来,供电瓶车通过。
   
   我会骑一辆电瓶车,缓慢骑车上去。窄窄的路面,每次经过,都会异常小心。而每次经过毫无例外的却是,身后正在疾驶的电瓶车,每一辆都急促地按下喇叭,没有人愿意多等半分钟,每一辆都想快速通过,每一个人都主动放弃秩序里的安全,都在抢,抢时间,挤过去。
   
   每次,我都会想:
   
   我们每个人都这么赶、这么抢,然后如一股烟般迅速消失,我们到底是要去哪呢?这多像当下的中国社会,我们又要去往哪呢?
   
   反观我们的琐碎的日常,“抢”似乎是我们今日的文化。商人要抢,抢时间,抢商机,抢他人的隐私;官员在抢,抢升官发财,抢政绩满满,抢座位排序;文化人在抢,抢文化排名,抢露脸机会,抢学术地位;即便是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也在抢。
   
   生活里,开车要抢道,坐车要抢座,排队还要插队抢前。各个单位部门也没闲着,抢名人故里,抢文化城市,抢国家政策,抢与世界接轨。“假装情义”、“揣度他人”、“戾气满满”、“好利急功”,“无利不往来”、“傲慢无节制”几乎变成了社会主流的价值观和当下的社会情绪。
   
   至于让,更别提了,那是一个已经久远的中国美德。
   
   一个社会的温良恭俭让转眼之间,莫名地荡然无存了,倘若我们当下的中国,还能够保持 “温良恭俭让”,温,是儒家教养的温和;良,是骨子里的善良;恭,是对他人敏感的谦恭;俭,是体面的自我节制;让,是不那么好利急功的自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