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shenmecaishiminzhu
·美国会民主党人要求彻查川普团队与俄关系
·通俄案調查「源頭」 司法部要查
·请不要急着下结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无权作出最后定论
·川普一鸣惊人:911是美国制造的大骗局
·美媒:川普上任33天 平均每天撒谎4次
·川普炮口转欧洲 第一弹瞄准默克尔真够胆
·民主党将向川普发起全面战争?
·川普推文搞砸美事 遭呛“将是你的噩梦”
·演说鼓舞共和党 但分歧犹存
·美驻联合国大使:美国是世界的良心,人权是联合国的核心
·美将实施《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
·美国首位穆斯林女法官陈尸纽约哈德逊河
· 科米国会作证7大亮点 缘何不尽早发声
· FBI前局长柯米与川普私谈记录 中文全文
·川普总统表示愿意回答特别检察官的问话
·2检察官今告川普 收受外国数百万利益
·川普成调查对象,命运将面临转捩点
·小川普受压公布电邮,俄承诺提供希拉里负面信息
·特朗普“捡芝麻丢西瓜”的外交政策?
·穆勒發言:未說有信心總統無罪 俄羅斯確實有系統干預大選
· 请不要急着下结论,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无权作出最后定论
·美国总统特朗普 历史将如何评价他
·俄罗斯算什么?中情局长猛曝中美大谍战
·FBI局长作证 中共用非传统手段损害美实力
·挡民主党版通俄门备忘录 川普:大修后再送
·两党争相公布备忘录 FBI恐难再信任国会
·通俄门民主党版备忘录 川普以这原因拒公布
·民主党备忘录敏感内容多 川普不同意解密
·川普称备忘录完全证明自己清白
·不黄牛 白宫:总统仍愿意约见穆勒
·科米:特朗普是连环骗子,把女人当“肉”对待
·收获多项利好 特朗普获“通俄”调查“大礼包”
·中国抗议世维主席获国际刑警撤销通缉
· 国际刑警组织:解除对海外维吾尔族活动人士多力坤•艾沙的红色通缉令
· 穆勒建议不监禁弗林
·川普莫斯科盖房 拟赠给普京豪宅
·穆勒發言:未說有信心總統無罪 俄羅斯確實有系統干預大選
·「圍攻川普」作者爆料穆勒擬起訴川普 當事人否認
· 罗伯特·穆勒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宣布辞职
·坚决反对特朗普总统遣返土耳其籍流亡美国异议人士葛兰先生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 写给美国独立检察官穆勒先生的公开信
· 美国务院:六四事件是“大屠杀”
· 六四30年祭:屠杀责任与平反和赔偿路线图
· 美国务卿发表六四30周年声明 向中国人民英雄致敬
· 揭發新疆再教育營 中國哈薩克族女子赴瑞典求庇護
· 纪念天安门89•6•4大屠杀事件发生满30周年
·习近平访俄“秀恩爱” 与普京“搭伙”抗美
·中国的战略“备胎”:俄罗斯或成合纵抗美战略盟友
·习近平普京拜把子 中俄邪恶轴心要挑战谁?
·中俄元首 簽署戰略聯合聲明
·美參院通過提案,允許9•11死者家屬起訴沙特
· 奥巴马否决“9•11”受害者起诉沙特法案
·美國會推翻總統否決,911遇害家屬可訴沙特
·沙特國王抵達莫斯科開始對俄羅斯進行首次訪問
·重返溫和伊斯蘭,沙特社會大變局
·沙特國王暴露了!著急傳位兒子 較量開始
·沙烏地阿拉伯決定擺脫對石油的依賴
·沙特狂撒350
·沙特新國王慶祝登基 派發210
·沙特借力中国研发弹道导弹获大进展
·穆勒首次就涉俄调查发声,拒为特朗普无罪背书
· 川普首度承認:俄國助我當選總統
· 调查美军战争罪行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被美国吊销签证
· 罪恶的国家、罪恶的政党 还我人权?
·克林顿与莱温斯基10次不堪回首的偷情全记录(图)
·前總統克林頓重疾纏身 驚傳只剩半年可活
· 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心愿清单
· 美轟動性文章:棄對台軍售換中國取消萬
· 希拉里被曝出卖盟友 支持中共吞并台湾
·希拉蕊:我們民主黨幹嘛不找中國支持?
· 圍魏救趙 通俄門槍口轉向奧巴馬和希拉蕊
· 美國會調查奧巴馬執政時多個爭議問題
· 奧巴馬政府巨額受賄證據確鑿 通俄門得以逆轉
· 站着说话不便宜 美国前总统们怎么吸金
· 40万美元请奥巴马演讲值吗?
· 奥巴马夫妇刚“退休” 就赚了6000万美元
· 维基解密:美国佩洛西访华,把中国外交部「吓死了」
· 美众院议长佩洛西卸任 称四年议长之职问心无愧
· 佩洛西被指滥用公款 飞机上吃掉10万美元
· 美國和平隊在華低調運作23年
·认识美国国会(12):美国国会议员财富知多少
· 维基解密效应:美国将立法保护泄密者,《告密者保护增强法案》将禁止报复行
· 罪恶的国家、罪恶的政党 还我人权?
·大量外交官被逐 俄羅斯重回冷戰時代?
·25國驅逐俄外交官 俄民眾
· 俄前間諜毒殺案:聲援英國 美驅逐60俄外交官 西方26國聯手驅逐143人
· 俄前間諜中毒案愈演愈烈!盧森堡宣佈召回駐俄大使
· 西方同步調 北約亦驅逐俄國外交官
· 俄將驅逐60名美外交官 關閉美駐聖彼德堡領事館
· 以牙還牙 莫斯科驅逐60名美國外交官
·俄與西方互逐外交官300人 新冷戰的開始?
·俄罗斯普京沙皇时代开始
·普京自曝 祖父是列宁和斯大林的厨师
·普京:若能改变过去想阻止苏联解体
·独立检察官穆勒先生我给你提供犯罪证据
· 川普是否妨礙司法問題 眾院本周聽證
·美司法部将向众院司法委员会交出穆勒调查文件
· 票傳巴維理、麥甘恩 眾院要法庭強制執行
· 写给美国FBI “洁思”探长的公开信第一篇
·第一次 俄羅斯將美國列為國家安全威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毛泽东和斯大林的交易
   
   选自:《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主题:毛泽东同斯大林签的损害中国利益的秘密协定,毛自己把东北和新疆叫做【殖民地】

    1949~1950 年 55~56 岁
   
   https://blog.boxun.com/hero/200810/seyyidxelil/6_1.shtml
    毛泽东最有求于斯大林的,是帮助他建立一流的军事工业体系,使中国成为全球军事大国,为他扩张势力范围作后盾。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要让斯大林相信:最后的大老板还是你。毛对米高扬一再表示对斯大林的忠诚,在联络员科瓦廖夫面前,也作了好些表演。科瓦廖夫向斯大林报告说,毛有一次“跳起来,高举双手,连呼三声:“斯大林万岁!””除了这些口头上的花样,毛还采取了一个所有东欧共产党国家都未采取,连斯大林本人也没有指望的极端行动:同西方不建立外交关系。西方那时已经与共产主义阵营形成两军对垒。毛告诉科瓦廖夫:“我们巴不得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大使馆都从中国一去不复返。”毛要让斯大林放心,他在以斯大林为首的共产主义阵营待定了。
    跟西方切断关系也有国内的考虑。毛担心西方人在中国会给自由派人士和反对他的人增加勇气,使他们存有一线希望。他对米高扬说:“西方承认只会有利于美、英的颠覆活动。”毛为中国制定了这样一个外交政策:“打扫干净房子再请客”。这一句听起来礼貌客气的话,实际上杀机四伏。
    西方在中国的影响很强。正如毛对米高扬所说:“中国知识分子的许多代表人物都是在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受的教育。”几乎所有现代教育机构都是西方人,特别是传教士办的,要不就是在西方影响下建的。刘少奇在一九四九年夏天写给斯大林的报告里说:除了报章杂志、新闻通讯社以外,仅美国和英国在中国就办了三十一所大学、专科学校,三十二所教会教育机构,二十九座图书馆,二千六百八十八所中学,三千八百二十二个传教机构和一百四十七所医院。
    毛泽东需要这些机构培养的人才帮他管理、发展城市。人们常说毛代表农村,其实他关心的是城市,進城前夕他告诉中共高层,城市搞不好,我们就会站不住脚”。改造知识分子,把他们亲西方的倾向,从西方教育里学来的思想方式清除掉,是毛“打扫干净房子”的目标之一。
    人们一般认为中共建国之初没跟美国和西方建交,是因为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事实上,毛故意采取了一系列敌对动作,使西方不可能承认中共。中共攻占沈阳后,中共干部最初对美、英、法领事馆是友善的。但毛很快就制定了“挤走”这些领事馆的方针,周恩来告诉米高扬:“我们叫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不得不走。”“我们的目标是把东北挡在铁幕后面,除了苏联和人民民主国家[东欧]一概不跟外国政府打交道。”美国驻沈阳总领事瓦尔德(Angus Ward)和领事馆成员被软禁起来,瓦尔德后来被指控搞间谍活动而驱逐出境。以同样敌对的姿态,中共军队進入南京后,闯入美国大使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的住宅。
    对英国,毛也表现得火药味十足。中共横渡长江时,“紫石英(Amethyst)”号等英国军舰停在江面。毛的命令是:凡是“妨碍我渡江作战的兵舰,均可袭击,并应一律当作国民党兵舰去对付”。四十二名英国水手在炮击下毙命,“紫石英”号受创滞留江上。在英国,愤怒的海员痛打英国共产党领袖波立特(Harry Pollitt),打得他伤重住院。反对党领袖邱吉尔在国会发言,责问为什么“在中国海上没有一两艘航空母舰”,使英国能够“有效地進行报复”。
    斯大林害怕西方武装干涉,把苏联卷了進去。他令驻远东的苏联部队進入全面战备,一面给毛打电报,叫毛不要张扬跟苏联的关系:“我们认为宣传苏联与民主中国之间的友谊现在不是时候。”毛调低调门,要部队:“避免和外国军舰发生冲突”,保护外交人员,“首先是美、英外交人员”。他一度下令停攻上海,考虑到这里西方利益最集中,是最可能引起西方干涉的地方。
    但很快毛就恢复了進攻,一九四九年五月底拿下上海。毛深信,西方不会莽撞地武装干涉中国。为了万无一失,毛同时采取“兵不厌诈”的计策。五月三十日,周恩来找一个中间人带信给杜鲁门总统,说中共领导人分两派,一派是以刘少奇为代表的亲苏的“激進派”,一派是以他本人为代表的亲西方的“自由派”,如果美国支持他,他也许可能影响未来的中国对外政策。这番话让一些美国人焦急等待,等待中共哪天投入西方的怀抱。
    毛还派人同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谈判。司徒雷登是个“中国通”,一厢情愿地以为他能给美国和毛做月老。其实正如毛的谈判使者、后来的中国外交部长黄华所说:“毛和周并非寻求[与美国的]友好关系,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即防止美国大规模武装干涉,在最后关头救了国民党。”
    到大局已定时,毛公布了他的关门政策。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上发表毛的署名文章,宣布外交上“一边倒”。这不只是重申中国属于共产主义阵营,而且意味著在最近的将来不与西方国家建交。为了加强效果,几天后,美国驻上海的副总领事奥立佛(William Olive)在街上被抓去痛打一顿,不久死去。美国立刻召回大使。七月底,当“紫石英”号逃离时,毛下令狠打,“紫石英”号多处中弹,紧靠一艘中国客轮以作掩护,结果客轮被炮弹击沉。
    毛向斯大林郑重申明,他要“等一等,不急于要西方国家承认”。斯大林很高兴,在这句话下画了道著重线,批道:“很好!不急最好。”
    与西方割断关系是毛泽东给斯大林准备的见面礼。一上台,毛就急于去见大老板。这不仅是非有不可的礼仪和面子,他同斯大林还有交易要做。
    一九四九年十月底,周恩来上门告诉苏联大使,毛希望在斯大林十二月二十一日七十大寿时,到莫斯科去给斯大林祝寿。斯大林点了头。毛刚把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纳入共产主义阵营,斯大林却没有给他应有的待遇,把他作为英雄来欢迎。毛去苏联只是全球一大堆给斯大林祝寿的共产党领导人中的一个。
    毛十二月六日离开北京赴莫斯科,一生中第一次出国旅行。代表团里没有一个其他中共领导人,最大的官是秘书陈伯达。科瓦廖夫一语道出了毛的心思:毛知道斯大林一定不会善待他,他丢脸时“不想有中国人在场”。“脸”就是权。斯大林的羞辱会损害他在同事中的权威。同斯大林首次见面时,毛甚至连中国驻苏大使王稼祥也不让参加。
    首次见面是毛到莫斯科的当天。毛向斯大林再次重申他“一边倒”的政策,说:“好几个国家,特别是英国,都在积极地争取想要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我们不急于建交。”
    毛做出重大让步。他来莫斯科时曾希望签订新的中苏友好条约,取代苏联与蒋介石签订的旧条约。可是,当他听见斯大林说,废弃旧条约会牵涉雅尔达协议,苏联决定 “暂时不改动这项条约的任何条款”时,毛立即表示赞同:“对我们的共同事业怎么有利,我们就怎么办”,“目前不必修改条约。”毛主动请求苏联继续保持旧条约给苏联的领土特权,说它们“与中国的利益一致”。
    作为回报,毛摆出了他的要求:帮我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一个全面的军事工业系统。
    对毛的要求斯大林需要权衡。军事强大的中国对他有利有弊:利在能增强他领导的共产主义阵营的力量,弊在有全球野心的毛会如虎添翼,威胁斯大林本人的地位。
    毛被送到远离莫斯科的斯大林的二号别墅,一幢安著窃听器的大屋子。一连数日毛被晾在那里,从落地大玻璃窗看窗外的雪景,朝身边工作人员发脾气。何时同斯大林正式会谈遥遥无期。斯大林派一个个底下人来看毛,但他们没事可谈;就像斯大林对莫洛托夫所说:“去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科瓦廖夫报告斯大林说,毛“很生气,很焦虑”。斯大林回答道:“我们这里有很多外国客人,没必要专门给毛泽东同志特殊待遇。”
    莫斯科那时聚集著全世界的共产党领导人,毛想见他们,他们自然也想见毛,毛毕竟刚取得自“十月革命”以来共产党世界中最大的胜利。但斯大林拒绝让毛见任何一个外国党领袖,只让匈牙利平庸无奇的拉科西(Matyas Rakosi)跟毛说了几句不关痛痒的话。斯大林死后,毛一次对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说,他曾提出想见意大利共产党领袖陶里亚蒂(Palmiro Togliatti),但“斯大林千方百计不让我见”。
    尽管一肚子不满,斯大林七十大寿那天毛还是做得很像样,引人注目地为斯大林鼓掌。斯大林看上去也对毛格外亲切,让毛坐在他右手边主宾的位子。《真理报》报导说,毛是唯一讲话后全场起立致意的外国领袖。文艺演出结束时,全体观众起立朝毛坐的包厢欢呼:“斯大林!毛泽东!”拉科西说这样的场面莫斯科大剧院还从来没有过。毛也朝观众呼口号:“斯大林万岁!”“光荣属于斯大林!”
    第二天,毛要求跟斯大林会谈,说:“我仅仅是来祝寿的吗?我是来办事的。” 他的用语还色彩十足:“难道我来这里就是为天天吃饭、拉屎、睡觉吗?”
    就连这三样生理活动毛也不顺心。吃的方面,苏联主人送来的只有冰冻鱼,毛生气地对卫士说:“告诉我们的厨师,只能给我做活鱼吃,如果他们送来死鱼就给他们扔回去!”拉屎呢,他一向有便秘的毛病,又只习惯蹲式马桶,别墅里的坐式马桶使他没法子方便。睡觉他又不喜欢钢丝软床,受不了鸭绒枕头,按按枕头说:“这能睡觉?头都看不见了。”他让人换上自己的荞麦枕,把床垫掀掉,铺上中国大使馆送来的木板。
    发脾气之后两天,毛见到了斯大林。但斯大林闭口不谈毛上次提出的建设军事大国的要求,只谈上次没谈到的问题,即毛与越南、日本、印度等亚洲共产党的关系。斯大林在观察毛的野心到底有多大。观察完毕,又是许多天没有消息。在此期间,毛本人五十七岁的生日无声无息地过去。毛整天待在别墅里用电报处理中国国内问题。他后来说,“我往斯大林家里打电话,那边竟回答说斯大林不在家,让我有事找米高扬。”“科瓦廖夫来,问我去不去参观,我说没兴趣,我说这次不是专来替斯大林祝寿的,还想做点工作。”“我拍了桌子,骂了他王八蛋,我的目的就是请他去告诉斯大林。”斯大林给他打了几次电话,但都是寥寥数语,又言不及义。毛无可奈何,随员看得出他心情“非常寂寞 ”,“非常郁闷”。
    毛想了个高招来调动斯大林:“打西方牌”。在他那安著窃听器的屋子里,他谈论著中国准备和“英、日、美等国做生意”。他刚到莫斯科时曾告诉斯大林,他不急于同英国建交,但此时他指示同英国加速谈判,英国很快在一九五0年一月六日承认毛的中国。英国通讯社说,毛被斯大林软禁起来了。这个风声,很可能是毛的人放出的。元旦那天,毛告诉斯大林的使者,英国将要承认中国。毛后来说,就在这一天,“我收到了一份由斯大林签署的毛泽东对报界的谈话稿”。斯大林同志改变观点了。他起草了一个我的谈话稿,他给我当秘书。”毛说是英国帮了中国的忙,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促使斯大林态度的改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